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当年之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子一袭红衣,墨发松松垮垮的挽起,几缕发丝坠于脸颊,精致面庞勾魂迷人,与柳拂云的风情万种相比,更显妩媚,额间一点红,增添些许风情。

对着楼月卿,颔首恭敬道,“卉娆见过主子!”

声音清冷,却满含敬意。

柳拂云即刻道,“拂云见过主子!”

恭敬的态度,还有一丝丝的喜悦。

五年没有见过主子,方才若不是有外人在,她岂能如此平静?

楼月卿淡声问,“不用多礼,事情查得如何?”

卉娆低声道,“属下查到,血灵芝就在楚宫,几年前摄政王踏平南疆所得,本来是打算用来给楚皇治病,可是时至今日,却还安好无损,不过层层把守,怕是很难拿到!”

皇宫大内,禁军把守,暗卫无数,就算武功高强,也难以闯入。

闻言,楼月卿不以为然,“谁说我想要去盗了?”

“那主子的意思是······”

不盗难不成还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

楼月卿嘴角微勾,捋了捋袖子,缓声道,“抢和偷,都不及让他们送给我来得有意义,不是么?”

身后的莫离嘴角一抽,柳拂云和卉娆也有些无语。

血灵芝乃千年一见的宝物,南疆将此物奉为神物,生长血灵芝的玉龙山则被派了重兵把守,仅此一朵,不然容郅也不会挥兵南下,只为了这朵灵芝了,送?主子没事吧?

血灵芝可治百病,解百毒,谁舍得送?

楼月卿没做出任何解释,转而看着拂云,轻声道,“去为我寻一件素雅些的衣裙换上!”

“是!”

拂云转身走出去,上三楼拿衣裙。

楼月卿则走向不远处的屏风前,看着一盘摆在那里下了一半的棋局,沉思起来。

方才想必拂云和卉娆正在下棋,她们就来了。

卉娆才低声问莫离,“主子身子如何了?”

看似身子没问题,可她知道,想必只是假象。

莫离轻声道,“稳住了,圣尊不在,也只能这样了,待她回来再想办法,不过灵狐一日找不到,就一日不能完全清毒!”

若是体内的寒毒不治好,怕是也只能当一个柔弱的女人,再也回不去当年的风采。

四年前的楼月卿,和现在的楼月卿,早已天差地别。

卉娆轻叹,“若是不能清除寒毒,夕颜犯下的错怕是······”

听着,莫离脸色一变,即刻喝止,“卉娆!”

夕颜的事情,主子已下令,不准再提!

卉娆噤声,只见楼月卿背影有些僵硬,她有些懊恼,方才怎么就没管好自己的嘴?

当年若非夕颜为情而叛,主子也不会因此昏迷三年,也不会遭到内功反噬。

单膝跪下,自责道,“属下该死!”

她怎么忘了,即便主子从不提及,可怎会不在意?

莫离也有些担心,“主子······”

即便醒来以后,主子没有再提夕颜的事情,可她们明白,不提,不代表不记得。

纤细的身形一颤,顿默许久,方才听见楼月卿的声音,“夕颜······这几年过得可好?”

语气平静,仿若不经意般,可后面的二人,却明白楼月卿在压制着。

卉娆微顿,随即低声道,“景王待她极好,只是她一直无子嗣,魏国皇帝已经给景王赐了侧妃,不过她不曾反对,且她传信给属下,想要来看看您!”

闻言,楼月卿没说话。

静静的立于屏风前,看着屏风上面的万马奔腾,顿时失了神。

飞蛾扑火的想要去尝试那不该尝试的情,最后的结果,非死即伤!

可她为何就是那么执着?

棱唇微勾,“我还以为背叛我,能给她换来一生真挚之情,实则也不过如此,三年的昏迷不醒,全都毫无意义了!”

卉娆和莫离都无话可说。

夕颜确实不值得!

她们本就注定一生无子,这是她们的命,来路不明,能让魏国皇室接受她,已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如今,景王娶侧妃已然是不可拒绝的,而她,也只能忍着。

一个毫无背景,又无子嗣的王妃,在皇家,也只能是荣宠一时,如何守得住一世?

轻叹一声,无奈之际,“情之一字,当真是害人!”

不管多理智的人,在情面前,都将毫无抵抗的能力。

情,乃世间最是无形最是极致的毒,当真是杀人于无形,毁人于无影!

没再吭声,很快,拂云选好了衣裳走进来,是一套白色绸缎裙,不算华丽,却也极为雅致尊贵。

莫离为其更衣,衣裙很合身,一袭白裙衬托出女子纤细窈窕的身段,倾长,端庄。

裙尾曳地,更显尊贵。

其实没有华丽的修饰,精美的图案,可却让人难以忽视她与身俱来的尊贵和优雅。

捋了捋袖口,楼月卿转身打算离开,却脚步顿了一下,清冷微寒的声音传来,“告诉夕颜,好好当她的景王妃,即使选择了这条路,就是爬,也要走完,方才对得起当年我因她而受的一切!”

虽然是她的手下,可一起长大,她并非生来无情,又怎么会毫不在意?

顿了顿,又道,“至于见我,不必了,事已至此,我不想看见她!”

“属下明白了!”

外头,钟月月和楼琦琦早已选好了首饰,就等着楼月卿出来,可等了将近一刻钟,楼月卿才出现。

拂云依旧在身旁,好似还和楼月卿相谈甚欢,说着什么。

目光触及楼月卿身上的衣裙,钟月月忙道,“妹妹可真是天生丽质,穿什么衣服都极为好看!”

楼月卿但笑不语,转身与柳拂云客气道,“多谢柳掌柜,这件衣裳和首饰的银两,就劳烦柳掌柜派人去宁国公府的帐房结账了!”

柳拂云颔首,“郡主无须客气!”

楼月卿才转而看着钟月月和楼琦琦,笑着道,“既然都选好了,便回吧,母亲怕是已经回府了!”

“也好!”

出了华云坊,踏上马车,

马车行至一刻钟,竟忽然出了意外。

------题外话------

大家猜猜,下一章会有谁出现!

A:摄政王

B:太后侄女元歆儿

C:英王郡主容菁菁

D:路人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