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秦贵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一身淡蓝色的宫装,名贵的绸缎上,绣着朵朵茶花,看起来既华丽高贵,却又透着一丝不俗,头上盘起的发髻中,别着精致典雅的八宝金鸾钗,轻缀的步摇相碰发出阵阵悦耳之音,虽然发饰不多,可是,一支凤钗就足以彰显其高贵的身份。

五官虽不算冠绝天下,可是,却别有一番风情,出水芙蓉般精致的小脸,眸中含笑带嗔,秋水盈盈,嘴角微勾,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端庄,缓步走上阶梯,站在容阑身前,盈盈一拜,“皇上!”

声音轻缓,温和有礼。

容阑看着秦贵妃,随即含笑道,“坐,爱妃怎么来了?”

秦贵妃转身从身后的侍女手里端过一个玉质的碗,放在容阑身前,随即坐下,嗔了一眼容阑,柔声道,“皇上又躲在御花园中不吃药了,臣妾只好来寻了!”

看着面前的白玉碗中,黑的他即使没喝都感觉的到苦味的药,面色如常,眼中却有些抗拒。

秦贵妃挽起袖子,伸手把药推近容阑,含笑道,“皇上,大家都希望您能龙体康泰,可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不吃药啊!”

这些药,虽然极为苦涩,可却是对他身子大有益处的良药。

容阑浅浅一笑,抬头看着对面的秦贵妃,轻声道,“可朕不想龙体康泰!”

他不想好起来,一旦好起来,他就要去争权,他的母后就会逼他和容郅抗衡,只有他病着,容郅掌权,外人才不会有异议。

这是他,也是太后亏欠容郅的,那张椅子,先帝本就是想要容郅来继承。

话一出,秦贵妃面色微变,随即环视四周,确认都是自己人,她才秀眉一拧,低声道,“皇上万不可说这些话,若传到太后耳朵里,怕是太后又要生气了!”

容阑没说话,只是苦苦一笑,苍白的脸上扯出的笑意有些违和,随即,端起碗仰头一饮,碗中的黑色药汁尽数喝完,身旁的宫人连忙端来蜜饯,容阑却大掌一挥,没吃蜜饯。

药都喝习惯了,这些苦味也都不算苦味了。

自从十二年前落下了这个病根,汤药不断,病情却总不见好,若非撑着这条命有事要做,他早已厌弃了这座宫殿,厌弃了皇家的各种算计!

容阑喝完药,秦贵妃笑意渐深,让宫人端走了碗,才打量着石桌上还摆着的棋盘,嫣然一笑,“皇上,臣妾听宫人说,方才摄政王来了?这棋局,想必是王爷与皇上下出来的,瞧瞧,可真是各有千秋!”

容阑身子不好,故而常年擅长文墨棋艺,自然棋艺了得,可是容郅却与他下了平局,不管是兄弟俩的默契,还是各有刻意,可见容郅也下得一手好棋,外人皆以为摄政王除了调兵遣将处理朝政,别的就不会了,其实不然,只不过,他鲜少接触罢了。

容阑闻言,望着眼前的棋盘,淡淡一笑,“确实!”

“不如臣妾也与皇上下一盘可好?”

容阑却站起来,温声道,“朕出来太久了,就先回宣文殿了,若爱妃有此兴致,明日再下吧!”

秦贵妃即刻站起来,屈身道,“恭送皇上!”

容阑才颔首离去,亭子外的宫人侍卫也都随着离开。

秦贵妃站起来看着容阑离去,面色如常,眼底复杂。

身旁的贴身宫女红袖俯身过来,“娘娘,回宫了么?”

“回吧!”

宁国公府大婚之喜,即便还有一日才是大婚之日,可是,宁国公府已经弄的一片喜气,可身为新郎官的楼奕琛,因为这两日都闲散在家,没什么事干,大婚之事无需他插手,跟个没事的人似的,坐在揽月楼的亭子里,品着楼月卿亲自泡的茶。

放下茶杯,楼奕琛含笑看着面前执杯轻抿的楼月卿,温声问道,“极品大红袍,怕是宫里也是少有的茶叶,卿儿何处寻来的?”

这是东宥国都鲜有的茶叶,楚国虽有大红袍,却不如这个好,宫里有的,也都是宥国作为礼物送的,可楼月卿这些,可是真正的极品。

楼月卿放下杯子,浅浅一笑,“自然是别人送的,莫非大哥还以为,是妹妹盗来的么?”

她有的东西,宫里只怕是没有的,宫里有的,可不见得她没有。

楼奕琛闻言,眉梢一挑,“哦?何人所赠?”

怕是宥国皇室,都少有人可以送这种东西。

听闻宥国皇帝爱茶如痴,宥国除了他手里,怕是没人手里可以送出那么多。

“以后有机会了,大哥自然会认识!”

不过是宁煊派人从姑苏城送来的,昨日才到她手里,不过这种东西,她想要,自然是有的,宁煊知道她喝茶只喝极品大红袍,也就派人送了来。

不过宁煊从哪里得来的,怕是他自己知道了!

楼奕琛宠溺地看着她,笑道,“还跟大哥卖关子?你何时有机会认识大哥不认识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