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太后心思,病情好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如今凤令下落不明,十有八九在她手里,若是如此,那么摄政王·······”

容郅自然不会真的不知道刺杀真相,但是,他却一直没有计较,可若是凤令落到他的手里,太后手里头的势力,必然损失大大半,日后不好再办事了。

元太后眸光微沉,淡淡的说,“这个楼月卿,看来留不得!”

一晃而过的杀机,转瞬即逝,好似并不曾存在。

“那派人去······”

“不可!”元太后沉声道,“容乐瑶对这个女儿极其在意,何况此女必然不简单,贸然出手,怕是适得其反,哀家绝对不可与宁国公府结仇,此事再议!”

能够在姑苏城救下容郅,那么,必然不是一般人,可却毫无任何头绪,何况,宁国夫人爱女之心她岂会不知,若是她出手,事情败露,那么,容乐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甚至,会成为她的一大阻力。

“是!”

元太后想了想,随后沉声道,“让人继续盯着,等楼月卿醒来,便让王巍前去宁国公府,传哀家旨意,召她入宫!”

“是!”

“对了,皇帝的身子可好些了?”

皇帝体弱,让她心底颇不是滋味儿,若不是皇帝一心纵容,容郅何至于到了今日权倾朝野的地步,君臣颠倒,呵呵,她的儿子,怎可屈居于一个庶出皇子?

真是后悔当年留下他,就是那一丝的心软,如今便是处处受限制,还好,蛊毒发作,已然指日可待!

“皇上病情反反复复,一直这样,如今好是好了,可奴婢就怕······”

“他还是宠着秦贵妃?”

“贵妃娘娘颇得圣心!”

圣宠后宫,也不过如此,皇帝身子不好,但是,身子好的时候,都是秦贵妃伴其左右,且宣文殿守卫森严,连皇后不得传召都不得入内,太后去有时还被拦在外面,可秦贵妃出入自由,让后宫本就不多的妃嫔眼红之极。

可能如何?

秦贵妃出身秦相府,乃女子典范,其父秦右相刚正不阿,乃先帝一手提拔倚重的肱骨之臣,皇上即位后,也不曾亏待过他,摄政王更是对其异常敬重,也因此对这位贵妃娘娘不同,太后皇后他都不放在眼里,却对秦贵妃还能叫一声皇嫂。

可元太后却对其极为不喜,专宠的妃子,都是祸水!

何况元家和秦家也算是政敌。

“皇后呢?”

元兰低声道,“皇后娘娘被拦在宣文殿外,已不是第一次了!”

元太后脸色有些怒意,“没用的东西!”

一国皇后做到这个份上,她还真是出息!

元兰噤声,她自然是不敢妄论皇后。

“堂堂一国皇后,却连皇帝的面都见不着,她可真是让哀家欣慰至极啊!”

此语,颇有咬牙之音。

元兰沉默少许,随即低语,“太后,皇后也是无可奈何,皇上不喜皇后,这也强求不得!”

当初立后之时,皇帝就明确表示,不喜此女,可太后坚持,皇帝也就答应了,与皇后一同进宫的,还有秦贵妃,先帝内定的太子妃,可内定给了谁,就不好说了。

毕竟,先帝最爱的儿子,从来不是皇上!

秦贵妃在先帝在位之时,便得先帝大家赞赏,称赞她有母仪风范,世人都知道,此女必定入主后宫,可是,如今,却只是贵妃。

“是啊,先帝也是如此,不喜皇后,却······”

喜欢自己的弟媳!

那个令她此生梦魇难安的女人,也是她一母同胞,血脉相连的妹妹!

看元太后失神,元兰低声提醒,“太后!”

这些话,可不能多言。

先帝与那位,一直都是秘密,即便皇室已有不少人知道,可是时隔多年,再提,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元太后沉默,没有再开口。

看着身前的菩萨,元太后目光沉吟,面色淡淡,不知作何感想。

楼月卿醒来了,宁国公府笼罩了一夜的阴霾也消除了,莫离把了脉,脉相沉稳,已经开始康复,再好生养几天,便可放心了。

血灵芝果然是好东西。

这期间,不少人来探视,可宁国夫人都没让人来打搅,为了养身体,宁国夫人让人一日三餐不断的送来药膳,为她补身子,味道虽不好,可一切都一直喝着。

她因为病着,身子有些瘦弱,虽然看着还好,但绝对称不上气色好,宁国夫人经此一事,对她身子更加上心,便每日都来伴着她至少两个时辰。

第三日,楼月卿身子轻便了,宫里果然来人了。

王巍含笑着给宁国夫人见礼,“夫人安好!”

宁国夫人淡淡一笑,“王公公,可是太后有何吩咐?”

王巍的略显恭敬和宁国夫人的淡笑,足可见王巍忌惮宁国夫人,宁国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王巍没在意,而是含笑道,“听闻郡主回京不少时日了,太后念叨,说着多年不见想看看郡主,老奴是奉太后旨意,请郡主三日后入宫觐见!”

宁国夫人神色微动,淡淡一笑,“太后有心了!”

估摸着又想整幺蛾子了吧。

“夫人哪里话,可不知郡主身子可是好些了?太后让老奴带来了太医······”

他的身后,立着的两个太医。

宁国夫人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巍身后的两个太医,随即淡淡的说,“劳烦太后挂念,卿儿身子已大好,只是需要静养些时日!”

婉拒之意,不难听出。

王巍保持着笑意,“既是如此,老奴不叨扰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

宁国夫人颔首,“公公慢走!”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一群人影,宁国夫人目光深沉,有些异常。

凝儿拧眉开口,“夫人,太后此举,醉翁之意不在酒,郡主会不会······”

什么惦念,元太后见过楼月卿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郡主小时候身子不好,连府里的人都很少看到她,宁国夫人也不怎么带她入宫,何来惦记?

宁国夫人却嘴角微扯,“她不敢!”

“奴婢只怕······”

进宫,会出别的岔子。

宁国夫人莞尔,“我也很久未曾给太后请安了,三日后与卿儿一同进宫!”

凝儿一顿,随即颔首,“奴婢会准备!”

------题外话------

要进宫了,开始虐渣旅程!

宫里有摄政王······会不会遇见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