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公然挑衅/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一出,四下皆惊。

元歆儿这是在······挑衅卿颜郡主么?

一个异姓郡主,深受皇室忌惮的宁国公府嫡女,一个太后侄女,出身也是一等一的好,姑姑和姐姐都是一国之母,父亲也是当朝左相,国丈之尊。

她的身份和楼月卿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只是有封号和无封号的区别罢了。

可是,元歆儿如此挑衅,若是惹怒了卿颜郡主,怕是不讨好。

楼月卿闻言,莞尔一笑,“元小姐此话,倒叫我惭愧了,不过是几桩小事儿,如何算得上丰功伟绩?”

元歆儿闻言,面色一沉,小事儿?

她的大哥如今子孙根已断,元家嫡系无后,为此,母亲一病不起,父亲急白了头,而这件事情,就是楼月卿的杰作,这对元家而言,那是一大重创。

她竟然说是小事儿?

嘴角一扯,元歆儿紧紧拽着袖口,牵强一笑,讽刺道,“郡主可真是厉害,听说钟家可是因为郡主如今一落千丈,没想到郡主竟然还有如此闲情雅致出来玩乐,若是换做别的女子,怕是要愧疚得不敢出门了!”

钟家本也算是望族,钟元青乃朝中重臣,兵部尚书,掌管兵部,而钟元青的两个女儿,一个进了宫为皇妃,一个嫁给了百年将门世家的宁国公府为媳妇,可是,因为楼月卿,遭受斥责,并且死了个儿子,伤了个女儿,还被皇上当着满朝文武斥责一番,钟夫人诰命夫人的封号也被剥夺,在京中地位一落千丈。

而钟家,跟元家关系匪浅,是太后的党羽,如此,元家也算是遭受了打压。

父亲对此,对这个楼月卿可算是生了杀意。

可是碍于宁国公府,只能忍着。

元歆儿明显的讽刺,让周边的人都惊讶无比,元歆儿方才若只是挑衅,那么,现在就是明显的讽刺和诋毁了了,她哪来的胆子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口不择言?

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虽然都和楼月卿有关系,但是,那都是皇上和摄政王所裁决的,而且谁不知钟家有错在先,行刺了郡主,还口出狂言以下犯上,就算处理的有些过了,可是,谁敢如此说出来?

那不只是会得罪宁国公府,还是质疑皇上和摄政王,若是传了出去,死一百次都不够。

按照元歆儿的话,钟家行刺郡主以下犯上是正确的?

楼月卿自然也是不喜欢听这些话,面色一沉,目光锁住元歆儿,语气清冷的开口,“元小姐此话何意?这是在责怪本郡主?这倒是稀罕了,连皇上都认为钟家所为不妥,训斥了钟尚书,怎的落到了元小姐眼里,就是钟家无辜了,元小姐这是在质疑皇上的决断,还是与钟家一样是非不分,辨不清真假了?”

元歆儿方才脑子一热说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才得知自己的话说东北U脱,可是众目睽睽,她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楼月卿的话一出,她脸色就变了,这话就严重了,质疑皇上,那可是不小的罪名。

而且,这件事情是摄政王默认的,也就是自己这番话也算是质疑摄政王,摄政王一向最不喜欢别人忤逆他,更何况是质疑?

脸色一沉,不善的看着楼月卿,随即元歆儿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道,“我本不是这个意思,郡主何必咄咄逼人?故意误解我的意思?难不成郡主如此小家子气?故意与我过不去?”

得,这是在反咬一口?

楼月卿还没说话,容昕就忍无可忍了,“元小姐这话可真是好听,谁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表姐一来你就如此出言为难,不占理了就又反咬一口,怎么,元家的教养到了这一代,竟一个不如一个了么?”

元歆儿被这样一说,立刻脸色就变了,“容昕,你······”

“放肆!”容昕还没等她说完,立刻语气微沉的说,“元歆儿,注意你的身份,本郡主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么?”

容昕乃皇家郡主,宗室之女,慎王府在楚国的地位又是重中之重,自然元歆儿哪怕是太后侄女,也比不得容昕尊贵,方才不行礼也就罢了,直呼其名乃以下犯上。

如今两位郡主都在,也是这里最尊贵的两个,元歆儿如此,并不占理。

闻言,元歆儿脸色僵硬,如此众目睽睽,竟然被这两个贱人如此羞辱,该死的!

容昕冷冷一笑,一改平时的恬静温和,眼神凌厉的看着元歆儿,沉声道,“看来,下次入宫,本郡主得好好与太后谏言,这如今不仅钟家不知礼数,元家也如此不懂规矩,如此丢太后颜面,若是不纠正,日后丢的是楚国的颜面,那可就兹事体大了!”

元歆儿脸色一变,“你······”

这事儿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也算是大事,要是闹起来,质疑皇上,以下犯上,那也是要受罚的,而且传到太后那里,太后必然生气,太后已经不止一次两次的说过,让她见到楼月卿绝对不要得罪了她,甚至要以礼相待,宁国公府是元家必须要争取到的,可是,今日一见,她忍不住。

方才在船上往湖边看去,竟然看到摄政王把她抱在怀里。

他从来不会如此对一个女子,即使远远一见,也能看得到他的眼神一直看着楼月卿,元歆儿哪里忍得住?

他对楼月卿,真的很不同。

如此一来,气氛极为尴尬,本来好好的聚会,这样一来,显得十分紧张,并且因为几个人身份都尊贵,别的小姐们也都不敢出来吭声,只有秦玲珑这个时候站出来轻声道,“好了,两位郡主莫要生气了,今日不如看在玲珑的面子上,莫要计较了!”

说完,脸色不悦地看着元歆儿,有些恼。

本来元家和秦家就是势不两立的两个家族,她们平时也不来往,只是这种场合,也不好不请,所以才请了她来,不过按照以前的习惯来看,元歆儿是不会参加的,今日来了,没想到竟然捣乱。

“可是······”容昕还是有些生气,她表姐是她带上来的,自然不肯让她受气,何况元歆儿是什么东西?

她平时不喜欢接触这些就会搬弄是非的世族千金,所以很少参加这样的场合,若非一定要参加没谁愿意来?只是秦玲珑不同,大家都是极好的姐妹,秦家和慎王府关系也不错,才会应邀前来,可不代表来这里愿意受气。

楼月卿温和的看着容昕,轻声道,“昕儿,好了,莫要让秦小姐为难了!”

先到此为止吧,这么多人看着,如此下去也不是什么好事。

容昕撇撇嘴,“哦!”

楼月卿扫视一眼看着她眼神都充满恐惧的一群小姐们,淡淡一笑,看着秦玲珑轻声道,“既然大家玩的开心,我就不叨扰了,秦小姐改日再聚,告辞!”

“等等!”

看着楼月卿,秦玲珑忽然开口,“郡主不如留下一起可好?”

楼月卿莞尔一笑,拒绝道,“不用,我今夜也是出来瞧瞧灯会,带这孩子出来看热闹的,窝在这里,倒是看不到热闹了,所以,还是先告辞吧!”

最严重的就是,她现在已经有些反胃了,如此呛鼻的胭脂味,全部合在一起,闻起来渗得慌。

秦玲珑知道挽留不住,倒也不再多说,轻声道,“那既然如此,郡主慢走!”

楼月卿轻微颔首,转身下船,容昕自然也不会再留下去,跟着楼月卿离开了。

“恭送郡主!”

······

一下船,容昕就闷声道,“表姐,你怎么就这样忍了呢?那个元歆儿可真是不懂规矩,你该让我教训她才对!”

敢如此对她表姐说话,简直是找死!

爷爷说过,要是在外面和表姐在一起,一定要看着,不能让任何人为难表姐,表姐自己不计较,不代表就好欺负。

楼月卿无奈地看着她一脸愤愤不平,轻声道,“好了,你这丫头······不过口头为难而已,我不是也让她无言以对了么?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何必去计较那么多,让自己心情不好呢?”

元歆儿看她不顺眼是必然的,能够这样挑衅,说明她心机没那么深沉,空有心计却藏不住,那才是好对付的人,也就不需要多加忌惮,反正迟早都要收拾元家,何必急于一时。

今日本就是出来散心,自然要开开心心。

容昕努努嘴,“好吧,表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表姐打算去哪里玩?”

如今天色已经黑了,湖边的街道上灯笼挂满了大街,喧闹声传来,极其热闹,甚至街道上灯火通明。

湖面上飘着好几艘船,不过刚才容郅的那艘船好似已经离开了,听说勾月湖的那一边湖水贯通摄政王府的洺湖,或许已经从湖道上回王府了。

他走了?

楼月卿微微抿唇,看着湖面上确实没有了摄政王府的那艘船,才肯定。

走了也好······

灵儿被莫言抱着,本来不能下来一脸幽怨的样子,看到勾月湖那一边的湖边上,正飘在湖面上的花灯,一阵欣喜,“姑姑,那边好漂亮啊,好漂亮的花,我们去那里看看好不好?”



------题外话------

嘿嘿嘿,摄政王还没走哦,郡主姨妈要来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