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庆宁郡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仔细一听,还能听得出来,淡漠的语气中,有那么一丝的关心。

大长公主嘴角微扯,苦苦一笑,“还不是一样,一出生就身子不好,如今偶感风寒也是正常的,花姑姑离开之前给她开了不少药,方才吃了药人也休息了,她很担心你,若不是我拦着,怕是要进宫去找太后了!”

容郅抿唇,没吭声。

大长公主冷嗤一声,极为讽刺道,“要说元蓉这个女人,可真是狠心啊,这第几次了?她还不死心,也不想想,没了你,她那个儿子能不能撑得起整个楚国!她想当亡国太后,她的儿子,能当这个亡国皇帝么?”

若非郅儿,楚国如今能够国泰民安么?

这个皇位,本来是容郅的,先帝内定的太子也是容郅,可是,元蓉却想方设法的让身体孱弱的容阑当上太子,然后把容郅送去当质子,若非如此,太子之位,怎么可能轮到容阑。

容阑继位七年,怕是上过的早朝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了,元氏一族祸乱朝纲,先帝晚年便一手遮天,若是没有容郅,怕是楚国都要改姓了。

容郅却不想谈论这些问题,狭长的眼微闪,“姑母,孤先去看看庆宁!”

大长公主眼神黯淡,轻叹一声,清冷的眸中,充满着丝丝无奈,“姑姑知道你不愿多谈这些事情,可是,郅儿,庆宁等了那么多年,就希望你能成为楚国的皇帝,如此,她也算值得了,听玄月说你被太后的刺杀,她一直责怪自己,你是她唯一在乎的人,她最在乎的亲人,她希望你可以得到该得的东西!”

容郅薄唇紧抿,淡漠的脸上,划过一丝异色。

薄唇微启,语气疏离,“姑母,以后这些事情,莫要再提了!”

大长公主神色微怔,随即目露不解。

容郅下巴微颔,淡声道,“孤去看看她!”

话落,他绕过大长公主,负手走向远处隐约可见的楼宇。

容郅一走,一个侍女才从另一边小径上,匆匆走来,站在大长公主身后,“公主!”

“宁国公府的大婚之期,是否快到了?”

侍女回话,“回公主殿下,还有十二日!”

大长公主满含岁月的脸上,划过一抹惆怅,缓声道,“替本宫准备衣裳首饰,到时候,本宫去参加婚宴,乐瑶与我,姐妹一场,不管往事如何,本宫都该去为她庆贺!”

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总归还是在的。

“那郡主呢?公主可要让奴婢准备郡主的宫装?”

“不必了,下去吧!”

“是!”

侍女盈盈一拜,躬身退下。

站立许久,静而不动,随即,大长公主步下亭子,站在花园旁边,望着满园春色,缓缓蹲下,伸手折下一朵开的极为美丽的牡丹花,眸中复杂难辨,随即,用力一拧,本来好好的一朵花,成了一团粉色的花渣。

纤细白皙的指间,溢出滴滴花汁。

一丝狠戾划过,随即嘴角微勾,站起来,她还是那个深受尊敬的大长公主,转身,双手微叠,下巴微抬,姿态端庄优雅,走向楼宇的方向。

方才所站的位置,一朵被捏得不见原样的残花静静地在那里。

庆宁郡主是当朝坤王爷的嫡女,也是唯一的女儿,坤王是先帝唯一的胞弟,本该尊荣无限,可二十六年前,坤王妃难产去世,产下一个小郡主,坤王从此一蹶不振,不再出门,坊间传言,其实坤王妃并未死,但是,皇室秘辛,谁也不敢多传,这位郡主先帝极其喜爱,曾想要封其为公主,以公主的规格出嫁,可庆宁拒绝了,立誓此生不嫁,如今二十六岁,人却还未曾婚配,一直深居简出,可外界极其奇怪,为何一向待人淡漠,什么都不在意的摄政王,对其如此与众不同,不仅经常去看她,还护着她。

精致典雅的殿内,弥漫着一股药味,和四周扑来的牡丹花香参在一起,有些难闻。

一个身形纤瘦的身姿静立在屏风前,看着屏风上的一副仕女图怔然出神。

一袭淡蓝色的衣裙,毫无任何点缀,仅仅是蓝色,墨发如瀑,倾泻在纤弱的背上。

一根玉簪固定着长发,才没有凌乱。

精致的脸上,很是苍白,毫无人气,看着屏风,似在眷恋,似在怀念。

“郡主,王爷来了!”

侍女通报的声音传来,容忆云回神,随即转身,果然看见走进来的男子,她面色一喜,“郅儿!”

容郅抿唇走来,立于容忆云身前,看了容忆云许久,不曾开口。

容忆云有些紧张看着他好似并未有不妥,随即关心的问他,“你没受伤吧?听说那毒妇竟在初一派人去刺杀你,若不是姑姑拦着,我定然进宫里找她理论一番······”

“孤无碍!”

容忆云看着容郅,苍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咬紧唇,轻声道,“我实在不懂,你为何如此能忍,就因为容阑的病是因为你,可元蓉给你下的毒,比起容阑的病,可要严重多了,你不欠他的!”

若非元蓉的手段,容郅本该是皇帝,可如今,就因为皇上的病源于容郅,容郅就对元蓉百般忍让,如今,寻到机会就想要下毒手,若非容郅命大,怕是早已沦为白骨一堆了。

容郅静静的望着容忆云许久,随即,瞥过脸,沉声道,“你和姑母,无需与孤说这些,若是你们一定要说,那下次孤不会再来!”

语气疏远,有些不耐。

容忆云一怔,“容郅······”

容郅淡声道,“孤只是来看看你,你若无事,孤便回去,还有许多政务待处理!”

话落,折身欲离开。

“郅儿,姐姐只是希望,你能够得到该属于你的东西,若我不能看着你当皇帝,我死也不会瞑目!”

容忆云的话,在身后响起,“你是姐姐唯一的弟弟,为了你能当上皇帝,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即便弑君,我也不在乎!”

咬牙,切齿!

带着一丝狠意和坚决。

容郅脚步微顿。

------题外话------

嘿嘿,庆宁是一个可以为了容郅,豁出命去的人,至于关系嘛,不知道有没有妹纸想得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