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意图勾引,绝子阴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回到揽月楼才知道,就在昨天夜里,楼奕琛让手下把蔺沛芸的一个陪嫁丫鬟关进去了。

蔺沛芸早上起来没多久就昏迷了,并不知道自己的侍女已经被关起来了。

昨夜,楼奕琛处理公务,蔺沛芸的贴身侍女熏儿给楼奕琛端了一碗清热去火的东西进去,说是蔺沛芸交代厨房炖的,清热去火,如今夏季,天气炎热,每天晚上蔺沛芸都会为楼奕琛送来,可昨夜蔺沛芸因为白天回了一趟辅国公府,有些累了,就让熏儿送来了。

没有什么疑惑,与往常一样,楼奕琛喝下去,可刚喝下去没多久,才发觉茶有问题,里面被下了媚药,且药性极大,当时熏儿正好在,意图勾引,幸好楼奕琛常年练武,耐力不错,可是当即直接把熏儿关起来了,就去找了蔺沛芸,然后今天早上起来,蔺沛芸就来了月事,直接痛晕过去。

楼奕琛自然知道自己昨夜里做了什么,愈发愧疚,在蔺沛芸的床边陪了她一上午,连朝都不上了,直到蔺沛芸好些了,他才去了书房,却一直心情不好。

本来想直接处死那个熏儿,只是太医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让他忍着没立刻处死熏儿。

蔺沛芸被下了麝香,是谁下的,不言而喻,因为蔺沛芸的安神茶都是熏儿端给她的,因为这个熏儿是蔺沛芸的陪嫁侍女,所以谁也不会怀疑这丫头竟然会对自己的主子下手。

这原也只是婢女不安守本分意图勾引,本来并非什么大事,处死就行了,可是麝香的事情,楼奕琛知道并非小事,才让楼月卿回来,现在楼月卿掌管府中的事情,她来处理是最好不过。

听完管家的话,楼月卿转头看着莫离,淡淡的问,“大嫂的身子,可有其他问题?”

莫离低声道,“主子放心,除了麝香,并无其他问题,幸好发现及时,药量还未曾伤到身子,奴婢开几副药调养一下,不会影响生育,也幸好成婚以来大少夫人未曾有孕,否则就危险了!”

楼月卿才放心。

幸好药量不大,否则伤了蔺沛芸的身子,那就真的闹大了。

楼管家开口问道,“郡主,熏儿已经被关了一夜了,如何处置?”

楼月卿想了想,道,“先关着,查一查,这丫头究竟是谁的人,想让楼家断子绝孙······好大的胆子!”

最后一句话,暗含着无尽的寒意和杀机。

一个陪嫁丫鬟,即便是再不忠心,也不可能这么急着就给自己的主子下这样的毒手,还意图勾引,而且麝香可不是谁都有的东西,且不说她的身份,就说她哪来的银钱去买这些东西?麝香是名贵的香料。

何况,她哪来的胆子?

“是!”

想了想,楼月卿又问,“熏儿被关起来的消息,府里都知道了?”

楼识回话道,“回郡主,不曾,大少爷昨夜里让几个手下把她关了起来,今日一早大少夫人就昏迷了,也没顾上这茬,后来大少爷吩咐奴才秘密关押,现如今人在后园的地下牢房,一直嚷嚷着要见大少夫人!”

“那就不要惊动府里任何人,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她去了辅国公府!”

“是!”

“派人查一下,这个熏儿究竟是什么人,在府里和谁有过接触!”

“是!”

“下去吧!”

管家躬身退了出去。

花园里只剩下主仆二人,楼月卿抬眸看着莫离,“你怎么看?”

莫离浅浅一笑,莞尔道,“主子心里已有定论,还是不要让莫离卖弄了!”

事情真相如何,还未得知,但是,见惯了阴谋诡计人心险恶的楼月卿,心里早有揣测,且秘密关押熏儿是为了什么,莫离并非不懂。

闻言,楼月卿翻翻白眼,直接站起来,去找灵儿。

下午带着灵儿过去的时候,楼奕琛进宫去了,蔺沛芸身子好了些,屋子里弥漫着艾草的味道,估计是吃了药的缘故,脸色好了许多。

楼月卿不喜欢里面的那股味道,待了一会儿,就出来了,灵儿却死活不愿出来,就腻在里面陪着蔺沛芸说话。

松华斋有一个小厨房,平日里除了熬汤和熬药之外,每日膳食都在府里的厨房那里做,因为厨房里的人都是宁国夫人一手调教的,那里出来的膳食绝对不会有问题,所以,每日府里的人所用的膳食都是那里做出来的。

为免麻烦,只有平时喝的药和补汤,各自的院子会自己动手。

蔺沛芸浅眠,一直都有喝安神茶的习惯,每日午间小憩,都会让熏儿送来一杯,每日夜里,都会亲自去厨房监督熬药熬汤给楼奕琛,而接触最多的,便是熏儿。

走进厨房,正好看到香兰在给蔺沛芸熬药。

厨房不大,只有两个嬷嬷正在和香兰一起在里面熬药。

看到她,三个人忙的行礼,“见过郡主!”

“起来吧!”

三个人起来,香兰低声问道,“郡主怎么来这里了?”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楼月卿不答反问,“这是大嫂的药?”

拿起旁边的布帛抱着药罐盖子,拿了起来,看着正在翻滚的药,一股药味扑鼻而来,更浓了,楼月卿倒是没有什么表情,毕竟药味她是早已无感了的。

香兰回道,“回郡主,是的,这是早上太医开的方子!”

楼月卿看了一眼莫离,莫离颔首,上前嗅着药味儿,楼月卿放下盖子,看着香兰淡淡的问,“你跟在大嫂身边多少年了?”

“回禀郡主,奴婢是辅国公府的家奴,打小就伺候小姐,已经快十年了!”

楼月卿闻言,淡淡一笑,“哦?那薰儿也是?”

香兰摇摇头,“熏儿是小姐定亲后,夫人为她选的陪嫁侍女,在小姐身边时间并不长!”

“以前大嫂身边就你一个侍女?”

那倒是稀罕了,按理说以蔺沛芸的身份,贴身侍女怎么也得两个吧,就一个?

香兰摇摇头,“回郡主的话,不是,还有香草,只不过在小姐定亲后没多久,香草便被大少爷给······夫人便做主,把香草提了做姨娘,又把熏儿送给了小姐,熏儿便跟着小姐嫁过来了,奴婢也没想到,熏儿竟然······”

最后的话,香兰说不出口,也为自家主子感到寒心,若不是昨夜正好撞到熏儿被带走,有看到楼奕琛好似不受控制的和蔺沛芸······她都不敢相信,也不敢告诉蔺沛芸这件事情。

楼月卿闻言,没再提问,看着莫离问道,“如何?”

“没问题!”

楼月卿才放心,看着香兰淡淡的说,“继续熬药吧,昨夜的事儿,先不要让大嫂知道!”

“是!”

把灵儿留在松华斋陪着蔺沛芸,交代了晚上再来接人回去,楼月卿就带着莫离离开了。

走到花园里,远远就看到钟月月走来。

穿着一身盛装,看着好像是从外面回来,看到她急忙走过来。

“见过郡主!”

楼月卿淡淡一笑,“二嫂不必多礼,这是,从哪回来呢?”

上下打量一眼钟月月,身上还穿着一袭宫装,头上戴着华丽的珠宝璎珞,脸上抹了不少胭脂,身后还带着两个侍女。

钟月月含笑道,“贞妃娘娘身子不适,我不放心,进宫看看,刚回来,没想到郡主也回来了?早上听闻大嫂也身子不适,如今不知大嫂如何了?”

“没什么事了!”

闻言,钟月月眉眼一挑,随即含笑道,“那我先回去换一身衣裳,晚点也去看看大嫂,先回去了!”

“嗯!”

钟月月行了个礼,便转身走回景玉轩的方向,楼月卿直接回了揽月楼。

景玉轩。

钟月月一回到景玉轩,未来得及换衣裳,就急急忙忙询问情况。

眉间紧拧,诧异的看着小怜,有些诧异,“不见了?”

小怜颔首,“奴婢按照往常的时间在那里等了许久,可熏儿迟迟未曾出现,而且除了今日早上大少夫人忽然身子不适之外,并无任何异样,也未曾听闻大少爷宠幸别人,小姐,会不会······”

会不会失败了······

钟月月脸色微变,怎么会突然如此?

“你再去打听一下,我换身衣裳,待会儿过去看看大嫂!”

“是!”

怜儿退下,钟月月才坐在梳妆台前,凝眉沉思。

熏儿若是失败了,会不会把她供出来?

不行,要是她被供出来,那就完了······

怎么办?

傍晚,管家就过来了。

楼月卿正在和灵儿一起用晚膳,楼识便在外求见。

楼月卿直接让人放他进来。

楼识一进来就禀报道,“郡主,奴才已经让人去打听清楚了,这个熏儿全名于熏,是蔺夫人月前在上香途中救的姑娘,因为出身贫寒,饿晕在路边,便被蔺夫人救回府,后来大少夫人的一个侍女因为和蔺家大少爷······蔺夫人便让她做了蔺家大少爷的一个姨娘,就把于熏安排在大少夫人身边,陪着一起嫁了过来!”

楼月卿闻言,脸色微沉,放下筷子。

那么巧?

救了个姑娘,带回府,正好家里就出了这档子事情,有这么巧的事情?

楼识继续道,“蔺夫人起初救她回去,并非打算给大少夫人做侍女的,而是拿来塞给辅国公做妾的,只是后来发生了那档子事,蔺夫人便把调教过的于熏给了大少夫人,随着嫁过来,便是以防哪一天大少夫人失宠,送上大少爷的床的······”

闻言,楼月卿笑了。

“蔺夫人可真是······用心良苦!”

给自己的女儿准备这样的人,慈母之心,可真是让人看不懂啊

凡是为人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个好夫君,没有如此多的三妻四妾,可是,这位蔺夫人,竟然花心思给自己的女婿准备女人······

楼识道,“郡主有所不知,辅国公本也是个好色之人,辅国公府内姬妾无数,蔺夫人如此想,也不奇怪,只是她或许没想到这个于熏竟然会给大少夫人服用麝香!”

闻言,楼月卿眉梢一挑,看着楼识颇为不解,“宁国公府向来除了正妻,从无侧室姬妾,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做是多此一举?”

这么多年,宁国公府向来除了正妻之外,从无妾侍,即便是历任宁国公,厌烦了妻子想要寻找乐子,也只能是偷偷来,在外寻花问柳,并非没有,但是,从未曾有人知道,也从未曾在府里有过这样的事儿,一旦发现了那些女人有孕,皆是一碗堕胎药了事,所以截止上任宁国公,从未有过庶子旁支出现,一直嫡脉一支传承下来,楼疆这一代,才冒出了两个庶子庶女,可是却是养在宁国夫人膝下,两个人的生母是何人,无人得知,即便是楼奕悯娶了钟月月,怕是钟月月此生也是难有孩子,这就是楼家祖先立下的族规。

楚京谁不知道宁国公府后院最清净?

蔺夫人没道理不知道啊。

“郡主,您忘了,如今宁国公府的二少爷和二小姐······”

楼月卿了然。

“此事母亲那边可知道?”

楼识低声道,“府里的事情,夫人应当是了如指掌,只是大少夫人被下了麝香的事情,大少爷并未透露,夫人应当不知,否则早就回来了!”

宁国夫人虽然离开,但是府里的事情逃不出她的耳目。

“那就好生瞒着,别打扰她!”想了想,楼月卿抬头问道,“于熏在何处?”

“在后园的地下牢房,奴才审问过了,她什么都不肯说,大少爷吩咐先关着,她本想寻死,所以奴才让人看着她,静候郡主发落!”

“带我去瞧瞧!”

“是!”

------题外话------

今天比较忙,有些累,就先这么多了,明天早更,时间待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