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楼茗璇/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一个宫女匆匆走进来,行了个礼,禀报道,“启禀太后,贞妃娘娘求见!”

闻言,元太后面上划过一丝不耐,这个时候贞妃过来,来意为何不言而喻。

“让她进来!”

即使知道贞妃来意为何,她却不能不见,否则,与钟家生了嫌隙,那就得不偿失了。

钟家掌控兵部,为何效忠于她虽然和两个女儿并无直接关系,但是,钟元青对这两个女儿都是极在意的,如今除了这次的事情,钟月月为了她背了黑锅,受了这样的责罚,钟元青那里,怕是难以交代了。

没多久,贞妃疾步走进来,拖着长长的宫装裙尾,直接快步进来就跪在元太后前面,脸色极差。

“臣妾参见太后!”

“起来吧!”

贞妃却不起来,整个人伏在地上,脸色极其愤怒羞愧,红着眼哽咽道道,“请太后为月儿做主!”

也许是真的受到了惊吓,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发抖。

殊不知,刚才收到消息,她的妹妹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吓到了,难以置信。

贞妃的话一出,元太后面色不悦的说,“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起来好好说,这样跪着成何体统?”

这件事情本就是让她够头疼的了,这次钟月月出事,楼家这么做却是占理,她也发作不得,只能作罢。

可是,钟元青乃兵部尚书,掌管兵部,是她的一大筹码,可这次他的女儿因为自己做的事情背了黑锅遭遇此次刑罚,她必然要给一个说法。

贞妃仰头看着元太后,含泪泣诉,声声哽咽,“太后,臣妾的妹妹被楼家的人打得半死,月儿乃太后赐婚,如今遭受此等委屈,恳请太后为月儿做主,严惩滥用私刑的卿颜郡主!”

一张娇艳的容颜满含泪水,眼底的心疼和愤怒难以掩饰。

元太后颇为不悦的看着下面的贞妃,语气生冷满腹威严的说,“哀家如何做主?你妹妹已经是宁国公府的儿媳妇了,触犯了家规,宁国公府如何处置,哀家如何能管?何况,此次究竟真相如何,你知道么?”

不管是钟月月自己供认承担了罪责,还是宁国公府查到她身上,所以把大事化小了,她都不能再插手这次的事情。

元绍麒的事情,怕就是警告了。

是她低估了楼月卿,果然不简单呢。

“这是栽赃!月儿不会这么做,何况,这不是太后您······”

话没说完,就被哦元太后喝止。

“贞妃!”语气中满满都是警告。

贞妃嘴一闭,可是,一双蓄满了泪水的眸子紧紧看着元太后。

看到贞妃不再敢说话,元太后面色稍霁,淡淡的说,“你先回去,哀家让太医先去看看她伤势如何,再行定夺!”

“可是·····”

元太后眼神凌厉的看着她,冷冷的说,“贞妃,记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刚才贞妃想说什么,她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件事情贞妃没有参与,但是,却是知情一些的。

“臣妾······明白!”低着头,将所有的委屈压下,贞妃不敢再多说。

眼中划过一丝阴狠,楼月卿······

“退下吧!”

贞妃站起来,白着一张脸离开。

她一退下,元太后轻呼一口气。

贞妃······贞妃的态度,就是钟家的态度!

这次的事情,她得给钟家一个交代啊,否则,即便再忠诚,亲生骨肉被如此牺牲,钟元青怕是会心生不满。

宁国公府······

如果不能收为己用,那就得······连根拔起。

合欢殿。

合欢殿乃秦贵妃的寝宫,在宫里,几乎和皇后的凤鸾殿一样豪华的殿宇,坐落在帝王寝宫宣文殿的不远处。

秦贵妃正在花园喂鱼,怡情养性。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手一抖,手里的一把鱼食全部投进水中,衣水里瞬间泛起阵阵涟漪,金色鲤鱼全部拱在一处。

秦贵妃沉思少顷,随即嘴角微勾,“真是让人意外······”

虽然只是杖毙两个人,但是,一般的世家女子,没有几个敢如此凌厉的处置,名声,在世家之中,至关重要。

楼月卿这次处置两个丫鬟,虽说也是两个丫鬟不安分,可是,直接这样打死,对她的名声,是损害极大的。

一不小心,心狠手辣这四个字,就足以让她背负骂名。

再加上将钟月月处以家法·······

这个卿颜郡主,确实是让人意外呢。

身边的一个宫女低声道,“娘娘,贞妃方才去了太后宫里,好似太后也特别生气,发了好大一通火,娘娘,您说太后会不会·······”

“不会!”秦贵妃嗤笑一声,“她不敢!”

就算这次楼月卿所做的事情,是在跟她叫板又如何?难道她敢下旨处罚么?

她对宁国公府示好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再去处罚楼月卿?

何况,有什么理由?

这件事宁国公府是在有意大事化小,如果元太后还有这个胆子去处罚楼月卿,那么,挑明了这件事情,她一国太后的威仪和名誉就真的荡然无存了。

宁国公府乃楚国开国功臣,自楚国建国以来,世代忠君,楼家军捍卫楚国疆土近两百年,深受百姓爱戴,如果元太后所做的事情传出去,那后果······

宫女低眉,没说话。

“不过这一次,楼月卿连钟月月都打得半死,看来是真的怒了,本宫之前就觉着她绝不似面上那般和善,果不其然!”

当初看到楼月卿的第一印象,只觉得这个姑娘性情不错,教养极好,礼仪谈吐皆是上佳,再加上绝世的容颜和气质,即便是一向被人称赞的秦贵妃,都觉得这个姑娘不错。

如果几年前楼月卿在楚京,并且和自己一般大,那么,这楚国第一才女的名号,就与她无关了。

楼月卿一直以来故意的低调,不争不抢,好似什么都不在意,也许别人会认为,她什么也不懂,可是秦贵妃明白,楼月卿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这时,一个宫人走来,禀告道,“启禀娘娘,皇上让您前往宣文殿!”

神色微怔,秦贵妃颇为惊讶,“皇上不是和摄政王在下棋么?”

刚才才来报说容郅去宣文殿和皇上下棋了,怎么没多久就叫她过去了?

“摄政王方才收到急报,去宣政殿了,所以皇上让您过去!”

眼帘微帘,秦贵妃淡淡的说,“知道了,本宫稍后过去!”

宫人闻言,即刻退下。

看了一眼身上素雅的宫装,秦贵妃对着身边的贴身宫女淡淡的说,“给本宫更衣!”

“是!”

宁国夫人已经在普陀庵静修了一个多月了。

可府里的事情她全都知道,只是从不插手处理,一切交由楼月卿来处置。

霎时听到府里的人传来今日上午的消息,宁国夫人表情······

笑了!

凝儿站在身后看着宁国夫人忍俊不禁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无奈,夫人好似很高兴的样子。

府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夫人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轻抿一口茶,含笑道,“还以为她就算是要大事化小,也可能会牵扯到元家和钟家,看来是我多虑了!”

一个钟月月,就把这件事情了结,确实做的不错。

凝儿含笑轻声道,“郡主晓得轻重,夫人该放心才是,这一次,也算是给了那些个人教训了,何况,元大少爷被郡主如此教训······元家也算是受创了!”

元家嫡系两个嫡子,一个被摄政王一掌拍死,一个现在被废了,元家这次,算是为此付出代价了。

元绍麒已经去起了,育有一女,以后,怕是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闻言,宁国夫人面色一软,带着丝丝纵容的笑着道,“我就觉着奇怪,那孩子竟然如此······不过也好,元家,本就该断子绝孙了,多蹦跶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元家······

作恶多端,迟早天诛!

只不过,楼月卿这次竟然那么······倒是让她意外,直接就把元绍麒的命根子废了,一般女子,谁会这么做?

凝儿想了想,轻声道,“夫人,大少夫人这一次,怕是······”

被吓得不轻吧······

大少夫人如此温婉的一个人,被郡主这一通吓,估摸着对郡主产生恐惧了,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若不这样,大少夫人又如何明白,善良,是一把利刃!

而她的善良,若是一直如此,将来为她的愚善陪葬的,是整个宁国公府,以及楼家世代的基业和四十万楼家军!

宁国夫人莞尔,“无碍,只要宁国公府不倒,等将来我不在了,她总有一日是要和琛儿一起守卫这个家族,她这个性子,绝对不行,跟卿儿学着点,也是好的!”

何况,她就是希望楼月卿可以好好调教这个儿媳妇,最好可以让蔺沛芸学会心狠手辣。

“大少爷估摸着也是这么个意思,不然,也不会交由郡主处理这件事了!”

楼月卿把这件事情全权交给楼月卿处理,又在这个时候离开楚京,想必也有这个意思。

他明明可以处理掉这些事情,不让大少夫人面对这些,可是,却选择了默认郡主的所作所为,并且放任不管,明知道这样做大少夫人会被吓到,却依旧不管,想必也是这么个意思。

他作为丈夫,下不了这个心来让大少夫人如此,那么,就让郡主来做。

“这是为沛芸好,他既懂得,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话,完全没注意到门口站着的一个身影。

直到一声咳嗽声传来,才惊动了两个人。

宁国夫人转头看着门口,便看到一个身穿着灰色道袍戴着灰色圆帽的中年女子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串佛珠。

眉眼间尽是和善,只是多了一抹沧桑和憔悴,看着四五十岁的模样,虽然长了不少皱纹,依旧能看得出她曾也是个美人。

这便是宁国公府上一任宁国公的亲姐姐,曾经内定的太子妃,因为不愿嫁给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抗旨,被当时的太后下旨带发修行的楼大小姐楼茗璇。

如今普陀庵的静沉师太。

宁国夫人即刻站起来,“姐姐······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静修念经的么?

“阿弥陀佛!”楼茗璇面色淡淡,打了个佛语,随即嘴角微扯,缓声道,“过来看看你!”

宁国夫人笑了笑,上前扶着楼茗璇,让凝儿下去泡茶,才对着她缓声道,“我都想着待会儿就过去看你了,你还跑过来了,本身子就不好,硬要坚持念经也就罢了,怎么还跑过来了呢?”

虽有些责备,但是语气中带着一丝敬意不容忽视。

这么多年,楼茗璇一直不停的日日诵经。

当年先太后下旨让她来带发修行,命她日日诵经为皇室祈福,她还真是一日都不停歇。

本就一直身子不好,如此更是······

楼茗璇淡淡一笑,坐在椅子上,看着宁国夫人道,“经也念完了,便来看看你,对了,你出来也有一个多月了,该回去了!”

宁国夫人坐在她边上,轻笑道,“府里也没什么事情需要我回去,我打算再待一段时日,你身子越来越差了,我也不放心,让你跟我回去你又不肯!”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她倒是想经常来陪着楼茗璇。

楼茗璇低低一笑,目光转向门外,幽幽道,“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何必拘着地方?再说了,我已经习惯了这里,哪儿也不想去了!”

在这里二十多年了,外面是什么样子,好似都不记得了。

曾几何时,她游历大江南北······

宁国夫人闻言,叹了口气,“姐姐,当年母亲临去,都放心不下你,一直都在心疼你,你怎么就······”

老夫人最在意这个女儿,可是······

看着自己的女儿未嫁人就遁入空门,一辈子这样下去,为何抗旨,楼茗璇从来不说,而是默默地就这样一辈子待在这里。

老夫人气恼,没有来看过她,直到死去,都始终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女儿怎么就如此······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解释,抗了旨,就这样来到这个尼姑庵了却一生。

她本该母仪天下,本该一辈子尊贵。

如果当年她进宫,或许整个楚国,都将不一样。

------题外话------

本打算今天多码,可是还是没办法,这还是昨天的稿子加上今天码的一点,不想更新太晚,就先这么多了,明天二更,呜呜呜······

明天中午一点左右一更,晚上二更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