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交代/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宫里的人,楼月卿才轻声道,“母亲,既然无事,女儿先回揽月楼了!”

接完了旨,她也要回去准备一下掌家事宜了。

虽然有听霜听霞帮着,她也不用太过于操心,不过,总得有掌家的派头,不过其实说实话,哪怕让她指挥千军万马,执掌朝政大权,她都手到擒来,小时候耳濡目染,她什么没见过?

只不过,宁国夫人把这个担子交给她,她自然不会马虎,定会用心管理楼家,用心去做楼家的嫡女。

宁国夫人倒也不留她,“嗯,去吧,你也不用太累着自己,听霜和听霞都是跟着我多年懂事的,有些事情你不用过于费心!”

“我知道,母亲放心,女儿不会让母亲失望!”

“母亲自然是信得过你的!”

楼月卿莞尔,给宁国夫人微微行了个礼,便走出大厅。

她一离开,宁国夫人便让楼奕闵和钟月月还有楼琦琦先回院子,只留下楼奕琛夫妇,她忽然拿起楼奕琛手里拿着的圣旨扫了一眼,随即嘴角微勾,明黄色的绢帛上面的朱色字迹一看就知道是容阑亲笔所写,有气无力的笔法,看来很多事情容郅还是尊重皇帝的。

楼奕琛不怒不喜,从一开始对这个突来的旨意,就没有什么感觉。

这本该是他多年前就该得的,父亲早逝,他是嫡子,如果不是年纪小,何至于要母亲背负这个家族?

二十岁那年,他本该承袭爵位,不过他以尚未成家而拒绝了,如今,名正言顺!

他也用自身的能力来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无人敢言他承蒙祖上余荫。

宁国夫人把圣旨卷好,重新交到楼奕琛手里,看着已经足够抵挡一面的儿子,宁国夫人忽觉自己真的开始老了,十几年来,从不敢轻视这个家族的担子,她要防止皇家算计,也要撑的起楼家的千军万马,让宁国公府深受外人忌惮,不敢轻视半分,她累了。

如今,也该放心了。

真切地看着楼奕琛,她轻声道,“琛儿,今后,楼家的百年荣辱,都交到你手里了,今后,母亲不会再管这些事情,你,不要让母亲失望!”

她只是一个女人,在最美好的年华,嫁给了想要的夫君,却也在芳华未尽的年华里,丧夫成孀,去撑起一个本就在水深火热中的宁国公府,以前没法不管,今后,再也不要再去掺和这些事情了。

楼奕琛眉梢一动,随即看着自己已然开始年老的母亲,他目光坚定,语气铿锵的道,“孩儿明白,当不会让母亲失望!”

“你明白就好!”

楼奕琛颔首。

宁国夫人转而看着蔺沛芸,莞尔一笑,拉着蔺沛芸的手轻声道,“你也是,今日之后,你不再是蔺家的闺阁千金了,而是楼家的儿媳妇,你是个难得的好姑娘,母亲正是喜欢你的性情才选了你,母亲对你的要求,没有别的,只要你不去争,也不要抢,该是你的,就都是你的,你可明白?”

蔺沛芸怔怔的看着宁国夫人,随即敛眉低声道,“儿媳晓得,母亲不用担心!”

出嫁从夫,她日后,便是楼家的人了。

宁国夫人继续道,“嗯,还有一点,今后府中中馈大权,都由卿儿掌管,你有时间和她学一下,有不懂的,都可以问她,我们楼家不像其他家族府邸那般多事,家里也就那么几个人,不用去多管那些后院大琐事,你许是待嫁时蔺夫人就教导你掌家事宜了,不过那些怕是都无甚用处,你好好跟卿儿学习着点,有时间多和卿儿相处,那孩子看似冷淡,其实不难相处,等你们相处久了,你估摸着也就懂了!”

宁国公府没那么多人,没有后宅斗争,而蔺沛芸在蔺家学的,是蔺夫人管家的那一套,辅国公府后院妻妾甚多,蔺夫人把对各种妾侍的手段和镇压能力教给了她,可确无甚用处。

只要蔺沛芸身子可以生养,只要能够承袭宁国公府,楼家就不会出现妾侍这类人的存在,即便是当年楼奕闵和楼琦琦各自的母亲,都不能存活于世,只要蔺沛芸品德足够,能生养子嗣,她就无须担心这一点。

楼家男儿四十有子不得纳妾,这是楼家的规矩!

所以百年来,楼家只有嫡出一脉,从无旁嗣,即便是楼奕闵和楼琦琦,也是记在宁国夫人名下在族谱上为嫡系的楼家人。

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至于让她多去找楼月卿,宁国夫人自有用意。

听到由楼月卿掌家,蔺沛芸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倒是没说什么,而是拧紧秀眉低声道,“母亲放心,儿媳会多多去看看妹妹的,也会好好照顾夫君!”

“那便好,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跟琛儿还有话说!”

蔺沛芸盈盈一拜,乖顺道,“儿媳先走了!”

蔺沛芸转身对着楼奕琛微微颔首,便带着贴身侍女离开了,一时间,大厅里仅剩下宁国夫人和楼奕琛。

楼奕琛缓声问道,“母亲决定好了让卿儿教导沛芸?”

宁国夫人沉声道,“我这段时间会为琦儿选一个夫婿,一个月后我要去普陀庵小住一阵子,祈福,也陪陪你姑母,所有一切事物就是卿儿管着了,沛芸跟她学着点,也是好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要去一趟普陀庵小住,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以前都是去为楼月卿祈福,顺道也去陪陪楼奕琛的姑姑,以前府中也没事,谁也起不了幺蛾子,现在不一样,钟月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不足以让宁国夫人费心对她,可也是有些头疼,还好现在楼月卿在,不用担心蔺沛芸会棘手。

楼奕琛的姑母,也就是她丈夫唯一的姐姐楼茗璇,当年本来应该嫁给还是太子的先帝的楼家大小姐,因为抗旨而被已故的先太后下旨带发修行,如今已然近三十年过去了,她独自一人在庵里独居修行,从不曾踏出来一步。

若不是她当年誓死不愿嫁,现在哪里还有元太后?

楼奕琛闻言,拧眉不解,“母亲要为琦儿选婿?可是为何从不关心卿儿的婚事?她也已经十七了!”

------题外话------

今天早更,嘿嘿,昨儿编辑告诉苒,PK过了,嘿嘿,可以放心等上架了,大家么么哒,谢谢大家的支持陪伴·····

摄政王殿下:想让孤粗来的都举爪,否则全部拖出去斩咯!

听见没听见没?赶紧举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