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临终遗言,追杀真相/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雪凝醒来,可是,身受重伤,如今的局势也救不了了。

或许拼尽一身医术,莫离可保她活着,可羌族必然不会放过她,故而,死,亦是她最好的选择。

否则,羌族漫无止境的追杀和给宁国公府带来的麻烦,就是她活下来的代价。

紧闭了两日的眸子缓缓睁开,浅微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楼月卿交代让莫言带着小丫头出去,让所有人都出去,只有她一人在这里看着榻上的人转醒。

小丫头年纪尚小,不该看着自己母亲死。

看着端木雪凝正在适应光线,她眸光微闪,缓缓开口,“你醒了?”

本来因为身上的疼痛和身子的虚弱一直迷糊着的端木雪凝,闻声看来,当看到床榻前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依稀可辨是个姑娘,可光线刺眼,她又是背光而立,并未看清她的脸,只是,却让端木雪凝猛然一怔。

“你是······”

声音沙哑无力,她想要起来,可是奈何身体太虚弱,根本撑不起身子。

楼月卿开口,语气淡淡,“救你的人,不过很抱歉,你还是不能活!”

救她回来,不过是她和灵儿被追杀的那一幕让她想起幼时的一些片段,不过更多的是,那些杀手!

端木雪凝却并未理会楼月卿的话,而是倏然问道,“我的孩子······”

她的灵儿呢?怎么会不在身边?

楼月卿立着未动,缓声道,“她在外面,你大可不必担忧,她很安全!”

这句话才是端木雪凝想要听的吧。

果然,听到灵儿安好,她眸中一抹安心划过,转头看着楼月卿,她问,“你是何人?为何救我?”

声音隐隐弱弱,她本就虚弱。

“碧月宫!”

她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即便端木雪凝知道,她也走不出去,无人知道。

端木雪凝神色立刻一变,略显激动,大声喘了几口气,看着她问,“我姑姑是你的·······”

楼月卿没等她问完,轻声道,“她是我师父!”

端木斓曦,是端木雪凝的姑姑,亲姑姑!

不过,也相当于端木家族的弃子,一个不忠于羌族的女儿,一个当不了圣女的端木嫡女,只有死路一条,若非端木斓曦的母亲将她送去了碧月宫,端木斓曦早就被处死了。

“姑姑······我最羡慕姑姑了······”

一个不需要为了家族所谓的忠诚而献身的嫡女,即便被家族弃如敝履,那也总比她这个被族人训成生育工具的所谓圣女,来的幸福多了。

她也想脱离羌族,脱离端木家族的控制。

楼月卿看了一眼旁边的香炉上燃了一截手指般长的一炷香,眼神微闪,缓缓开口,“你还有不到一炷香的命,还有什么话就说,看在师父的份上,我会尽力完成!”

一炷香燃完,她体内的药效就会消失,届时,内功反噬,她必死无疑。

闻言,端木雪凝并未有什么表情,不足一柱香,好似于她而言,并不重要。

她已经多活了六年,何惧生死?只是不甘罢了,她的夫君,她的儿子,她已经将近四年未见过了,她的女儿,还如此年幼······

看着楼月卿,她苍白的唇微微一笑,轻声问道,“姑娘,可否帮我照顾我的女儿?”

楼月卿对这个要求,有些诧异,“如此?灵儿没有父亲么?”

她以为,端木雪凝会让她把灵儿送去寻她父亲,怎么会让她来照顾?

虽然她们确实有一丝牵扯,可这个要求,着实有些······

端木雪凝苦笑,幽幽道,“灵儿的父亲······怕是他尚不知道我还活着······”

或许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自己死了,许会恨她,恨她一去不复返,恨她不遵守诺言,恨她即便是死了,也不留一具尸体。

楼月卿噤声,并未开口。

“姑娘,我知此要求强人所难,可灵儿尚且年幼,请你帮我照顾她,大恩大德,若有来世·······”

楼月卿猛然开口,清冷的道,“我答应你便是,来世就算了,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你问······”

楼月卿淡淡的问,“羌族的黑鹰杀手,听谁的命令?”

端木雪凝一顿,颇为不解,“你为何······”

“回答我!”

想了想,端木雪凝也不避忌,轻声道,“历任族长,如今听命于我的父亲!”

楼月卿缓缓上前一步,盯着她,缓缓开口,“那你可知,十一年前黑鹰杀手受谁的命令,在北璃不归崖进行大规模的刺杀?”

紧紧拽着袖口,即便面色如常,可眼底的沉痛,却足以看得出,她此时心情极差。

十一年前,那遍地的尸体,无尽的杀戮,如此大规模的刺杀,确是出于羌族的手,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羌族的黑鹰杀手,那日一见,才蓦然想起。

即便过去十一年,她也记得清清楚楚,她的命,是那遍地的尸体换来的,他们的忠诚,她死亦不敢忘!

不归崖,果然是一去不归,可谁能想到,她却活了下来。

端木雪凝眼底划过一丝不解疑惑,呢喃,“十一年前······”

她如今二十有二,十一年前,也正好十一岁······

“父亲极少派黑鹰杀手去杀人,十一年前确实有一次派了几百人出去,回来时,所剩无几,那是黑鹰有史以来伤亡最重的一次,我也不甚清楚所为何事······”

那时她尚且年纪小,这种事情她自然接触不到,能知道这点,还是偷听父亲和族老的谈话得知的。

楼月卿急忙追问,“是你父亲的命令?抑或是······为谁办事?”

她自问不管她做什么,她的存在,与羌族没有冲突,羌族没有理由赶尽杀绝,可为何······

除了汤家的人,没有人有这个动机。

“黑鹰杀手只听命于父亲,不过,羌族族长,不过是傀儡,父亲动用黑鹰杀手全都是因为受命令行事,若说是他自己的意愿的,不过是这次派人杀我罢了!”

十分可笑,她竟成了父亲上任族长二十多年来,唯一一个想要除掉的人。

只因为她触犯族规与外族通婚生子,便要置她于死地,如此父亲,她恨极,怨极,若非当年父亲用手段逼她离开,如今,他们一家四口,不知多开心。

楼月卿闻言,面色微变,立即开口问道,“傀儡?此为何意?莫非羌族听命于谁?”

该不会是······

------题外话------

灵儿好可怜,不过阴差阳错认了姑姑,其实也还不错·······姑姑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