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他回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宽敞的百顺堂内,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了不少言谈之音,不过都是女人。

挑开帘子走进去,楼月卿才湖堂内坐了多少人。

近十个穿着华丽衣裙的妇人女子,或年轻或中年,还有不少的侍女,应当是各自带来的侍女,正在聚在一起相谈甚欢。

个个穿的花枝招展般,能在这里坐着的,想必都是身份极为显赫的命妇夫人,其他的女眷都在后园,且这里个个穿着华丽的宫装朝服,楼月卿虽然除了慎王妃和慎王世子妃,其他都不认识,但是也明白,这些人都不是简单的。

一进来,慎王妃正在和一个年龄相仿穿着王妃朝服的妇人含笑着谈话,看到有人进来即刻含笑道,“瞧,说着人就来了,可见真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呢!”

刚才她在说楼月卿。

不只是她,这里谁不好奇刚回来一直未曾露面的宁国公府小郡主?

这段时间各府的邀请全都石沉大海,离开楚京十年,怕是这位异姓郡主定然空有一副皮囊,且已然芳龄十七,在楚国,十五及笄,最多十六就出阁,这位,也算是老姑娘了。

除了皇室王公之女,楚国也就这么一个异姓的郡主,且身份地位可不逊于皇室郡主,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配得上这个身份。

个个都好奇的看着走进来的人中,那个生疏的面孔。

明眸皓齿,浅笑安然,吹弹可破的肌肤上面,天工雕刻般的精致五官,噙着淡淡的笑意,优雅端庄的站在宁国夫人身侧,身上的衣裙虽不算极为华丽,但是,衬托着她纤细的身段,仿若仙女般窈窕婉约,衣裙上绣着的海棠花更是让她多增了一丝风华。

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她,楼月卿莞尔一笑,如花绽放般,上前几步,盈盈一拜,嘴角含笑道,“卿颜见过各位长辈!”

声音轻柔温和,完全不是大家气度,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

方才和慎王妃相谈甚欢的华丽妇人站起来,上前几步,拉着楼月卿的手含笑道,“瞧瞧这水灵的模样,和当年的乐瑶一样,乐瑶啊,你这女儿,可完全不输你当年的风采啊!”

宁国夫人莞尔,“王嫂可别夸她了,这孩子脸皮薄,待会儿她都不好意思了!”

这人便是先帝同父异母的皇兄,英王的嫡妻,英王妃。

“我说的是实话!”

楼月卿有些不自然,但是面上没有半丝不妥,一直含笑,却不知道怎么搭话。

宁国夫人忙的上前道,“这是你英王舅舅的王妃,你小时候见过的,怕是不记得了,你该叫她舅母!”

楼月卿闻言,再次盈盈一拜,“舅母!”

英王妃笑容更深,忙的把手腕上的一个血玉玉镯取下来套到楼月卿手上,“嘴巴真甜,这是舅母给你的见面礼,是我大婚时先太皇太后所赐,戴着对身体好,今日,送给你当见面礼!”

那是一个莹润散发着光泽的玉镯,看着成色,瑰丽妖艳,当是极品。

楼月卿看着手上被英王妃戴上的玉镯,倒是没推辞,含笑道,“俗语说长者赐不可辞,谢过舅母了!”

“真会说话,可比我家菁菁懂事多了,不愧是乐瑶的女儿!”

一番寒暄,宁国夫人一个个介绍着堂内的人。

坐在这里的,都是楚国名分尊贵的命妇夫人。

除去英王妃,还有元丞相的嫡妻,秦右相的夫人,忠勇侯夫人,还有两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子,只是都盘着发髻,一个是慎王世子妃,还有一个,便是几年前魏国送来和亲的公主,南阳公主赵雅儿,如今的襄王妃。

个个都是身份矜贵的命妇夫人。

一顿寒暄下来,楼月卿都含笑应付,与她们相谈,直到申时末,有人来报迎亲回来了,她们才一起去前厅。

鞭炮上响彻宁国公府,还有嘈杂的谈笑声,直到拜堂完毕,新娘被送进松华斋,宴席即为热闹,可楼月卿并未在宴席上多待,直接和宁国夫人说了声,人便回揽月楼了。

傍晚,天际一道如血般的残阳,金色的暮云笼罩着,夜幕即将降临。

宁国公府前面的喧闹,更衬托着后面的沉静和寂寥,除却时而走过的侍女,没什么人。

但是楼月卿知道,暗中,潜伏着不少暗卫。

忽然,楼月卿脚步一顿,目露诧异的看着前方的莲池边,背对着这边看着莲池的倾长身姿。

那是······

容郅!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走了么?

楼月卿脚步一顿,随即脚步一转,正打算转身绕道离开,谁知道那边的人突然转身。

她嘴角扯了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走······是走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