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羌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离话一出,楼月卿即刻蹙眉,羌族?

“那些人是羌族的人?”

羌族?她身上,还有羌族的血统,只不过,只是一点相关,并没有所谓的灵力,内力倒是不少······

羌族乃一个极为诡异的异族,传闻,在两百年前四国未立,这片大陆还是大元王朝的时候,羌族就已经存在,且大元朝历代国师出自羌族,历代元朝国君都和羌族有着血缘关系,极为诡异,元朝末期,朝政混乱,四位异姓藩王各自立国,羌族就逐渐退出历史,神秘起来,甚至自元朝破败后,就杳无音讯。

羌族区域在北璃西境,魏国北方,原本是个异族城池,元朝破败后,羌族设下阵法,十里迷雾为阵,把整个羌族隐没起来,若是外人强行闯入,绝对进不去,且,也不可能再出来,而她如今掌管的江湖人人惧怕的琅琊峰碧月宫,在江湖上,也是被一度称为魔宫的存在,和羌族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同出一脉,可一百多年前羌族内部反目,便有了琅琊峰碧月宫,而她,也自然和那个异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不过,从未有过往来。

为何反目,外人许是不懂,可她是明白的,改朝换代,朝夕更替余留的不甘使然罢了。

莫离颔首,低声道,“斓曦圣尊曾使用过同样的灵力,此女必然是羌族嫡系一脉,若是没猜错,定然和羌族圣女有关系!”

斓曦圣尊,是碧月宫的长老,也是羌族嫡系一脉的女儿,因为羌族只有嫡系一脉的人才有灵力,只不过,个中缘由她也不懂,只知道斓曦圣尊九岁便被当时的碧月宫宫主收为徒弟,

与之羌族的十里迷雾为障不同,琅琊峰也在魏璃交界处,与羌族相隔数百里,是一片远不见底的雪山,那里一年到头寒气摄人,冰冷刺骨,没有深厚的内力,根本就抗不住那要命的寒气,且机关重重,故而从未有过外人踏进去过,即便是八岁就继承宫主之位的楼月卿,也不过是去过几次,且昏迷的三年就是在琅琊峰的冰室中续命,

楼月卿拧眉,看着不远处正在与一群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打在一起的女子,苍白的脸上,不知为何,升腾起一抹不知名的悲伤。

那记忆深处的一个画面,陡然在脑海里如梦似幻般忆起,那是一个冷的让人呼吸都痛的冬天,悬崖边上,漫天飞雪,堆积如山的遍地死尸,那仿若河流一般潺潺流淌的血水顺着陡坡灌入崖底,一群蒙面杀手踏着尸体,围着悬崖边,正要赶尽杀绝,一个全身染血的女人,紧抱着一个六岁的女孩,拼命死战,奄奄一息,却怎么也不肯松手,护着怀里的孩子,直到淌干最后一滴血,撑到最后,她说·······

无忧······活下去······

那个女人,拼尽最后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就把那个六岁的孩子,生生推下崖底,带着温柔的笑,最终,闭上了眼睛。

万丈悬崖,活命的机会很小,听说,崖底便是一片冰湖,掉下去的人,从没有过一个活下来过,可若是被那些杀手抓住,根本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楼月卿的手,紧紧拽着身上的衣裙,身子,微微发抖······

好熟悉······那些握着剑围着那个女子的黑衣面具人,和记忆中的那些杀手,衣着竟是一模一样······

楼奕琛本来还因为她们二人有些奇怪的对话有些不解,可突然看到楼月卿的神色面色一变,“卿儿,你怎么了?”

怎么会发抖?

楼月卿猛然拽着楼奕琛的手,忍着身体的不适,乞求道,“大哥,救救她······”

话没说完,她一口鲜血吐出来,莫离即刻给她把脉,她却忽然紧紧拽着莫离,看着莫离,眼中复杂难辨,随即,还未开口说话,她便瘫在莫离怀里,昏迷不醒······

“卿儿!”

“主子!”

······

楼月卿再度醒来,已然是第二日。

她的昏迷,可是吓坏了宁国公府的所有人,宁国夫人更是吓得一直在揽月楼等她醒来,莫离和莫言给她度了不少内力,才稳住脉,这期间,那个被追杀的女子和孩子,都被楼奕琛让手下救下来,可是女子奄奄一息,现下还在宁国公府的客居昏迷不醒,孩子倒是没大碍,可却还是身子不太好。

还好吃了药,终究还是稳住了她的身子,第二日便醒来了。

宁国夫人一夜未眠,一直守着,看到她醒来,才回去休息了,闹腾了一夜的宁国公府,可算安静下来了。

虽然昨日的事情没什么外人知道,可是楼月卿犯病的消息不知为何还是传了出去,各付纷纷来探视,送上各种补品,可宁国夫人却统统挡了回去,且不让任何人探视楼月卿。

靠在内室榻上,楼月卿面色并不好,昨日这么一闹,她的身子,几乎是上次在姑苏城泡的药浴功亏一篑,所以身子极差,目送宁国夫人离开,她本来装出来的精神也瞬间没了,紧紧拽着锦被,微微闭目。

身上穿着白色的內衫,墨发披散,脸色极其苍白,因着没什么力气,她只能躺着。

莫离端着一个托盘上来,看着楼月卿无力的样子,她也极为不忍,昨夜到现在,她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轻叹一声,她走到榻前,把托盘搁下,听到声音,楼月卿睁开眼,轻敛长睫,看着莫离,再看着她手里的玉质药碗,嗅着扑鼻而来的味道,苦苦一笑,“又要喝药了······”

她最讨厌喝药,可也习惯了······

莫离抿唇,看着碗里的药,低声道,“若是半年之内不能找到灵狐,就只能打开封印,届时······”

莫离没说完,但楼月卿却明白了。

打开封印,她可以恢复武功的同时,就是无止境的冰冷······

寒毒,可以把一个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接过莫离的药,她并未犹豫,直接一饮而尽!

药很苦,可这不算什么!

“昨日的人······可救下了?”

莫离把碗收好,缓缓道,“那个女子受了重伤,如今还未曾醒来,怕是难活命,孩子倒不打紧,莫言在照顾着!”

那女子身上多处受伤,也受了很重的内伤,本就是强行撑着,刚被救下,就昏迷过去了。

楼月卿沉吟半响,随即问道,“她们是何人?”

------题外话------

我在想,摄政王百忙之中有没有时间探望一下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