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离他远些,东宥变动/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国夫人闻言,目光微闪,没回答。

容郅的身世,是整个容姓皇族的丑闻,先帝怎么敢透露?自然是挂在元蓉的名下,可也正因为如此,才给了元蓉亏待容郅却还被称赞贤惠无私的机会。

先帝的偏爱,让元太后对这个孩子益发忌惮,不仅下了蛊毒,还使尽手段把年少的容郅送去璃国为质,差点命丧敌国,杀妹弑甥,这也只是那个女人千百罪恶中最难以启齿的一列。

坤王妃为何假死进宫,又为何产下容郅之后便血崩去世,并非天意,实乃人祸。

可这些,却只能将错就错,不能查探清楚,因为一旦详查,那段不堪人知的往事就会被世人皆知,届时,楚国皇室,便是一场笑料。

而容郅和庆宁,便会被世人所不齿。

虽然元若云并没有错,可祸国之名,在所难免。

“母亲·······”

楼月卿的声音,让宁国夫人回神,她看着一脸好奇的楼月卿,微微笑道,“这些事情你别管,知道太多对你无益,既然血灵芝已然拿到,等莫离回来便用了吧,太后今日提起你,等你身子好了,便进宫一趟吧!”

“哦!”

看来得她自己查一下了。

宁国夫人缓缓站起来,走到她前面,楼月卿忙的想要站起来,宁国夫人却按着她的肩膀,捋了捋她的鬓角发丝,轻叹一声,柔声道,“昨夜是母亲心情不好,说话重了些,你不用太在意,不过,在你身子未好之前,补药还是要喝的,以后莫要再瞒着母亲,不然日后母亲可真会生气的!”

这次随时气恼,更多的是自责,若非她传信去问她身子好没想让她回来,这孩子也不会想要这么做。

楼月卿微微抿唇,眼神微敛,“女儿知道!”

“这次摄政王为何平白赠与血灵芝,母亲不再过问你,可是卿儿,你记着,日后与他,莫要有任何的牵扯!”

她不知道容郅和楼月卿之间是否有过别的渊源,但是,容郅大方馈赠绝非简单之事,她虽然更偏于容郅,可那是两回事,楼月卿绝对不能和容郅有任何牵扯。

那个男人,太危险!

他注定是要做皇帝的人,也许,他会是一个优秀的帝王,但宁国夫人怎么会不明白,优秀的帝王,身旁从来不缺鸳鸳燕燕,宫廷,是一个女人最悲惨的去路!

所以,当元太后提及让楼琦琦进宫为妃的时候,她当即拒绝,容阑活不了多少年了,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宫里太阴暗,即便楼琦琦并非她所生,且还是她丈夫和心腹背叛自己的产物,她也不愿让楼琦琦踏进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宫廷,不愿断送楼琦琦的一生。

何况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呢。

“母亲······”

楼月卿讶异,似懂非懂。

宁国夫人没再说什么,叮嘱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宁国夫人一离开,楼月卿便叫来莫言,当莫言看到桌上摆着的东西时,吓了一跳,“主子······”

“收起来,待莫离回来,让她看看!”

“是!”

莫言喜形于色,万万没想到,竟如此容易就拿到了这东西,可免了许多麻烦,莫离回来看到必然是会开心。

这两日,估计还在为血灵芝的事情担忧呢。

莫言收好盒子,她才缓声道,“对了,你让卉娆探查容郅的事情,我一直都不懂,这楚国皇宫,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还有,当年他被送去北璃为质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宫闱的那些腌臜事儿,她见得多了,可楚国的这些事儿,绝对不小,当年身为嫡皇子的容郅,竟被遣至北璃为质,当时的楚国皇子可不少啊,楚国皇帝竟让自己最宠爱的七皇子前往北璃,这其中,究竟有何秘密?

她尚且还记得,当时,容郅在北璃遭受数次追杀,那些杀手,绝对不会是璃国的人。

“是,奴婢即刻传信给卉娆!”

“嗯,下去吧!”

莫言躬身离开,楼月卿身子乏了,便小憩去了。

与此同时,楚宫,宣政殿。

听完属下来报的边境动静,容郅沉默了许久。

金碧辉煌的殿内,除了他,还有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年轻将领,铁血骑首领,司徒仲。

容郅一直未曾开口,东宥国探子潜入,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并不能确定,两国一直以来也都是和平相处,虽有摩擦,却从不曾动兵,自从他踏平南疆击退西魏之后,更是没有过任何摩擦了,可近来东宥国探子频频潜入楚国,不仅楚国,据闻北璃西魏也都有,这让他颇为好奇了。

司徒仲沉声道,“王爷,属下已打听,近来东宥由太子南宫翊摄政,这位太子频频派出探子,怕是有意挑起战争,不知是否需要通知边防守将谨慎?”

容郅倏然抬眸,墨色瞳孔紧紧看着司徒仲,语气不明的问,“南宫翊?不是说他懦弱无能?这,又是怎么回事?”

东宥太子南宫翊懦弱,世人皆知,人人都道这位太子迟早是要被废掉的,可为何如今却开始掌控朝局了?

司徒仲低声道,“属下也不甚清楚,只听闻半年前南宫翊曾被刺杀坠入崖底,被寻到时昏迷不醒,醒来后似乎变了个人,仅仅半年,不仅表现出了惊人的才能,且除去了两个与之夺嫡的皇子,如今,东宥皇帝年老体弱,由他摄政,其野心勃勃,怕是有意······”

“哦?”容郅若有所思的挑起眉头,“变了个人?”

那倒是很有意思。

似乎,他也知道那么一个人,也是前后大相庭径,本是聪慧,却变成了一个草包,这位倒好,草包变成了聪明?

莫非人受了伤还真能改头换面?真有意思!

“是!”

估计许多人都在纳闷儿吧,本来这位太子无能,都成了东宥的一个笑话,可如今,不仅聪明了,反而手段狠辣,短短半年时间,竟把整个东宥控在手里。

容郅面色淡漠,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狭长的眼角微缩,随即一个玄衣男子走进来,站在他旁边,说了一句话。

“王爷,方才北璃来信,长乐公主的准驸马汤铮,猝死!”

容郅面色顿时一变!

------题外话------

嘿嘿,这位东宥太子何许人也?

长乐公主可是重要人物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