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刺杀真相,容郅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急骤的咳嗽声倏然响起,惊动了里面院子里的人,纷纷回头,听雪立即为楼月卿顺气,面色尽是担忧。

“郡主,还是回去吧······”

话刚落,在里头的蔺沛芸已然疾步走来,看到楼月卿这样,她立即道,“卿儿,你怎么出来了?”

赶紧扶着楼月卿,让身旁的侍婢去端水来。

楼月卿咳完之后,看着蔺沛芸淡淡一笑,“屋子里闷得慌,我初来透透气!”

说话之际,本来背对着门口的那个小女孩突然跑到她们面前,瞪着一双灵动有神的瞳孔,看着她。

她的眸子如墨一般,极为好看,一张小脸仰着看着楼月卿,充满好奇。

小姑娘三岁,却长得极为好看,潋滟的桃花眸,竟让楼月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甚至,仿佛,有着自己的影子。

楼月卿神色一怔,目露诧异。

她穿着一身面料珍贵的小裙子,脑袋上梳着小辫子,瞪着眼前的人儿,闪烁着如墨般的瞳孔,好奇地问,“姐姐,你为何穿的那么厚,很冷么?”

话一出,让楼月卿回神了,看着小姑娘一眼,再看看自己身上,确实穿得厚,如今夏季,别人都衣着简单轻薄,她披了一件厚厚的狐毛,也难怪这孩子觉得奇怪。

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衣着,楼月卿苍白的唇微扯,看着蔺沛芸不解,的问,“她是······”

蔺沛芸轻声道,“这是昨日救回来的那位女子的女儿,叫灵儿,我闲来无事,便来看看,这孩子也讨喜,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喜爱!”

即便说着话,蔺沛芸语气也透着对这个孩子的喜爱之情。

“那女子,可还好?”

闻言,蔺沛芸看着里头,秀美的容颜蒙着淡淡的忧伤,黯然道,“莫离姑娘说怕是醒来也熬不了几日了,现下还未醒来,若是······怕是这个孩子就苦了!”

昨日那女子本是强撑,被救下后,仿佛安心了般昏迷不醒,即便醒来,也是难活命,这个孩子,才三岁······

楼月卿了然,看着这个小姑娘,眼中有些复杂,浅浅一笑,随即对着听雪轻声道,“扶我进去看看!”

听雪即刻扶着她缓缓走进去。

房内弥漫着一股安神香,几个婢女正在候着,榻上躺着一个女子,女子脸色苍白,长得极为好看,虽不美艳,却也倾城,只是脸色白如纸张,否则,这样的美貌,与楼月卿,怕也是伯仲之间。

女子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上缠着纱布,还能看出隐隐的血迹,一股草药味掺杂着安神香扑鼻而来,可见她皮外伤不少。

看到她进来,里面的婢女纷纷行礼。

楼月卿走到榻边,看着这个女子,缓缓坐在榻边,刚坐下,一个下午都不见踪影的莫言走进来,缓缓一拜,“主子!”

楼月卿秀眉微挑,“回来了?莫离呢?”

她吃完药后,莫离出去就再没回来。莫言人也不在揽月楼,这俩人究竟干嘛去了?

“莫离还未回来,不过您不用担心!”

语气一顿,随即不解,“您身子不好,怎么出来了?”

她没说莫离在哪,楼月卿了然,估摸着是做什么事情去了,这里毕竟有人,不好说太多,听她的问话,楼月卿轻声道,“屋子里闷,出来走走!”

莫言倒是没再说什么,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药,就给楼月卿。

楼月卿接过,直接放进嘴里吃了,即使她什么都不说,楼月卿也知道这是莫离交给她的,莫离医术了得,可莫言却一窍不通,也从不触碰药物。

把药吃下,莫言抬起她的手,输送了一些内力给她,楼月卿才感觉身子没那么虚了,脸色也好了许多。

灵儿站在床看着自己的娘亲,随即看着楼月卿一脸不开心的问,“姐姐,我娘亲为什么一直睡觉不醒来呢?”

娘亲睡了好久了。

楼月卿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缓缓笑道,“你娘亲累了,让她多睡会儿!”

看着小姑娘的眼神,有些心疼,有点怜惜。

不知为何,心底竟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这女子撑不了多久了,那这孩子······

“喔!”

楼月卿含笑问道,“你叫灵儿?可真好听!”

“嘻嘻······”

看着楼月卿和小灵儿,蔺沛芸轻声道,“卿儿,这儿药味重,不如出去外面花园散散心吧!”

这里确实味道很重,安神香的味道和草药味混在一起,并不好闻。

“也好!”

宁国公府的花园,离揽月楼很近,方才莫言给她吃的药和输送的内力,也让她身子好了许多,便也没什么问题。

如今盛夏,花园里姹紫嫣红,即便是日暮西山的时辰,也都极为好看,带着小灵儿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蔺沛芸就回松华斋了。

楼月卿在莫言的搀扶下,往揽月楼的方向回去,小灵儿也跟着她一同回去。

四下没什么外人了,莫言才低声道,“主子,莫离去了华云坊,正在调查羌族这次的事情,怕是我们把人救回来会有麻烦,所以要去处理一下!”

楼月卿颔首,随即不解问道,“这孩子什么来历?”

莫言扶着她,在耳边低声道,“端木雪凝多年前失踪过两年,四年前被羌族的人寻到时怀有身孕生的孩子,据说还因为这件事情,端木雪凝被软禁三年,月前逃出羌族,一直被追杀,那日追杀她的人,便是羌族的黑鹰杀手!”

“黑鹰杀手?”

楼月卿大惊,那就是说十一年前那些人,也是羌族的人?

“是,那些人只听从羌族族长的命令,此次追杀端木雪凝怕也是羌族族长的意思,我们把人救下了,就怕牵连到宁国公府,莫离便去处理了!”

楼月卿没再说话,脸色却有些阴沉。

当年追杀她的人,是羌族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直以为,是汤家的人······

只有汤家,只有汤卉那个毒妇,才有追杀她乃至于一定要赶尽杀绝的动机,可是,怎么会是羌族人?

莫非这件事情,还有其他真相?

想着想着,楼月卿忽然一顿,随即不解的看着脚步顿下来的莫言,“怎么不走了?”

莫言扶着她,莫言不走,她自然也走不了。

莫言看着前方,低声道,“主子,是摄政王!”

楼月卿微顿,看向前方。

本来蹦蹦跳跳的小灵儿此时站在一个人身前,而那个人,便是容郅!

和他一起的,是她的大哥,楼奕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