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乞巧节/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奕闵闻言,神色微顿,握着茶杯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不过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抿了一口,才放下杯子看着楼月卿缓声问道,“我为何要怪你?”

眼底一片清明,一本正经的样子。

好像是在问,你没事吧?

“啊?”楼月卿懵了,这好像不是妻子被折腾成那样一个丈夫该有的态度吧,及时楼奕闵对钟月月没感情,也不至于······

她还以为楼奕闵是来怪她的。

楼奕闵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语气轻缓的说,“卿儿,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妹妹,她······十个都不如你!”

楼奕闵话一出,楼月卿愣了一下。

楼奕闵温和的目光看着她,语气略沉,“何况,这件事情她并非无辜,能活着,你也是看在我的面上,如此,我为何要怪你?”

种家的女儿嫁进来本就是携带着瓦解楼家的目的而来,而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既然知道,如何会为她动心?

何况,他想要的人,从来不是钟月月。

楼月卿莞尔,问道,“二哥不喜欢她?”

既然不喜欢,为何要给人一种要维护钟月月的假象?

楼奕闵闻言,低低一笑,随即远眺皇宫的方向,淡淡的说,“太后赐婚,母亲本想要回绝,可是宁国公府本就倍受觊觎,公然抗旨总会带来不妥,我不想让母亲为难!”

宁国夫人当年若是他不想娶,可以拒婚的,可是鉴于宁国公府这些年树大招风,不想再招来更多祸患,所以,他答应了。

宁国夫人从不会去强迫他去做不想做的事情,按照常理来说,宁国夫人作为一个嫡母,对他算是极好的了,从小到大,关心备至,从不虚假。

楼月卿闻言,眉梢微挑,“那如果让二哥休了她呢?”

这件事情之后,楼家和钟家的关系想必就会成仇了,钟月月这样子,实在不适合再继续呆在楼家。

本身她就不适合做楼家的儿媳妇,何况此次做的事情,以及钟家今日所作所为要付出的代价,钟月月,必然不能再留在楼家,宁国夫人若是听闻消息,钟月月被休,是必然的。

楼奕闵眸色微沉,垂眸,低声道,“其实你不说,我也不会再留她,等她伤势好转,我会给她休书,派人送她回去!”

楼月卿闻言,当真是惊了一下,“二哥······”

她以为,楼奕闵赶回来,就是为了护住钟月月,怎么······

楼奕闵淡声道,“我早就跟她说过,她为人如何,我不管,但若是做了对楼家不利的事情,我不会再给她机会,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解决她的事情!”

所以,钟月月嫁进楼家一年多的时间,并无大的错处,只是偶尔煽风点火,无伤大雅,他就没在意,但是,这一次,她犯了忌讳。

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是要付出代价。

这就是楼家的规矩!

闻言,楼月卿淡淡一笑,缓缓问道,“所以二哥早就打定主意要休了她?”

因为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怀好意,所以从未想过长相厮守,所以,一旦犯了错,驱离,便不需要太多的顾忌。

楼奕闵道,“如果她不犯错,那么一辈子相安无事的在楼家待着,那也无关紧要!”

既娶了她,那么,只要她安分守己,即使心里没有她,他也不会亏待她,只可惜,她太不知足。

楼月卿轻轻颔首,无所谓的道,“那便休了吧,否则留着她像怎么回事儿?母亲回来估摸着也不会容她,只是离开了楼家,她这辈子算是毁了!”

宁国公府休出去的女子,谁还敢要?

何况钟月月这次受了鞭刑,怕是很难恢复。

不过,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人若是不知足,想要争夺不该争夺的东西,没有这个资本和能力,就只能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代价。

如果钟月月安分守己,只要宁国公府不倒,她就一辈子荣华富贵不缺,谁也不会为难她,不管以后钟家如何,她都不会受到牵连。

“嗯!”

毁了就毁了吧。

楼月卿也不想再提这件事情,而是随即转开话题,“二哥这次打算在京中呆多久?”

楼奕闵这两个月在京中待着的时间没多久吧,回来几天就离开,虽然楼家产业多,但是,这样频繁出去,楼月卿都有些奇怪,楼奕闵到底干嘛去。

宁国夫人也竟然对此默认了,从不过问。

楼奕闵想了想,道,“暂时不打算外出了!”

“喔!”

兄妹俩又继续东扯西聊的絮叨了许久,楼奕闵才离开。

与此同时,元家。

元歆儿正在自己的院子里坐着发呆。

因为在自己家里,所以穿着有些简单朴素,头上戴着一朵杜若花甚是好看,黛眉轻扬,嘴角微勾。

几缕发丝垂落脸颊,姣美的面庞挂着轻微的笑意,可见心情是极好的。

看着手里的一个香囊,指尖轻揉,好似十分喜爱上面的图案。

香囊上面,绣着一对鸳鸯,正在戏水。

而香囊的角落那里,一个梅花小篆印在上头,因为字体过小,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字。

“小姐,出事了!”茯苓匆匆走来,附在她耳边低语一番,元歆儿本来带笑的脸色顿时一变,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猛然站起来,看着茯苓的眼神极其惊讶。

茯苓再一次重申,“钟诚街头行刺卿颜郡主,摄政王遇见把钟诚丢尽了天牢!”

“怎么会······”元歆儿身形一软,直接瘫坐在石凳上,眼神恍惚,难以置信。

他那样的人,竟然会管这些事情?

就因为那人想要杀了楼月卿,他就直接把一个朝中重臣的儿子丢进天牢任其生死不论?

为什么?

茯苓轻咬下唇,继续道,“而且据说摄政王殿下对卿颜郡主态度挺好,加上之前的······许多人都揣测摄政王对卿颜郡主与其他女子不同,许是······许是······”

许是对其动了心······

“不可能!”元歆儿咬牙,“殿下如此尊贵的一个人,怎会对······”

说到最后,元歆儿自己都不确定了。

容郅这么多年,对靠近他的女人,全都是直接弄死的,可是,这个楼月卿,从回来到现在,跟摄政王单独相处的次数也不少,并且上次两人骑一匹马,今日又如此······

即便是宁国公府地位尊崇,容郅也没有理由如此护着吧,莫不是他真的对那个人动了心思?

若是不动心思,也不会如此不同吧。

难道他想要拉拢宁国公府?

是这样的么?

茯苓看着元歆儿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小姐,或许是巧合吧,毕竟卿颜郡主是宁国公府的嫡女,摄政王路过,总不会冷眼旁观吧·····”

可是这么说,连她自己都不信。

这种事情本就是小事,宁国公府自己都可以解决,摄政王没必要为了顾忌宁国公府而去处罚钟家。

元歆儿咬了咬牙,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楼月卿······”

之前她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成为她的绊脚石,果不其然!

病怏怏的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不早点死了算了!

当夜,被扔进天牢的钟诚重伤不治身亡!

消息第二日便在楚京散布开来,震惊所有人,听闻钟夫人当即两眼一翻,病倒了,而钟元青,只能咬牙忍着,倒是宫里的贞妃,跑到太后宫里一阵哭诉,元太后本就气急了,再加上贞妃这么一闹,当即大发雷霆。

很快,太后病倒传了太医的消息传来。

而贞妃,因为闹了太后,被皇帝禁足在宫里。

第二日早朝,御史上书弹劾钟家街头行凶,行刺郡主,甚至污蔑当朝郡主,钟夫人被革去诰命夫人的封号,钟元青遭受训斥,罚俸一年。

而钟诚,当街刺杀郡主,以下犯上,本该处死,可人已经死了,便是不了了之,钟家接回尸体,低调下葬。

如此一来,钟家深受重创。

过了两日,楼月卿一早起来收到宁国夫人的信。

是楼绝亲自送回来的。

楼茗璇病情不太好,昨日半夜里忽然发起了高烧,宁国夫人无奈,只能让楼绝传信回来让楼月卿派莫离去一趟。

毕竟莫离是自己人,叫外人去总归不妥。

楼月卿便让莫离随着楼绝去了。

她的身子反正如今也没什么大碍,莫离离开一段时间也没什么问题,就没太在意。

莫离自然不放心,可是没办法,千叮咛万嘱咐让楼月卿注意,别又闹孩子气。

在莫离姑娘提醒了好几次后,楼月卿怒目瞪着她,“当我是灵儿对吧?”

不就是别让自己生病么?用得着叮嘱一次又一次?

莫离嘴角一抽,嘀咕一声,“又不是没有过这种事儿!”

楼月卿闻言,还没反应,莫离走了,提着包袱跟着楼绝走了。

楼月卿脸一黑!

第二日,便是乞巧节。

乞巧节乃楚国极为热闹的一个节日。

楼月卿蜗居了几日,转眼间便是乞巧节了。

因为打算今日带着灵儿出去玩一下,所以,今天心情极好。

吃了晚膳,外面天色渐暗的时候,便带着灵儿出了门,据说乞巧节的灯会最为热闹,楚京的佳人才子都会上街玩乐。

太阳已经下山,马车缓缓驶离宁国公府,楼月卿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都能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没天黑,外面都如此热闹了,怕是天黑后,更加热闹。

看着看着,楼月卿忽然眉头一皱,轻捂着腹部,有些难受。:

------题外话------

先来个开胃菜,晚上十一点,嘿嘿嘿

乞巧节会发生什么呢······

剧透一下:乞巧节过后,郡主要去摄政王府待两天······咩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