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在乎与不在乎/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言把灵儿穴点了,人就昏迷过去了,带她回了揽月楼休息,而莫离,把端木雪凝的尸体带走了,带去葬了,毕竟是死在宁国公府,不可过于声张,自然不可能办什么丧礼。

对于灵儿的问题,宁国夫人依旧不太赞成,可却也没再说什么。

把这个孩子留在宁国公府当作楼奕琛的义女,知道的人,会说宁国公府心善大义,若是有心之人,定然会说那孩子本就是楼奕琛的孩子,那便是难以说清楚了。

楼奕琛得知蔺沛芸的提议,却未曾拒绝,思索片刻便答应了。

灵儿全名端木清灵,小名灵儿,不过按照她母亲所说的话,应当是景清灵才对,此时尚未醒来。

楼月卿自从回到揽月楼之后,就坐在阁楼上看着远处发呆,一直没吭声。

楼奕琛一上来,便看到楼月卿坐在阁楼上发呆,摒退下人,他提步走过去,站在楼月卿身侧,看着她,楼奕琛缓缓坐下在她旁边。

有人来了,楼月卿转头过来,看着楼奕琛,她微微一顿,随即浅浅一笑,“大哥!”

楼奕琛自个儿倒了杯茶,已经凉了,不过他还是抿了一口,随即看着楼月卿轻声道,“你大嫂已经和我说起那孩子的事情,既然你想留着,那便留着吧!”

“谢谢大哥,不过其实不需要如此麻烦,我只是想要把她留在身边,并不需要大哥认她为女·······”

不必多此一举。

楼奕琛却沉声道,“卿儿,母亲的顾虑是对的,不管如何,你还是未嫁之女,即便你喜欢那孩子,也不能任性,即使你不在意,可必然会引起外人的闲言碎语,大哥不希望你被人诟病!”

楼月卿自己可以不在意,但作为她的母亲和哥哥,不可能不在意。

他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手足妹妹,楼奕闵和楼琦琦于他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特别是楼琦琦,他亲眼见过父母因为楼琦琦而感情破裂,父亲早逝,祖母紧随离世,母亲绝望,整个家族遭遇有史以来第一次危机,若非母亲坚强,宁国公府早已没落了,而这一切的缘由,就是因为楼琦琦的生母背叛宁国夫人,珠胎暗结,才导致这一切祸事。

如今,他心里,只有楼月卿这么一个妹妹,楼月卿安好,他亦无忧,自然不希望任何事情影响楼月卿的人生。

楼月卿淡笑,看着楼奕琛轻声道,“可认作义女,大哥不也一样被人诟病么?”

楼奕琛却不以为然,“大哥不在乎!”

“我也······”

她也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不在乎闲言碎语,人活一世,本就不该为别人的一句话活着,何况,死了两次的她呢。

话没说完,楼奕琛打断了她的话,语气铿锵的道,“可大哥在乎!”

楼月卿一怔,看着楼奕琛,不言。

眼神有些诧异,也有些复杂的情绪,让人看不清,道不明。

楼奕琛的关怀和疼爱,她并不陌生,不管是那三年里的一场梦亦或是幼时几位兄长的宠爱,都如出一辙。

若是那个人还活着,必然也一样宠她吧,只可惜,是死是活,她尚且不知。

也许,他也活在某一个角落里,过着平凡的日子,或者早已不在人世,连认祖归宗,都已毫无机会。

楼月卿的眼神,让楼奕琛不由得温和一笑,目光柔和的看着楼月卿问道,“怎么这样看着大哥?”

楼月卿莞尔,“只觉哥哥分外好看!”

楼奕琛闻言,不觉好笑,“是么?如何好看?”

楼月卿难得看着楼奕琛有曦儿狡黠,眉眼弯弯道,“嗯······不愧是我哥哥,和我一样好看!”

也不知道是夸楼奕琛还是自夸!

楼奕琛确是无奈地笑了,这丫头······

楼月卿很多时候都是笑着的,但是,那都是习惯的表情,毫无任何情绪在内,如今的样子,怕才是真正开心的吧。

“傻丫头······”

他最心疼的,莫过于母亲的隐忍和妹妹的一身病痛。

楼月卿一听楼奕琛的这低喃,不由得撇撇嘴,“我才不傻,哥哥可不要取笑我!”

楼奕琛公务繁忙,倒也没时间再和她聊天,站起来,温声道,“好,大哥要进宫一趟,你如今虽身子好了些,可还是要仔细着点,灵儿之事,我会与母亲商量,收做宁国公府的女儿,伴你身侧,听闻摄政王把血灵芝赠与你了,那就早些服用,大哥望你身子赶快好起来,可不要下次出去又病倒了!”

言语之间带着点笑意,可见此时心情不错。

楼月卿莞尔,“自然,下次卿儿必然要与大哥一较高下!”

她的马术,绝对不比楼奕琛的差,即便楼奕琛征战多年,驰骋沙场马术箭法了得,可楼月卿自然也不差。

楼奕琛悠悠问道,“妹妹这是在给哥哥下战书?”

浅笑嫣然,眉眼弯弯,“有何不可?”

楼奕琛想了想,绷着脸故作沉思道,“无不可,甚好!”

兄妹俩相视一笑,楼奕琛便离开了,如今午时刚过,他要进宫商议朝中事情,故而能陪着妹妹的时间不多。

楼奕琛一走,楼月卿便转身走回内室,转身走出她的闺房,二楼她的闺房隔壁,还有一间房无人居住,莫言把灵儿抱进去睡了,如今怕是仍未醒来。

果不其然,被点了睡穴,那孩子一脸泪痕已干,却依稀可见她哭过。

楼月卿拧了块毛巾替她擦脸,不曾想莫离这个时候回来了。

“主子,我已把她葬在楚京外的一座孤山上!”

楼月卿手微顿,并未看她,而是轻声道,“嗯!”

看了一眼正在擦拭着的楼月卿和尚未醒来的小灵儿,莫离有些感觉怎么看怎么像母女一对······

温柔的母亲给女儿擦脸,怎么看怎么像······

雷了一把,莫离果断道,“那奴婢先去调配方子,明日便可入药!”

“等等!”楼月卿唤住了她。

莫离一顿,静待吩咐。

擦完了灵儿脸上的泪痕,楼月卿站起来,把毛巾放下,看着莫离轻声道,“今夜让卉娆来见我!”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