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不知王爷可愿割爱?/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身着一袭墨色四爪龙纹暗纹锦袍,头上戴着尊贵华丽且象征其身份的紫玉鎏金王冠,淡漠的神情立于小灵儿前面,看着那个孩子。

漆黑如墨般的魔瞳里,深不见底,让人看不清和探不明他此时的心意。

容郅是好看的,或者说,好看也不足以形容他,冷冽的五官透着一股阴柔,眉眼分明,剑眉入鬓,却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与之摄人心魂的王者之气相比,楼奕琛却又有所不同,楼奕琛依旧衣着紫色朝服,身形修长,军人的凌厉中却含着一股温润之气,若非常年领兵,楼奕琛想必更像是一位从容自信,沉静淡定的温润公子。

楼奕琛和宁国夫人有些相似,却又不尽相似,遗传了宁国夫人的优雅和胆识,还有其父亲的军人体魄。

楼月卿心下一沉,那边的容郅已然看过来,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前的小灵儿,再看看这边病弱需要莫言扶着的她,眸色微沉,难以琢磨。

楼奕琛却快步走到她身前,关心问道,“身子还未好,怎就出来了?”

语气中丝丝无奈的责问难以让人忽略。

楼月卿浅浅一笑,“大哥!”

声音轻缓无力,带着点点倦意。

楼奕琛轻嗯一声,随即问道,“今儿我公务繁忙,便未曾去看你,身子可好了?”

他一早就进宫,本该昨日回来便要进宫的,可她身子突发意外,楼奕琛便没去,今日一早,他就进宫去了,上了朝,便和容郅一同出城去了军营,如今才回来。

边境有异动,他身为朝廷大将,这些事情,便是他的责任。

楼月卿轻声道,“大哥不用担心我,已经好多了!”

看着楼月卿虽然素颜披发,面露病态,却也比昨日好了许多,他也就放心了,轻微颔首,“那便好,身子不好,就好好休息,可不能再任性了!”

昨日,他悔恨不已,早知道会如此,他就不带她出城了,如今,楼月卿病情如此,他自责,也无可奈何。

楼月卿颔首莞尔道,“以后不会了,大哥不必为我担心,你公务繁忙,不必牵挂我!”

昨日,确实是她任性了。

两人正在说话,那边的容郅已经走来,定定的看着楼月卿,神色淡然,薄唇紧抿,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楼月卿让莫言放开她,随即缓缓行礼,“臣女见过王爷!”

莫言也缓缓行礼。

容郅淡声道,“起吧!”

莫言即刻把楼月卿扶好。

看了楼月卿一眼,随即转头对楼奕琛淡声道,“你去取来,孤在此等!”

楼奕琛有些诧异,但也不曾反驳,轻微颔首,看了一眼楼月卿,轻声道,“若是身子不适,就回去休息,大哥待会儿去看你!”

他不想楼月卿和容郅单独在一起。

“嗯!”

楼奕琛转身走向松华斋的方向,这里只剩下楼月卿,容郅,还有莫言和小灵儿。

楼月卿对莫言轻声道,“你先把灵儿送回去,待会儿再来接我!”

“可是······”

莫言犹豫。

“去吧,我和王爷说几句话!”

莫言只好颔首离开,带着一脸懵懂的小姑娘,往玲珑阁和揽月楼的方向而去。

目送她们离开之后,容郅剑眉微挑,“这孩子是昨日你们救回来的?”

语气淡淡,仿佛无论对谁,他都全程没有任何感情,许是习惯了,抑或是他本身就是个没有感情的人。

楼月卿苍白的唇微微弯起,轻声道,“王爷消息可真灵通!”

容郅没说话,看着她。

深邃暗黑的魔瞳,倒映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她。

毫不避忌他的打量,楼月卿仰望已然开始暗下来的天际,浅浅一笑,“不知王爷为何这个时候来宁国公府?”

天都快黑了,容郅来做什么?

负手而立,目光注视着她,随即看了一眼楼奕琛离去的背影,沉声道,“军机事务!”

也就是说,不可相告。

不过,他是来拿行军布阵图的,昨日探子来报,在边境抓到几个东宥的探子,行踪诡异,且东宥国似有动静,虽有些草木皆兵,可还是要以防万一,如今的楚国,能打仗,可容郅并不喜欢战事,这才平静了几年,五年前与南疆西魏连连战事之后,他花费了几年才让楚国国泰民安。

楼月卿了然,她也不想知道太多。

忽然楼月卿一顿,神色僵硬,只见容郅上前一步。与她距离极近,两人的呼吸都要交杂在一起,他眯着狭长的眸子,淡声问道,“既然身子不好,为何要去姑苏城?”

楼月卿神色一僵,并未回答。

“不想回答?”

他似有恼怒之意,却神色淡然。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避不开容郅凌厉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立于原处,默了许久,随即轻叹一声,无奈道,“既然王爷硬要说是臣女,那便是吧!”

一副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

容郅忍不住,有些无语。

真是有趣!

退后一步,他恢复淡漠的神色,缓声道,“回去休息吧!”

说完,打算转身走向莲池边等楼奕琛。

楼月卿却忽然叫住了他,“王爷留步!”

黑色身影一顿,转过头来,稍疑惑,却并未开口。

楼月卿言笑晏晏,缓缓行了个礼,含笑道,“臣女斗胆,想跟王爷买一件宝物!”

容郅闻言,再次提步走近,立于她身前半丈之余,“何物?”

听不出喜怒,看不出哀乐。

“听闻王爷数年前曾在南疆得到一朵可解百毒的血灵芝,不知王爷可愿割爱?”

她可是极有诚意的······

他要是不卖,她就自己去拿······

话一出,容郅眼底骤然一沉,神色渐冷,眯着鹰眸盯着她,“血灵芝?”

那玩意儿可不是能拿来做买卖的,何况,他容郅的东西,岂是金钱可衡量?

只是,她拿来做什么?

楼月卿抬眸,直视容郅,问道,“不知王爷可愿割爱?”

那朵血灵芝,她势在必得,若是容郅不愿,那么,想尽办法,她也必须要得到,灵狐寻不到没关系,她还不急,可如今这身子,血灵芝她是一定要的。

------题外话------

郡主:一朵灵芝都不给,你这么抠门你妈造么?

摄政王:孤的妈早死了,自然不造!

郡主:那血灵芝你是给呢还是给呢还是给呢······

摄政王:那是孤将来娶王妃的聘礼,给了你,娶不到王妃你赔得起么?

郡主:啧啧,聘礼就一朵灵芝,那你是注定娶不到王妃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