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既然不卖,那就送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没回答,反而沉着脸看着她,语气平平问道,“你要来何用?”

血灵芝可解百毒,数年前,他挥兵南下,踏平南疆后,得来的一件宝物,本是打算给皇帝治病,可花姑姑道血灵芝药性猛,且皇帝体虚,不宜食用,就一直搁着。

不过那东西并非随便可以给人。

楼月卿并不打算隐瞒,直言道,“救臣女自己的命!”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为了活着,血灵芝必须要得到,如今师父不在身边,莫离医术虽高,却也不及师父,她本就是十一年前就该死了的人,身子不同常人,莫离也已经无计可施。

她想要做的,一件都未完成,怎可放弃?

“哦?”容郅倏然一怔,不冷不热的问,“你想要······买?”

最后一个字,他顿了下,有些别扭的说出来,说实话,他的东西,从未给有人敢说过买这个字眼。

楼月卿言笑晏晏,落落大方,“王爷出个价,不管多少,臣女都出得起!”

别的她不敢说,要说银子,她有的是,哪怕十个朝廷国库,都不及她的银子多,不过,那也是先人留下来的,她赚的,估摸着也没那么多而已,可那也是没区别的。

“嗤!”男人冷嗤一声,看着楼月卿的眼神,透着一丝丝与之面色不符的嗤笑,但并未嘲笑,只是觉得此女甚乐!

只是不知这一副你要多少钱,大爷我有的是的即视感,是为哪般·····

被笑了,楼月卿头皮一紧,眼帘微颤,苍白的唇微扯,“王爷为何而笑?”

她秀眉微拧,站得久了竟有些不适,还好莫言给她吃了药,不然现下怕是难以支撑如此之久,这该死的身子······

没血灵芝果真是不得了。

容郅漆黑如墨的瞳孔紧紧看着楼月卿,不恼不怒,难得的眉角一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楼月卿,缓声开口,“郡主······觉得此物何价?”

楼月卿微顿,不语。

男人双唇紧抿,继续开口,“孤不会做生意,难以估价,不如郡主给个价,看看是否值得!”

神态从容,语气悠然,好似有把东西卖给她的打算。

楼月卿就被他这么看着,容郅的眼神看似无害,实则暗藏玄机,她,有些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他好似与她说的每句话,都是看着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让她避也不开,只好任他看着。

眼观鼻鼻观心,楼月卿淡淡一笑,敛眉低头道,“王爷的东西,自然是无价的,臣女不好估值!”

“那便······”做不成这笔生意了······

可容郅还未说出来,楼月卿抢先一步。

“王爷的东西,岂是金钱这等俗物可以衡量的,不如王爷大人大量,将其赠与臣女,如何?”

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楼月卿望着容郅,眼角含笑道。

既然你不知道要多少钱,那就直接送吧,无价的东西,肯定也是定不出价格······

容郅笑了······

嘴角微抿,看着眼前厚着脸皮要东西却半分羞赧都不见的女子,他不知为何,竟微微勾起了紧抿的唇,半分怒意也没有。

这一笑,竟让楼月卿无故多了一丝迷惘,看着眼前眸中带笑,却依旧好看的气死女人的男子,她竟有些怔然发呆了。

他的笑,让他本就淡漠拒人的气息多了一丝温和。

失神,仅仅一刹那,随即回魂,看着容郅,她问道,“王爷可愿?”

果然,她话一出,笑容立刻收了,秉着一张脸,看着他,不知喜怒的问,“送?”

这是极为少见的,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许多年没有过了。

可偏偏不知为何,他竟半分怒意也没有,还觉得此女挺逗。

本是腆着脸问他要东西,却偏生摆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来讨要,且,让人怒不起来。

楼月卿挑挑眉,“王爷是舍不得?”

摆着一副,你舍不得就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别藏着掖着不好意思的脸色,让容郅也升起一股子乐意来。

故作沉思,摄政王殿下秉着脸沉声道,“血灵芝乃解毒圣物,倒不是孤舍不得,只是月前孤遇到一女子,承蒙其救命之恩,本打算以此礼相谢,感激她出手搭救,郡主说自己并非此女,那便不好将送她的礼转赠,如此,郡主见谅!”

摄政王殿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眉眼中竟还应景的充斥着一丝丝为难和无奈。

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上,一股子忧郁显而易见,这让楼月卿很不得把绣花鞋脱下砸他脸上去。

楼月卿不说话了······

摄政王殿下眸中含笑,就这样看着她,看到她懊恼的样子,他不知为何,心情极好······

楼月卿动了动嘴唇,“既然如此,君子不夺人所好,王爷知恩图报,此乃好事,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人救了王爷,依臣女看,此女必定胸怀宽广,估计不一定在意王爷的馈赠······”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别以为她没有·····

“是么?”容郅突然眉梢一挑,把楼月卿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悠悠开口,“孤觉得,此女不见得胸怀宽广!”

声音依旧清淡冷漠,却不似以往那般冷冽。

可是,卿颜郡主直接一个踉跄,绷不住了······

眼神往哪看······

什么叫不一定胸怀宽广·······

楼月卿笑不出来了。

耳根子······微微润了······

瞪了一眼前面一本正经的男子,楼月卿还未开口,就被一个人扶住了。

“怎么还在这里站着?莫言呢?”

楼奕琛温和关怀的声音响起,一手扶着她。

本来有些不太对劲的气氛,因为楼奕琛的到来,打破了。

“呃······我让她先送小灵儿回去了!”

楼奕琛闻言,更疑惑了,玲珑阁就在揽月楼的隔壁,用得着先送回去再来接她?

楼奕琛狐疑的看了一眼眼前淡漠依旧的容郅,他怎么感觉刚才气氛怪怪的?

楼月卿暗暗瞪了一眼容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随即看着楼奕琛莞尔,“哥哥送我回去吧!”

楼奕琛犹疑,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长形的檀木盒子,里面装着容郅要的东西。

容郅忽然道,“把东西给孤即可,你妹妹身子不适,送她回去吧,明日再进宫商议!”

楼奕琛轻微颔首,把盒子递了出去。

容郅神色淡淡,接过盒子便淡淡的看了一眼楼月卿,随即转身离开。

------题外话------

咳咳,郡主真的胸怀宽广么·······

郡主: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摄政王:孤说的是实话!

郡主:哪里小了?比你的大多了!

摄政王:只比孤的大,那也是悲剧!

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