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孤未曾让你走!/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看到了,自然不能就这样转身离开,楼月卿暗骂自己怎么就跑进这里来了,却看到那边的目光依旧看着这边,杵着······

是不可能了!

牵着一脸懵逼的小灵儿,硬着头皮,挪了过去·····

亭子外面守着几个侍卫侍女,看到她过来,急忙行礼,他们没见过楼月卿自然不知道来者何人,所以安静的行礼。

容郅好像是在和女子下棋,桌面上摆着一副棋局,上面摆着不少棋子,想必是正在下棋结果她来了。

那女子一身白色素雅衣裙,头上简单的挽起一个发髻,发间别着一些简单的银饰,面容略显憔悴,但是,长相却可以说是倾城倾国,只是年纪看起来稍大,且和容郅眉眼间竟然十分相似。

楼月卿只是扫了一眼,就缓缓屈膝行了,“臣女参加摄政王!”

身边的灵儿这段时日被调教了,自然也学了行礼,便是有样学样的跟着来。

容郅静静的打量着眼前垂眸行礼不骄不躁的女子,没有叫她平身。

容忆云也在打量着眼前淡黄色衣裙的女子,若有所思,再看看容郅的反应,好似不太一样······

容郅一直打量着楼月卿,却没叫人起来。

听说她身子大好······

沉思之际,容忆云温和开口道,“郅儿,怎么人不叫人家姑娘平身呢,你这样可会吓坏人的!”

带着丝丝笑意,容忆云很少笑。

看着这姑娘身形端庄,不焦不躁的模样,她倒是颇为惊讶。

京中女子她虽没有全部见过,但是,能够被邀请来这里的,都是身份不差的,且此女倾容国色,看着性情怕是也是极好的,竟然不怕容郅。

她一向孤傲冷漠的弟弟,竟然这样打量一个女子,有意思······

容忆云声音一出,容郅微微回神,淡淡的说,“平身!”

“谢王爷!”

站直了身子,楼月卿转而看着容忆云,有些迷惑。

“这是庆宁郡主!”

摄政王殿下出声,算是介绍。

楼月卿眉梢一挑,随即微微颔首,“郡主好!”

她也是郡主,且一点不比皇家郡主差,自然无需行礼,打个招呼就好。

容忆云疑惑的看着容郅,“郅儿,她是······”

“清华姑姑的女儿!”

闻言,容忆云面色微动,看着楼月卿,随即忙的站起来,含笑道,“原来是清华姑姑的女儿,卿颜郡主?”

“是的!”

容忆云瞧着楼月卿,心下了然,随即问道,“许久不见清华姑姑,不知她身子可还好?今日来了没有?”

宁国夫人,她是挺尊敬的。

“母亲前两日去了普陀庵,静修一段时日,所以不能来了,不过身子倒是极好,多谢庆宁郡主关心!”

“这样啊,真是遗憾了,不过来日方长,以后再去看她就是了,不过······”容忆云语气一顿,“记得以前你身子极差,十年未见,倒是看起来好了?”

以前,容忆云自然是见过楼月卿的,就在楼月卿被封为郡主的那场宫宴上,她也出席了,不过,宫宴过后不久,她就因为容郅的事情顶撞先帝,也出了些意外,身子越发的差,只能在邙山别院养病。

十年前······

“是好了!”

她现在和常人无异,挺好。

容忆云不解的看了一眼灵儿,“这个孩子······”

楼家现在没有孩子吧······

楼月卿揉了揉灵儿的脑袋,眼底划过一抹柔和,轻声道,“这孩子的母亲没了,我便把她养在身边,毕竟还是个孩子,也不能让她无依无靠,如今她是宁国公府的女儿!”

“如此,郡主有心了!”

收养一个孤女不是什么大事,可能够把一个孤女养在身边,还能让宁国公府认其为女,得到一个世家千金的身份,只要宁国公府承认她的身份,这个孩子这辈子,都有依靠了。

如此可见,楼月卿心性必然是极好的,换做他人,谁会管这些事儿?

楼月卿笑了笑,没多说。

容忆云缓缓蹲下,看着灵儿柔声问道,“你叫什么?”

灵儿笑眯眯的说,“我叫灵儿,姐姐你叫什么?”

“我叫云儿······”

容郅忽然开口,“姐姐出来也许久了,该回去休息了!”

声音平平淡淡,却少了凛然多了丝温和,最让楼月卿惊讶的是,容郅管庆宁叫做姐姐?

虽说两人是堂姐弟的关系,可皇家的称呼,本就是千奇百怪,容郅却很自然的管庆宁叫姐姐。

惊讶之余,倒是没表现出什么。

容忆云站起来看着容郅,他这是在······

变相把自己支开吧?

有意思!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楼月卿,容忆云倒是没想要留下,才道,“我也该回去喝药了,不然等会儿姑姑又要说我了!”

“嗯!”

容郅招来容忆云的贴身侍女,让她扶着容忆云回去,几个侍卫也贴身保护着跟着离开了。

温和地看了一眼小灵儿,对着楼月卿浅浅一笑,容忆云由着侍女扶着离开了。

容郅一直看着她,目光直接,且带着探究,仿佛在透着外表,想要看清她的心,这让楼月卿有些不自在,眼帘微敛,她开口问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爷,王爷为何不去前面?今日可是大长公主的生辰宴!”

容郅默了默,随即道,“太吵,没有必要!”

前面都是女人,他今日来除了给大长公主贺寿,就是来看看庆宁,自然不可能出现在前面。

楼月卿眉梢一挑,但笑不语。

“你呢?为何闯进这里?”

其实,她一靠近这里,他就知道了,这里都是暗卫,自然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不过,他倒是没让人拦她,而是任由她走。

若是别人,早已让人请出去了,毕竟邙山别院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

不知为何,是她,他就直接默许了,容郅在想,他有病!

楼月卿浅浅一笑,“臣女不喜欢香粉满天飘,就出来了!”

前面的女人各种香气混在一起,在夹杂着牡丹花香,楼月卿可不想被熏死。

听着这个答案,容郅嘴角不动声色的微扯。

这个理由·····

容郅又不说话了。

楼月卿硬着头皮,低声道,“臣女先出去了!”

微微行礼,牵着灵儿打算离开。

她可不想跟容郅有太多牵扯,起码现在,不行,即使······

转身之际,容郅淡淡开口,“孤未曾让你走!”

------题外话------

郡主:妈蛋!你这样就会失去我的!

推荐好友文文《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枼玥

当嗜血帝君遇上冷血鬼医,当妖孽帝君遇上女诸葛。

他为她,画天下为牢,只为将她留在身边。

“晏苍岚,你放着国事不理,留在天麟国,你到底想怎样?”她无奈的看着他,为何对他,她越来越无法狠心。

“你比国事重要。”简单的回答,却撼动了她如寒冰般的心。

“若我要颠覆一国呢?”

“我陪你。”

“若我要灭你的国呢?”

“不用灭,我送你。”

“你到底想要怎样?”

“这世间我唯一想要的就只有你的心,仅此而已。”

他的声音很沉,却很温柔,他以为他无心,原来,只因还未遇见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