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进宫/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天香楼待了半个时辰,灵儿吃的肚子圆溜溜的,嚷着肚子不舒服,楼月卿只好带着她在勾月湖边散步消食儿。

湖很美,在楚京,堪称一绝,听闻还有二十多天便是乞巧佳节,乞巧佳节乃楚国极为热闹的一个节日,每每乞巧节,街道最为热闹,勾月湖更是最热闹的一个地方,她以前就听说过,没来过,今年倒要来看看,这究竟热闹到何种程度。

湖边有亭台,楼月卿便坐在亭子里,看着灵儿在湖边这边蹭蹭那边瞅瞅,乐不思蜀的样子。

这里没什么人,除了湖面上飘着几艘船,四下无人,倒也清净。

莫离就在她身旁静静地站着。

楼月卿瞥了一眼过去,无语。

“你杵着干吗,坐下!”

莫离摸摸鼻尖,还真坐下了。

满意一笑,楼月卿瞅着那边自己玩得欢的小身影,支着下巴问道,“你说这小丫头以后一直跟着我,好不好呢?”

其实,这样真的很不错。

把她养在身边,护着她,宠着她,就像养个女儿一样,等将来她长大了,再看着她嫁人,挺好!

她也不排斥这个想法。

虽然这小丫头有时候很闹人,可是,在她沉寂的日子里,有一个这样的孩子陪在身边,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于她而言,她很喜欢!

莫离看着她,黛眉一挑,“主子可别忘了,人家是有爹的人!”

死了母亲还有个爹呢!

就想着坑人家小姑娘,不厚道!

楼月卿轻叹一声,倒是不吭声了。

也是呢,灵儿并非无父无母,还有个爹,虽然她的父亲或许并不知道她的存在,可是,楼月卿心里清楚,即使生命无恙,衣食无忧,都填补不了这样的缺失。

她不也一样么?

莫离又道,“不过主子倒可以把她留在身边几年,等她大些再送走也是可以!”

她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在身边楼月卿是很高兴的,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孩子,留在身边几年也是不打紧的,等到离开楚国,再帮灵儿寻找父亲。

楼月卿低低一笑,幽幽道,“养久了,哪还舍得?”

莫离抿唇不语。

不错,人非草木,养着这个孩子在身边时间久了,还会舍得么?

看着灵儿趴在那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楼月卿怕她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忙的站起来走过去。

湖面上正好一艘船缓缓靠岸。

把孩子抱起来,凝眉看着一手泥的灵儿,还有鼻尖沾着几片枯草,脸上还有一些泥,脏兮兮的样子,楼月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亏得这丫头还一脸意犹未尽想要趴下。

楼月卿看着她身上衣服都脏了,自然不会再让她闹。

谁知道小丫头兴冲冲的叫着。

“姑姑,好多小虫子······”

楼月卿顺着她的手指方向往下一瞄。

楼月卿:······

蚂蚁搬家!

湖边的缝隙上,一窝蚂蚁正在熙熙攘攘的搬家,估计是这丫头好奇捣乱,一条蚂蚁道被搅弄的乱七八糟的。

“姑姑,我们抓回去养好不好······”

仰着脑袋,一脸希翼的看着楼月卿,那双如星光般璀璨的瞳孔,纯粹无邪。

楼月卿脑子一阵空白,很不确定的看着小丫头,“抓·····抓回去养?”

“对呀!”

你还敢点头!楼月卿嘴角一抽。

太阳穴一阵狂跳,揉了揉脑仁儿。

“我们回家吧······”

瞧着身上都是泥,手上脸上还沾了不少,估计是刚刚挠了脑袋,头发上还沾了不少,整个就是一个小乞丐的样子。

灵儿闻言,两团眉毛一拧,跟毛毛虫死得,一脸不乐意的看着楼月卿,“不要,家里不好玩!”

她都在家闷了好多天了,姑姑不在家的时候,她不能出来,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才不要回去。

楼月卿不说话。

就这样绷着脸看着她。

灵儿被这么看着,整个人都蔫了。

这时,莫离走来,在她耳边低声道,“主子,有人来了!”

闻言,楼月卿回头,果然看到刚刚还在湖面上的一艘船往这边靠拢,停在岸边,下来了一个人,不对,应该是一个女子和几个丫鬟。

她才注意到,船身上面刻着一个正楷大字—秦!

秦家的船?

那边正往这边走来的橙衣女子,可不就是秦右相的女儿,秦玲珑么?

楼月卿静立于原地,看着秦玲珑走来。

秦玲珑很快走到她面前,含笑盈盈一拜,“见过郡主!”

楼月卿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一身橙色曳地长裙,肩若削成,身形婉约,头上戴着珠宝璎珞,一个简单的发髻,不失典雅尤显高贵,五官和秦贵妃相似,周身散发着书香气,可见其知书达理,满腹诗书。

“秦小姐请起!”

秦玲珑站起来,含笑看着楼月卿,轻声问道,“方才在船上看到有人在这里,远远一看觉得与郡主相似,便过来看看,可不成想真的是郡主,倒是巧了!”

声音婉转轻柔,不骄不躁的语气,还带着一丝敬意。

秦右相很会教女儿!

楼月卿莞尔一笑,揉了揉灵儿的脑袋,轻声道,“这孩子想出来玩,便带她出来走走!”

秦玲珑了然,看着灵儿道,“郡主可真疼这个孩子,不过怎么搞的一身泥?”

一身到处都是泥,还有些枯草树叶,这里周边有不少柳树,地上自然有许多枯叶子,灵儿裙角还沾着一片,有些滑稽。

楼月卿无奈道,“方才弄到的!”

书我按,弯腰轻轻帮灵儿拍去身上的泥土,莫离递上来手帕,又帮她擦去脸上头上手上的泥,泥土是干的,自然轻拭一下就没了。

动作轻柔,灵儿也任由楼月卿帮她擦拭。

秦玲珑轻笑一声,轻声道,“小孩子顽劣,倒是郡主有耐心,之前进宫就听姐姐夸赞过郡主,玲珑还在想,有时间上门拜访呢!”

之前秦贵妃夸赞说宁国公府这位郡主,不失其母风范,虽然看起来无害,但绝非一般女子。

秦玲珑很惊讶,她的姐姐,是一个直率的人,一向不喜欢京中这些世家女子,矫揉造作,所以,从不曾夸过谁,这倒是第一次听她夸人。

其实她也不喜欢,所以她很少接触京中这些世族女子,也只有几个性情温婉的与她走的近。

父亲为人耿直,自小教导她们,不可失了本心,她自然都懂的。

之前见过两次这位郡主,一次是在太后宫中,一次是大长公主的生辰宴上,不过都未曾接触过,至今才得说上话。

帮灵儿弄得差不多了,楼月卿才站起来,笑道,“贵妃娘娘倒是抬爱了,不过秦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秦玲珑莞尔道,“是这样,我与姚家小姐和周家小姐今日小聚,就在船上,郡主若是不嫌弃,不如上去坐坐?”

姚小姐,乃礼部尚书姚廷深嫡女姚倩,周小姐,太傅的孙女,周瑾瑜。

楼月卿眸中划过一丝讶异,随即平静。

对楚京的这些人和事儿,这段时日听雪都与她说过,姚尚书为人廉明,其女温馨雅致,倒是个不错的姑娘,周太傅乃当今皇上的启蒙恩师,他儿子早年早逝,留下一个女儿深得他宠爱,一手教导,倒也是知书达礼。

有这样的闺中密友,可见秦玲珑为人也算是八面玲珑,知道什么样的人值得深交。

看了一眼船身,透过窗沿还可以看到正有两个人站在窗边看着这边,楼月卿点头,“秦小姐相邀,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郡主请!”

上了船,果然看到两个华衣女子走过来。

船上不算很宽,但是里面布置很有格调,不算铺张华丽,倒也不俗套。

那两个女子忙的走来,对着楼月卿行了个礼。

“见过郡主!”

虽然都是京中贵女,可是他们并无封号,楼月卿乃郡主,自然受得起她们的礼。

楼月卿看着两个给自己行礼的人,一个穿着浅粉色衣裙,一个穿着杏色衣裙,打扮得都极有气质,穿戴也是上等的。

只是看起来稍稍稚嫩,想必还未及笄。

“不必多礼!”

“谢郡主!”

两个人才抬起头来,楼月卿才看清她们的脸。

穿着粉色衣裙的女子下巴尖细,五官柔美,一双眸子透着娇俏,身形端庄,倒是身旁的杏衣女子就显得比较圆润,看着眉眼间透着一股子正气,轮廓分明,也是个美人坯子。

秦玲珑分别介绍道,“这是周小姐,周瑾瑜,太傅的孙女!”又牵着另一个粉衣女子道,“这是礼部尚书姚尚书的嫡女,姚倩!”

周小姐立刻道,“前次姑姑回去探望祖父还曾与我提及郡主,一直不得见,今日倒是有幸得以一见,幸甚!”

慎王妃乃周太傅的女儿,她的姑姑。

楼月卿浅浅一笑,却并未说话。

······

在船上呆了一会儿,楼月卿就带着小丫头一起回府了,本身灵儿不想回去的,可是,楼月卿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就先回去了。

路过花园,看到楼琦琦正在采花。

看到她,便走过来行了个礼,“见过姐姐!”

她身后的侍女香儿也连忙行礼,“见过郡主!”

楼月卿让她起来,便含笑问道,“琦儿这是在做什么?”

楼琦琦指了指侍女手里的花篮子,低声道,“花园里开了许多花,我便来折一些回去做晒了香囊!”

花园里有很多种花,如今正是盛开的季节,花团锦簇的,倒也好看。

楼月卿莞尔,“这种事情让侍女来做就是了,妹妹怎么自己来了?”

“琦儿在院子里也无事做,编出来透透气,姐姐这是从外面回来?”

“嗯,出去走走,我先回去了!”

“姐姐慢走!”

楼月卿前者一路上脑袋都耸拉着的小丫头回了揽月楼。

楼琦琦看着楼月卿远去的身影,收回目光,对着身边的人道,“我们也回去吧!”

“是!”

转身,往自己的院子去。

可走了没几步,她就愣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假山下,正在不知道交谈什么的两个侍女。

花园后面比较偏僻,她的院子并非走这条道,只是这里隐蔽,也凉快些,才走这里,回自己的院子也有些远。

她记得,那边的两个人,一个是二嫂的贴身侍女小怜,还有一个,是大嫂的陪嫁侍女熏儿!

楼琦琦下意识的隐退在不起眼的位置,看着那边正在不知道说什么的两个人,眉头紧皱。

香儿却不如她淡定,目露惊诧捂着嘴。

“小姐,那不是······”

两位夫人关系不见得多好,怎么两个人的贴身侍女凑在一起了?

这是怎么回事?

楼琦琦让她噤声,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紧拧着眉头,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探究。

旋即,沉思。

大嫂和二嫂虽然算不上关系恶劣,但是,二嫂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大嫂没有怨怼?

如今她的侍女和大嫂的陪嫁丫鬟在这个隐蔽的地方,是想做什么呢?

难道·····

想着,那边的人好似聊完了事情,鬼鬼祟祟的四处望了望,楼琦琦连忙退开把自己隐藏在假山后面,香儿自然也不傻,也躲了进去,很快那边的两个人各自离开,楼琦琦才走出来,走向方才两人所待的地方。

“小姐,二少夫人和大少夫人的侍女怎么会在这里······”

楼琦琦看着她,缓声道,“今日看到的事情,你就当没看到!”

香儿还想问什么,可看到自家小姐严谨的脸色,忙的点头,“是!”

“回去吧!”

·······

晚上傍晚去看了楼奕琛,莫离把了脉说没什么大碍,楼月卿才放心,又在楼奕琛那里说了会儿话,就回揽月楼了。

第二日,楼月卿便进宫了。

此次进宫,宁国夫人不在,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尚且不知道皇太后想要做什么,所以,静观其变。

带着听雪和莫离进宫。

马车停在宫门口,递了进宫的牌子,宫门口的人自然不敢拦着,就放了进去。

一下马车,楼月卿被搀扶着下马车。

今日穿了一身月牙色的宫装,头上戴着赤金打造的头面,别着赤金打造的海棠花簪,垂落着金步摇,额间垂吊着金丝,长发垂落在身后,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典雅了许多。

裙子上面绣着海棠花甚是好看,衬托着楼月卿本就细腻光滑的皮肤更加的莹润。

步摇相撞,发出一些清脆的响音。

坐了软轿往彰德殿去,走了许久才到。

彰德殿依旧如此的富丽堂皇,只是今日较之上次,并没什么不同。

只是殿门口有一些宫人等着,想必是宫里哪位贵人

王巍早就听到消息,在殿门口候着。

“见过郡主!”

微微退开身子,楼月卿莞尔道,“公公不必多礼!”

王巍弯着腰,脸上堆着笑意道,“贞妃娘娘正在里头伺候太后用膳,请郡主稍等片刻!”

楼月卿轻轻颔首。

说是等,也没多久,很快就看到里面走出一个美艳女子。

挽着高高的发髻,头上戴着华贵的金饰,珠宝璎珞样样不缺,穿着一袭紫粉色的华丽宫装,脸上涂抹了不少胭脂,看起来光彩照人,却又显得刻意的华丽。

此人便是宫里除了皇后和秦贵妃之外,皇帝身边位份最高的妃子,贞妃,兵部尚书钟元青的嫡长女,钟明明,也是钟月月的亲姐姐。

楼月卿缓缓行礼,“臣女见过贞妃娘娘!”

眉间微微皱起,贞妃身上的香粉味儿有些浓了,直接扑鼻而来,让她有些反感。

贞妃明显是第一次见过楼月卿,目光先是一顿,随即倏然眯起。

牵强一笑,开口道,“郡主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楼月卿站起来,并未看着她,而是垂眸未直视于她,钟明明看着楼月卿这张与秦贵妃一样勾人魂魄的脸蛋,眸光微闪。

笑道,“本宫从未见过郡主呢,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得以一见,倒是巧了,不知本宫的妹妹在宁国公府可好?”

楼月卿道,“二嫂极好,贞妃娘娘大可放心!”

贞妃忽的一笑,用手帕掩着嘴笑道,“郡主说笑了,本宫不过随意问一下,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宁国公府又不吃人!”

楼月卿低眉不语。

“好了,太后还在等着见郡主呢,本宫先回去了!”

“送娘娘!”

贞妃嘴角含笑的看了一眼楼月卿,妩媚的眼中尽是冷意,旋即任由宫女扶着离开。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彰德殿,顿时门口人就少了一大半。

王巍才开口道,“郡主,太后已经在里头等着了!”

楼月卿才随着王巍走进彰德殿。

彰德殿自带着一个花园,花园里的亭子里,元太后刚让人撤走早膳,因为她不喜欢在殿内用膳,所以平日里每每用膳都是在花园里的长亭里。

此时正在膳后漱口。

楼月卿随着王巍的步伐走进花园,远远就看见长亭那边守着不少宫人太监,亭子里,一个穿着深紫色宫装的妇人正在宫人的伺候下漱口。

缓缓靠近,王巍才禀报道,“太后,卿颜郡主来了!”

闻言,元太后看过来,看到楼月卿眉眼间是温和的笑意。

“臣女见过太后!”

“赶紧起来,快过来坐!”

指着身旁的位置,让楼月卿坐下。

楼月卿微微抿唇,想了想,还是轻松的,“是!”

宫人上了茶,元太后上下打量着楼月卿,眉眼间尽是温和笑意,好似看到真的很开心。

“哀家一直想让你进宫陪哀家聊聊天,只可惜这段日子宁国公受伤,你又不在京中,就耽误了,对了,宁国公伤可好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低眉回话道,“谢太后关心,大哥伤势好了许多,想必不用多日便可痊愈!”

态度恭谨,毫无任何错处可以挑,甚至一举一动都看不到任何不敬,元太后看在眼里,笑意渐深。

“那便好,听闻宁国公受伤,哀家可是担心了好久,宁国公乃朝中大将,若是出什么事儿,那可就是楚国的不幸了,幸好菩萨保佑,人无事便好!”

楼月卿嘴角微扯,微微勾起,却未开口。

楼月卿适时的安静,不显得无礼,那么的恰到好处,元太后想了想,忽然问道,“对了,哀家倒是好奇,听闻邯州人杰地灵,却从未去过,你和哀家说说那里是如何的好,竟让你母亲把你送去那里一待就是十年!”

楼月卿眉梢微动,元太后是在套话?

看来她果然没猜错,刺杀容郅的人,是元太后的人,在楚国,凤令可以指挥凤卫五千人,那是效忠太后和皇后的一支隐形暗卫,除了当朝国母,皇帝也是指挥不了的,当初元太后派了凤卫刺杀容郅,那块凤令被自己意外得到,如今,元太后是知道在姑苏城外救了容郅的人是自己的了。

不过,单凭凤卫,能查得到这些事情?

楼月卿有些质疑。

不过,还是有难为情的牵强一笑,道,“臣女在邯州养病,不曾出过门,太后这问题到让臣女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太后恕罪!”

“哦?你不曾出过门?那倒是可惜!”

楼月卿莞尔,“臣女的身子需要静养,不宜出门,臣女也遗憾,未能亲眼看看邯州的风光,不过能够在那里住那么多年,也是极好的!”

邯州四季如春,楚国最养人的就是邯州了,那里到处都是温泉,景色秀丽,山高水美,夏凉冬暖,百姓丰衣足食,楼月卿以前在那里住过不少日子,那里的温泉对她的身体有好处,经常去泡。

后来楚国与魏国发生战乱,她就去了战场,之后就昏迷不醒了。

元太后若有所思,看着楼月卿,轻叹一声道,“如此,那也倒是,哀家还从未离开过楚京呢,外面如何,从不曾去看过!”

京中女子,虽然地位高贵,却都只能待字闺中,而她,也一样,进宫后一国之母,就更难楚京了,如今贵为太后,一言一行,都有规矩管着,自然不能出去。

楼月卿正要开口,一个宫女匆匆走进来,行了个礼便道,“启禀太后,皇上和贵妃娘娘来给太后请安了!”

闻言,楼月卿微怔,元太后却脸色一变。

皇帝什么时候不来,偏偏今日来了,那倒是巧了!

这么想着,花园入口走进来几个人。

最前面的人,一身白色锦袍,身旁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女人扶着他,正在往这边走来。

------题外话------

昨天说过了,今天陪嫂子去了医院,下午又忙别的事情,就努力码这么多了,明天继续爆更,嗯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