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当姑姑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很快就笼罩天地间,小灵儿情绪不高,起来后虽然闷闷的,但是年纪还小,已经不哭闹了,只不过一醒来有些低落,宁国夫人并没有再反对收灵儿为楼家女儿的事情,反而在孩子醒来后便让凝儿过来把孩子带走了。

宁国公府虽然规矩严,但是此次事情还是被传了出去,外面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微词,毕竟宁国公府一方势力,地位摆在这儿,要做什么,谁也管不着。

楼月卿身子已经好了些,可依旧是虚弱,莫离已经在连夜调配血灵芝药方子,只有莫言熬了药端上来给她喝了。

苦味蔓延腔内,楼月卿不由得皱了下眉,有些嫌弃,“越喝越没劲儿!”

但却未曾拿起蜜饯吃下。

好似那么久以来,她吃药从不曾吃过甜食过口,即便极苦的药也是如此。

莫言忍俊不禁,“没劲儿才好,莫非主子想喝上瘾?”

楼月卿嗔了她一眼,似怒非怒,这丫头也学了莫离,就爱取笑她。

却也没吭声,有些恍然。

她记得,在那个地方,吃药从不苦的,且不似这里那么麻烦,她在那里也是身子极差,故而······

莫言看她如此,忍不住问道,“主子在想什么?”

回味着嘴里那可比黄莲的苦味儿,楼月卿咂咂嘴,“没事儿,就是在想究竟到何时吃的药是甜的!”

莫言嘴角微抽,端着药碗走了。

那叫一个嫌弃!

楼月卿又纳闷了,她身边的人虽正经,可没规矩起来还是一样没规矩······

内伤!

瞅着天色,才刚戍时过了,天色慢慢暗下来了,她站起来,走到各处的烛台前,把所有的烛灯都点着,随即室内亮如白昼,回到桌案前,她沾了沾墨,执笔作画。

不知过了多久,她认真的神情微顿,就因为这么一顿,毛笔在宣纸上加重了力道,一幅画,就这么毁了。

那是一幅只有半成品的人物素描图,上面隐约可见一个婉约的女子轮廓,画了身形描了衣裙,却不见五官!

曼妙的身段确是难以遮掩。

即便无色彩点缀,亦是不见五官,可看她的身段,必然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只是墨汁染透了纸张,看起来已然不完美。

烛光摇曳,一个红色身影避开府内暗卫的视线,穿入揽月楼,一眼便看到楼月卿。

单膝及地,语气恭敬,“卉娆见过主子!”

楼月卿看着已然作废的画卷,抿唇,随即把纸张折起来,放进旁边的烛台前,烧毁,淡淡的说,“起来吧!”

“是!”

“容郅的事情查得如何?”

“无从下手!”

卉娆回答的简便,也是预料之中,皇室秘辛,理应秘而不宣,何况是关乎这样的大事儿,自然也是难查。

“明日你便启程离开楚京,替我去查一件事,记住,谁,也不要透露!”

这件事情关乎羌族,她不想师父知道。

卉娆面不改色,低声道,“但凭主子吩咐!”

······

第二日,她起来吃了早膳,吃了药,蔺沛芸就领着小姑娘来了。

小姑娘没那么多情绪,且不懂的生老病死,虽然端木雪凝死的时候她哭了,可过后也就不记得了,一直问娘亲去哪了,蔺沛芸只好说她娘亲出远门了,要好久才能回来。

小孩子本就没那么多愁善感,听着也就信了,可却一直闷闷不乐。

不肯叫爹娘是一定的,所以就干脆让她管楼奕琛夫妇叫干爹干娘,省事儿!

楼月卿还是第一次有人叫她姑姑,其实按理来说,她早就是姑姑了,可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唤她,倒也开心。

蔺沛芸看着坐在一边吃着糕点的小灵儿,眉眼一柔,随即看着坐在对面的楼月卿温和道,“母亲说了,既然妹妹喜欢这孩子,等妹妹身子好了,便让灵儿来揽月楼陪着妹妹,这段时日,便让我照顾着,虽然母亲一开始反对,可看得出来,她也是极为喜爱这个孩子的!”

宁国夫人不是心狠的人,她有手段,有魄力,足够狠,但是,也足够心软。

这个孩子虽然可能会带来麻烦,可她却还是没反对,如果她硬要送走,其实即便是楼月卿,也不能反对的,可是,她从来不会让楼月卿失望。

“母亲确实喜欢孩子!”楼月卿揉了揉埋头吃东西的小姑娘,浅浅一笑,随即看着蔺沛芸道,“嫂子也要尽早让母亲抱上孙儿才好,这样就热闹了!”

话一出,蔺沛芸面露娇嗔,没好气的看着楼月卿,“你这丫头还真是······”

似嗔似怒,却又娇羞无比。

看着蔺沛芸如此,楼月卿莞尔一笑,“大哥可好?应当是对嫂子不错吧?”

楼奕琛应当是个会疼媳妇的,蔺沛芸看着也是个极有修养的,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的媒妁之言,也知道楼奕琛配得上更好的女子,可事已至此,蔺沛芸还算是好的,楼奕琛应当不会冷落她。

蔺沛芸轻微颔首,“夫君待我极好!”

初为人妇,蔺沛芸还在慢慢习惯,楼奕琛待她是极好的,她也很满意嫁了个好夫君,不似沙场将士那般煞气逼人,楼奕琛随时武将,却温润宽厚,且这桩婚事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宁国公府的地位,楼奕琛的人品,以及相貌官职,最重要的是宁国公府向来只有一个主母!

没有妾侍,也没有复杂的家族关系,她很满足。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一日,他会不再喜欢她,毕竟她是个柔弱的女子,不似母亲那般坚强有魄力。

蔺沛芸眼底的一丝担忧,让楼月卿看的清清楚楚,嘴角微勾,她轻声道,“大哥早年参军,如今沙场征战,战功无数,杀伐果决,想必外人都会以为大哥不近人情,可大嫂应当明白,大哥是个细心的人儿,他既娶了大嫂,必然会是个好夫君!”

宁国公府的男人,自小培养出来的男儿气概,那刻入骨髓的责任,不容许他们触犯家族的规则。

即便是楼疆,有了庶子庶女,也是意外,他也因此郁郁而终,自知对不住宁国夫人,楼奕琛自小看着自己母亲如此,他又怎么会犯错?

蔺沛芸颔首,“夫君是极好,孝顺母亲,也会疼妹妹,不过夫君对二妹好像不喜,不知······”

楼奕琛对楼琦琦的冷淡,即便是刚入府,蔺沛芸也感觉得到,可楼奕琛对楼月卿的疼爱,蔺沛芸也看的清清楚楚。

------题外话------

有妹纸说苒写的情节好沉重······

我也想写欢快的,可奈何就是写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