007:哥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门外果然有来自于楚京的人。

楼月卿后半夜与莫言对弈,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去睡了。

看着大步走进阁楼的男子,莫离屈身行礼,“见过将军!”

男子一身锦袍,一股武人的凌然气息,五官端正,棱角分明,面色透着肃然,可见,来者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军人。

此人便是楚国宁国公府的嫡长子,手握楚国四十万大军的一品大将楼奕琛。

下一任宁国公的接班人。

楼奕琛风尘仆仆,面色有些疲惫,看来是日夜兼程赶来的,一下马便是直奔后院阁楼,身后随着的是宁园的管事。

扫视一圈,随后剑眉拧紧,淡声问道,“卿儿呢?”

仔细听之,能听出淡漠的语气中含着一丝迫切。

莫离回话,“郡主正在休息,尚未起身!”

楼奕琛闻言,眉头更是越发紧蹙,“她身子可好了?”

本想进去看看,然而即便是兄妹,男女有别,妹妹已经及笄,女儿家闺阁自然不能随便进去,所以,只能询问情况。

“好多了,若要回京已然足矣!”

楼奕琛这才放心。

好多了便好,若是不好,他如何放心把妹妹接回邺城?

看着屏风,楼奕琛想了想,淡声道,“我先出去,待她醒来起身告知我!”

“是!”

楼奕琛走出去。

站在荷花池边,看着仍在对峙的棋盘,他讶然一怔,坐下看着棋盘上的黑白子对弈沉思。

巳时,楼月卿才醒来,下人已经准备好午膳,听闻楼奕琛已经到了,她急忙梳洗好便走出阁楼,果然在荷花池边的亭子里看见一袭锦袍的男子,正在研究棋盘。

她难得的欣然一笑,喜悦之情溢于外表。

提着裙尾走向亭子,面露喜色,“大哥!”

楼奕琛回头,看见她走出来,目光一怔,随后肃然的面上有些破裂,嘴角微勾,站起来,看着步步走来的楼月卿,含笑道,“起了?”

本来给人紧绷之感的他笑起来就多了一种温润的感觉。

楼月卿走到他面前,莞尔一笑,“大哥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叫醒我?”

她和莫言对弈了一个时辰,后来忍不住便回去睡了,没想到一睡便是两个时辰。

楼奕琛笑了笑,轻抚她的发间,温声道,“到了一个时辰了,你睡的稳,便没叫你,半年不见,面色好了许多,母亲也可放心了!”

半年前她醒来后曾回来邯州,当时宁国夫人和楼奕琛来看过她,后来他们回京后,她便去了姑苏城。

半年前她身体比如今虚弱不止一点半点。

楼月卿点头,笑道,“喝了那么多药,若是不好些我岂不是只能等死了!”

“胡说!”楼奕琛无奈的低声喝止,“好端端的不准说这些丧气话,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楼月卿嘴角微勾,不再说这个,而是轻声问道,“哥哥怎么来了?其实母亲大可以派别人来,大哥婚期在即,这个时候离开怕是不太好!”

楚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成婚前的一个月内,若是无关性命之忧,新郎不宜远门外出,在家筹备婚礼的细节,如今无战事,楼奕琛还有不到一个月便是大婚,定然为君者不会派他出京,这时离开,怕是新娘那边有意见。

楼奕琛不以为然,“你要回去,哥哥即便是大婚当日也理应来接妹妹回去,何况还有近一个月,放心,不会有事!”

仿佛,没什么事情,比接她回去来得重要。

闻言,楼月卿笑了笑,再次问道,“那我们何时启程回去?”

“明日吧,等一下用完午膳我要出去,明日便回京!”

“嗯,这样也好!”

随后下人来请他们去用午膳,兄妹俩一同前去前厅用膳。

下午楼奕琛出去了,莫离端来熬好的药给她喝下。

莫言大步进来,低声道,“主子,收到卉娆的飞鸽传书!”

正在作画的楼月卿即刻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眸,“说什么?”

“血灵芝的下落找到了,就在楚宫!”

楼月卿凝神,走向莫言,尤为不解,“楚宫?怎么会在那里?”

她没想到,竟然会在楚国皇宫。

莫言道,“原本血灵芝是南疆玉龙山千年一现的灵物,历经千年,凝结日月精华,所以被当成南疆的圣物,五年前摄政王容郅挥兵南下,得到了此物,原本是打算给楚皇治病,可不知为何,迄今为止依旧尚存,就在楚国皇宫,因为大内守卫森严,卉娆不敢强闯!”

楚国皇帝病弱,她知道,可没想到,正在她要回去之际,竟得知血灵芝就在楚京,看来,冥冥之中,她必然是要回去的。

楼月卿若有所思,“让她静待我回去,此前不要擅自行动,既然东西就在楚京,还怕我拿不到么?”

若是在别处,还好说,在楚京的东西,她就算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拿到。

“是!”

转身看着莫离,她问,“可知我师父如今在何处?”

莫离摇头,“圣尊一向行踪诡异,和老城主一同寻药已经三个月不曾传信回来,我们无从探查,不过您放心,琅琊峰那边的事情无需您担心,莫殇会处理好的!”

楼月卿稍稍放心,“那就好,等师傅传信回来,必然要告知我,就算为我寻药,我也不想她出事!”

师父于她而言,恩重如山,若是没有师父,她怕是活不到今日。

莫离莞尔道,“圣尊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楼月卿倒也赞成莫离的话,师父的武功,确实是高。

当今天下,能够与之相比的人,怕是少了,如若自己不是因为寒毒复发,想必更胜一筹,只是,如今这个样子,别说动内力,就连日常生活都需要药石续命方可维持,说来,也只是一个柔弱的闺阁女子。

她一定要好起来,否则,只能眼看着她在意的人,一个个任人宰割。

几人说话之际,一个玄衣护卫走进来,“郡主,将军回来了!”

楼月卿一怔,随后走出阁楼,往前面去。

------题外话------

哥哥是个爱妹如命的汉子,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