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杀鸡儆猴,家法伺候/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钟月月的目光中毫无一丝温度,仿佛眼底就是一潭千年冰潭一般,目光落在钟月月身上,让钟月月不由得心底发怵。

楼月卿的眼神,让她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一直以来,楼月卿都表现的温和淡雅的样子,从来都是不发脾气的,所以她虽然忌惮楼月卿的身份,却也不怕,可是楼月卿现在看着她的眼神,好似看死人一样,让她由心底产生恐惧。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楼月卿冷笑道,“你问我凭什么?看来你忘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钟月月动了动嘴唇,没吭声。

这里,是宁国公府,宁国公府现在是楼月卿一手掌控,她下令谁也不许出府,那是名正言顺的,可是······

转念一想,钟月月下颌一抬,“我要进宫看我姐姐,难道也需要你的批准么?莫不是郡主觉得,您的地位比贞妃娘娘还要高?”

说是,那么楼月卿就是大不敬之罪,说不是,那就要放她出去。

楼月卿闻言,吟吟一笑,缓缓站起来,走到钟月月面前,眉梢一挑,“哦?那不知道二嫂可是接到了旨意?或者贞妃娘娘传来了口谕?”

钟月月脸色一僵,她怎么可能会有旨意?

往常进宫都是直接去的,因为太后和贞妃的关系,她可以随意入宫,从未有过旨意。

楼月卿绕着她缓缓转了一圈,打量着钟月月,随即嘴角微翘,淡淡的说,“既然没有旨意,那么二嫂今儿个还是好好的呆在府里,哪儿也别去了,若是一定要去,等二哥回来,休书写了,你要出去,我就不拦着了!”

闻言,钟月月脸色大变,一双杏眸瞪着楼月卿,颤声问道,“你······休书?你什么意思?”

什么休书?楼奕闵要休了她?

楼月卿莞尔一笑,站在钟月月的面前,缓声道,“我是说,二嫂一定要出去的话,那就带着二哥的休书,滚回钟家!”

最后四个字,语气微沉,毫不客气。

钟月月脸色苍白的看着楼月卿,脚步微颤,退后一步,看着楼月卿故作镇定的说,“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乃太后赐婚,岂是你说休就休的,何况,我做了什么让郡主如此口不择言?夫君可从未说过要休妻与我,郡主可不要胡说······”

闻言,楼月卿不以为然,“太后赐婚?那又如何?我宁国公府娶媳当娶贤,哪怕皇家公主,违反了家规,也一样该休则不留,你算什么东西?”

“你······”

楼月卿淡淡的说,“即便是太后赐婚,这一次,她也保不了你!”

说完,砖头看着莫离,缓声道,“莫离,去一趟松华斋,请大嫂去前厅,还有二小姐也请了过去!”

“是!”

莫离颔首离开。

莫离下去,楼月卿才转头看着钟月月,皮笑肉不笑的说,“二嫂,请吧!”

钟月月心底一颤,看着楼月卿似笑非笑的模样,她竟然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前厅,此时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不仅是蔺沛芸和楼琦琦,还有府里的一些丫鬟也都被叫来这里看着。

站在大厅前,看着里面一直静默不语的楼月卿和两位少夫人和楼琦琦,都有些不明所以,个个局促不安。

蔺沛芸脸色好了很多,穿着素色的一身衣裙,长发简单挽起,因为这次月事较于严重,气色一直不太好。

就这样坐在下首第一个位置,面露疑惑,想问楼月卿,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静静坐着。

钟月月坐在她对面,而楼琦琦则坐在下首。

她这几天好似不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除了在楼奕琛不在的时间里,去看了一下蔺沛芸,其余时间都在自己院子里,好似完全不受干扰似的,楼月卿也没有让人去打扰她,这次叫她过来,也不过是想让她好好看看!

一进来,她就坐在那里,不看也不问。

钟月月一只紧紧拽着袖口,心底的不祥之感越来越重,可是,厅里的沉默也让她不敢开口。

楼月卿一只紧抿着唇,面色淡然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吧底下三个人的表情收入眼底,若有所思,抿了口茶,坐在上面,看着下面三个人,再看看一直候着的管家,轻轻颔首。

楼识立即下去。

看了一眼蔺沛芸,楼月卿缓声问道,“大嫂身子好了?”

“已经没事了!”蔺沛芸浅浅一笑,欲言又止,但是还是问了出声,“妹妹今儿让我们来,是做什么?”

楼月卿莞尔,“处理点事情,大嫂也是此次事件的局内人,自然不能缺席!”

蔺沛芸不解,“我?”

她做了什么?

楼月卿笑了笑,转而看着楼琦琦,嘴角微勾,其实我的,“琦儿可知道这几日府里发生了何事?”

楼琦琦听到楼月卿叫她,便站了起来,闻言目光微闪,低声道,“知道!”

她的回答,楼月卿颇为惊讶,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的事情,语气不明的说道,“知道?那妹妹可真的是沉得住气!”

什么都知道,可是却隐而不说,这个楼琦琦,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楼琦琦抿唇不语,楼月卿的话,直接却又委婉,她精致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受不由得拽着袖口。

“坐下吧!”

“是!”

转而看着钟月月,楼月卿笑意渐深,钟月月的紧张和担心,她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时,楼识走来,身后的两个侍卫扣着于熏走来。

于熏脸色很不好,说是走,更多的是拖着来,这两天楼月卿让莫离喂她吃了颗药,可是,却没给她吃东西,所以,没力气了。

头发凌乱,娇媚的脸色早已苍白无力,身上的衣裙也都起了不少皱褶,狼狈之极。

看到她,蔺沛芸脸色微变,而钟月月,本就紧张的脸色,直接苍白了。

楼琦琦眼观鼻鼻观心,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如常,不为所动。

把于熏放下在大厅中间,让她跪下,楼识便站在了楼月卿的身旁,恭候吩咐。

于熏死死地盯着楼月卿,咬紧苍白的唇,跪在那里,严重满是怨恨。

蔺沛芸看着于熏这个样子,猛然站起来,随即转头看着楼月卿,嘴唇微颤,“妹妹······她······”

楼月卿神色淡然的看着蔺沛芸,淡淡的问,“大嫂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她不是······”

“你说呢?”楼月卿没等她说完,淡淡反问。

蔺沛芸还没说完,她却知道蔺沛芸想说什么。

蔺沛芸一顿,不知该说什么。

楼月卿缓缓开口,“这个于熏,珠胎暗结,却想要爬上大哥的床混淆楼家血脉,并且,与人勾结,在你的安神茶中放了麝香意图让你绝育,大嫂,可还想让我放过她?”

闻言,不只是蔺沛芸,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诧异的看着地上的于熏。

不仅怀着孩子勾引大少爷,还在大少夫人的安神茶里面下药?

这个于熏,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蔺沛芸猛然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于熏,随即转头看着楼月卿,“这······怎么可能?妹妹,你会不会······”

她怎么去相信?

而且,她被下了麝香?那······

楼月卿嘴角微扯,看着蔺沛芸语气不悦地问,“怎么不会?大嫂的意思是,我在污蔑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蔺沛芸摇头,她自然知道楼月卿不可能这么做,可是,于熏怎么可能会······

楼月卿淡淡的扫视一眼蔺沛芸,没再与她说话,而是看着低着头不敢抬头的钟月月,眉梢一挑,“二嫂没什么想说的么?”

被提名,钟月月一脸惊慌的抬头看着楼月卿,“我·······我说什么?”

“说一说,二嫂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想做什么,还有,还有谁牵扯在内······”

钟月月猛然站起来,矢口否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妹妹是想要污蔑我么?”

她不能承认,若是承认了,那就完了。

一旦这个罪名坐实了,那么,即便是宫里的太后,也救不了她了。

这件事情是太后的吩咐,即使是死,她也绝对不能把太后说出来,不然只会死得更快,可是·······

“污蔑?”楼月卿冷冷一笑,砖头看着楼识,淡淡的说,“带上来!”

楼识颔首,眼神示意门口的手下把人带上来。

很快两个侍卫又带来一个人,而这个人一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不是二少夫人身边的小怜么?

钟月月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本来应该在自己院子里的侍女小怜,她怎么会在这里?

小怜低着头走进来,不敢看钟月月,硅藻于熏身边对着楼月卿跪下,颤声道,“奴婢······奴婢见过郡主!”

楼月卿没叫她起来,而是淡淡一笑,“小怜是吧?说吧,你知道什么?”

小怜身子一颤,抬头看了一眼楼管家,见楼管家脸色淡淡,她便轻咬着唇,低声道,“是······大少夫人身上的麝香,是二少夫人叫奴婢交给熏儿的,还有那碗媚药,也是二少夫人让奴婢交给熏儿的······”

还没说完,钟月月立刻站起来厉声喝止小怜的话,“你胡说!小怜,你竟敢污蔑我······”

这些事情与她虽有关,可是麝香的事情并非······

“二少夫人,奴婢只是一个婢女,若非您的吩咐,如何敢这么做?”小怜一副委屈的模样抬头看着钟月月,一脸控诉,随即转头看着楼月卿,恳求道,“郡主,奴婢所言,句句属实,二少夫人因为妒忌大少夫人,所以才想了这些阴谋,把熏儿安插在大少夫人身边,又让于熏愚人私通怀上孩子家伙给大少爷,想让大少夫人也不得好过,才让奴婢做下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奴婢不敢违命,才会帮她,请郡主恕罪!”

说完,哽咽的伏在地上,身形剧颤。

钟月月脸色大变,“你胡说八道,这些事情是······”

声音戛然而止,钟月月突然顿声。

楼月卿看着她,就等她自己找死了。

可是钟月月却忽然没说了,咬紧牙关,没敢把想要说的话说完。

楼月卿似笑非笑,“二嫂,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钟月月脸色又青又白,紧紧咬着下唇,没吭声。

她不傻,怎么会不明白,一旦把那个人说出来,自己会死得更快。

一咬牙,“没有!”

楼月卿笑意渐深,这个钟月月在关键的时候,没有自寻死路,看来还是有点脑子的。

缓缓看了一眼一只没说话的于熏,再看看伏在地上的小怜,楼月卿眸光微沉,淡淡的说,“既然没有,那我就有话说了!”

所有人看着她,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地上的两个人,一字一顿,语气冷漠,“于熏,李怜,心怀不轨,谋害大哥,杖毙!”

声音一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被命令站在外面围观的侍女们立即炸开了锅,纷纷面色苍白,郡主这是要杀鸡儆猴?

地上的于熏猛然看着楼月卿,下意识的捂着肚子,惊诧地看着楼月卿,“你······你说过······”

楼月卿莞尔,“想让我放过你是么?可我没答应你!”

于熏自己提出这条件,可是,她没想过放过,也没答应,是于熏自己以为自己有筹码而已。

小怜闻声,立刻使劲磕头请罪求情,“郡主饶命啊,奴婢只是听命行事,奴婢家里还有老母亲要······”

说着说着,她猛然看着楼识,“楼管家,你说过的,只要·······”

楼月卿立刻开口,“堵上她的嘴!”

听命,一个暗卫立刻闪身过来,将小怜的嘴堵上,把人紧紧扣着。

小怜使劲挣扎,一双眼睛瞪着楼月卿,似乎有什么想说,“唔唔唔······”

可是,她注定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于熏脸色苍白的看着她,因为没吃东西,又被折磨了两天,脸色苍白的跟纸一样,看着楼月卿讥诮道,“我还怀着孩子,郡主竟然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就不怕遭天谴么?”

即便罪再深,身怀六甲都可以得到恩赦,诛杀孕妇,是要被世人不齿的。

可是,楼月卿却不以为然,“老天爷从来就不长眼,何来的天谴?你以为,我会在乎?”

话落目光转凌厉,几个字冷冷吐出,“楼管家!”

楼识领命,开口道,“把人拖下去,杖毙!”

几个侍卫闻声,即可上来把人架起来,可是,蔺沛芸忽然开口,“住手!”

侍卫架着人,不敢走,看着楼月卿,楼月卿看着蔺沛芸眉梢一挑,等她开口。

蔺沛芸看着楼月卿,咬了咬唇,开口道,“妹妹,于熏即便是做错了,可怀有孩子,你能不能手下留情,而且,若是此事传出去,妹妹可是要背负骂名的,如此······”

楼月卿潋滟的眉眼一怔,随即嘴角微扯,淡淡的问,“大嫂还是要求我放了她?”

蔺沛芸听到楼月卿淡然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担心,可还是轻声道,“······请妹妹放过她,她毕竟是我带进府里的,虽然······可我还是想给她一次机会······”

楼月卿面色一冷,直接不悦地开口,“大嫂这句话,是说我没权力管教你的丫鬟么?”

这句话,已经没有任何情绪,冷漠至极。

“我不是······”蔺沛芸想要解释。

没等蔺沛芸说完,楼月卿冷冷的说,“既然不是,府里的人犯了错,我就有管教的权力,此女不安分守己,谋害主子,意图勾引大哥,死有余辜!”

说完,不再等蔺沛芸开口,便吩咐道,“立刻,打!”

几个侍卫得令,打算把人带下去,可是,楼月卿下句话,让他们止住了脚步,“在这里打!”

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蔺沛芸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好似,眼底满是恐惧。

“是!”几个侍卫领命,准备好杖刑工具,就把两个人都弄到上面······

于熏立刻大叫,“楼月卿,你这个心如蛇蝎的贱·······啊!”

一杖下来,于熏痛呼一声,厉声大叫。

随之而来的,是一下一下停不下来的杖打······

蔺沛芸脚步一颤,就这样一脸惊恐的看着厅堂中间,被不停杖打的两个人,身子一软,摊在椅子上。

两个人被打的厉声大叫,小怜嘴里的东西已经掉出来了,两个人根本来不及说话,一下一下的杖打,痛苦不堪。

鲜血,浸湿了后腰下面的布料,而于熏下面,一滩红色血迹蔓延开来,十分恐怖,“啊······啊······”

钟月月也和蔺沛芸一样,恐惧的看着楼月卿,再看看两个被打的人。

而楼琦琦,紧紧拽着衣角,低着头不敢直视这一幕,里面外面站着的那些丫鬟也都不敢直视这一幕。

只有楼月卿,就这样淡淡的看着那血淋淋的一幕,眼都不眨一下,好似前面并非杖杀两个人,而是在打两件死物一般,眼底毫无任何感情。

于熏很快晕死过去,奄奄一息,而小怜也快忍不住了。

可是没人停下动作。

看着这一幕,楼月卿身边一直站着不开口的莫离眉头微皱,看着快要断气的两个人,眼底滑过一抹异色,随即,恢复如常。

主子今日,有些反常。

终于,两个人都挨不住,气绝。

侍卫把手置于两人鼻息之处,随即恭声道,“启禀郡主,已经死了!”

两个人都是弱女子,自然挨不了多久。

楼月卿淡淡的说,“拖出去!”

“是!”

很快两个人就这样被拖了出去,看着大厅中间一滩红艳艳的鲜血,想着刚才的那一幕,个个都心有余悸,看着楼月卿的眼神,都变了。

以前以为郡主脾气好,原来,都是假的,今日的郡主,当真是······

楼月卿看着她们的眼神,嘴角微勾,随即看着钟月月,浅浅一笑,笑的仿若鲜花盛放。

“二嫂觉得,你该怎么处置呢?”

钟月月咬紧下唇,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早已不再是刚才的样子,而是充满了恐惧,“你想怎么样?”

楼月卿想了想,随意道,“请家法!”

随意的语气,却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为之心底发颤的话来。

钟月月紧紧扣着椅子扶手,颤声道,“你······你敢!我即便做错了,你也没资格处置我!”

家法是什么东西,她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楼奕闵曾与她说过,行了家法的人,即便是身怀武功绝技,也必然会没了半条命,何况是她?

听说上一任宁国公楼疆,曾被当时的老夫人下令执行家法,结果从那以后犹如废人,治了很久才恢复如常,却落下了病根。

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家法之下焉有命在?

楼管家闻言,肃着脸沉声道,“二少夫人此言差矣,夫人命郡主掌家,离开时曾有令,府中诸事,郡主皆可做主,谁若是违反家规,按家规处置,二少夫人谋害大少夫人,违反家规,当行家法!”

“那也······”钟月月是真的怕了。

楼管家继续道,“二少夫人此次所作所为,本该家法之后,逐出家门!”

钟月月闻言,颤抖得厉害,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避免此次刑罚。

“楼管家,请家法!”

楼月卿清冷的声音响起,楼识颔首,转身走去祠堂。

看着楼识的脚步远去,钟月月起来跪下,“郡主,我错了,我不要受家法,不要,求求你······”

楼月卿冷冷看着她,不为所动,钟月月见状,一咬牙,转身跪到蔺沛芸面前,跪着哭求道,“大嫂,我知道错了,求你跟妹妹求求情,让她放过我一次,我以后绝不再犯,求你了······”

本来心境未平的蔺沛芸,被钟月月忽然这么一拉,忙的撇开她,心有余悸。

方才的那一幕,她尚且还未曾回过神来。

“大嫂,我真的知错了,你帮我求求郡主······”

楼月卿缓缓开口,“把二少夫人拉开!”

门口侍卫领命,即可走进来,吧钟月月拉到一边。

钟月月死命挣扎,蝌蚪徒劳无益。

很快管家便虔诚的双手捧着一根镶嵌着倒钩的银鞭走来,大概两尺有余的银鞭在光线的折射下划过一道亮光,那一道道震慑人心的倒钩尖锐吓人。

看到那样东西,钟月月甚至忘记了如何挣扎。

那东西打在身上,岂不是······

“不要······”

楼月卿站起来,接过银鞭,看了一眼,随即缓缓走向钟月月。

这时,门口一个侍卫匆匆走来,站在门口禀报道。

“郡主,二少爷回来了!”

------题外话------

忙活了几天,总算是闲下来了,明天继续拼命码字!

二哥回来了,是阻拦还是做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