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丹书铁券/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永远都没有办法改变的关系。

楼月卿闻言,没说话,眼帘微颤,神色有些茫然。

轻轻握着楼月卿的手,宁国夫人眼中极为疼惜和心痛,柔声道,“好了,卿儿,这些事情不要去想了,你听着,不管以前的事情,你是楼家的嫡女,不管今后发生任何事,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母亲都会护着你一世周全,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你一分!”

这个孩子,总能让她无比心疼,若非一身病痛,她多希望这孩子一直在自己身边,只是可惜了。

究竟是何人,竟然会对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下这样的毒手,害得她一身病痛,甚至受尽苦楚!

每每想起曾经寒毒复发,她奄奄一息的模样,宁国夫人心在滴血,本可以一世无忧的天之骄女,可如今,年过十七,却依旧如此,若非她浑身病痛,自己怎么舍得十年的时间,把她留在外面?

听到宁国夫人的话,楼月卿颔首,“母亲的话,女儿都明白!”

宁国夫人的疼惜爱护,她全都明白。

见她这样,宁国夫人笑道,“你能明白就好,以后可不能再为这种事情说傻话,不然母亲可是要生气的!”

她最怕的,可不就是楼月卿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么?

在她眼中,这些事情都不重要,只要她这个女儿能够好起来,只要她安好无忧,便是最好的。

楼月卿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见她不再纠结,宁国夫人才满意,忽然问,“对了,斓曦近来可有消息传来?”

斓曦,便是楼月卿的师父。

楼月卿淡淡一笑,摇摇头,“不曾,我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收到师父的信了,母亲可有收到过?”

她的师父斓曦,和宁国夫人交情匪浅,可以说是莫逆之交,故而,一直以来,师父都会时不时传信给师父。

宁国夫人摇了摇头,“不曾啊,可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母亲今日也累了,先回去吧,至于掌家的事情,母亲放心,卿儿应下便是,只是卿儿从不曾做过这些事情,怕是会让母亲失望!”

宁国夫人莞尔,覆着楼月卿的手,轻声道,“母亲相信,我的卿儿,必然比这京中那些女子要聪慧,你也就不必自谦了,好了,我先回去了!”

若论算计,楼月卿估计不如那些人,可若论聪慧,楼月卿不输男人,别说掌家中馈,就连治理山河,治军养兵,怕是也不在话下。

宁国夫人站起来,和楼月卿说了几句话,人便离开了。

送走宁国夫人,楼月卿才叫来莫离。

莫离盈盈一拜,轻声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楼月卿沉声道,“师父已然许久不曾有消息,你传信回狼牙峰,让莫殇派人,尽快寻找师父,三个月······师父从为有过如此久的时间不与我们联系,我怕是出事了,还有,让宁煊派人寻找宁老城主!”

斓曦和宁老城主一起去寻找灵狐,已然去了三个月,哪怕人回不来,飞鸽传书都不曾有,如此,实乃罕见。

莫离即刻道,“是!”

“还有,告诉莫殇,一旦发现师父的踪迹,即刻告知我!”

“是!”

莫离倾身离开,楼月卿才走至阁楼外,坐在一架琴旁边,素手抚琴。

悠扬婉转的琴声响起,在这偌大的宁国公府回荡,让人闻之都觉心情随着琴声忽起忽落。

翌日,宁国夫人就让人送来府中的账册和各种印章,宁国公府家大业大,不仅在朝中乃大臣,在外的产业也富可敌国,只是那些产业都是楼奕闵在打理,可随之送来的,还有一个檀木盒子。

里面放着一份丹书铁券和一块墨玉佩。

看到这个盒子,楼月卿当即让莫离将其放好。

丹书铁券不用说,可墨玉佩却也不容小觑,可指挥如今潜伏在宁国公府的所有暗卫以及楼家军中最为精炼的十万铁骑。

楼家十万铁骑,在楚国有着极高的地位,只有当朝摄政王的铁血骑才足以媲美。

据传闻,这十万铁骑是楚国开国军队中,最为骁勇的军队,本来是开国皇帝亲自管辖的兵马,可开国皇帝驾崩之时,将兵符交给宁国公府的先祖,一起赐下的,还有丹书铁券,至于为何只送给当时四国公之一,而且本就手握重兵的宁国公府,那就是不得而知的秘密了。

这两个东西,不能随意让人知道,毕竟,当朝太后一番算计,可不就是想要这些东西么?

可宁国夫人此举,却让宁国公府的人都为之大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