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审问/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熏被关押在后园的地下牢房里,已经一天一夜了。

昨夜楼奕琛发觉自己身中媚药之后,即可让人把她关了起来,原本打算今日便处理了,可是蔺沛芸被太医查出麝香之后,楼奕琛就让人先管着她,楼识审问过一次,她却什么都不招,意图寻死,所以楼识让人绑着她,堵着嘴,让她没办法自尽。

虽然未曾用刑,但是,能够在如此关押之下,还要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肯说的,就不可能是一般的女子。

联想之前的种种,这个人,是被人安排在蔺家,伺机潜进宁国公府的。楼月卿跟着楼识走进后园假山群中间,打开地牢的门走进去,地下牢房比起平城那边的,药干净整洁许多,墙壁上点了火把。

宁国公府常年都有不明人士光顾,所以这座地牢并非一直空置,几间牢房还关押着人,还有专人在这里看着。

走了一会儿,才在一间牢房门口停下,门口的两个守卫恭敬的打开门。

里面于熏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堵着一块布,墙面上还架着一个十字架,墙面上挂着不少刑具,一个小窗透着光进来,墙边架着火盆,正在燃烧照亮。

看着着实有些恐怖,一般未见过风雨的小姑娘看到,估摸着会被吓到,可是楼月卿人都杀过不少,区区这点东西,她自然是不怕的。

她一进来,于熏就抬起头来,看到她,媚眼一瞪,不知道是不是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堵着一块东西,只有唔唔唔的声音。

人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并未动刑,所以安然无恙。

楼月卿站她面前一丈远,冷冷地看着她,眼中毫无任何情绪。

看了一眼楼识,楼识颔首,叫人把她嘴里的布拿走了。

于熏立即哭叫道,“郡主饶命啊,奴婢知错了······请郡主开恩啊,饶了奴婢吧·······”

楼月卿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微微眯眼。

于熏满脸是泪的仰头看着楼月卿,哭喊道,“郡主,奴婢只是仰慕大少爷,想要陪在大少爷身边。请郡主开恩啊······”

哭得真真切切,毫无任何作假的样子,若非麝香的事情,楼月卿估计还真的信了,可是,给,蔺沛芸下麝香,并非小事,严重了说,是想要让楼家断子绝孙!

也幸好,下的是麝香。且量不多,否则损了蔺沛芸的身子,如何是好。

于熏一直不停的求情,楼月卿一直这样冷着脸看着她。

虚实之道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没用,她终于停了下来,楼月卿才开口。

“谁派你来的?”

于熏一顿,一脸不解的看着楼月卿,“什么······”

缓缓走过去,倾身弯腰看着于熏一双含泪汪汪却依旧魅惑人心的眼睛,嘴角微勾,“不愿说?还是不敢说?”

于熏长得不算尤物,却也极好看,她的眼睛,透着一股妩媚,好似有意无意的想要魅惑人心一样,想想都知道了,她来到宁国公府,就是冲着楼奕琛来的。

先是让蔺沛芸不能生孩子,再去勾引楼奕琛,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于熏眼光微闪,咬了咬唇,低声道,“奴······奴婢不知道郡主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么?”楼月卿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莫离。

“检查一下!”

莫离颔首,上前绕过于熏,站在她后面,随即抓着她的手腕,把了个脉。

于熏脸色一变,可是绑着她根本动不了,只是脸色一寸寸苍白。

莫离把了脉,眉头随即拧紧,少顷,放开她,走过来,对着楼月卿轻声道,“如珠走盘,喜脉无疑!”

闻言,楼月卿笑意渐深,身后的楼识脸色一变,喜脉······

若是昨夜楼奕琛忍不住碰了她,等到过段时日诊脉,岂不是······

“怎么可能······”于熏脸色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离。

莫离又道,“只是她服用了药物,一般的郎中,必然诊不出来!”

遮住了脉相,若非她医术比之那些大夫要高许多,怕也是诊不出来。

楼月卿那嘴角微勾,看着脸色苍白的于熏,淡淡开口,“说吧,谁派你来的!”

“奴婢······听不懂郡主的意思!”

还装?

“听不懂?”若有所思的看着于熏,随即弯唇一笑,“既然听不懂,那就干脆,什么也别懂!”

言罢,走到旁边的刑具架上,拿过来一把匕首。

于熏脸色一变,“你·····你要做什么?”

想要退后,可是被这样绑着,动都动不了,目露恐慌,脸色霎时苍白无色。

楼月卿玩味的看着她恐慌的样子,一双魅惑的眸子里划过的惧意,笑意渐深,用匕首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微挑,悠悠开口,“你觉得呢?”

于熏身形微颤,一脸惧意看着她,本不惧生死,可看到楼月卿似笑非笑的样子,她不知道为何,竟然突然间产生了恐惧。

楼月卿莞尔笑着,语气悠然的说,“听说,前朝元朝,有一位不得宠的妃子,因为与侍卫偷情,珠胎暗结,被发现后,元朝的皇帝把那个妃子绑在十字架上,让人用匕首把她身上的一层皮割了下来,之后开膛破肚,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拿了出来·······”

话音一转,楼月卿看着她平坦的腹部,可惜的摇了摇头,“不过你这个还未成形,拿是拿不出来的,不过我有个办法,据说,水蛭嗜血,要是把水蛭放在下面······”

于熏脸色大变,“不要说了······”

声音颤抖,均是恐惧。

抬眸,看着楼月卿,咬紧牙关,随即苍白的唇冷冷一笑,“卿颜郡主,果然不是什么善人!”

早已没了卑微的样子,直视楼月卿,不卑不吭。

脸上一股倔强毫不掩饰,眸中也没了那一抹妩媚。

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楼月卿缓缓走向身后的一个椅子那里,坐下,看着她,淡淡的说,“那就说吧,谁派你来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于熏咬了咬唇,随即开口道,“我说了,是我自己仰慕宁国公,想要爬上他的床,所······”

楼月卿脸色一冷,淡淡的说,“你可以不说实话,但是你要相信,你的孩子会成为水蛭的美食,而你······”

弯唇妩媚一笑,楼月卿缓声问道,“你知道被万蛇啃咬是什么滋味么?”

从于熏眼中捕捉到那抹恐惧,看着她忍不住的颤栗,楼月卿没再开口。

不曾动刑,可不到表宽恕,有些东西,让人尝试过不够让人惧怕,只有让她想起都觉得恐怖的东西,才能让她没有胆量去尝试。

可是于熏的嘴硬,让楼月卿有些诧异了,只见她咬了咬牙,别过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信,与我何干?”

楼月卿嘴角微扬,看着旁边的楼识,叫了一声,“楼管家!”

楼识恭声应道,“郡主有何吩咐?”

楼月卿淡淡的说,“让人去弄一些水蛭过来······对了,再弄些无毒的蛇,会咬人就行·······”

“是!”

楼识退出去。

心里暗暗咋舌,他从来不知道一向性情温和的郡主,竟然会······

不过这是好事,对于宁国公府而言,善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楼识退出去,这里只剩下楼月卿莫离,还有于熏。

于熏听到楼月卿的吩咐之后,就真的怕了。

刚才只是说说,她忍着不敢去想那种场面,可是若是真来,万蛇啃噬,水蛭吸血······

那是慢慢致死的折磨,想想都觉得全身颤栗。

楼月卿含笑道,“如此费尽心思潜进宁国公府,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你可以不说,不过,不说,是要付出代价的!”

既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把主意打到楼家这里,那么,就别想活着离开,只是怎么死,那也得看她配不配合。

于熏咬牙,“反正都是死,说出来也是死,郡主何不如一刀杀了我,何必多费唇舌?”

“不怕死?”楼月卿眉梢一挑,转而看着莫离,“如何?”

莫离浅浅一笑,低眉不语。

怕不怕死,不是光嘴上说的,再大无畏的人,都不想死。

楼月卿也不再废话,看着于熏,淡淡的问,“派你来的人,是太后?对么?”

如今的楚国,想要掌控宁国公府的人,不少,但是,太后必然是最想的那个,联想前后的那么多事情,再得知于熏身怀有孕,就知道了,若是于熏成功,蔺沛芸被检查出不能生育,那么于熏的孩子,就是楼奕琛的第一个孩子,楼奕悯和钟月月是不可能有孩子的,钟月月在嫁进楼家就被楼奕悯给她吃了绝子汤,只要于熏的孩子出生,是个儿子,就是楼家的下一个继承人,到时候,元太后想要掌控能够更丰富,就是时间问题。

听到楼月卿的猜测,于熏眼中划过一丝震惊,随即立即消失,急声道,“我听不懂你的话,什么太后?我不认识太后!”

楼月卿低低一笑。

这时,楼管家走进来。

不是送东西来的,而是急声道,“郡主,大少夫人要见您!”

闻言,楼月卿目露惊讶,蔺沛芸要见她?

“知道了!”

站起来,带着莫离打算离开,走到门口,停下脚步淡淡的说,“好好看着她,别让她死了!”

“是!”

走出地牢,外面已经天黑了,到松华斋的时候,楼奕琛好似还未回来,蔺沛芸已经下地了,脸色也好了许多。

正坐在榻上喝药,楼月卿直接走进去,她连忙让香兰把药拿走,浅浅一笑,“妹妹来了?”

楼月卿坐在蔺沛芸对面的桌边,含笑问道,“这么晚了,大嫂怎么叫我过来了?大哥呢?”

看着蔺沛芸脸色好了许多,她就放心了。

蔺沛芸还没开口,香兰立即跪着低声道,“郡主恕罪,奴婢方才不小心,把昨夜的事情告诉了大少夫人······”

闻言,楼月卿脸色微变,看着蔺沛芸,没说话。

蔺沛芸轻声道,“妹妹,熏儿犯了大错我也知道,只是,她毕竟是我的陪嫁侍女,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饶她一次,我会把她送回辅国公府,不会再······”

楼月卿脸色微沉,语气清冷地问,“大嫂想让我放了她?”

语气中,尽是不悦。

蔺沛芸听到楼月卿的话,听出她不悦了,不由得有些纠结,“我······”

楼月卿站起来,走到蔺沛芸的面前,俯视着她,眉梢一挑,淡淡的问,“熏儿意图勾引我大哥,你的丈夫,你让我放了她?”

最后一句话,楼月卿一字一顿,语气不明。

“我······她也是······”蔺沛芸不知道怎么回答。

楼月卿眼神微沉,淡淡的问,“你可知道,宁国公府的男人,从来不纳妾,我大哥娶了你,只要你不犯错,你就是他这一生唯一的妻子,昨天晚上他中了媚药,也只能去找你,这意味着什么?”

蔺沛芸低眉不语。

她不敢去肯定,所以,没出声。

楼月卿不再解释,而是沉声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还想让我放过她么?”

蔺沛芸咬唇,低声道,“毕竟是一条命,我是觉得······”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楼月卿明显已经极为不悦,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停下来,淡淡的说,“母亲的顾虑是对的,你的心,太软了!”

宁国夫人一开始没有让蔺沛芸掌家,果然是对的。

蔺沛芸性格不错,善良,也真心待人,只不过,楼家从不需要善良的人,太善良,那是累赘!

走出松华斋,就看到楼奕琛从外面回来。

楼奕琛穿着的是便衣,一看就知道并非从宫里出来,楼月卿挑挑眉,楼奕琛已经走近。

“大哥!”

楼奕琛轻颔首,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楼奕琛脸色不是很好。

楼奕琛站在楼月卿身前,看着她温声问道,“怎么晚了,怎么还过来?”

楼月卿淡淡一笑,“没事儿,过来看看大嫂,大哥怎么今儿回来这么晚?”

有什么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午,晚上才回来?还是蔺沛芸身子不适的时候,楼奕琛应该不会随便出去才对。

楼奕琛想了想,道,“去见了母亲,方才回来!”

闻言,楼月卿微微惊讶,楼奕琛去了普陀庵?

这里去普陀庵来回骑马要差不多一个时辰,楼奕琛去见了宁国夫人?

是因为这两日府里的事情么?

“母亲说了什么?”

楼奕琛想了想,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没什么,不过她让我转告你,此次事情查出来和谁有关,都无需留情!”

楼月卿眉梢一挑,微微诧异。

宁国夫人应该是察觉了什么。所以直接传回来这句话,让她不需要顾及任何人的处理。

浅浅一笑,楼月卿轻声道,“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大哥去看看大嫂吧,她可能,心情不太好,大哥该好好开导她!”

在楼奕琛颇为不解的目光中,楼月卿缓缓离开。

楼奕琛原地静立了一会儿,随即眉间紧拧,剑眉微蹙,抬步走进松华斋。

一走进房间,就看到蔺沛芸独自一人坐在榻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烛光下,可以看到她紧咬着的唇。

两只手紧紧扣着,楼奕琛脸色微沉,蔺沛芸紧张的时候,就会做这个动作。

香兰被她支出去了,所以,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缓缓走进去,楼奕琛站在她前面不远处,目光微微柔和,还没开口,蔺沛芸就察觉到了他,抬起头来。

“夫君······”

楼奕琛目光微闪,走到她身侧坐下,手抚了抚她的长发,尽量让自己语气柔和了些,轻声问道,“怎么了?”

除了楼月卿,他没对谁如此温柔过,就连对宁国夫人,也都是恭敬之余,一贯冷漠。

也只有楼月卿这个妹妹,他不会表现的太强硬。

而对蔺沛芸,一开始,他也并未曾有多少温情,只是相处下来,他并不反感。

这是要陪他一生的人。

蔺沛芸有些不太适应,楼奕琛这段时日对她态度好了很多,温柔,也很体谅,想了想,她开口,“昨晚······”

闻言,楼奕琛有些不自在,正要解释,“昨晚,我有些·····”

他是中了媚药,所以昨晚好像吓到她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还有些害怕,后来昏迷过去,再醒来人也不太自在。

当时,看着她有些怕他,楼奕琛实在是呆不下去,只好去书房。

蔺沛芸脸色一燥热,微微红润,没敢看楼奕琛,低声道,“我都知道了!”

楼奕琛闻言,鹰眸微眯,开口问,“卿儿跟你说了?”

卿儿该不会说出来才对。

蔺沛芸连忙摇头,轻声道,“不是,我一天没看到熏儿,就问了香兰,香兰不善于说谎,便说了出来,所以,我······”

香兰与她一同长大,什么德行,她最了解了。

楼奕琛没说话。

他本不想蔺沛芸知道太多这些事情,所以就瞒着,谁知瞒不过一天,也罢,知道也好。

蔺沛芸抬头看着楼奕琛,想了想,还是问道,“夫君,熏儿被关起来了么?你打算怎么处置?”

楼奕琛看着她,默了默,随即淡淡的说,“处死,是必然的!”

蔺沛芸闻言,脸色霎时苍白。

处死?

那就是会杀了熏儿?

“夫君,可熏儿······”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她的认知里,其实这样的事情不算稀奇,在辅国公府,爬上父亲的床的丫鬟不少,哪有处死的?

楼奕琛忽然打断她的话,淡淡的问,“你想放了她?”

------题外话------

本来说好了今天多码字,早更,可是还是没办法,还是没那么多时间码字,所以还是凑合凑合看着吧,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我决定把剩下的时间拿来写明天的稿子!哎,么么哒,明天具体更新时间我评论区通知

推荐好友文文:

<娱乐圈重生之隐婚蜜爱>作者:紫雲清梦

<双重生+宠文+隐婚+娱乐圈+双C+一对一+HE>

且看双重生男女主携手逗小人,打boss,双双登上帝国权力顶峰的爱情童话!

总体来说:这是一个重生女VS重生男的故事,男女主身心干净,女强男更强,本文涉及重生,娱乐圈,豪门,世家,高干,商战,宅斗等等。

本文宗旨是宠,爽,作者玻璃心,不喜轻喷。

亲们如果觉得还不错,就点到文里去看看吧,小梦正在pk,求收藏,求助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