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宫中遇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被问话,楼月卿脸色微顿,随即低声道,“回公主,臣女楼月卿!”

语气轻缓,态度恭谨,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也是在提醒,她是有名字的!

看来这位昭琦公主的名声,并非误传,怪不得楼奕琛也不愿娶,毕竟,除却元太后的因素,宁国公府要不起一个没脑子的女人。

“嗤!”容萦夕撇撇嘴,“你们宁国公府没一个好东西,他楼奕琛竟然敢拒绝娶本公主·······”

“公主慎言!”秦贵妃立刻低声喝止。

楼月卿目光微寒,没吭声。

昭琦公主不敢在秦贵妃面前太放肆,虽然不喜欢秦贵妃这样对她说话,可是,还是停下了,只是不善的看着楼月卿。

秦贵妃转头看着楼月卿,面露歉意,轻声道,“郡主莫要在意,公主被宠坏了口不择言,并非有意·······”

这些话,出自一个公主的口,实属不该!

何况宁国公府地位本就特殊,就连皇太后都要给足了面子,她昭琦公主这样出口便是侮辱,传出去,公主没教养,苛待功臣的留言,足以让昭琦公主被骂死。

楼月卿确实有些怒了。

宁国公府,岂是可以被人随意羞辱的,不过,压下心底的怒气,楼月卿浅浅一笑,“娘娘多虑,公主年幼无知,臣女理解!”

本来秦贵妃替她道歉,昭琦公主就不开心了,听着楼月卿的话,昭琦公主立即脸色一变,“楼月卿,你放肆!”

说完,扬手就想打上去。

本来楼奕琛的拒婚,已经让她丢尽颜面,这段时间又被母后关在宫里,她就憋屈得紧,刚才在彰德殿忌惮母后不敢放肆,可是,一个病秧子竟然敢这么说话,她怎么忍?

见状,秦贵妃脸色微变,元歆儿也立即想要拦着,可是······

“住手!”

一声带着无尽寒意的声音传来,昭琦公主的手在楼月卿脸前面忽然停下,她脸色苍白。

容郅来了!

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几个人,除却秦贵妃,其余人即刻缓缓行礼。

“见过摄政王,襄王,宁国公!”

楼月卿只是微微屈膝,目光微闪。

昭琦公主却忽然脸色煞白,哆嗦的叫了声,“七······七皇兄······”

容郅排行第七!

只见容郅和一个身穿淡蓝色锦袍和身穿紫色麒麟官服的楼奕琛往这边来,容郅面色清冷,而楼奕琛,脸色阴沉的让人不敢直视。

淡蓝色锦袍的男子,乃蓝贵太妃的儿子,先帝四皇子,如今被封为襄王,此时,倒是面色如常的看着这边的一幕。

楼奕琛即刻走来,紧张的看着楼月卿,问道,“卿儿,你没事吧?”

方才的一幕,他看到了。

楼月卿缓缓摇头,浅浅一笑,“哥哥别担心,我没事!”

容郅晚一步走到这边,看着楼月卿,随即目光转向昭琦公主,鹰眸微眯,寒气摄人,冷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

昭琦公主很怕容郅。

是的,恐惧,昭琦公主对这个皇兄的害怕,可以说成是恐惧。

楼奕琛阴沉的看着昭琦公主,一字一顿的问,“公主这是何意?不知臣的妹妹何错之有,竟让公主如此生气,动手打人?”

如果他们晚来一步,昭琦公主巴掌落在楼月卿脸上,岂不是······

楼月卿且不说身子差,昭琦公主的巴掌,起码让楼月卿脸都肿起来,他宁国公府的郡主,何至于要被如此欺辱。

“我······你妹妹对本公主不敬,难道不该打么?”

支吾了一下,昭琦公主果断问道,她怕容郅是真,可不代表谁都怕。

闻言,楼奕琛冷冷一笑,“不知臣的妹妹如何冒犯,竟让公主不惜亲自教训?”

对昭琦公主不敬?楼奕琛是半个字都不会信,他的妹妹尽管他不甚了解,但是,楼月卿稳重,自然不可能会出言冒犯,何况,看着昭琦公主和她身后的人的反应,楼奕琛就知道,怕是另有隐情。

“本公主······”

她自然是不敢直说的,刚刚的话,本就是在羞辱宁国公府,她虽然恼恨之极,可是母后再三叮嘱谨言慎行,方才气极,才······

元歆儿突然站出来,轻言细语的为昭琦公主解围,“宁国公,公主年幼,言行失当,眼下郡主无恙,还望国公爷莫要动怒!”

楼奕琛没说话,可见他确实怒气不小。

容郅看了一眼楼月卿,目光沉着,随即转头看着秦贵妃,淡淡的说,“皇兄寻你,若是无事就去陪他吧!”

语气虽不至于淡漠,却也不见温和,只是略显敬意。

秦贵妃闻言,颔首,“那本宫先走了!”

朝着楼月卿浅浅一笑,算是友善,秦贵妃才领着宫人离开,往东边的宫殿群走去,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离开,这里也没多少人了。

“公主言行失当,即刻禁足一个月,带回漪澜殿!”

一句话,听不出喜怒。

昭琦公主面色一变,“七皇兄·······”

闪身而来两个人,把人带走了。

元歆儿面色一变,容菁菁也脸色煞白,不敢开口,也不敢离开。

容郅性情阴晴不定,她们自然是怕的。

“下去吧!”

“是!”

看着如获释放的两人离开,楼月卿想着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看了一眼楼奕琛和容玦,容郅淡淡的说,“你们先去,孤一会儿到!”

楼奕琛闻言,却忽然道,“王爷,臣还是先送妹妹回母亲那里吧·······”

他实在是不放心妹妹在这里。

他的委婉拒绝之意,已让容郅面露不悦,沉着脸,容郅没吭声。

楼月卿忽然开口,“大哥,卿儿没事,可不要为了我耽误政务,再说了,等下我找个宫人引路也是可以的!”

“卿儿······”

一直静默的襄王挑挑眉,揶揄笑道,“宁国公莫非是担心七弟会对郡主不利不成?”

襄王话一出,楼奕琛忽然沉默了,他所担心的,是楼月卿和容郅牵扯在一起。

担忧的看了一眼楼月卿,只见后者浅浅一笑,示意他不需要担忧,楼奕琛只好微微颔首,和襄王一起走向北宫门。

他们本来就是要从北宫门出宫去处理政事的。

他们一离开,就只剩下容郅和楼月卿两个人,御花园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会来,何况容郅在这里,谁也不敢打扰。

楼月卿感受到一道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自己,倒也不骄不躁,目光望着地上,看着男人绣着,就这样静默了许久。

“身子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