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不好算计/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丫头,是在有意套话,还是无意好奇?

楼琦琦见楼月卿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眼神复杂,她忙的紧张问道,“姐姐,是琦儿说错什么了么?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小心翼翼的看着楼月卿的脸色,楼琦琦目露紧张,紧紧拽着身上的衣裙,好似很害怕出言开罪楼月卿。

看着她这样,楼月卿淡淡一笑,“妹妹从未离开过楚京,对外面好奇,是应该的,不过,说来惭愧,我也不知道邯州究竟有多好,我这个身子,哪敢出去看啊?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她又不是在邯州,哪知道邯州长什么样······

楼琦琦才恍若惊闻,一副愧色,“是琦儿问错了,姐姐莫要生气!”

“不打紧!”

楼琦琦在这里待了近半个时辰才离去,她一走,楼月卿当即在亭子里撑着头闭目养神,她岂会不知楼琦琦并非那么单纯,只是有些场面功夫,还是要做足了。

莫离低声道,“主子,进去休息吧!”

这亭子里风大,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楼月卿揉了揉太阳穴,随即站起来,看着揽月楼的百花争艳,随即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莫离看了看天色,随即道,“申时了!”

“不睡了,不然今夜难以入眠,叫厨房不必为我准备膳食,我今夜去和母亲一起用膳,叫人去通报!”

“是!”

楼月卿不再说话,站在亭子边,看着园子里的满园艳丽,眼帘微颤,陷入沉思。

莫离转身下去交代事情去了。

微风吹过,掠起她身上轻薄的白色衣裙,还有身后如墨似瀑的长发,整个人犹如置身仙境般,出尘迷人。

宁国公府已经布置得极为喜庆,前院全部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和红缎,宁国夫人的原子,是在前院最近的地方,此时,暮色笼罩整个府邸,芙蓉园是宁国夫人的院落,自然,侍女无数,芙蓉园内,此时侍女们正在摆桌准备晚膳。

楼奕琛傍晚才从城外军营中归来,好似今日早上出门上朝之后,人就没回来过,去了城外的营地。

一回到府中,便有人请他来这里用膳。

一进来,看到正在说体己话的俩母女,还有一旁已然备好的完善,楼奕琛走进来。

里面的侍女纷纷行礼,“参见将军!”

闻声,两母女才看过来,看到楼奕琛,宁国夫人温婉一笑,“奕琛回来了?”

楼奕琛作揖,“母亲!”

楼月卿含笑颔首,“哥哥!”

楼奕琛有些惊讶,含笑问道,“卿儿今天怎么出来了?”

这段时间,楼月卿鲜少出门,他也没什么时间,能去看她就都会去,没时间就不去,他很快就要承袭国公爵位,到时候,需要忙的事情可不只是军务,所以这段时日在熟悉熟悉,大婚之后,宫中必有圣旨!

“一个人用膳着实无味,卿儿便来和母亲一起!”

宁国夫人笑道,“好了,你们俩杵着作甚?赶紧用膳吧,等一下用膳完毕我与奕琛有话交代,卿儿也赶紧回去休息!”

几人坐下,和乐融融的吃了小半个时辰才吃完。

楼月卿很快离开,宁国夫人带着楼奕琛到了书房,那里原本是宁国公的书房,只是宁国公早逝,宁国夫人掌管大权,这里便成了她的。

“母亲,今日我听说,太后已下令,待我大婚之后,便宣妹妹进宫觐见,她会不会······”

宁国夫人正在执笔写着什么,楼奕琛的话一出,宁国夫人一顿,随即继续写,淡淡的说,“你且不用担心,你妹妹可不是可以随便算计的人,不过她要召见,也得看看卿儿去不去,那孩子,可不见得多喜欢那些宫墙里的人!”

若是楼月卿不想去宫里,她自然不会让她去。

“母亲何意?”

宁国夫人倒是没解释,终于写完了,只是没有给楼奕琛,而是塞进一个信封中,封好,才把信交给楼奕琛,轻声道,“这封信你明日让人送出去,交给你姑姑!”

楼奕琛颔首,接过信,“孩儿明白!”

宁国夫人站起来,便走出来边道,“你不需要为你妹妹担心,那孩子并非这些后宫妇人可轻易算计的,还有几日便是你大婚之日,你且好好准备,其余的,母亲来办!”

自小就从那样的算计中活下来,又怎么会看不懂那些人的阴谋?

楼奕琛点点头,面色如常,“是,母亲辛苦了!”

他对这场大婚并非多期待,也许是对将要娶的人不期待,故而并未多开心。

对男女之事,他不似那些王公子弟那样在意,他是个军人,年少时就驰骋沙场,又能有多少柔情?

宁国夫人看他脸色如常,目光一顿,随即轻声问道,“儿子,你不喜欢母亲为你选的妻子么?”

一直以来,楼奕琛都没有表现的像个将要娶妻的男人,而是一直毫无感觉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