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再探香闺(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沛芸看着楼奕琛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动了动嘴,倒是没说什么,但是很明确,她确实有这个意思。

她不想伤人命,虽然生在侯门,见过死人不少,但是,她长那么大,从未有人因她而死,她的母亲并非什么良善之人,可是却把她捧在手心,从不曾让她接触过这些事情,把她保护得好好的,熏儿是她的贴身侍女,也伺候了她几个月了,她如何受得了······

楼奕琛一直这样看着她,见她默认了,终于明白了方才楼月卿方才离开的时候最后说的话了。

只不过,她是否太善良了些?

这样的性子,在宁国公府是绝对不行的,当初母亲没有把掌家之权交给她,确实考虑得当,按照蔺沛芸的这个性子,是撑不起宁国公府的,不仅如此,她的性子,还会有可能将宁国公府推进别人的圈套。

沉默少顷,楼奕琛才缓缓开口,语气温和的说,“这件事情卿儿会妥善解决,你不要再管了,也不要和卿儿再提起放了熏儿的话,否则,她会生气的!”

楼月卿确实是会生气,别说下麝香的事情,即便是起了勾引他的心思,在宁国公府就是无法容忍的存在,单凭这一点,于熏就不可能再有活命的可能。

“可是······”

“芸儿!”楼奕琛语气一沉,打断她的话,面色不悦。

蔺沛芸马上闭嘴,诧异地看着有些恼怒的楼奕琛,楼奕琛生气了么?

“你······早点休息,我去处理点公务!”

她确实是善良,比起其他那些世家女子,好多了,可是,太过善良,并非好事。

他想要教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做,母亲做的确实有道理,只有让卿儿掌家,教她一些该做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即便是楼月卿一直看着脾气好,但是,楼奕琛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其实,从来不是脾气好的人。

这么多年,妹妹一直在外,说是养病,可是,楼奕琛不傻,她身边的丫头都武功不弱,而且这几年母亲一直没有让他去看过妹妹,如果只是单纯的养病,为何不让他去?

半年前去看过一次,当时的楼月卿虽然身子极弱,可是却不像是生病,更多的,像是······内伤!

他不想知道太多,所以从为详细问过,但是,却不代表不知道。

楼月卿,并不是他看到的那么简单,只是她好好的,他也就不过问太多。

楼奕琛就这样站起来走了出去,留下蔺沛芸自己一个人,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让楼奕琛有些气了。

与此同时,摄政王府。

水阁灯火通明,倒映在洺湖上,微风拂起,荷叶摆动,平静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荡漾着阁楼的倒影,极为瑰丽。

阁楼内,容郅坐在榻上,一身墨色锦袍,袍子上绣着黑色暗纹,腰间一块墨玉顺着他坐着的动作,躺在榻上,对襟的领口微张,头上带着一个墨玉王冠,面色凛然。

他的怀里,正抱着一团火红色的毛茸茸的东西,火红色毛色,一张狐狸的脸,犹如猫儿一样大,一双金色的眼看着极其温顺。

而他,正在拿着榻边上的一盘食物一块块的喂着怀里的小东西。

那小狐狸也一口一口的吃,随即吃饱了,容郅也就没再喂了,小狐狸缩在他掌上,挣脱也不闹,厚重的大掌,偶尔轻抚几下,小狐狸就蹭几下,好似很享受被容郅抱在怀里的感觉,狐狸脸上还挂着几分慵懒。

脚步声传来,容郅抚摸着狐狸的动作微顿,旋即,一身玄衣的冥夙走进来。

走到他前面两丈处,单膝跪下,作揖行礼,“属下参见王爷!”

“说!”容郅淡声开口。

冥夙低声道,“启禀王爷,宁国公府今日出了点事,属下探到,与太后有关!”

闻言,容郅抬眸,剑眉一挑,“继续说!”

“太后派人在楼夫人的身边潜伏,并且在楼夫人身上下了麝香,今日一早卿颜郡主就赶回来了,且已经在查了!”

容郅神色如常,好似并不惊讶。

不过,她在查这件事情?深邃无底的眸子微眯,随即恢复如常,把怀里的小东西放下,小东西一被放下,立刻温顺什么的都累了,金色的鎏金眸子直直的看着容郅,嗷嗷嗷的叫了几声抗议!

随即又想跳到容郅怀里。

容郅一手挥开,火红色的毛球直接飞了出去,整个就挂在不远处黑色的王帐垂吊着的流苏上面,四只爪子仅仅勾着流苏,一晃一晃的。

“嗷嗷嗷······”几声表示抗议的声音又来了。

容郅大步离开,冥夙看着小狐狸一副怒气横生的样子,嘴角微微一抽。

这只死狐狸还真的是屡教不改!

楼月卿因为白天累了一天,晚上早早就休息了,反正事情已经交代莫言传话给柳拂云去查探了,楼管家也派人去查探了,她也就早早的睡了。

人已睡熟,房内依旧灯火通明,容郅略略蹙眉,缓缓绕过屏风,走进内室。

负手而立于床前,垂眸看着呼吸均匀,睡的极其平稳的楼月卿。

恬静的睡颜因为侧躺的原因正对着他,又长又翘的眼帘犹如扇贝一般覆在脸上,黛眉入鬓,一头墨发铺在枕边,还有几缕垂在床边,如墨如瀑。

身上穿着单薄的里衣,一张锦被横在腰间,一手置于枕边,一手置于腰间。

她睡得很安稳。

精致得堪为绝色的容颜静止一般,却带着几分勾人,殷红如血的唇紧合着,没有了平日里看到她时的巧言欢笑。

就这样的一张脸,却总会让他想起记忆深处,在那个北国孤寂的岁月里,闯进他视线的小姑娘。

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觉,他不知道,想不通,明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明明性格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为何会让他一刹那竟以为是同一个人?

突然想起今日傍晚,在邙山的时候,庆宁的一句话。

他该娶个王妃了,宁国公府的小郡主,很合适······

庆宁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意外,可能意外的是,他竟然不觉反感,反而,一直记着这句话。

以往庆宁也曾提过类似话题,可他都闻声脸变,从不愿去想这些事情。

他是怎么了?

微微抬腿,走到床边上,缓缓坐下。

许是他的动作大了些,抑或是睡着的人浅眠,竟忽然动了一下,一个翻身,本来侧躺的姿势顿时平躺了,两只手,一只置于腹间,另一只手,因为翻身的动作,无意识的一摆,直接就摆在他握着床沿的手边,如脂似玉般晶莹剔透的手,很修长白皙,与他的粗糙不同,她的手极其嫩滑,只是,冰冰凉凉的。

容郅僵硬在那里,深不见底的眸子紧紧的锁定着她的眼睛,就怕她忽然睁开眼,可是,好一会儿了,她还没醒来,呼吸又渐渐恢复均匀。

不可抑止的轻微吐了口气,随即眉头呈现川字型。

她的手,怎么跟块冰块似的?

冰凉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

难道是着凉了?

这么想着,容郅伸手,帮她拉了拉被子,盖到肩头那里,再轻轻把她的手,放了进去。

如今就这样,冬天岂不是直接成冰块了?

记得她说过,她很怕冷。

可是,被子刚盖上去,楼月卿好像不舒服了,直接腿一蹬,手一挥,被子又盖到了腰间,随即,她才继续呼吸均匀地睡着。

容郅一愣,随即一笑,倒是没再多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前的人站起来,提步离开。

明亮的内室继续恢复寂静,床上的人,眼帘微颤,却忽然睁开了眼。

一双潋滟的桃花眸中划过一丝沉思。

第二日。

楼月卿还未曾用早膳,柳拂云让人传来一封信,看了信上的内容,她平静的叫人传膳。

很快,楼管家就来禀报了一件事。

听到后,楼月卿笑了。

可没想到,东西没吃完,楼奕琛就过来了。

不用禀报,直接走进来,看到楼月卿在吃早膳,他目光微微一软,走进来坐下。

今日楼奕琛穿着一身白色锦袍,温润公子,玉树临风。

看到楼奕琛进来,屋内的丫鬟全都屈膝行礼,楼奕琛叫她们平身,便直接坐在楼月卿对面。

楼月卿咽下嘴里的粥,便吩咐道,“给大哥添副碗筷!”

听雪忙的函授,去拿碗筷了。

一只在旁边拿着小包子狼吞虎咽的灵儿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义父······”

楼奕琛眉梢微挑,轻抚了一下他的脑袋,随即看着楼月卿问声问道,“卿儿怎么知道我没用早膳?”

楼月卿撇撇嘴,“不知道啊,只是不忍心让大哥看着我吃而已······”

随即睨视一眼,“真没吃啊?”

楼奕琛温和一笑,笑而不语。

他确实没吃。

瞄了一眼桌上的早膳,楼月卿撇撇嘴,“幸好够吃!”

闻言,好像是在控诉他来这里蹭吃,楼奕琛低低一笑,正好听雪拿着碗筷上来,放在他面前,帮他盛了一碗粥。

楼奕琛颇为不解,“怎么吃得如此清淡?”

扫视一眼楼月卿桌上不算多的几碟小菜,再看看灵儿身前的小笼包子,这并非楼月卿的早膳规格。

楼月卿低低一笑,无所谓道,“吃得饱就行了,何况我以前身子不好的时候,许多食物不能吃,常年这样吃,也都习惯了!”

不光早膳,午膳晚膳也不见得多丰盛。

闻言,楼奕琛没在说什么,却也没动筷。

楼月卿看着他不解得问,“大哥今儿不上朝?”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上朝的么?

楼奕琛开口道,“明日要去一趟晋州,怕是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所以今儿摄政王便让我今日在府里休息!”

闻言,楼月卿放下筷子,脸色微变,“晋州?去做什么?”

晋州奶出国南边的城镇,毗邻以前的南疆,如今,南疆已经不存在了,可是,那些南疆以前的民族部落却依旧包藏祸心,楼奕琛去那里做什么?

楼奕琛没说什么事情,只是淡淡的说,“有事!”

他不仅是宁国公,还是朝中大将,巡查军务,是必然的。

“危险么?”这才是最重要的,上次在平城的事情,她都有些后怕,楼奕琛是绝对不能有事的。

“不危险!”

“那就好!”

楼奕琛道,“嗯,所以府里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你大嫂······你若有时间,就好好教教她!”

楼月卿微微惊讶,哑声失笑,“大哥,你不怕我把大嫂吓坏了?”

她要是真的调教蔺沛芸,蔺沛芸不一定承受得住。

楼奕琛想了想,淡淡的说,“她是要陪我一辈子的人,以后的宁国公府,还要交到她手里,有些事情,无法避免!”

蔺沛芸的善良,是她最珍贵之处,但是,也是一种拖累。

楼月卿莞尔一笑,“看来大哥,对大嫂动心了,这是好事儿,只是,大哥难道不怕,我把她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那可就不妥了?”

楼奕琛动了心,就不用再担心楼奕琛以后会后悔这桩婚姻,这与楼家而言确实是好事,夫妻同心,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宁国夫人那样的女人,并非谁都学得来,宁国夫人自小在王府什么没见过?年轻的时候就如此性情,无需任何人教导,就足以撑得起宁国公府,二蔺沛芸,性情虽好,却过于心软,心软,是最大的弱点。

楼奕琛沉默少顷,随即轻声道,“心狠手辣,比优柔寡断要好!”

他宁愿蔺沛芸是一个足够狠的人,因为只有足够心狠,才可以好好保护自己,就像宁国夫人,他难以想象,如果母亲没有这样的魄力,这么多年,皇室算计,朝堂阴谋,宁国公府会不会早就湮没了。

他的身份,很容易引来危险,他不知道他能不能陪着她一辈子,能不能让她依靠一辈子,这个天下,不可能一直如此平静,未来的事情,谁也猜不准,但是起码心狠手辣会让她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保护楼家。

楼月卿浅浅一笑,“我知道了,大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如此,此次于熏的事情,倒是个好时机。

“嗯!”

楼奕琛很快离开了。

不到中午,楼识来报,于熏要见她。

楼月卿正在教灵儿下棋,听到禀报,只是淡淡的让楼识先下去,却没有立即去见她。

------题外话------

这是一更,十二点之前二更

千丈雪—豪门佳妻之你擒我愿

纨绔少女与冷酷腹黑少将你擒我愿故事,养成系+娱乐圈宠文。

小片段:

某天,慕二爷难忍她造型。

“给你三年时间,长发要及腰。”

三年也毕业了,夏至邪笑抚摸下巴点头道:“据说啪啪时很妖娆。”

她话刚落下,一个手指弹到她脑门,他狠道:“老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靠,我班上男生都这样说,不信你去找个长发女人试试……”

她抚摸额头声音越来越小,瞥慕二爷那阴沉的脸色,她索性乖乖点头道:“嗯,长发及腰,一起妖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