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孤男寡女,有仇必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天都那么晚了,他在这里,怕也是不妥的吧,何况,这种夜探香闺的事情,怎么也不该是这位爷该做的事情吧。

楼月卿内心是崩溃的·····

低着头瞄了一眼自己身上衣着,因为睡了一觉,此时的她,睡眼惺忪,香肩半露,南楚的着装都是有抹胸的,外面的袍子本来好好的,刚才起来的时候动作急了些,滑了下来,露出了半个肩膀,有些······诱人!

楼月卿明媚的眸子一瞪,立刻拢了拢衣领,直接把锁骨都挡住了······

还不着痕迹的呼了口气,轻拍两下胸口,幸好······幸好!

容郅看着女子脸上精彩绝伦的表情变化,嘴角微抽,直接脸色就黑了!

什么时候他堂堂摄政王殿下,竟然被当成流氓了?

忍了忍,青筋微微凸起,忍着没有一掌挥过去,摄政王殿下才淡淡开口,“听闻你受伤,孤来看看你!”

闻言,楼月卿抬眸仰头看着他,来看看他?

专门来看她的么?为什么呢?

楼月卿眼底的疑惑,容郅看在眼里,没等她开口问,直接淡声问道,“好了?”

楼月卿更懵逼了,这厮在问什么?

不过,郡主自然也是不傻的,想了想,抬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一块疤,硬着头皮回答,“谢王爷关心,快好了!”

摄政王殿下又不说话了,自己转身走了几步,坐在不远处的檀木桌边,自己倒了杯茶,神态从容优雅,但是,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

楼月卿瞄了他一眼,楼月卿不知道该说什么,赶他走?

这个可以有!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种时辰,怎么想都觉得不妥,何况,楼月卿尽管活了那么多年,却不曾和亲人以外的男人近距离接触过,在那个地方,即便和那个要成婚的男人,牵个手,她都极不习惯。

斟酌斟酌再斟酌,郡主看着前方正在喝水的摄政王殿下,浅浅一笑,“天色不早了,王爷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显的逐客令,摄政王殿下握着杯子的手微顿,旋即目光微抬,晦暗不明的看着楼月卿,深邃的看不见底的眼神,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薄唇微启,不悦的问,“你在······赶孤离开?”

语气微沉,声音淡淡,听不出太多情绪,可是,楼月卿却有一种他不高兴的错觉。

可是,被半夜打扰的人是自己好么?

她都没生气,他气个毛线!

吟吟一笑,谦逊有礼的站起来,恭敬地问,“王爷,现在什么时辰了?”

容郅默了默,随即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狭长的眼角微蹙,想了想,淡淡的说,“亥时末刻!”快子时了!

楼月卿即刻笑眯眯的说,“王爷,这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实在是不合适,若是传出去,对王爷的名声也不好,还是赶紧回去吧······”

笑的一脸无邪,好似就是在担心摄政王殿下的名声似的。

这夜探香闺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实在是不太合适他俩做啊,人家那些郎有情妾有意的,夜探香闺多让人向往啊,可是,他俩······

容郅沉思半响,然后淡淡的说,“孤不在乎!”

别人怎么看他,他从来不在乎!

我行我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才是别人眼里的他,别人惧怕他也好,恨他也罢,他从不在乎。

楼月卿很想咆哮一句,你不在乎没关系,可我还要做人呢!

浑浊的一口气呼出,楼月卿笑意吟吟的说,“王爷,臣女尚未出阁,与王爷独处,这么晚了,于理不合!”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楼月卿觉得自己耐心真的很好!

活了这么多年,果然没白活!

容郅剑眉微挑,看着她好似在忍着什么,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勾,自己都未曾察觉,缓声道,“除了孤与你,无人知道!”

她好似在忍着自己吧,自己被人生厌了?容郅这么想着,却并不觉得气恼,有意思,这种感觉还是生来第一次萌生,而且,他并不觉得讨厌。

就好似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的涟漪,一阵荡漾·······

竟有了与之废话的心思,摄政王殿下深觉自己病了!

楼月卿暗骂一声,忍了忍,继续维持着早已僵硬的笑容,小手指上指了指,眼神往下瞄了瞄,“可是王爷,天知地知······”

容郅忽然出声打断她,淡淡的问,“昨日进宫,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是谁,容郅未曾点明,所以楼月卿目露疑惑,看着他,没回话。

容郅淡淡的说,“太后!”

他想问他,昨日太后和她聊了什么,昨日皇上在彰德殿与太后起了争执的事情,他知道,虽然不清楚内容,可皇帝和太后会因为什么起争执看,容郅不难猜出,可是,在此之前,元太后和楼月卿两人说了什么,他并不清楚。

“她问了大哥的伤势,关心了几句!”楼月卿顿了顿,随即又道,“太后真不愧是一国之母,连臣女在邯州养病出没出门都询问了一遍,弄得臣女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还真装的一脸羞怯!

容郅见状,剑眉微蹙,本想开口,但触及女子一脸羞怯和不好意思的模样,是我在大学眼角一跳,目光忽然移向一边,看着边上精致华美的壁画洗洗眼。

果断站起来,走向外面。

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棱唇微抿,随即整个人再次躺在美人榻上,嘴角微勾,浅浅的笑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而笑······

摄政王殿下出了宁国公府,站在街头,看着寂静无人的街道,神情晦暗不明,回头看了一眼宁国公府的外墙,嘴角不着痕迹的勾起。

楼月卿······

很有意思呢!

忽然一个暗卫闪身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一句,随即退开,容郅脸色霎时阴沉,紧紧握着拳头,随即抬起手,缓缓张开手掌,看着掌心,眼底晦暗不明。

眼底深深的刺痛,毫不掩饰······

看了一眼宁国公府的外墙,容郅闪身离开。

就在楼月卿受伤第三日中午,发生了一件事情。

英王府娴雅郡主所住的院子燃起了熊熊烈火,暗卫及时把人救出,可是还是被掉下来的柱子砸伤了头,还有腿也伤到了,整个院子就只有她受了伤,其他的丫鬟婆子都安然无恙。

一群太医被英王爷请到了府中,这件事情很快在楚京闹得沸沸扬扬。

楼月卿午间小憩起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正在梳理长发,听到莫离说完,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么巧?”

她光滑的额头上,疤痕已经结痂,因为擦了祛疤的膏药,所以正在褪疤,这么一道疤在额头上,影响了整张脸的美观。

莫离低声道,“当时那位小郡主生气,把所有的丫鬟都赶了出来,没多久里面便着火了,因为是反锁的门,故而救火就慢了些,她就被柱子砸伤,头和腿都受了伤,现在还未醒来,英王叫人把太医院的许多太医都招进了英王府,如今,怕是此时外面都闹得沸沸扬扬了!”

楼月卿侧目,眉头紧拧,随即哑声一笑,“伤了头和脚?真是巧合!”

她也伤了头,所以这个楼月卿是不惊讶的,可是,和腿有什么关系?

她自然不信这是意外,那就只有······

目光看向松华斋,楼月卿低低一笑,轻捂着心口,竟感觉······暖!

莫离静默少顷,随即低语道,“主子,骑马······是要腿的,太医说了,娴雅郡主的腿估计三个月内都站不起来了,骑马······这辈子,估计都不行了!”

容菁菁酷爱骑马,可是这辈子都骑不了马,估摸着她这辈子都会记得这次的教训,目中无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楼月卿闻言,神色微怔,低眉不语。

莫离见她如此,不由得关心问道,“主子不开心?”

怎么感觉闷闷不乐的样子?

“自然不是!”楼月卿莞尔,秀眉微展,笑道,“既然如此,那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幸好只是意外,一道疤而已,不然,杀了她,又何妨?”

对着铜镜轻抚自己额头,楼月卿面色淡淡的说,最后一句话好似风轻云淡般,好似在说今天天气真好,可是莫离却听得出里面暗藏的杀机。

低眉不语。

确实,这次容菁菁的事情,还好是意外,并非刻意,给了教训,总不至于要了她的命,可如果她是有意撞的马车,她这条命,早就没了。

莫离了解这一点,对于楼月卿而言,任何敢算计她这条命的人,没有一个,是能够得到原谅的!

能杀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那些还不能杀的,来日方长,她有的是耐心!

莫离随即欲言又止,不过忍了忍,还是低声道,“主子,还有一件事!”

“嗯?”

“北璃那边······”

听完莫离的话,楼月卿面色如常,眼底仿若平静的湖面,毫无波澜。

手拽着袖口,微微握拳。

就这样,久久不曾有任何反应,莫离看着楼月卿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眼帘微敛,没有打扰。

“莫离!”

楼月卿忽然开口。

莫离立即应声,“主子可要······”

本以为楼月卿会吩咐她去灭了那个人,谁知楼月卿忽然语气平淡的说,“我饿了!”

中午没吃多少,确实是饿了。

莫离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楼月卿这反应······

楼月卿再次开口,“去吩咐他们即刻准备膳食!”

莫离担忧的看着楼月卿,“主子您······”这反应不太正常,莫离宁愿她震怒,也不愿意她这样,好似事不关己一般。

虽然也算是事不关己,可也能说是切身相关。

弯翘的睫毛颤了颤,楼月卿淡淡的说,“没事,去吧!”

莫离见她如此,只好点头,“是!”

莫离转身走出内室,走下阁楼。

如今才申时,厨房那边晚膳还没准备,只好让人过去交代尽快准备送来。

莫离下去,楼月卿才撑着身子缓缓站起来,脸色平静的走出内室,走向楼梯那里,缓缓下去。

灵儿在院子里玩,看到她出来,急忙跑来。

“姑姑,你起来啦!”

笑得眉眼弯弯,仰头看着楼月卿,看着极为开心的样子,听雪听雨都跟着,怕她磕了伤了。

楼月卿缓缓蹲下,轻抚灵儿的小脸,浅浅一笑,“这么开心啊?”

灵儿一听,直接小脸一垮,一脸哭丧,佯装一脸闷闷不乐的模样道,“不开心,姑姑不带我出去,灵儿一点都不开心!”

在这里连花园都不能去,因为太阳太毒了,只能在揽月楼里的院子里玩一下,她当然不开心。

楼月卿莞尔,“明天姑姑带你出去,可好?”

灵儿眼前一亮,“真的?不许骗我!”最后一句话是带着警告的,“姑姑要是骗我,我就不理睬你了!”

心底阴霾一扫而空,楼月卿弯唇一笑,把灵儿搂在怀里,戳了戳灵儿的小鼻子,宠溺道,“嗯,不骗你!”

不远处,莫离和莫言并排而立,看着不远处有说有笑的一大一小两人,莫离才放下心来。

莫言侧目看着她,轻声问道,“可是真的?”

“嗯!”莫离颔首,蹙紧眉头淡淡的说,“我以为主子这次会忍不住让人把她杀了,我都宁愿她震怒,也不想看到她这样忍着!”

越是忍着,就越让人心疼。

莫言嘴角微抿,轻声道,“莫离,那个人不能死,你我都很清楚,她若死了,主子这么多年的隐忍,就都白费了!”

“是啊,她不能死!”莫离轻叹一声,淡淡的说,“以前听圣尊提起过,主子的母亲是一个极善于忍耐的女人,而主子,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比之她的母亲,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这手段,就完全不一样了,莫言,你相信么,那些人,会死的很惨1”

死亡,或许是最好的解脱,而主子,会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莫言没说话。

莫离的话,她一点都不觉得夸张。

楼月卿的好脾气,不过是在外人看来罢了!

······

摄政王殿下召集几位王公大臣不知道在聊什么,谁也不得打扰,等结束的时候,已经即将酉时了,几个大臣如释重负的离开宣政殿,容郅的手下冥夙才进去,听到英王府着火的事情,容郅略感惊讶。

随即嘴角微扯,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楼奕琛的脾气越来越差了!”

语气淡淡,却不见怒意。

冥夙站在下面,没说话。

把奏折放在一边,容郅站起来淡淡的说,“不用理会此事,备马,孤要去邙山别院!”

庆宁身子越来越差,他不太放心。

“是!”

英王府。

容菁菁的院子正院已经化为灰烬,看着一堆废墟,容菁菁已经被移去了另一个空置的的院子,太医诊治容菁菁已经生命无碍了,只是脑袋和腿都被砸到,脸部也受了伤,索性并非烧到,并为生命危险,但是,头上的伤估计要好久都恢复不了了。

看着躺在床上还在昏迷,头上包裹着一层层白布的容菁菁,英王妃愁眉不展。

一个侍女匆匆走进来,行了个礼低声道,“王妃,王爷刚才让管家把郡主院子里的丫鬟都赶出府去了,好几个被杖毙了!”

闻言,英王妃嗯了声,让她下去了。

身边的嬷嬷看着英王妃,不由得开口道,“王妃,郡主怎么会······”

英王妃沉声道,“当是教训吧,是菁儿自己犯了错,给点教训,也好以后让她别再不长脑子!”

别人或许都认为是意外,可是她清楚,这个世上,哪来这么多意外?

容菁菁前几天刚撞了楼月卿,伤了额头,如今,容菁菁的头和眼角下面都伤得不轻,就连腿也废了,太医说了,这段时日好生养着,站起来没问题,想要再骑马,是不可能了。

果然,平静并非完事,只是不想作罢,就没理会他们。

嬷嬷闻言,一脸震惊的看着她,“王妃的意思是,郡主这次,难道······”

难道并非意外?

英王妃呼了口气,揉了揉脑仁儿,轻声道,“希望到此结束吧!”

想了想,她转头看着旁边的一个正在照看容菁菁的侍女小惠,淡淡的问,“当日郡主究竟为何纵马,可查到了?”

容菁菁喜欢骑马,经常纵马,并没有什么稀罕的,不知为何,竟感觉并非那么简单。

小惠低声道,“奴婢并不清楚,只是那日郡主和表小姐本是在小聚,可郡主从元家回来后,就说许久不曾骑马了,就跑去了马厩,奴婢们拦不住,也追不上,就发生了那件事情!”

闻言,英王妃陷入沉思。

从元家回来······

元家?

身边的嬷嬷一惊,疑惑地问,“王妃,莫不是是表小姐······”

表小姐怂恿?

英王妃没回答,看着小惠,沉声问道,“菁儿和歆儿聊了什么,你可听到了?”

小惠想了想,回话道,“只是闲话家常,与往常并无二致!”

并无二致?

英王妃并不相信。

元歆儿那个丫头可是一点也不亏待身上的元家血液,心思并不单纯,跟她姐姐一样,心思阴鸷歹毒之极,只是从不曾表现罢了。

元家出来的女儿,没有一个是心善的。

宫里的太后和皇后,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轻呼一口气,英王妃站起来,吩咐道,“好好照看郡主,她醒来后让人去通知我!”

“是!”

英王妃带着身边的嬷嬷,离开了这里。

······

楼月卿带着灵儿一大早就出了府,不过并非在城内散心,而是驱着马车出了城门,去了宁国公府在城外的庄子去,直接把衣服都带上了。

打算在那里住几日。

府里的事情本来也没有什么需要她处理的,宁国夫人调教的丫鬟和楼识都很有能力,她也就不管了。

楼家在城外有庄子,一直都有人打扫,楼月卿带着灵儿和莫言和莫离直接住了进去。

好几日,都很平静,无人打扰,楼奕琛只是每日派人来问候一声,就回复复命了,也不曾因为任何事情打扰了她,倒是容昕去宁国公府不见她,被楼奕琛告知她在外面,就去看了她。

楼月卿打算住到乞巧节再回去。

每日里陪着小丫头闹几下,教她弹琴,逮着莫离莫言下下棋,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东宥。

东宥在东边临海,东宥之外,便是东海,一片广阔无边的大洋。

金陵乃东宥国都,繁华之势不输其余三国的国度,熙熙攘攘的人群,吆喝叫卖的景象,可见其繁盛。

可就在半年前,金陵还是混乱不堪。

仅仅是半年,整个宥国国都就变了个样貌,而金陵之外的地方也都在慢慢改善,这都源于东宥太子南宫翊的转变。

东宥太子南宫翊,年方二十有五,乃皇后所出,可自小便是个草包太子,若非皇后身后有甄国相甄家护着,太子早就被废了。

可就在半年前,太子遇刺,坠入山崖,一度传来死讯,就连皇上都已经宣布太子殁,可过了几天,太子被找回来,不仅人没死,还性情大变,仅仅半年就将宥国控在手里,几位皇子死伤都有,却无一敢与之相争。

皇上病重,太子摄政,如今的宥国,早已是太子南宫翊的囊中之物,且这位太子性情大变后励精图治,整顿朝纲,减税免税,举国上下无不欢腾。

无冕之王,莫不如是。

一辆马车奔跑在繁华街道上。

马车看着很普通,每日都有不少这样的马车来来去去,街上的人也就不觉惊讶了,而是纷纷退让,马车一过,继续恢复平静。

马车上,南宫翊闭目养神。

身穿一袭深蓝色四爪龙纹的太子锦袍,头上戴着墨玉冠,一张丰神俊朗的脸让女子看到都自愧不如,剑眉入鬓,一双眸子微闭,鬓角如刀削般整齐,鼻梁高挺,薄唇微抿,面部轮廓犹如刀削般棱角分明,许是因为马车的颠簸,让他感到不喜,眉头一直紧拧着。

马车跑了许久,才抵达太子东宫,南宫翊深邃无垠的眸子猛然睁开,随即站起来走出马车,不等手下拿着梯子过来,人就直接跳了下来。

动作从容,神态优雅的轻轻一跳,人就站在了马车旁边。

东宫此时守卫森严,三步一卫五步一哨,把守的密不透风。

“参见太子殿下!”

东宫门口一直在等的一个铠甲男子单膝跪地,语气铿锵的道。

南宫翊手势让他起来,随即淡淡的说,“说吧,这么急着叫本宫回来所为何事?”

------题外话------

今天就先这么多了,明天二更,鉴于我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每次都因身患拖延症而导致更新时间拖了再拖,具体时间我就不说了,大概下午一更,晚上二更,咳咳咳,别打我······

嗯哼,很快我们家郡主就V587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