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身子不适,街头遇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楼月卿忽然放下帘子捂着肚子,莫言忙的关心问道,“主子怎么了?可是不适?”

楼月卿摇摇头,嘴角微扯,轻声道,“没事儿,估摸着是方才吃得多了些,撑了吧,待会儿就好了!”

说完,肚子果然就不疼了。

眉头一舒,仿佛方才的不适只是一刹那的错觉。

莫言却不放心,“主子,你当真没事?若是不舒服,便回去吧!”

楼月卿这身子与他人不同,凡有一点不适,都不是小事。

楼月卿摆摆手,“无碍,今日热闹,我都在府里闷了几日了,今日出来了,不去看看热闹就回去太可惜了,何况,你别大惊小怪了,好不容易莫离不在,你又学她唠嗑,早知道让你随着莫离一起去普陀庵好了!”

说着,没好气地瞪着莫言,一脸嗔怒。

她今日就是打算出去透透气,谁也别想拦着。

莫言闻言,果断闭嘴了。

被嫌弃了······

莫离离开的时候唠叨的话看来不是多余的,主子有时候确实跟个孩子似的,明知道自己身子这样,还要这么任性!

灵儿虽然顽皮,可是听话啊,这位倒好,如此不听话。

楼月卿看着莫言还是不放心,便出声道,“你且放心,我玩两个时辰就回去!”

莫言闻言,脸色一变,“两个时辰?”

那得什么时候才会去?

如今已经酉时,那不就是到将近亥时才能回去?

楼月卿看着她这样,脸一沉,不过也不生气,“那······一个半时辰?”

莫言撇撇嘴,不吭声。

一个半时辰······好吧,忍着!

勾月湖地处东大街,东大街是邺城最热闹的地方,此事湖边此时已经聚满了人,熙熙攘攘的街道,到处挂着各种模样的灯笼,乞巧节灯会的热闹不容小觑,还未曾天黑,这里就集聚了许多人,最为热闹的,便是勾月湖边的街道。

湖面上漂泊着近十艘船,船上挂满了灯笼。

马车已经驶不进去了,楼月卿便让马夫寻了个地方下了马车。

还好今日知道人多,便没有穿着那些繁琐的贵女衣裙,而是穿着简便的白色衣裙,没有长长的裙摆,走路都快了。

走进人群中,很快就被人群淹没了。

灵儿又想到处串,楼月卿肯定牵不住,所以就让莫言牵着,自己则是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着街两边的小摊贩和络绎不绝的人群,心情格外的好。

可是,走了没几下,腹部再次传来一阵绞痛,还有一阵寒意由腹部蔓延开来,楼月卿脸色一白,立即捂着肚子,缓缓蹲在街道中间。

“咝······”好痛!

怎么会有一种腹部搅动般的疼痛?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因为她忽然蹲下。莫言本来在跟灵儿说话,可是一抬头,楼月卿不见了,人群熙熙攘攘,莫言四下张望,因为楼月卿忽然蹲在那里,四下的百姓都纷纷退开,莫言才看到楼月卿白色的身影蹲在不远处,立即拉着灵儿跑过来,看到楼月卿蹲在那里捂着肚子,脸色一变,松开了灵儿跑到楼月卿身旁,急声问道,“主子,你没事吧?”

说着看到楼月卿脸色苍白,便伸手碰了一下,一阵冰凉。

莫言脸色大变,“主子,奴婢带你回去!”

说完正打算扶起楼月卿,楼月卿摆摆手,摇了摇头,“不······不用,一会儿就好······”

声音有些吃力,嘶哑,好像咬着牙关挤出来的声音。

莫言闻声,脸色已经很不好,“您这样如何能忍?奴婢带您去看大夫!”

这很明显是体内的寒毒复发的状态,几年前寒毒发作便是如此,只是程度比之现在,还要严重而已。

可是寒毒不是被压下了么?

楼月卿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用,扶我起来!”

已经有不少人围在旁边了,这样蹲在这里不好。

“主子······”

楼月卿一字一顿不悦的说,“扶我起来!”

无奈,莫言只好扶着她起来。

顺道给她输送了一些内息,楼月卿才好受一些。

楼月卿才没有捂着肚子,可是身子软了些,只能让莫言扶着。

身子暖了些,她才脸色才好了些,推开莫言的手,自己站着,可是,当看着莫言的时候,楼月卿脸色一变,四下扫视一眼。

“灵儿呢?”

怎么不见人了?

闻言,莫言才反应过来,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边,脸色大变,“刚才还······”

刚才还牵着的啊······

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呢?

楼月卿闻言,就知道不好了,急忙道,“快找啊!”

说完,忍着难受,拨开人群,楼月卿急忙找人。

莫言也急忙四处找人。

找了一会儿,楼月卿都没找到灵儿,可是,腹部又很不舒服。

不像是寒毒发作,可是,却有一种阴冷的感觉,伴随着腹部一阵阵绞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灵儿究竟在哪里?

不理会身子的不适,踉踉跄跄的到处寻找灵儿,忽然脚下一软,楼月卿差点倒下,根本反应不过来。

就在双膝即将及地的时候,手臂忽然被人用力一抓,才没有倒在地上。

可是楼月卿却感觉自己被猝不及防的一抓,身子撞到了什么东西,坚硬无比。

感觉整个人被托起,头上顶着什么,楼月卿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面孔倒映在她的面前,坚毅的轮廓,深邃的眸子······

容郅·····

看到眼前的人,楼月卿急忙推开,可是力气太小,根本推不动容郅。

容郅垂眸,看着怀里正要挣扎的人,眉头一蹙,怎么感觉自己抱着的,是一块冰?

楼月卿正要说话,可是腹部再一次传来剧痛,倒吸了一口气,“放······咝······”

整个人一软,被容郅托在怀里。

容郅脸色一变,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语气虽然依旧淡然,却多了一丝急切。

这才注意到,她脸色极其苍白,容郅立刻伸手替她把脉,可是楼月卿哪里会让他碰到自己的脉搏?立即使尽力气,挥开他的手,趁着容郅力气松散,立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疼痛感转瞬即逝,方才的剧痛只剩下一点点隐隐作痛,便不再理会,她站稳了身子,超容郅缓缓一拜,“多······多谢王爷······”

容郅看着她如此,脸色一沉,“你······”

话还没说完,一声嚅嚅的叫声响起,“姑姑·····姑姑你没事吧?”

灵儿挣开一个侍女的手,跑过来,拉着楼月卿的手,着急的问,“姑姑,你怎么样?”

可是,刚拉倒楼月卿的手,灵儿便一下子放开了,皱着眉头看着楼月卿,姑姑的手怎么那么冰凉?

楼月卿看到她,才松了口气,想要拉着灵儿,可是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收回了手,只是语气微沉,“你刚才跑哪儿去了?害的姑姑好找!”

吓死她了,还以为灵儿真的不见了。

“我······”

灵儿鼓了鼓腮,不说话。

楼月卿正要再开口,一声温柔的声音响起,“是我看到她一个人走在街头,便带她去买了点冰糖葫芦,让卿颜着急了,实在抱歉!”

说着话,庆宁从容郅身后走出,方才楼月卿被容郅挡着,所以没注意看他身后,只见他身后除了庆宁,还有一身淡紫色简便衣裙的花姑姑,好几个侍女和王骑护卫。

庆宁缓缓走到容郅身边,穿着一身秀了荷花的白色衣裙,头上素雅的戴着几根银簪,脸色有些憔悴。

楼月卿看到她,才注意到,周围聚了不少百姓,只是看到王骑护卫,所以不敢靠近,远远的窃窃私语。

顿了顿,才微微颔首,“庆宁郡主!”

容忆云也含笑点点头,“今日在这里看到你,可真是巧了,怎么,身子不适?”

说完,有些关怀的看着她,眼神中一抹关心不像作假。

“没有!”楼月卿嘴角微扯,随即问道,“不知庆宁郡主怎么么会在这里?”

容忆云不是一直在邙山居住的么?

容忆云轻笑道,“今日灯会想必十分热闹,我便让郅儿带我回来看看,也多年不曾见过此番景象,倒是心情好了不少,这不,方才看到这孩子一个人在街上,没看到你,便带着她,孩子喜欢热闹,可要好好看着才是!”

说完,目光温和的看着楼月卿身旁的灵儿。

这孩子看着就很讨喜。

楼月卿颔首,轻声道,“是我的疏忽,下次定然注意!”

确实,若是刚才灵儿真出什么事,那岂不是悔恨死了,以后得多带一个人出来专门带着灵儿。

一直不说话的容郅忽然语气微沉,不悦地道,“你身子不适怎么还出来?”

方才抱着她,好像怀里抱了一块冰块一样,容郅敢断定,她的身子有问题,而且竟然不愿给他探脉·····

想到这里,容郅看着她的眼神微沉。

被蓦然这么一质问,楼月卿懵了,急忙道,“臣女无碍,只是方才有些不适,想必是吃了什么东西,不打紧!”

怎么感觉肚子也不疼了呢······

闻言摄政王殿下更不悦了,扫视了她一眼,再看看身边,再次开口,“你的侍女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她那个样子,竟然没人在身边,要是出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

真是一点都不小心。

如今她在京中,想要她命的人可不少,若是刚才有人要杀她,她如何扛得住?

容郅这质问声听在楼月卿耳边,就有些懵了,这位大爷好像很生气?

“主子,你没事吧?”这时,一声急切的声音响起,只见兜了一圈还没找到灵儿,又放心不下楼月卿,只好顺着街道回来寻人的莫言匆忙跑来。

看到灵儿,她才松了口气。

楼月卿脸色的苍白,让她更急了。

“没事!”楼月卿摇摇头。

莫言拧紧眉头。看着楼月卿沉声道,“主子,先回去吧,您这个样子怕是不妥!”

若是真的寒毒发作,可就不得了了。

如今莫离不在,圣尊人在姑苏城,若是楼月卿这个时候寒毒发作,她可稳不住,而且,她不懂医术。

她们几个人各有所长,她只是擅厨,却不懂医术。

楼月卿坚持摇摇头,对着莫言轻声道,“不用了,把药给我!”

她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实在不想回去,何况,她自己的身子她知道,不会是寒毒发作,她的寒毒被封印在体内,连同着一身内力一起封印,一旦寒毒发作,内力必然破除封印涌出来,可是她并没有这种感觉。

那边无事,想必是不慎吃坏了什么东西了。

莫言闻言,才想到自己带了药出来,从腰间拿出一个白色瓷瓶,倒出一颗药,给楼月卿服下。

楼月卿服了药,药效发作很快,所以脸色很快就慢慢好转了。

容郅微微眯眼,看着楼月卿和莫言的对话和莫言的焦急,自然也看得出来,楼月卿身子真的有问题。

庆宁把一切收入眼底,秀眉一蹙,轻声道,“你身子不适的话,可以让花姑姑帮你看看,花姑姑医术很好!”

书我按,转身叫了一声花无言,花无言立即上前。

楼月卿脸色一变,急忙把手收到身后,拒绝道,“不用了,我没事,多谢郡主!”

她的脉象若是被人知道,岂不是招来更多麻烦?

她这种寒毒,并非一般的寒毒,一般的大夫或许查不出来,可是花无言可是医术高手,若是探了脉,便可以探查到她脉相沉浮不定,体内的内力也瞒不住。

虽然知道也许容郅不会做什么,可是,她身子的状况,还是少些人知道为好。

容忆云面色不动,轻声道,“既然如此,那也不勉强了,我们的船就在湖上,不如你上去休息一下,如何?”

指了指他们身后勾月湖上面,近十艘船中,最为华丽高大的一艘船,穿身上刻着一个陵字。

那艘船在所有的船只中极为醒目,停靠在最显眼的地方,而那个字,若她没记错,那是容郅以前的封号。

陵王!

那是容郅的船。

想到这里,楼月卿有些迟疑。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表姐,你果真在这里?”

声音一出,一伙人都看去,只见容昕一边街道走来,提着裙尾,轻跑到她面前,一脸笑意,跑过来就一脸兴奋的说,“表姐,你可让我好找,方才听说你上街了,我便下来寻你,可算寻到了!”

楼月卿看着她,脸色一怔,随即莞尔一笑,“你也出来了,怎么也不去叫我呢?”

“我是收到了玲珑的邀约才出来的,爷爷说宁国公府最近事儿多,怕打扰你,便没去了······”说着,转头看到容忆云,她脸色一喜,“庆宁姐姐······”

随即转头看电脑容郅,脸色一变,急忙硬着头皮行礼,“参见摄政王!”

容忆云看着容郅面色未动,便走过来扶着容昕,没好气道,“你这丫头,许久不见,怎么如此毛毛躁躁的,慎王婶若是看到,又该唠叨了!”

容昕笑眯眯的说,“才不会呢,庆宁姐姐不告诉母妃,母妃就不知道了呀!”

“你呀!”庆宁不由得弯唇一笑。

楼月卿看着容昕和容忆云聊着,承受着容郅的目光,不由得有些急了,伸手不动声色的在容昕手上轻轻一拧。

容昕立刻转头一看,看到楼月卿的眼神,立刻笑着道,“庆宁姐姐,我先带我表姐走了,她们还在等我呢,过几日我去看你!”

说完,和楼月卿一起给容郅行了礼,便离开了。

莫言一脸担忧的看着楼月卿,可还是什么也没说,抱起灵儿,随之跟上。

容忆云看着两人离开,才转头看着容郅,轻声道,“她身子好像不太好!”

容郅没吭声。

目光看着那道远去的身影,眉头紧皱。

看着容郅眼底虽然看似毫无波动,却掩映不住的那抹担忧,容忆云轻声问道,“郅儿,姐姐上次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闻言,容郅回神,“姐姐真的觉得很合适?”

容忆云淡淡一笑,垂眸想了想,道,“如今的楚国,除了她,没有人更合适,郅儿,或许,有她在身边,你会很温暖!”

这个姑娘,她是真的很满意。

她有直觉,如果容郅真的娶了这个人,这一生,都会有所不同。

容郅闻言,没吭声,看了一眼楼月卿已经消失在湖边的背影,转头看着容忆云,缓声道,“天色不早了,孤送你回坤王府!”

容忆云一听到容郅的话,脸色一变,冷着脸淡淡的说,“我不回去!”

坤王府······

容郅见她如此,垂眸思索片刻,旋即魔瞳微沉,道,“你该回去看看王叔了!”

容忆云沉声道,“郅儿,你应该明白,我最不想见的,就是他,若是回去,我想我会忍不住他身边那些母妃的影子一个个的全部掐死!”

这么多年,父王醉生梦死,寻了一个又一个母妃的影子,坤王府混乱不堪,她就算是死,也不想看到那样的一幕。

一个男人,护不住妻子,有何用?

容郅闻言,道,“那好,孤送你回摄政王府,你若是不想回邙山,就住在摄政王府!”

容忆云闻言,倒是没拒绝,而是道,“不用那么急,我难得出来,今夜定然十分热闹,待会儿再回去吧,反正我与姑姑说了,在京中待段时日再回邙山!”

她已经许久不曾回来过了。

“嗯!”

容郅没意见。

楼月卿上了船,才知道秦家的船上,聚了不少人。

其实各大世家在这里,都特地打造了船只,用来平日里游湖,宁国公府自然也有,只是宁国夫人不喜欢,就没放到这里来。

秦玲珑几日邀请了京中各大世家的千金小姐们一起游湖,早早就在这里了,就连楼琦琦也被邀请了出来,所以一上船,便看到了楼琦琦。

“见过姐姐!”

在场的各位小姐也都缓缓行礼,“见过郡主!”

“都起来吧!”

楼月卿看着在场的这些面孔,许多在大长公主的生辰宴席上见过一面,所以都有点印象,有一些倒是没见过,个个长得如花似玉的。

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几乎都有些敬畏,不敢直视。

所有人都起来,秦玲珑缓缓走过来,微微屈膝含笑道,“听闻郡主不喜欢热闹,便不敢邀约,没想到郡主竟然来了,是玲珑的不是!”

楼月卿摇了摇头,“无妨,我确实不喜喧闹,听闻今夜灯会热闹,便出来看看!”

见楼月卿确无怪罪之心,秦玲珑才缓了口气。

这时,一身华服的元歆儿走过来,盈盈一拜,“见过郡主!”

虽是行礼,可是礼节只是轻轻一下,不等楼月卿叫她起来,就平身了。

嘴角含笑,直直看着楼月卿轻声道,“这段时日听闻了不少郡主的丰功伟绩,一直都遗憾未曾与郡主好好相处,今日一见,倒是巧了!”

------题外话------

哎,懒习惯了·····明日下午两点左右一更,晚上二更

嘿嘿嘿,沾了摄政王一身大姨妈······

推荐好友月亮喵的《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死于丧尸之下的杜云夕一遭穿越,成为了被秀才未婚夫抛弃而自尽的杜家三娘。

爹死,母失踪,还背负着克亲的名声。

前有奶奶虎视眈眈盯着嫁妆,后有前未婚夫惦记着娶她当小妾,日子实在不好过。

幸好上天待她不薄,穿越的时候,那一身怪力与植物异能一起带了过来。

扔扔石子,一头野猪轰然倒下。

动动手指,灵芝苗瞬间长成百年灵芝。

养养花草,黑色牡丹名震天下。

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只差一个貌美老公热炕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曰不走,敲晕带走!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