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路遇打斗/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低软无力又带着一丝丝苦笑的声音,让容郅面色一怔,不认命?

有意思!

“哦?”容郅颇为好奇,“为何?”

楼月卿目光微滞,抬头看着天际,淡淡一笑,不知所想,“鸟儿被折断了羽翼尚且盼着总有一日展翅高飞,何况我呢·····”

嘴角擒着一抹似苦涩,似讽刺的笑意,很淡很淡,却让人难以忽视,此时的她,长发有些凌乱,几根发丝贴着还是汗水淋漓的脸颊,潋滟波光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忧伤,总让人忍不住心疼,身上白色的衣裙早已染上了马的血液和方才沾上的灰尘草渍,却依旧显得端庄高雅不失大家风范的气质。

容郅没说话,也没表情,转头看着楼奕琛,淡淡的说,“郡主既然身子有恙,你早点送她回去,若出什么事,清华姑姑该急了!”

楼奕琛对容郅忽然的话有些讶异,但是也为表现出什么,轻微颔首,“臣明白!”

楼月卿没吭声,被莫离扶着,脸色虽然好了些,但是眼帘微闪,冷汗津津,棱唇的苍白依旧看得出她此时身子的极度虚弱,容昕已经走来默默地扶在另一边,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刚才吓死她了。

容郅倒也没再说什么,深深地看着楼月卿一眼,随即,波光划过,暗流涌动,他紧抿着唇转身离开,他并没太多时间。

倏然脚步一顿,他转头回来看着楼奕琛,淡淡的说,“送你妹妹回府后,入宫一趟!”

他就是因为有重要军务,才这个时候在邙山回来。

楼奕琛是朝中重要武将,手握重兵,自然是要参与军务的。

楼奕琛闻言一顿,随即面色肃穆的道,“臣遵旨!”

速记,容郅稳步走向手下牵着的一匹黑色马那里,动作流利的翻身上马,随即,他的手下也都上马,一挥鞭子,全部奔腾而去。

仿若很急。

看着他被手下遮住的身影,楼月卿面色如常,并未有任何变化,倒是深厚的楼琦琦眼神划过一丝异样,随即转瞬即逝。

容昕忽然一脸担忧的问道,“表姐,你刚才怎么······可吓死我了,还好摄政王出现的及时,否则可就后果难料了!”

刚才看到楼月卿骑着马从马场里面跑出来,她都快吓死了。

楼月卿无力地看着她,低声道,“我不是没事了么?以后不这样就是了!”

方才她自己也有些讶异,一上马,多年前的那股子冲劲儿就上来了,想起曾几何时,她也曾策马飞奔在天地间,如今,如何甘心?

是她过于任性了,现在想想,看着哥哥和莫离她们的担忧,她才有些难受,若非容郅正好出现,她怕是······

这样的残躯,从马背上摔下来,半条命都没了吧!

蔺沛芸走到楼奕琛身侧,拧着秀眉,轻声道,“夫君,妹妹身子如今怕是不能再待在这里了,先送妹妹回去吧!”

楼奕琛颔首,走到楼月卿身前,温声问道,“可还撑得住?”

楼月卿颔首,嘴角微扯,“还好!”

楼奕琛才轻微颔首,把楼月卿从莫离那里接过来,直接抱起来。

虽然男女有别,可现在楼月卿这个样子,肯定是走不了会马场的了,楼奕琛是她的哥哥,倒也没什么,事出从权嘛!

回到马场,没再多逗留,因为楼月卿的突生变故,只好立即回京,来时缓缓而来,回时却是赶着马车回京。

马车里,容昕本来要和楼月卿一起,好方便照应,可是楼月卿拒绝了,她不想过多的人坐在本就不算宽敞的马车里,感觉呼吸都不畅了。

本来京中行走代步的马车就不大。

靠在莫离肩上,楼月卿紧紧锁眉,紧咬着唇,马车还是有些颠簸,可是,她没说什么,只是忍着。

莫离再次把脉,面色不好。

看着楼月卿并不舒服的样子,莫离还是有些恼,沉声道,“主子日后不可再如此任性了,您的身子如何自己该是明白,即便······”

即便是不甘心,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身子,若是出事,十年的隐忍和煎熬,岂非全部落空了。

楼月卿虽然眯着眼,倒也没有真的昏迷,闻言,并未因为莫离僭越的责问而恼怒,反而苍白的唇微扯,很听话,“以后不会了······”

莫离与她,说是主子和下属的关系,可说来在她心里,莫离很像姐姐。

莫离比她大些,这么多年,一直帮她调理身子,莫离是师父一手调教的,其实,也算是她的师姐,只是师父未曾真正收莫离为徒,故而才没有这样的辈分。

若非自己身份特殊,她也不会收自己为徒。

她的亲生母亲,是师父最敬重的师姐······

莫离才面色稍霁,继续道,“上次在姑苏城的药浴本就未曾泡足时辰,今日这么一闹,怕是这段时日都要喝药了,圣尊若是知道,指不定被气到!”

莫离的话,极为无奈,更多得是无力。

楼月卿未曾说话,一行冷汗滑落在脸颊上,依稀可以看出,她紧锁着眉头,似乎在忍受着什么。

没想到,还未曾回到城门口,就遇上了些麻烦。

马车倏然停下,前方传来打斗声,还有马车外侍卫忽生警惕拔剑的声音。

楼月卿即刻睁开眼,示意莫离掀开帘子出去看看,莫离自然是掀开了,她所在的马车是最前面,所以看得很清楚,前方正在刀光剑影的打斗着。

楼奕琛似乎在和随行保护的侍卫说来着什么,侍卫即刻往前面去。

楼月卿无力问道,“大哥,可是出什么事了?”

声音虽小,可楼奕琛武功在身,自然是听见了的,即刻下马走来,拧眉道,“前方打斗,你别出来,好好休息,稍后就可回京了!”

这里离楚京城门还有一里多,没想到竟有打斗。

楼月卿颔首,转而看着前方。

近十个身穿黑衣,带着面具的人正在攻击一个人。

而被攻击的人是个······女子!

而她的手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女子正在一心二用,抱着孩子,一只手不停的拨动内力对抗,好似已经受了伤。

可依旧顽强的抵抗着,打斗中不停的有带着蓝色光辉的力道划出来。

那是·····莫离忽然道,“那是羌族的灵力!”

------题外话------

抱着的孩子······嘿嘿,其实这个孩子和郡主,是有渊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