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师父重伤,初次入宫/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楼月卿醒来第四日,一封信飞鸽传书送到了她的手里,看着纸张上的内容,楼月卿脸色苍白。

师父重伤······

怪不得······

宁煊传来的消息,端木斓曦和老城主半个月前回姑苏城,确是重伤而归,特别是端木斓曦,因为半年前给楼月卿注入太多内力,本就大不如前,竟然在东海千玺岛寻找灵狐的途中,受了重伤,老城主也伤得不轻,现下正在姑苏城养伤。

把纸张揉成一团,楼月卿脸色阴沉,本来因为病情好转已经红润些许的脸色,瞬间苍白无血色,身形微颤,风雨欲来。

“千玺岛······”

那是什么东西!

莫离抿唇,眉头紧锁,她也很惊讶,端木斓曦武功虽不如当年,可是能把她弄得重伤的,怕是也没有几个人做得到。

“不行,莫离,我要········”她不放心啊,师父这么多年很少受伤。

“不行!”没等她说完,莫离立即开口,目光坚定地看着她,“你不能去!”

态度强硬,以一个姐姐和大夫的立场,她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让楼月卿踏出楚京半步,即使端木斓曦现在情况不好。

“我······”

莫离沉声道,“一个月内,不可长途跋涉,否则您知道后果,圣尊必不希望您为了去看她不顾自己的命!”

楼月卿紧紧咬着苍白的唇,没吭声。

她的身体,她自己知道,莫离说得没错,刚服用血灵芝,若是此时离开,绝对会在半途病倒,届时,一切功亏一篑。

可是师父如今重伤,她怎么······

“圣尊的医术了得,她自然不会让自己有事,可若是您再任性,她所做的一切,有何意义?”

莫离自己的医术都是端木斓曦一手传授,可是,却不及端木斓曦。

端木斓曦年幼就学医术,年轻时自由散漫,到处行医救人,十七年前宁国夫人产女,却难产,生下了一个体弱的女儿,恰巧端木斓曦人在楚京,就出手相救,才让那个无辜的孩子没有出生就夭折,也因此和宁国夫人结下交情,可正因为这件事情,没有及时赶回,导致她最敬爱的师姐红颜薄命,一代佳人命丧毒手!

楼月卿无力的瘫坐在桌边,没吭声。

她不能再任性,不能再让身体出任何事情,没有人比她更明白,她若死了,会有多少人跟她一起死,她若死了,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她不怕死,死有何惧?可是,她的一条命,牵扯的,从来不是她自己,所以,哪怕不折手段,她也必须好好活着。

师父·····

无力的闭了闭眼,她终究没有坚持,“你去忙吧,此时万不可让母亲知道!”

宁国夫人和端木斓曦的关系,她不适合知道。

“是!”

莫离看了她一眼,抿唇离开。

元太后的召见,楼月卿自然要去。

早早起来,脸色已然恢复得不错,出个门,总还是没问题的,让听雪梳了简单的发髻,戴了一些发饰,抹了胭脂,换上一袭淡紫色宫装,便到了前面和宁国夫人一起用膳,用完早膳,便和宁国夫人一同上了马车,蔺沛芸作为新妇,婚后首次入宫请安,也一起了。

马车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就到宫门口了,进了门,自然是不能在宫里坐马车的了,即便是宫中贵人,也不能逾越这样的规矩。

马车停在宫门内,此时,空旷的宫门内侧,已经停了好几辆华丽的马车,想必今日进宫的人不少。

一下马车,便看到不远处听着三个轿子,看到三个人下马车,即刻迎了上来,“夫人有礼!”

“王公公!”

宁国夫人眉头微挑,王巍亲自来迎?

王巍笑眯眯的看着宁国夫人,恭敬道,“太后念及郡主身子不适,特地让老奴安排了软轿来接郡主到彰德殿!”

随即眼神一转,看着一旁的楼月卿微微弯腰,“想必这位便是卿颜郡主了吧!”

楼月卿淡淡一笑,没吭声。

坐上了软轿,往太后所居的西宫彰德殿去,皇宫很大,弯弯绕绕,若是走路,怕是要走上半个时辰,坐着软轿,七拐八绕的,终于到了彰德殿前。

掀开帘子,入目即视的,便是一座瑰丽豪华,庄严大气的宫殿,殿前高挂着彰德殿三个赤金大字的牌匾,守着不少士兵。

彰德殿位居西宫,周边看不到边际的宫殿群,楼月卿却无半点欣赏的心情,这样的庄严华丽,于她而言,其实不陌生。

却不承想,刚下软胶,一声高呼传来。

“贵妃娘娘驾到!”

一群人转头,果然看到不远处一群人往这边来,眼尖的,还可以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华丽宫装,头上戴着不少头饰的女子,紧随着的宫女太监十几个,排场足可见此人身份高贵。

秦贵妃,宫中最受宠的妃子,身份与皇后,就差了个名分,可谁不知道,在皇上心里,她才是皇后的不二人选,即便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摄政王殿下,对她都带着尊敬。

在她面前,一国之母的皇后,也都成为陪衬。

见状,在场的人,不管宫人太监还是侍卫,都立即下跪请安。

“参见贵妃娘娘!”

宁国夫人也微微屈膝,楼月卿自然也随着行礼。

那人缓缓走近,本以为她会先开口叫人平身,可谁知道,她竟然走到宁国夫人身前,亲自扶起宁国夫人。

“夫人不必多礼!”

随即再次开口,“都起来吧!”

声音轻缓温和,没有妖妃的妩媚,也没有宠妃的倨傲,恬静有序,让人一听声音都能感受到此人温和的性情。

“谢娘娘!”

秦贵妃今日穿着一身华丽却不俗套的蓝色宫装,衣袍上绣着华美的凤羽和祥云,即便是头上的金饰,也都是赤金凤翅,风采摄人,身为贵妃,这是她该有的衣着,但是,却给人一种母仪天下的高贵。

秦贵妃看着宁国夫人,再看看宁国夫人身侧的楼月卿,神色微怔,随即嫣然一笑,“这位便是郡主了吧,瞧瞧这模样,以前母亲总说夫人年轻时如何的风华绝代,本宫还遗憾不得一见,如今看着郡主,能想一二!”

楼月卿听着这话,能感受到秦贵妃的善意。

------题外话------

秦贵妃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不过对郡主确实是善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