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你去过璃国么?/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楼奕琛的院子出来,太阳已经悬挂高空,耀眼的光极其刺眼,正好蔺沛芸熬好了楼奕琛的药端来,这两日楼奕琛神子逐渐好起来,蔺沛芸不用提心吊胆,气色也好多了,穿着一袭蓝色衣裙衣裙上面绣着祥云花纹,头上戴着珠宝璎珞,华贵端庄,身后跟着她的侍女香兰。

香兰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楼月卿闻得出来,这是莫离开的药方,对楼奕琛的伤口愈合效果很不错。

楼月卿淡淡一笑,轻微颔首,“大嫂!”

蔺沛芸浅浅一笑,唤了声,“妹妹!”

“大哥还在等着喝药呢,大嫂快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蔺沛芸颔首,“嗯!”

微微退开,让楼月卿先走,楼月卿自然也不客气,径直走出内院。

她身影消失在内院,蔺沛芸才踏上阶梯,走进厢房。

走出松华斋,楼月卿也不急,反正如今闲来无事,偶尔路过几个府里的丫头,对着她行个礼就又匆忙做事去了,宁国公府规矩甚严,这些侍女都是经过调教的,自然懂规矩。

管家确实不错,起码在宁国夫人不在,她也不在的情况下,把宁国公府管的半分不乱,对此,楼月卿很满意。

走着走着,只看到蔺沛芸的一个侍女从厨房的方向走来,不由得眉梢一挑,站在原地。

那个侍女她认识,是蔺沛芸的陪嫁丫鬟,好像是叫熏儿?

那个侍女也看到她了,小脸一顿,忙的走来,行了个礼。

“奴婢见过郡主!”

声如黄鹂音般清脆婉转,听着倒是舒服。

这是楼月卿第一次打量着这个只见过几次印象不太深的侍女,熏儿长得集好看,刀削般的尖下巴,皮肤细腻光滑,眉眼如娇如媚,甚是动人!

眸色渐深,楼月卿淡淡的说,“起来吧,这是去哪儿了?”

熏儿站起来,恭敬道,“大少夫人这两日没什么胃口,午膳想吃清淡些的膳食,奴婢便去了趟厨房告知那里的嬷嬷!”

“既然如此,赶紧回松华斋伺候吧!”

“是!”

行了个礼,躬身离开。

楼月卿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陪嫁丫鬟,怎么就让她有一种面对风尘女子的即视感?

这么想着,楼月卿转身走回揽月楼的方向。

灵儿正趴在一楼的桌上吃早膳,听雪听雨在一旁照顾着,现在也还早,才过巳时,一大早她正在吃早膳就听到王巍来的消息就放下碗筷去了前厅,自己也没吃饱。

看到她进来,里面的侍女都缓缓行礼,灵儿正在啃着一个包子,看到她回来,闪着大眼睛笑眯眯的叫了一声。

“姑姑快吃饭!”

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楼月卿坐下,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即看着桌上已经都凉了的早膳,淡淡的说,“都撤了,弄些清淡小粥给我!”

“是!”

几个侍女进来把桌上本就不算多的早膳撤走,楼月卿的早膳份例当然不仅如此,只是她不喜欢太铺张,就说了几种自己比较爱吃的早膳,厨房照着做而已,偶尔莫言会做几个小菜,不过莫言厨艺虽好,却很少下厨,以前在姑苏城的时候,每日都是她下厨,回来后,楼月卿就不怎么让她吓出了,本身莫言又不是厨娘。

不到十种早膳,一下子就全撤走了。

灵儿却伸手,扣下了一笼包子,仰头看着她,“姑姑,这个包子好吃!”

“那就吃多点,好快快长大!”说完,让打算端着包子走的侍女先退下。

“嘻嘻,很好吃呢,灵儿最喜欢了!”

小丫头笑得很开心,楼月卿看着她那无邪的笑容,心底一软,其实一开始留下这个孩子,并非全是因为端木雪凝的问题,也并非她多善良,事实上,她知道自己并非善良的人,起码,她不想做一个善良的人,只不过是一种直觉,总感觉这个孩子与她冥冥之中,终归有牵连。

何况,她无依无靠,自己既然给得起她无忧无虑的人生,何必再去让她的人生陷入绝望?

何况,在如此烂漫的年纪,什么都不懂······

曾经,她也在最烂漫的年纪,从云端跌入泥潭······

厨房很快送来了清淡的小粥,楼月卿吃了一点,就吃不下了。

用完早膳,灵儿就蹭过来了。

“姑姑,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蹭蹭蹭······

一副粘人的模样!

楼月卿看着想小狗一样蹭着自己,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小丫头,微微扶额。

“去哪玩?”

“呃······”她不知道去哪里·····

看着一脸迷茫,却又希翼着想要出去的灵儿,楼月卿不由得会心一笑,看着旁边的莫离,轻声道,“准备马车!”

莫离笑着点头,“是!”

她自然发现,灵儿在这,楼月卿的笑容明显多了,其实留下这个孩子,真的有好处。

楼月卿是一个不爱笑的人,端木斓曦说她曾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性格,每天都很开心,可如今,即使是心情好,也只是扯开嘴角,却再也没有看到曾经的那种单纯。

做在马车上,灵儿掀开帘子趴在那里,一直看着外面繁华的大街,目光都舍不得收回来,这让楼月卿哭笑不得。

怎么搞得好像宁国公府把她关在笼子里似的?

这丫头······

不过好似,她小时候第一次上街,也如这般对外面充满了好奇,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不就这样么?

正想着,灵儿突然回头拉着自己。

“姑姑,好香啊······”

是绿豆糕的香味儿。

楼月卿看着莫离,莫离含笑道,“天香楼所做的绿豆糕味道极好,主子可要尝尝?”

天香楼乃楚京有名的酒楼,里面无论菜色还是点心,都堪称一绝。

“既然如此,下去看看!”

“好!”

马车停在一座酒楼前,楼月卿由着莫离扶着下了马车,随即转身抱着灵儿,站在天香楼前,一阵浓浓的绿豆香味扑鼻而来。

天香楼挺恢宏大气的,坐落在邺城中心的街道边,旁边就是楚京一绝的勾月湖,站在天香楼可以俯瞰湖面,景色十分秀美。

宁国公府的马车停在天香楼,自然是引起了里面掌柜的注意,连忙出来迎着人进去。

被引着上了三楼的一个包间,窗外便是楚京最为著名的勾月湖,从酒楼俯瞰,可以看到湖的对面。

勾月湖,顾名思义,此湖形状犹如一弯弧月,取名勾月湖。

此时湖面上飘着几艘船。

立于窗边看着湖面,楼月卿这段时日有些浮躁的心,竟然平静下来了。

很快小二便把点的糕点呈了上来,天香楼做的最出名的,便是这里精致名贵的菜色,随即便是绿豆糕,而后还有各种糕点。

他们吃了早膳,自然不点那些菜,就点了几份点心,还不知道灵儿能吃几块呢。

早膳吃了那么多,还要吃······

楼月卿深感,自己养了只猪。

还好养得起!

绿豆糕做得十分精致,楼月卿看着也忍不住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尝,入口即化,满口留香,确实不错。

灵儿已经塞了好多块了······

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姑姑····窝·····窝萌也卖点心好了,介样就可以······天天次了·····”

嘴里含一口东西,说话含糊不清,可是楼月卿还是听清楚了。

嘴角一抽,端着水连忙给她喝下,忍不住碎嘴一句。

“就这点出息,以后直接为你寻个卖点心的相公得了······”

一辈子不愁吃了······

叙事噎到了,灵儿急忙抢过水咕咕咕的喝下,还呛了一下。;

“咳咳咳,呃·····”

“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语气中喊着浓浓的无奈和宠溺,还有一丝纵容。

莫离坐在一旁静静看着这样一幕,嘴角微扬,主子这样,真像一个母亲呢······

如果按照正常年纪,楼月卿早该嫁人了,或许,孩子都有了,可如今,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她嫁人的那一天,不过孩子······

她的身体······

低低一笑,却突然耳廓微动,警惕地站起来看着门口。

门正被拉开,门口站着······

莫离忙的看着楼月卿,楼月卿自然是看到了,虽然惊讶,但还是忙的站起来,微微屈伸,低声道,“臣女参见摄政王殿下!”

摄政王并非自己一个人,身后紧随着两个手下,头戴紫玉鎏金王冠尊贵无匹,一袭四爪龙纹的锦袍张扬邪妄,立于门口,负手而立,看着楼月卿。

随即走进来。

“起来!”

楼月卿站起来,看着容郅大剌剌的坐在仅剩的方才没有人坐的那个位置上,自己倒了杯水喝,不由得眉眼一挑,直接问道,“王爷怎么来了?”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路过!”

他确实是路过天香楼,因为刚下朝,正打算出城一趟,却在天香楼门口看到宁国公府的马车,那辆马车乃檀木打造,一眼就认出了是楼月卿的,他骑马一溜烟地过去了,可走了没多远,突然想看看她,又折了回来······

摄政王殿下觉得自己有病!

好吧,路过就路过!

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坐吧!”

楼月卿也不客气坐在灵儿旁边,也是他的旁边······

坐下她就后悔了,正想着要不要到灵儿另一边的位置上坐下,可是刚想站起来,就听到他的声音硬了三分。

“坐!”

意思是,就坐在这里!

楼月卿只好就坐在那里。

灵儿手里拿着一块绿豆糕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姑姑,再看看那位好看的叔叔,眼睛眨巴眨巴。

看着一脸严肃的摄政王殿下,小丫头难得的不护食,把前面的盘子往前推了推。

“叔叔,吃!”

容郅倏然看着灵儿,再看看已经被吃了一半的绿豆糕盘子,不由得挑挑眉,“好吃?”

“嗯啊!”小丫头重重的点头,“可好吃了!”

说完还往嘴里塞了一块。

容郅忽然一笑,若有所思,这小丫头目光纯粹的模样,真是招人稀罕,与他认识的一个人,倒是有几分像,特别是这股子憨劲儿。

也是那样一双仿若星辰般的眸子,在里面,你看不到任何的杂志,仿佛那就是最为纯粹的人,那些肮脏和算计,全都与她无关······

他想不出来,为何在那个地方,她可以活得那么纯粹,这个世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就是皇室,从那里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纯粹的。

而她,是例外,就像一缕阳光,可以把人的心温暖,照亮,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北国,在他黑暗的人生里,那是唯一的温暖,虽然,如今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容郅忽然的出神,令楼月卿有些惊讶。

周身萦绕着一中名为悲伤的气息,他在悲伤什么?

失神,不过是一刹那,容郅回神,敛去自己的情绪,看着楼月卿,正好楼月卿在打量他,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于是猝不及防,双目对视。

他从她眼中,竟看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熟悉······

突然发现,她和记忆中的那张小脸,有些相似!

容郅被这样的想法,吓到了!

破天荒的,他忽然问道,“你去过璃国么?”

问题一出,楼月卿脸色微僵,诧异地看着容郅,有些震惊,还有茫然······

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莫离也心下一紧,下意识的看着楼月卿,有些担心。

她很清楚,对任何事物都可以心平气和的楼月卿,在对待北璃的问题上,是最藏不住心事的,因为那是她心底,最干净,也是最肮脏的地方······

容郅静静的看着她,似要等她回答,可触及她忽闪而过的错愕和茫然,他竟忽然觉得自己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怎么可能呢······

楼月卿稳住心绪,淡淡一笑,“王爷怎么会如此问?臣女是楚国人!”

如今,她是楚国人,是楚国宁国公府的嫡女······

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是察觉了什么么?

容郅忽然一笑,淡淡的说,“孤随便问问!”

只是问问,仅此而已。

早就不该期待了。

楼月卿轻微咬了咬唇畔,当即开口,问道,“王爷很喜欢北璃?”

不是去做质子的么?怎么感觉他对北璃很······眷恋?

容郅静默了会儿,随即淡淡的说,“不!”

楼月卿低低一笑,“我也不喜欢!”

容郅看着她,静待下文。

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楼月卿蓦然一笑,轻声道,“听说北璃极冷,我最怕冷了!”

容郅没说话。

确实冷。

他刚到北璃的那一年,正好是冬天,因为是质子,居住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很好,虽然当时璃国皇帝没有为难于他,但是质子就是质子,给的最好的待遇,也好不到哪儿去,夜间冷风呜咽,殿内永远都是冰冷的。

冰天雪地,滴水成冰,一连整个月,都漫天飞雪,可就是这样的北璃,在那个时候,却是四国中最强的,国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

思绪恢复,容郅看着楼月卿,忽然站起来,淡淡的说,“孤先走了!”

楼月卿站起来,在容郅转身时忽然开口问道,“王爷要出城?”

容郅颔首。

楼月卿了然,有事忙于朝政,浅浅一笑,躬身道,“那王爷慢走!”

容郅抿唇,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他一走,楼月卿便忽然坐在桌边,好似放松般呼了口气,眉头紧拧。

倒了杯水,仰头饮尽。

“主子······”

楼月卿缓了口气,低声道,“我差点······以为他认出我了!”

莫离莞尔,“不会的!”

这样的事情,谁会相信?

若非她从小在楼月卿身边,她也不会相信,何况是别人?

楼月卿抿唇,微微闭目,吸了口气,如释重负!

苦苦一笑,“也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真相······”

容郅,若是没有这么多事情,若我安然长大,或许做你的王妃,并无不可,那个好字,并非随意说出口的。

可你,是认真的么?

灵儿一直看着他们,因为听不懂,所以就这样听着,可是,还是忍不住问道,“姑姑,你们在说什么呀?”

楼月卿温和地看着灵儿,微微一笑,轻声道,“灵儿,姑姑会好好护着你,不会让你颠沛流离的!”

简短的一句话,自她的嘴里说出,的一句话,护的,是灵儿的一生!

灵儿似懂非懂,茫然地看着楼月卿,眨了眨眼。

现在不懂,可在多年以后,她才明白······

若非楼月卿,这样的阴差阳错,她或许,活不下来。

彼时的她,已经是最尊贵的公主!

······

------题外话------

嘿嘿嘿,哦呵呵,啊哈哈哈······

二更来袭,一万二哦,今天更了一万二!

明天上午要陪嫂子去医院产检,所以中午不更新了,晚上一起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