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容郅回京,夜探香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奕琛揶揄的看着楼月卿,似笑非笑,“你以为能瞒得住?不出一个时辰,母亲的信就送到了,到时候你自己跟母亲解释!”

楼月卿努努嘴,躺下!

楼奕琛是有些气恼了,才会来到这里一句关心都没有,反而绷着脸一副正在生气的样子。

进来后,一直不温不火的,就等着她表个态。

蔺沛芸自然也是知道的,在松华斋听到下人来报说楼月卿回来时头上流血受伤了,楼奕琛即刻就站起来打算过来,她正好在,就扶着楼奕琛过来了,一到这里,楼奕琛就看到还未来得及收拾走的水盆,上面还放着沾了血迹的布帛,下面的屋子里,还有血腥味,莫离说了只是外伤,他才放心。

这下子好了,一上来就摆谱。

嘴角微抿,想笑,又不敢笑。

看着楼月卿一副想怎么样都随你,我都没意见的模样,楼奕琛终于崩不住了,想了想,开口温声问道,“还疼么?”

楼月卿睁开一只眼,秀眉一挑,最忌睁开双眼坐起来,轻靠着悠悠道,“不气了?”

楼奕琛不自在的嗯了声,随即开口道,“下次再发生类似事情,谁伤的你,直接打回去,出事了大哥兜着!”

尽管对方是王府郡主,但是英王府本来也不怎么得倚重,对于楼奕琛而言,除了当今皇上和摄政王,其他人,他并不在意谁是谁。

一个王府郡主,当街撞了人,还趾高气昂的态度,若是他当时在场,直接一掌过去省事!

楼月卿闻言差点鼓掌,不过还是询问道,“死了呢?人家好歹是个皇家郡主!”

不过这个护着,她倒是很开心。

楼奕琛想了想,答,“她的命没有你的金贵!”

于宁国公府而言,楼月卿的命最金贵,何况皇家郡主又如何?即便是公主,若是敢伤了她们楼家的女儿,也得让她脱层皮!

听这句话,楼月卿知道了,楼奕琛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可见这位对于她受了伤的事情,是很不满意的,对于把她撞了却还一脸嚣张的不知错的那个娴雅郡主,楼奕琛是更加不满意的,甚至,动怒了。

看着楼月卿,头上包扎着白纱布,脸色有些苍白,楼奕琛拳头微微收紧,语气不温不火的道,“这次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是女子皮肤娇嫩,你好生养着,这次的事情你不用管,你放心,你头上流的血,她流的会更多!”

最后一句话,满含杀机。

虽然语气平淡,可是作为妹妹和枕边人,楼月卿和蔺沛芸都知道楼奕琛是生气了,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楼奕琛是一个很能隐藏情绪的人。

但是,越是平静,就越是生气。

楼奕琛很快离开了,因为楼月卿脑袋有些疼,就先小憩一会儿。

果然没多久,宁国夫人就派人传了信回来。

楼奕琛直接写了封信让传信回来的楼绝带回去普陀庵。

楼绝临行前肃着脸转告了楼奕琛一句话。

“夫人说了,她一离开您和郡主相继出事,她很生气,师太那里现在也需要夫人陪在身边,她就不回来了,您受伤的事情不简单,关乎国政她也就管不着了,但是郡主受伤的事情,您若不处理好,她就直接派人把始作俑者······砍了!”

其实宁国夫人是很生气的,若不是楼茗璇在普陀庵那里需要她,她早就回来了。

楼奕琛嘴角微扯,手执笔的动作微顿,随即化为严谨,轻嗯一声,淡淡的说,“转告母亲,她的意思,我知道了!”

“那属下先告退!”

“去吧!”

楼绝离开,楼奕琛才拿起桌边的奏折来看,这是这几日呈上来的军务奏折,摄政王不在朝中,这两日又去了平城,他们就直接把军务奏折送到他这里!

批了两本,蔺沛芸端着药膳走进来,放在桌上,柔声道,“夫君,该吃东西了!”

这是莫离开的药方子,顿成药膳给楼奕琛服用。

楼奕琛颔首,放下奏折,抬眸看着一脸温柔的蔺沛芸,嘴角微扯,温声道,“辛苦你了!”

蔺沛芸这几日日夜亲自照看他,自己都休息不好,楼奕琛让她休息,让下人照顾就好,可是她就是事事亲躬,他也没办法。

蔺沛芸把药膳盛在碗里递给他,温柔的看着楼奕琛,轻声道,“夫君赶紧好起来,妾身就一点都不辛苦!”

楼奕琛吃着碗里的东西,没再说话。

这些东西,都是蔺沛芸亲自在厨房督着厨房的嬷嬷炖的,也一边学着,能做的都自己做,楼奕琛受伤中毒半个月以来,瘦了很多,脸色憔悴不少,她看着也心疼不已。

看着楼奕琛吃了不少,揉了揉受伤因为炖汤不小心烫伤的地方,还一阵阵火辣辣的疼,蔺沛芸浅浅一笑,忽然就不痛了。

许是眼角注意到了她揉手指的动作,楼奕琛抬起头来看着她,随即放下碗,拉过她的手,看到手心一阵通红,还起了泡,楼奕琛脸色一变,猛然看着她,“怎么回事?”

蔺沛芸想要收回手,可是楼奕琛拉着,目光紧紧盯着她,还有些······生气了!

她只能说,“方才在厨房不小心烫到了,我等下就去擦药,夫君先把药膳喝了吧!”

楼奕琛脸色一阵不悦,目光复杂的看着蔺沛芸细腻的手掌心上面一阵通红,还有气泡,他放开蔺沛芸的手,站起来,绕过蔺沛芸大步离开。

蔺沛芸一惊,看着楼奕琛离开书房,她轻咬下唇,有些懊恼,早知道让丫鬟端进来就好了,让她看到自己受伤,估计生气了吧。

正打算收拾桌上的空碗离开,楼奕琛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白色的药瓶和一小卷包扎的布。

蔺沛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楼奕琛握着肩安置坐在他方才坐的椅子上,面色紧绷的执起蔺沛芸受伤的手,把白色药瓶子里的药粉倒在蔺沛芸的手心。

蔺沛芸整个人僵在那里,看着近距离为自己擦药的楼奕琛,惊讶,受宠若惊,还有一丝丝的,悸动······

楼奕琛在为她包扎手心,动作并不生硬,好似经常包扎伤口一样,眼神专注,虽然不见得多温柔,可是,却极具耐心。

楼奕琛对她,一直都是极好的,作为丈夫,楼奕琛做得很好,可是蔺沛芸知道,这只是楼奕琛的责任心,作为将门后人骨子里的责任心,情意不见得有多少。

可是,让丈夫为自己包扎?还坐在这个位置?蔺沛芸想到这样不妥,正打算收回手站起来,楼奕琛又把她按住,继续包扎。

一边开口道,“日后莫要再进厨房了,这几日小心点,今夜我再帮你换药,其他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行了!”

蔺沛芸轻咬下唇,低声道,“这是妾身应尽之责······”

话没说完,楼奕琛忽然道,“你不是下人!”

蔺沛芸一顿,看着他,目光微闪,不知道该说什么。

绑好,站起来,楼奕琛缓声道,“好了,这几日好好注意,莫要再进厨房了!”

“是!”

······

英王府娴雅郡主当街纵马撞上了进宫出来的卿颜郡主,很快传遍了楚京,这也就算了,听闻马车颠簸差点翻了,卿颜郡主在里面撞伤了额头,到府门口下马车的时候,有人看到她一脸血,娴雅郡主还嚣张的态度。

一本奏折送到了御前,楼奕琛因为受伤,这半个月来一直未曾上朝,也没有任何奏疏,却在这个时候上了一份奏折,指责英王教女无方,任由其女在天子脚下纵马,往常没闹出事情就算了,坐入竟把从宫里出来的卿颜郡主撞伤了,还不知悔改一脸嚣张,许多百姓都看到了。

楼奕琛请求皇上严惩不贷,就连言官也适时上奏弹劾英王府教女无方,本身容郅这两天并不在朝中,容阑便上朝了,当即把英王斥责了一顿,赏了不少稀罕补品到宁国公府。

英王妃一大早也带了娴雅郡主上门致歉,可是刚到门口递了拜帖,管家楼识就出来恭声道,“王妃恕罪,大少爷和郡主均身子抱恙,需要静养,就不便见王妃和郡主了,请王妃回去吧!”

与其不卑不亢的拒绝,让英王妃再好的性情也不由得脸色一僵。

宁国公府地位再高,其实比起王府还是低了点,可,即便如此,英王府还是比不得宁国公府,手握兵权深受倚重的楼家并不比王府差,甚至,朝中也只有慎王府能与之相比,楚国建国两百年,宁国公府一直都鼎盛不衰,英王不过是先帝的一个弟弟,背景远不及宁国公府深厚,英王身为一个王爷,对楼奕琛和宁国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如今此次事件,英王府理亏,即便是被拒之门外,也只能忍。

牵强一笑,英王妃含笑问道,“那郡主的伤可好了?”

楼识低着头恭敬道,“王妃不用担心,郡主只是磕到了头,静养即可,实在是大少爷身体也未曾好,不宜见客,所以请王妃回去吧!”

“那请转告郡主,菁儿昨日无礼,让郡主受苦了,本妃很抱歉,请郡主海涵!”

“奴才明白!”

······

看着紧闭的门,英王妃轻叹一声,秀美紧拧,愁眉不展。

宁国公府闭门谢客,并非这件事情不计较,而是,还没完······

这么多年,她虽然不算了解宁国夫人,但是,她很明白,宁国夫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一个女人,若是她真的善良,如何撑得起宁国公府?

这件事情宁国夫人肯定也知道了,尽管并非大事,但是,宁国公府若是不想就此了却,要闹起来,绝对难以收拾,如今宁国公府直接闭门谢客,把自己这个王妃拒之门外,怕是······难以善了!

身边的容菁菁愤愤不平的说,“什么东西,竟然敢把母妃和本郡主拒之门外······”

英王妃立即喝止,“住嘴!”

容菁菁讪讪闭嘴。

却依旧心里暗骂,昨天闹出这件事情之后,她去找了表姐,表姐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让她别担心,母妃常年礼佛,鲜少出门,本想着去跟父王撒撒娇这事儿就过去了,谁知道楼奕琛竟然直接上奏疏,父王一下朝回来大发雷霆,因此惊动了母妃,害得她被骂了一顿。

楼月卿这个贱人!

不过受了点伤,还装的要死要活的,该死!

英王妃面色严谨,略带怒气的道,“回府后,你给我呆在院子里好好反省,这件事情我和你父王想办法,你下次若是再敢如此,我便把你送去你外祖父那里,或者直接把你嫁出去!”

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那是愚蠢的想法,越是平静,就越是危险,就算楼月卿只是小伤,可是宁国公府要闹起来,那就是大事儿,何况英王府再尊贵也没有这个底气和手握几十万大军的宁国公府抗衡。

何况,宁国夫人爱女,楼奕琛也宠爱这个妹妹,英王妃清清楚楚,他们越是在乎,这件事情就越严重。

王爷近日在朝堂上被皇上训斥了一顿,回来后大发雷霆,楼奕琛一向得皇上和摄政王的信任,比起皇亲的英王府,这个宁国公府对于楚国而言,才是重中之重。

闻言,容菁菁脸色一阵苍白,“母妃······”

英王妃眼底尽是凌厉,冷冷开口,“过去你胡闹,你父王宠你,母妃也就不管了,可如今你竟然犯了错仍然振振有词,是我教女无方,回去后这段时日就不要出门了,否则,你就准备待嫁吧!”

说完,上马车,打算回府。

容菁菁闻言,脸色煞白煞白的,看到因为刚飞离开,急忙跟上去。

揽月楼,楼月卿在陪着灵儿吃点心,听到楼识的禀报,楼月卿嘴角微勾,淡淡的说,“海涵?”

眉梢一挑,看着一边的莫离,压了压自己的小细腰,拧眉纠结道,“我怎么看也不胖啊!”

还海涵?

莫离抿唇一下,还开玩笑?

楼月卿现在头上还缠着布,只是脸色已经好了。

她这话一出,边上的灵儿就嘟着嘴反驳,“姑姑不胖,灵儿才胖,今天早上义父说灵儿被姑姑当猪养胖了一圈,姑姑,什么是猪?”

她没见过猪······

问题一出,一屋子的人都忍俊不禁,楼月卿没好气的看着她,“猪就是你!”

灵儿在这里这段时间,确实被养的胖了一圈,圆润的脸蛋看起来十分可爱。

灵儿眨巴着大眼睛,含着小指头不解得问,“那我为什么不叫猪?叫灵儿呢?”

楼月卿扶额,屋子里的侍女们都低头笑着,莫离也忍不住捂嘴轻笑。

要说这小丫头也真是,在主子身边总能让主子笑。

感觉到身边的人都在笑,灵儿不高兴了,两团眉毛拧成毛毛虫一样,看着楼月卿委屈的控诉,“姑姑,她们笑话我!”

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水珠,盈盈波光的看着楼月卿。

看着小丫头这样,楼月卿故作严肃的瞪了莫离和四下的侍女一眼,没好气道,“笑什么笑?都不许笑!”

说完,自己却忍不住破功笑了。

灵儿脚一蹬,直接端着盘子跑出去了······

走了还不忘端盘子,楼月卿嘴角一抽,赶紧让听雨跟出去照看着,别摔着了。

容郅回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他先去了邙山别院,看了花姑姑和庆宁。

看着斜阳西下,天际挂满了金辉云彩,容郅和庆宁分别坐在亭子里,抿茶闲聊。

容忆云脸色不太好,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衣裙,头发也简单挽起,面色憔悴,这两日身子又差了些,她的身子骨极差,反反复复总是不见好,花姑姑也说很难治好了,出娘胎就身子极弱,多年前被先帝罚了,差点没了命,后来被花姑姑救回一条命,可是,却身子骨越来越差,每天都汤药不断,病情反复,花姑姑已经无计可施了。

如今,又犯病了。

听到这两日京中的事情,容郅倏然一怔,看着庆宁颇为不解的问,“受伤?严重么?”

脸上的急切和关怀难以忽视,庆宁笑意渐深,倒了杯茶,轻声道,“磕到了,伤势如何我倒不清楚,不过应该不重,这两日京中闹的沸沸扬扬,今早楼奕琛上了奏疏弹劾,几个言官也都相继弹劾英王叔,皇上就训斥了一顿,皇上在人前总是温和的样子,从未有人见过其发怒,这次,却在朝堂上当众训斥英王叔,英王婶带着容菁菁那丫头去宁国公府赔礼道歉,楼奕琛直接下令闭门谢客!”

容郅握着茶杯的手紧紧握着,目光微沉,若有所思。

她受伤了?

重不重?

容忆云忽然看着容郅,见他失神,苍白的唇微勾,含着浅浅的笑意道,“对了,郅儿,你知道昨日花姑姑与我说了什么么?”

听到问题,容郅回神,淡淡的问,“什么?”

容忆云低低一笑,苦涩道,“花姑姑说,我的这条命,就这两年······”

容郅脸色一变,眼底急骤地凝聚起了一丝怒火,冷声喝止容忆云的话,“胡说!”

容忆云语气一顿,随即苦苦一笑,没说话。

容郅眼神阴沉的看着容忆云,咬牙道,“你要好好活着,不许再胡说八道!”

容忆云咬紧下唇,无所谓一笑,“郅儿,生老病死,姐姐从来不怕,其实,姐姐受够了,我不想每日都要喝着那些苦的要命的汤药,不想一年到头都拖着一身病,浑浑噩噩的活着······”

她已经不想继续受苦了。

容郅目光紧紧的看着容忆云,眼底一片阴沉和伤痛,似乎在忍着什么,紧紧握着手手,青筋暴起,咬牙问道,“为了我呢?姐姐为了我,好好活着不行么?这么多年,都是如此!你说过,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去做,那能不能为了我,好好活着?”

他什么都不需要容忆云去做,只想容忆云活着。

“郅儿······”

容郅忽然脸色转冷,阴沉无比,冷冷的说,“孤不想再与你谈这些话,先回去了!”

正打算站起来离开。

容忆云忽然随着站起来,加了一声,旋即一阵急骤的咳嗽声响起,整个人坐在桌边用袖口捂着嘴咳得撕心裂肺,“郅儿······咳咳咳······”

容郅脸色一变,即刻走到她身后,动作生硬的轻拍她的背部,让她顺气。

“咳咳咳······”容忆云咳得脸色涨红,很快停下来,放下手,白色的袖口上,红色妖冶的血液沾在袖口上,很快浸透进去。

容郅脸色一变,立刻凝聚内力往容忆云身体传进去,紧抿着唇,眼中不再冷漠,而是担忧。

很快,容忆云脸色才好了些,呼吸也稳了些。

看她好些,容郅沉声道,“孤去找花姑姑······”

转身想要离开,容忆云叫住了他。

容忆云扶着桌边,无力道,“不要,郅儿······”

容郅闻言,脚步一顿,随即沉着的呼了一口气,转身看着她,沉声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不要命了么?为何总要如此折腾你自己?”

若是她听从花姑姑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她可以多活很多年,可是,却一直这样折腾自己,身子一年比一年弱,如今病犯的次数越来越多。

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好一些?把上一代的罪孽加注在自己身上?

她是天之骄女,该好好活着才对,先帝因为母妃的原因,把她捧在手心,他却把一切的好都拒绝了,把自己折腾在自己的世界里,伤的体无完肤。

容郅是自责的。

当年他被送去北璃为质子,怎么回来的,他很清楚。

是容忆云用她的命威胁先帝,甚至出言冒犯辱骂先帝,差点就被处死,又把自己关了几天,他被接回来的时候,容忆云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样子,他至今还记得。

容忆云紧紧握着桌边,忍着不适看着容郅,缓缓道,“郅儿,能活多久,都是注定了的,我曾经发过誓,只要你能回来,哪怕我折寿三十年,我都不在乎,如今,应验了,这就是我的命,逃不掉的······噗!”

一口鲜血喷出,容忆云脸色霎时苍白如纸,冷汗津津,随即,直接昏迷。

容郅手快,在她倒在地上之前接住了她,随即直接把人抱回了她的院子。

容忆云如今身体没几天就会发作一次,越来越差。

容郅回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亥时,策马回到王府,很快又离开了。

楼月卿还没上床睡觉,白天睡多了,便也还不困,躺在美人榻上面看着手里的杂记书籍,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便睡了。

夜深人静,府中到处都已经暗了,护卫夜巡,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容郅从可楼窗台外走进来,屋子里因为有夜明珠,点着灯,亮如白昼,一眼就看到了美人榻上的楼月卿。

楼月卿头上并未包着布,伤口也愈合了,一块疤痕在那里,擦破的比较大一块,所以看起来有些渗人。

楼月卿侧着头睡着,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呼吸平稳,身上穿着一身白色薄衣,一头墨发如瀑布般垂落在侧,又黑又直,印衬出白皙如玉的皮肤,棱唇莹润,又翘又长的睫毛覆在脸上,形成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只是额头上的疤痕,极为明显,破坏了美感。

容郅刹那间的失神,深邃的魔瞳紧紧锁住那张脸,若有所思。

随即,负手走过去,站在她的旁边,扫视一眼屋内的情形,随即居高临下地看着楼月卿,眼底,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异色划过,心口有些不知名的感觉,似乎······在悸动!

剑眉紧拧,他很不喜欢这种陌生的感觉······

好似,被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般,极为被动。

可依旧,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触那道已经结痂的疤痕,指腹那里,是女子冰凉的温度传来,容郅没见再次蹙起,怎么感觉摸了一块冰?

这么想着,容郅却忽然一愣,俊美无俦的脸色一僵,看着眼前已经睁开眼帘正在看着他的楼月卿。

想要收回手,可是,他动作更快,直接抬手握住了容郅的手腕,一双黑色的桃花眸子紧紧盯着她,很惊讶,错愕不已。

容郅······

他怎么会在这里?

容郅眼底一丝慌乱,僵硬在远处,薄唇紧抿,四目相望,一时无言。

容郅背光而立,脸上的表情隐藏得好,楼月卿看不出来,可是,容郅霎时的僵硬,她感觉得到。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不在京中么?回来了?

感觉到自己握着的是容郅的手,从他的手里传来一种温热的触感,楼月卿连忙放开他,猛然打算站起来。

容郅忽然缓声道,“你躺着!”

楼月卿没动了。

仰头看着容郅,咬了咬唇,僵硬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