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探望老王爷/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人可以拦在门外,可是,慎王府可就不能随便拦着了。

且不说两家姻亲,就说慎王妃来大部分都是奉了慎老王爷的命令来的,这次的事情外面议论纷纷,对楼月卿的闺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老王爷也一定知道了,他身子不好不方便来,可是,早就该料到,此事一出,慎王府定然会来问,不是今日便是明日。

楼月卿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淡淡的说,“让楼识派人去告诉舅母,我待会儿便去慎王府探望外祖父,让她不必过来了,宁国公府也没事!”

“是!”

楼月卿才淡淡的说,“下去吧,告诉管家,这几日谁也不许放进来,府里的消息,也不许再传出去!”

“是!”

那侍女离开了。

楼月卿才缓缓的把碗里已经凉了不少的粥一口又一口的吃了,神态自若,动作优雅。

正在吃着,小丫头哒哒哒的跑上来,人未到声先至。

“姑姑······姑姑······”

楼月卿闻声看去,就看到灵儿跑上来,因为不想灵儿看到那些场面,所以楼月卿就让听雪带着她在府里到处玩。

灵儿跑的急了些,所以脸上还有一些汗水,而且眼眶有些红,瘪着嘴一脸委屈。

紧随上来的,还有莫言。

不过莫言神色有些急。

楼月卿见状,放下瓢羹,身子转了一下张开手把灵儿搂进怀里,用自己的袖子帮她擦了擦汗,看她一脸不开心,还幽怨的看着自己,楼月卿才抬头看着莫言淡淡的问,“怎么了?”

莫言笑了笑,“刚才听到几个丫头在说方才的事情,被灵儿听到了,闹着要去看看大少夫人,刚哄了回来!”

随着,灵儿就红着眼看着楼月卿,咬了咬唇,道,“姑姑,我要去看义母,好不好嘛!”

小手拽着楼月卿的袖子,一脸乞求。

“不行!”楼月卿肃着脸拒绝,“过几天再去!”

灵儿不高兴了,“为什么呀?”

两团眉毛拧成一团,看着十分委屈。

楼月卿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道,“乖,你义母身子不好,我们不要打扰她了,姑姑带你出去玩可好?”

“可是······”

看着灵儿一脸纠结的样子,楼月卿故作不悦,脸色威严的看着她,“嗯?”

小脑袋瞬间垂下,眼皮耸拉着,“好嘛······”

楼月卿才笑了下,看着莫离轻声道,“准备马车,我带她一起去看看外祖父!”

“是!”

楼月卿才站起来准备梳妆更衣,去慎王府。

可是很快管家来报,钟夫人和蔺夫人还没走,还在门口,楼月卿只好吩咐他们从后门走。

宁国公府的后门比较安静,因为鲜少有人经过,楼识把马车弄到后门,楼月卿带着小丫头和莫离莫言,就往慎王府去了。

完全不管前面府门前如今闹腾的局面。

一路上听着外面的议论纷纷,楼月卿嘴角微扯。

马车上有宁国公府的标识,所以,路过之处,都能听得到马车外面的议论声,都是与早上那件事情相关的。

楼月卿也是佩服这些消息传播的速度,明明在府里关着门处理的事情,才一个多时辰,整个楚京都知道了······

怎么传出来的都不知道。

不过她没想过制止,本来这就是她一开始想要的结果,就是要传出这样的消息,传出宁国公府郡主手腕毒辣,杀人不眨眼的名声。

这样既可以免了她的麻烦,也可以让那些想要算计楼家的人有所顾忌。

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慎王府,没想到竟遇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翻身下马的慎王世子容易琰,她的表哥。

容易琰看着风尘仆仆,想必是外出刚回来。

楼月卿领着灵儿忙的给容易琰打招呼,“卿儿见过表哥!”

容易琰把马交给门口跑过来的侍卫,看到楼月卿,便疾步走来,温声开口问道,“表妹怎么会过来?”

楼月卿颔首,含笑道,“来看看外祖父,表哥从外面回来?”

容易琰点头,“嗯,既然如此,我带表妹进去,爷爷总是念叨表妹,表妹过来看他,想必他老人家十分高兴!”

“好!”

容易琰领着楼月卿进去,不过刚进门没多久,就遇上了正打算出门的侧妃和她的侍女。

她正在和身边的侍女说着什么,看到楼月卿,先是一惊,随即袅袅走来,掩嘴轻笑,语气娇媚的说,“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郡主来了?”

容易琰看到她,直接脸色就变成了没有表情,楼月卿低低一笑,看来嫡出子女厌恶侧室好像已经成了常态。

楼月卿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随即缓缓开口,“侧妃这是要出府?”

直接称呼侧妃,让慎王侧妃脸色一僵。

按辈分来说,她是楼月卿的舅舅的侧妃,楼月卿若是懂事,该叫一声舅母,可是,她是侧室,这么叫也会冒犯了慎王妃。

讪讪一笑,“是啊,出去置办点东西,郡主怎么这个时候过来?我可是听说,今儿早上宁国公府的事儿······”

语气意味不明······

楼月卿莞尔一笑,不以为然,“侧妃消息可真灵通!”

她的不以为然,让侧妃有些不解,按理说,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传出来,对一个未嫁女子而言,那可是极为不好的影响。

一旦一个女子被安上了毒辣这两个字,谁还敢娶?

没有人愿意娶一个毒妇回家吧。

楼月卿会不在意?

难道她不知道,经此一事之后,没多少人敢娶她了么?

一边一直不吭声的容易琰疑惑的看着楼月卿,不解的问,“卿儿,出什么事了?”

他刚从外面回来,并不知道楚京发什么什么事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没事,一些小事罢了!”

侧妃闻言,嘴角一扯,“郡主心可真宽!”语气中充满了讽刺。

闻言,容易琰脸色一沉,眼神微眯看着侧妃,拳头微握······

一道满腹威严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儿?”

几人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紫色身影往这边来。

慎王妃缓缓走来,身旁还带着几个丫鬟,还有容昕也在一边。

侧妃急忙行礼,“参见王妃!”

容易琰也敬声道,“孩儿见过母妃!”

楼月卿缓缓屈膝,“舅母!”

容昕看到她,急忙叫了一声,“表姐!”

慎王妃看到她,脸上一喜,急忙走过来,还没叫起来,就直接把楼月卿扶了起来,笑着道,“卿儿可算来了,你外祖父一直念叨,你就是不来看他,他今儿听到那消息,气的吹胡子瞪眼儿的,可吓人了!”

说着,还无奈的嗔笑一声。

楼月卿低低一笑,“是卿儿不孝!”

慎王妃温和地看了一眼她,随即转身看着旁边的容易琰,柔声道,“琰儿回来了?这段时日在外面可还好?”

“母妃放心,孩儿一切都好!”

“嗯!”说着对身边的容昕轻声道,“带你表姐去你爷爷那里!”

“是!”

容昕很高兴的,拉着楼月卿就走了。

身后一直抱着灵儿的莫离也随之跟上。

她们一离开,容易琰也就跟慎王妃行了礼,转身回了他自己的院子。

慎王妃笑容一敛,转头看着侧妃,眼神淡漠,极具威严,侧妃一直低着头,没敢抬头。

慎王妃冷冷的看着她,“若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

方才她刻意想要讽刺楼月卿的那一幕,她自然看到了,自然是气,楼月卿是什么人?是她一个侧妃可以如此出言讽刺的么?

若是让王爷和老王爷听到半个字,她估摸着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

老王爷爱女之心,自然爱屋及乌,对楼月卿也是极为喜爱的,那是和容昕不相上下的宠爱,只是楼月卿以往不在,回来后又是鲜少过来,所以,别人看不出来。

王爷也一样,和宁国夫人兄妹之情感情甚笃,最是爱护这个妹妹,宁国夫人的女儿,他自然也是在意的。

侧妃闻言,脸色霎时一白,低声道,“贱妾该死,王妃恕罪!”

慎王妃没再吭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往麒麟园去。

侧妃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慎王妃的背影,暗自咬牙。

可恨她是个妾,否则······

楼月卿和容昕边走边聊天。

灵儿来到陌生的地方,也不敢多说话,所以一直沉默着,倒是容昕主动让莫离把她放下,自己牵着她慢慢走。还不时聊几下。

容昕很喜欢孩子。

楼月卿走在后面,看着前面一大一小的身影,浅浅一笑。

走了一会儿,才走到麒麟园,周围一片寂静,因为慎老王爷年纪大了,不喜欢周围太吵,所以,住的麒麟园也是比较偏僻,周边的院子也没人居住。

刚走进门,就看到芮嬷嬷端着一碗药从里面出来,面色担忧,看到楼月卿几人,忙的含笑走来。

“老奴见过两位郡主!”

容昕忙放开灵儿,把人扶起来,“嬷嬷请起!”

芮嬷嬷站起来,看着楼月卿,似乎很开心,“郡主可算是来了,老王爷今儿可是闹了脾气,一直叨叨着外面的那些流言,说他们胡说八道,连药都不吃呢!”

说着,眉眼间尽是担忧,看着手里的药。

闻言,楼月卿有些内疚,倒是她这段时日疏忽了,没来看老王爷。

接过芮嬷嬷手里的药,笑着道,“给我吧,我劝外祖父喝就是了!”

------题外话------

明天更新时间应该是下午,默默地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