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失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人都去各自选马去了,只有楼月卿百无聊赖的站在马场边上,看着木栏外面一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景致,沉默不语。

莫离就在她身后,静默不动。

少顷,楼奕琛从马房里出来,手里牵着一匹白色的马。

体态娇小且看起来雪白的毫无杂质的马。

楼月卿看着楼奕琛,眉梢一挑,还没开口,楼奕琛就轻声道,“这是母亲最喜欢的那匹叫赤羽的所生的落雪,性情温顺,你身子不好,不能骑太烈的马,我便给你挑了这匹!”

楼月卿淡淡一笑,“大哥,我不想骑!”

这么多年不骑马了,她早已把那份炙热压下,就怕激起那些记忆,让自己不开心!

楼奕琛看着楼月卿面色好似不太好,温声问道,“有心事?”

楼月卿莞尔,“我身子不好,万一受不住,岂不是又要遭罪了!”

楼奕琛闻言,低低一笑,大掌抚着马颈上的毛,轻声道,“这马很温顺,既然来了,就骑着兜兜风也是好的,不然自己一个人看着我们骑马,岂非更不好受?”

楼月卿没吭声,看着楼奕琛牵着的这匹马,确实看着就知道这匹马很温顺。

莫离在她身侧轻声道,“主子,莫离就在身边,不会有事的,不如就骑一下?”

她是不想楼月卿压制自己内心,其实,骨子里流淌着将门血液的楼月卿,自小耳濡目染,对骑射很是喜爱,只可惜,她没有承受这份热情的身体,四年前,哪怕策马从楚京奔向姑苏城,日夜兼程,她也不在话下,可如今,连坐个马车都不行。

楼奕琛含着轻浅的笑意轻声道,“若是卿儿怕,哥哥帮你牵着缰绳,既然都来了,就好好散散心,不用拘着!”

他今日出来,本就是特意带她出来散散心,不然他也不会丢下那么多事情出来,刚承袭爵位,很多事情需要去熟悉一下,可是,楼月卿回来这段时间,除了去慎王府和回来第二日去了一趟华云坊,几乎就没有出过家门,他可不会觉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是大家闺秀,相反的,他不喜欢用任何约束来束缚楼月卿。

他的妹妹,本来恣意快活,无所畏惧。

楼月卿怔怔地看着楼奕琛牵着的马,沉思许久,随即,浅浅一笑,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裙,因为出来散心,她换了一身简单的衣裙,没那么多繁琐的做工,也适合骑马。

微微闭目,感觉到体内并没有不适,她才抬眸,提步,缓缓靠近楼奕琛。

楼奕琛伸手要扶她上马,可是,楼月卿拒绝了,接过缰绳,楼奕琛诧异,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微微退开,警惕的看着,她若是上马,他自然要抚着她的,毕竟,她不知道会不会骑马。

楼月卿看了一会儿落雪,随即目光远眺,看着马场空旷的场地上,正在恣意奔腾的几个人,容昕和楼琦琦也都在骑马,楼琦琦看似柔弱,可楼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会骑马,容昕自小就深得老王爷喜爱,骑射虽不精湛,可却跟着学了些,蔺沛芸看似马术生疏,却也驾驭得当。

只有容易琰不知去了哪里。

她微微一笑,握着缰绳的手微紧,随即目光倏然一凛,一个快步,一气呵成翻身上马,随即拉紧缰绳,身子一颤,有些吃力。

动作还是那样熟练,只是没了那么多力气,所以一上马,她就趴在马背上有些难受的呼气。

楼奕琛无疑是惊讶的,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难以置信的看着楼月卿,妹妹怎么看着上马的动作那么流利?

莫离心下一紧,看到楼月卿趴在马背上呼气,她正要上前去,楼月卿却明白似的,侧目看着她,摇摇头,让她不用担心。

坐在马背上,楼月卿坐直身子,勒着缰绳,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紧紧握着缰绳······

莫离暗道不好,可是,来不及了。

楼奕琛也惊呆了,只见本来看似病弱的妹妹,目光一凛,动作熟稔的拉着缰绳调整马的方向,随即·····

“驾!”一声,只见她忽然拔下头上的簪子,脸色紧绷,用力地刺在马身上,落雪一声痛呼,一下子就奔腾出去,快得惊人。

莫离脸色大变,“主子·······”

楼奕琛自然也是被这样的变故惊了一下,大声叫道,“卿儿,回来!”

可是,马匹越跑越远,而且方向是······马场门口!

那边的人听声,也都看过来,也被楼月卿骑马的一幕惊到了,楼奕琛立刻上了身边士兵牵着的一匹马,莫离也翻身上了一匹马,追向楼月卿的方向。

楼月卿的马,迅速的奔向门口,她仿佛中了邪似的,紧紧抿着唇,眼角微缩,不停的挥着马鞭,冲向门口,门口的守卫看她出来,看到里面追上来的人,他们也知道不能放人出去,正要拦着,可是,楼月卿用力挥着鞭子,一匹马便挎起一个弧度从拦着的士兵头顶上纵身一跃,他们下意识的低头,反应过来,人早已跑出了马场。

随即,楼奕琛的马也奔腾出来,他们不得不退开。

楼奕琛急切担忧的声音叫道,“卿儿,回来!”

可前面的身影好似没听到,他眉头紧锁,用力挥着鞭子,试图追上,现在她怎么会骑马不重要了,但是,必须要拦住她,马跑得那么快,她身子弱,若是······

莫离也脸色极为不好,骑着马追向前面只远远看到身影的楼月卿,该死,主子若是出事,她哪怕是死,也百死莫赎!

楼月卿一开始还未曾感觉有任何不妥,可慢慢的,她就感觉力不从心了,白色的马身上也淌出许多血,甚至她身上的衣裙也染上了红色的血迹,可马因为受了伤,极为亢奋,一直奔跑着不停下来,她也顿觉极为不适,紧咬着牙,颠簸在马背上,背后全是冷汗。

白色的马白色的人,马奔腾起来快得惊人的速度在官道上一闪而过,很快甩开了身后的人······

脑子一阵晕眩,远远的,还听到楼奕琛极为担忧的叫声,让她停下,可是她脸色苍白的坐在马背上,随着马的奔腾,险些摔下来。

------题外话------

不知道会不会遇上摄政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