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楼家往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月月得体一笑,娇媚的神态微闪,“是这样,郡主多年未曾回京,半个月后便是大哥的大婚之日,正好琦儿那丫头邀我一同前去华云坊选衣裳首饰,我想不如邀请郡主一同上街,也好让郡主熟悉熟悉楚京,不知郡主可愿?”

华云坊乃楚京贵族流连之地,里面的首饰和衣裙都价值不菲,楚京的贵妇千金都极为喜爱那里的衣裳首饰。

每到贵族中的宴会场合,华云坊都门庭若市。

因着华云坊做出的衣裙极为精美,头饰也是能工巧匠打造,不止如此,华云坊也是身份的一种象征,能够踏进华云坊的人,必然是非富即贵,不仅如此,一般的官宦人家也是没有这个底气踏进华云坊购买衣裳首饰的。

“华云坊?”楼月卿若有所思,绝美的容颜上勾起一抹笑意,“既然是琦儿妹妹和二嫂的好意,卿儿哪有不去之理?只是如今快午时了,不如未时我们在府门前集合如何?”

钟月月才温婉一笑,盈盈一拜,“也好,那我就不打扰郡主了!”

楼月卿含笑颔首,没吭声,钟月月领着贴身丫鬟退了出去。

莫离不解,“主子为何要答应?您大可不必理会她,目光闪烁,语气献媚,一看就知道这个二少夫人心思不纯!”

楼月卿起身,步下一层阶梯,轻笑道,“她心思不纯又能如何?我十年未回,如今回来了,别人想要算计很正常,不过,那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后宅手段,她见多了!

话刚落,门口传来一声含着笑意的声音,“想要算计我的卿儿,她确实没本事!”

楼月卿一惊,随即门口踏进刚下朝回来的楼奕琛。

一袭云纹缎袍,头戴羊脂玉冠。

室内侍候在旁的侍女们全都盈盈一拜,“将军!”

楼月卿咧嘴一笑,上前几步,欣然笑着问道,“大哥,怎么这时回来?”

楼奕琛温和的看着楼月卿,缓声道,“摄政王巡视边防昨日归来,朝中已经数月不曾早朝,便久了些,卿儿可曾用过午膳了?”

容郅离朝三个月,堆积了大量奏折,因为容郅巡视边防,朝中若非急事,是无人敢打搅他的,况且皇上虽病体孱弱,批点奏折还是足够的。

只是皇上那身子骨,也不知道能撑到几时,皇上一驾崩,皇位必定是容郅的囊中之物,不过其实没什么区别,如今容郅独揽朝政大权,皇位,不过形如摆设。

楼月卿有些许不好意思,“方才起身用过早膳,还不饿!”

估计是因为舟车劳顿之后,昨夜宁国夫人在揽月楼待到亥时才离开,今早莫离并未唤醒她,所以,她起来的晚了。

楼奕琛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走到不远处的椅子上,掀起袍子落座,看见旁边的一杯茶,剑眉拧紧,“她来做什么?”

眸中温和瞬间消散,一抹厌恶充斥。

楼月卿坐在钟月月方才的位置上,见楼奕琛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不由得一丝不解,“大哥貌似对二嫂很不喜?”

楼奕琛神色一凛,沉声道,“心思不纯,若非太后施压,母亲定然不会让此等女子入我楼家,只是委屈了二弟!”

宁国公府选儿媳,主要看的是女子的教养和心性,可钟月月即便出身不低,可心性教养皆是不合宁国夫人的心意,然而楼奕闵并非嫡出,而是庶子,即便宁国夫人把他当作亲子,也难以改变,太后有意让他娶钟月月,无论如何宁国夫人都是不能拒绝的。

可楼奕琛不一样,毕竟市宁国公的继承人,手握几十万大军,钟月月嫁进楼家一年,却有负太后之托,太后才把主意打到楼奕琛身上。

“委屈?倒不尽然,他能有今日,何谈委屈?”

若非宁国夫人,他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何况是享受着嫡出的待遇长大。

除了不能承袭楼家的爵位,其余的,楼奕闵都有了,还有楼琦琦,据说皇太后有意楼琦琦入宫为妃,可宁国夫人拒绝了。

普天之下,她不曾见过如宁国夫人一般,可以如此善待丈夫庶子女的女人,她本是皇家尊贵的郡主,即便是公主都不曾有她的尊荣和宠爱,可却为了丈夫和夫家,放下所有的高傲。

父亲何其有幸,得此贤妻。

楼奕琛没说话。

“父亲钟情母亲,都扛不住美色的诱惑,大哥,你和蔺家千金毫无情意,你就不怕······”

楼奕琛没等楼月卿说完,语气郑重的开口,“她若当得起这个宁国夫人,我自然不会亏待她,也自然不会让她变成第二个母亲!”

深邃的眸子,看着楼月卿,仿若宣誓般,充满坚定。

儿女私情,并不重要,他深知肩上肩负着楼家重担,捍卫宁国公府,守卫楼家的尊荣,才是重中之重,他所需要的妻子,是能够当得起宁国夫人这四个字的女人,就够了。

楼月卿颇为诧异的凝望着楼奕琛,并未说话。

楼奕琛转头,俊逸肃然的面庞,划过一抹感伤和讽刺,缓声道,“二弟被带回来之时,我才三岁,尚未记事,可琦儿出生时,我已经八岁,我尚且记得,当时母亲故作牵强的笑意,那时你才只有一岁多,身体极差,母亲极为伤心,可还是装作不介意,我岂会不明白,那种滋味?即便蔺沛芸并非我心中之人,可我不会是第二个父亲!”

他难以理解,父亲的心中,明明只有母亲一人,为何却还是没能让母亲幸福,即便最后没几年便因病去世了,临死都深觉愧对母亲,然而他让母亲受的委屈,依旧存在。

他十岁,父亲便去世了,当时宁国公府偌大的家族,全靠母亲一人撑着,一个女人,没了丈夫,抚养四个孩子,又得防止皇家算计,当时楼月卿身子极差,连房间都不能出去,他十三岁便进军,可没多久,便收到消息,先帝册封卿儿为一品郡主,可一个月后,便被送往邯州养病。

宁国夫人的隐忍和魄力,支撑着宁国公府的一片天!

------题外话------

宁国夫人可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