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病比西子胜三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女子还未醒来,并不知道她具体身份,不过我已为她号脉,若是无措,此女怕是羌族的圣女,端木雪凝!”

楼月卿惊诧,“是她?”

羌族便是姓端木,她是知道到的,所以并不奇怪,她的师父,便是叫做端木斓曦,她的外祖母,便是姓端木。

莫离此时哪有这个空闲去探讨无关紧要的人,楼月卿此次的病发,已让她措手不及,接过碗放下,莫离绷着脸,轻声道,“您好好休息,这两日就不要下床了,日后若是继续如昨日般任性,莫离便只能把您送回琅琊峰了!”

幽幽叹息一声,莫离心是累的!

她是楼月卿的手下,可也是楼月卿的大夫,更是一直照顾着她,一起长大,看着她这个模样,莫离自然是气的,恨铁不成钢的气。

不听话的病人,不省心的主子,她却不能不管。

楼月卿这次不占理,倒也没呛声,眼观鼻鼻观心,她也没力气多说话。

看着她一副任由打骂的模样,莫离嘴角微扯,直接坐楼月卿身前,执起她的手把了个脉,随即沉吟道,“看来得尽快想办法得到血灵芝,若能血灵芝入药,效果比药浴更甚,不然,这样下去,怕是和在姑苏城之时没区别!”

在姑苏城的那半年,楼月卿的身子,无疑是极为虚弱的。

灵狐和血灵芝本该同时入药,才可以发挥极大的药效,可如今,楼月卿已经撑不了了,这样的身子,根本就不知何时就有可能撑不下去,血灵芝在楚宫,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寻得灵芝入药,以确保她的身子可以支撑到灵狐寻到之时。

尽管也许待寻得灵狐,两种东西分开服用效果大减,可已然无可奈何。

轻微颔首,嘴角微扯,无力道,“血灵芝之事,你们都无需轻举妄动,我来想办法,记住,别去盗药!”

莫离严肃的面上难得一脸不耐,“管好你自己吧,这几日好生歇着,你自己的身子如何应当省得,总是如此不知道顾好自己,我会跟夫人提议,近日都不让您出门了!”

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心思想别的。

楼月卿被莫离绷着脸要教训的的样子逗乐了,苍白如雪的面上会心一笑,不恼不怒,“听你的就是了!”

莫离一向恭敬于她,今日绷着脸如姐姐般训她,实属难得,可见真真是被气着了,且气得不轻。

莫离没再吭声,替她掖好被角,端起碗,起身离开。

楼月卿也就这样昏睡过去,傍晚醒来,宁国夫人休息了一日醒来便来到揽月楼,亲自替她熬药。

喝了药,宁国夫人就离开了,明日楼奕琛便和蔺沛芸一同回门,她需要去准备一些回门礼,本来现在家里的事情,她是不想管了的,可楼月卿突然发病,她也不能把事情交给别人,只能先管着,等楼月卿身子好些了,再 让她打理,宁国公府婚宴刚过,有许多事情需要忙。

楼月卿忽然犯病,京中各大府邸都送来各种补品,就连宫里的太后也都派人送来人参鹿茸什么的。

夕阳金辉透过窗台,落在地面上,楼月卿唤来一直随侍在侧的听雪,让她扶着自己出去散散心。

莫离不知去了哪里,不在,因着身子极度虚寒,莫离也并未真的限制不让她出房门,但只得披上厚厚的狐毛裘衣,才可以下楼。

如今乃夏季,楚京邺城在南方,天气是较为炎热的,穿着冬日才可一现的狐毛裘衣,她却丝毫不觉炎热。

园子里开了许多海棠花,但傍晚花谢,看着,真真像是如今娇弱的她。

披着一头泼墨般的长发,没有任何饰物,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仿佛时刻都有可能倒下。

倒是应了一句话,病比西子胜三分!

坐了许久,有些累了,楼月卿正要让听雪扶自己回去,竟听见院子外传来阵阵笑声,清晰可辨,竟是孩童的笑声。

听雪也听见了。

楼月卿疑惑,“为何有孩子的声音?”

府中并未有孩子啊。

“郡主,是昨日被救回来的那对母女,想必是那孩子在外头玩!”

揽月楼隔壁的玲珑阁如今躺着一位国公爷让人救回来的女人,还带着个孩子,府中的人都知道,那女人一直未曾醒来,倒是那孩子,精神极好。

楼月卿闻言,倒是忽然想起,瞧她这记性······

“那女子可是未曾醒来?”

“是,昨日救回来时看着都活不了了,可莫离姐姐不知给她吃了何药,如今倒是好多了,只是未曾醒来!”

楼月卿轻微颔首,听着这孩童笑声,倒也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扶我去看看!”

听雪迟疑了,“可······”莫离和宁国夫人都交代了不许她出去揽月楼半步。

她这个身子状况,在园子里坐一会儿都撑不住了,这出去·····

看着听雪有些许为难,楼月卿浅浅一笑,“无事,去吧!”

听雪无奈,只得扶她走向揽月楼的大门。

因着宁国夫人不许任何人踏进来打扰她,故而门口守着几个侍卫,不过倒是不敢拦她。

玲珑阁与揽月楼仅有一墙之隔,平日里不曾住人,昨日宁国夫人便把救回来的人安排在这里,此时,守着一些丫鬟和府医。

站在门口,便可看到玲珑阁院子里,正在玩闹的几个人。

一个孩子,还有她的大嫂,蔺沛芸,正在逗着一个约莫三岁般大的女孩,远远就看到蔺沛芸一脸温柔,含着柔和的笑意正在和坐在旁边凳子上的小姑娘不知道说着什么,桌上放着许多孩子的吃食。

小女孩咯咯咯的笑着,声音极为清脆。

“灵儿,这个可好吃?”蔺沛芸侧目问道。

那女孩背对着门口,看不到正面,只听到她甜甜脆脆的声音说道,“好吃,谢谢姐姐!”

蔺沛芸温柔的笑着,对着这孩子,倒也极有耐心。

“真乖······”

楼月卿被听雪扶着,里面的人也没注意门口有人,到时让她一时失神······

一座华丽的宫殿里,小小的小姑娘坐在桌边吃着刚做好的糕点,一个女子坐在身侧,搂着她的肩膀柔声问道,“无忧,姑姑做的栗子糕好不好吃?”

小女孩笑得眉眼弯弯,“好吃,谢谢姑姑!”

那女人轻揉着她的脑袋,“无忧真乖······以后姑姑每日都做给无忧吃······”

楼月卿想着想着,突然一时忍不住······

“咳咳咳······”捂着嘴咳了几声。

------题外话------

昨晚去吃了烤鸡,晚上通宵看老九门,中午才起来,本想着下午更新,可起来之后昏昏沉沉,低烧······抱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