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不用发愁娶不到王妃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僵硬的两个字,带着一丝窘迫和尴尬,她没敢直视他,双手下意识的搂着身前,本来苍白的脸色,竟泛起了一丝躁红。

容郅本来因为她驱离了侍女,她自己又没力气,怕她出事儿,才不放心走进来,可是,摄政王殿下生来第一次,尴尬了······

方才一刹那间,无意中看到了她拉下衣领的那个画面,香肩半露,白脂玉一般莹白,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光滑透彻。

仅仅是一刹那,就引起了他的目光。

直到楼月卿仿若压抑着的两个字出来,容郅方回过神来,淡漠的脸逐渐僵硬,甚至有些窘迫,看着楼月卿羞愤的样子,他方知道自己继续待着不妥,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出去。

若是楼月卿细看,还能看到他走得步伐有些凌乱,随即应当是他出去后用内力一吸,门被关了起来。

楼月卿才松了口气,苍白的脸色划过一丝绯红,羞赧万分。

换完衣服后,已经折腾了近半个时辰过去,窗外的天边泛起鱼肚白,天逐渐亮了。

楼月卿艰难的把最后一件衣服穿好时,远眺一下外头的天色,轻喘一口气。

她身上如今穿着的是一件蓝色的衣裙,看着应该是新的,只不过上面除了一些简单的纹饰,并无其他装饰,看着高雅端庄,穿在身上也不觉厚重。

看着换下来的染了不少血迹的白色里衣和那一块红艳艳的布帛,楼月卿纠结了。

这玩意儿说实话,还是第一次接触过,她并非没有搭理过这些东西,昏迷的那三年,她在那个如梦似幻的世界里,那具身子是有葵水的,只不过,那时候就很简单了,可一看这些,楼月卿忽然间竟怀念起那些日子来。

这还是醒来大半年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竟是因为来了月事······

可是,问题来了,这些东西如何处理?

总不能让容郅进来收拾吧?响起刚才的那一幕,再想想那位爷的行事作风,让他来收拾这些东西,估计他会一掌拍死自己吧······

索性身子也没有刚醒来时那般沉了,楼月卿踌躇了一会儿,终于挪着步伐缓缓走向门口,蹑着手脚慢腾腾的拉开门,一道门缝·····

随即······

嘎嘎····

楼月卿脚步一个踉跄,看着站在门口如雕塑一样的男人。

容郅目光沉着的看着她,平静的墨瞳中仿若不起波澜的湖面般,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他静立于门外,想必站了许久。

看到她出来,他扫视一眼她,随即转头看着身后的人,淡淡的说,“进去收拾!”

楼月卿反应过来,才发现容郅后面站着方才的四个丫鬟。

那四个人闻声,即刻躬身走进来,往里面走去。

容郅才看着她,缓声道,“走吧!”

楼月卿刚才一直低着头没敢看他,闻声,茫然抬头看着他,“去······去哪儿?”

仔细一听,还能听出楼月卿说话时的不自在。

容郅倒是没什么反应了,淡淡的说,“孤命厨房送来了早膳,你身子弱,不能饿着!”

楼月卿闻言,支支吾吾的开口,“那个······”

容郅转身,看着她,略略蹙眉,静待他开口。

楼月卿硬着头皮道,“王爷能否派人送我回宁国公府?”

她在这里,真的不太合适。

又经历了方才尴尬的一幕,楼月卿活了是七年,还没有过如此尴尬的时候,她并非那种视贞洁如命的女子,对于一些东西,她并非十分在意,可问题是,这种情况······

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自在。

这么想着,脸颊忽然发烫······

容郅闻言,面色一沉,有些不悦,但看着楼月卿脸色苍白,倒也不会发怒,只是缓声道,“你如今需要静养,所以,孤打算让你在摄政王府住几日,等你身子好了,再送你回去!”

他的话一出,楼月卿抬头看着他,牵强一笑,“可是这样不合适······”

摄政王殿下闻言,倒是颇有深意的看着她,剑眉一挑,问道,“为何不合适!”

楼月卿闻言,很想一块月事布就这养甩他脸上去,咬了咬牙,调整心情,楼月卿有条有理的分析道,“王爷,臣女毕竟还是个姑娘,在王爷府中养病,会惹人非议,误会臣女与王爷,臣女倒是不打紧,可要是因此让王爷遭受流言指责,有辱王爷英名,将来影响王爷娶王妃,实在不妥······”

楼月卿话没说完,容郅笑了。

低低一笑,低哑微沉的音色自他嘴里发出,仿若压抑的笑声,可却能听出他此刻心情极好。

“如此,倒是有劳郡主为孤担忧了!”容郅很赞同她的话,不过却在楼月卿正要再接再厉的时候,他老人家悠然的说,“不过孤已经不用发愁娶不到王妃了,故而,不必在意了!”

啊?

楼月卿一懵,难得的一脸不解的看着容郅。

他什么意思?

容郅也不打算解释,脸色难得的温和,看着她缓声道,“走吧,早膳已经备好了!”

原本漠然的眉眼,竟忽然软了下来,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

或许,娶她回来,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起码,他对她,从未反感过,曾经执着的诺言,成了一场镜花水月,既然如此,娶她,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楼月卿蹙眉,驻足未动。

走了几步,察觉到楼月卿没有跟上,摄政王殿下回头看着她,语气略显清冷的开口,“又怎么了?”

楼月卿开了口,但是语气一顿,想了想,终究垂眸道,“我·······没什么!”

容郅略略蹙眉,不过他没有刨根问底的嗜好,见她不愿继续多说,便沉声道,“既没事,就走吧!”

楼月卿颔首,跟着他走了出去。

外面已经天亮了,方才还是鱼肚白的天,已经升起了太阳。

清晨的摄政王府,极其安静。

走出水阁站在桥上,楼月卿才发现,水阁周边就是一个荷花池,如今已经七月份,没多少莲花盛开了,但是一片嫩绿色的荷叶随着微风轻摇,湖面上泛起一阵阵涟漪,一股子清晨的清凉气息迎面而来,只觉十分舒坦。

这座楼阁竟然在湖的中间伫立着······

容郅在前面带路,一直沉默不语,走下桥,便是一片空地,路过几座院子之后,随即入目的一个雅致的园子。

园子里伫立着一个亭子,远远的还能看得到里面置放了一张圆桌,旁边坐着两个人,亭子边上站着几个侍女。

楼月卿视力极好,自然看得清楚,那两个人就是庆宁郡主和花姑姑。

桌上摆着不少膳食,楼月卿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药味儿。

走近,庆宁和花姑姑都站起来,花姑姑对着容郅微微颔首,“王爷!”

四下的侍女们也缓缓行礼。

容郅伸手微抬,他们全部都平身了。

庆宁走到楼月卿面前,看着楼月卿脸色好多了,面色一松,轻声问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楼月卿摇了摇头,“没有!”

庆宁闻言,莞尔道,“那就好,昨夜你那个样子,可是吓坏我们了,女子初来月事也不曾有你这般吓人的,怎么就······”

楼月卿闻言,脸色有些僵硬,轻咳了两声,“咳咳!”

容郅还站在旁边呢······

庆宁立刻就了然一笑,看了一眼容郅,只见他面色淡淡,可是眼底的不自在,庆宁却是一眼了然,便不再提及此事。

容郅才看着花姑姑,缓声道,“给她再把个脉!”

花姑姑颔首,“是!”

楼月卿却脸色一变,看着容郅摇摇头,“算了······”

容郅闻言,语气不容置喙,“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你如今身子状况不明,为了安全起见,不可不重视!”

她如此抗拒别人把脉,想必就是怕体内的寒毒被人察觉,可是,如今他们都知道了,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何况,经过一夜,虽然都稳定下来了,可是难保不会有其他问题,总不能就这样一直不给探脉吧。

楼月卿微微垂眸,想了想,倒是没再拒绝,缓缓走到桌边坐下,伸手放在桌边。

花姑姑上前,拿起她的手就探起了脉相。

过了一会儿,花姑姑放下她的手,对着容郅轻声道,“王爷放心,郡主身子已无大碍,不过失血过多,这段日子得好生补补才得!”

月事还有好几天,楼月卿现在第一天就已经失血过多了,着之后的几天,怕是不好受啊。

容郅闻言,倒是没有说什么。

庆宁走来,亲自拿起桌上的一个盅的盖子,一股药味儿扑鼻而来,楼月卿挑挑眉,只听庆宁轻声道,“这是我让花姑姑开的方子,吩咐厨房的人为你熬得药膳,补血滋润,你赶紧喝了,对身子好!”

里面放了好多种补血的药材,味道极浓。

楼月卿嘴角一抽,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庆宁,再看看容郅,心里有些无语,这坐月子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容郅忽然开口,“你好好待在王府,身子养好了孤再送你回去!”

楼月卿闻言,看着他,自然是不愿。

容郅哪管她愿不愿意?转而看着庆宁,缓声道,“孤进宫了!”

庆宁颔首,含笑道,“去吧!”

早朝时间已经到了,可是容郅还在王府,估摸着百官已经在宣政殿等着了。

若不是不放心楼月卿,容郅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在宫里了,如今外面因为昨夜里普陀庵被人放火,宁国夫人重伤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宁国公府的事情,从来不是小事,而且关乎楼奕琛如今在外面的事情,根本不容许容郅耽误,可竟然还是耽误了,庆宁嘴角微扯,看着楼月卿,眼神有些复杂。

容郅不给楼月卿回去,怕也是因为这些事情,若是楼月卿这个时候回去,那么,本就身子不好,出去后各种纷扰,如今所有人都等着看这场意外横祸对宁国公府造成的后果,她也肯定放心不下要去普陀庵,届时,岂非雪上加霜?

宁国夫人如今重伤,

容郅大步离开,楼月卿收回目光,看着桌上冒着白烟的药膳,微微抿唇,不知为何,有些不安。

庆宁坐在她身边,温声道,“赶紧趁热喝了,你一夜未曾吃过东西,可不能饿着自己!”

特别是现在这种时候,本就体寒,再饿着自己,会更难受。

楼月卿闻言,对着庆宁微微颔首,“多谢庆宁郡主!”

肚子也确实是饿了,楼月卿便不再客气。

吃完早膳,庆宁带着她走在摄政王府里,到处闲逛。

摄政王府并非多豪华,只是因为冷清,走在摄政王府里面,楼月卿有些不自在。

楼月卿很诧异,一路走来,发现摄政王府虽然很大,但是,却不像其他府邸一般姹紫嫣红,而是除了洺湖里的荷花,竟无一朵其他的花卉。

不过倒是有一片竹林。

还是紫竹林!

入口处伫立着一块黑色的石头,刻着一个字—禁!

站在紫竹林的入口处,庆宁止步了,看着楼月卿有些狐疑的眼神,庆宁低低一笑,“我很少来摄政王府,倒是不太熟悉这里的格局,且这里是郅儿的禁地,所以就不带你进去看了,来日有机会,让郅儿领你进去瞧瞧,我都不知道里面是何种模样呢!”

紫竹林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边际。

楼月卿闻言,嘴角微微扯了一下,庆宁这话,倒是有些······

“既然是摄政王的禁地,还是回去吧!”

她对里面也不感兴趣。

庆宁颔首,带着她往回走。

一边走着庆宁一边轻声道,“郅儿不喜欢五颜六色的花卉,所以命管家不可在府中种植花卉,若不是洺湖空荡荡的不好看,也不会有那一片荷花了!”

整个摄政王府,只有那一片荷花一枝独秀的傲然绽放,其他的,连朵野花都看不到,甚至别说五颜六色了。

楼月卿闻言,应了一声,“莲花高洁,王爷喜欢也在情理之中!”

他那种性子,不喜欢花卉才是正常的吧。

闻言,庆宁脸色一顿,道,“他不喜欢荷花!”

他不喜欢,只是因为那是母妃最喜欢的花,所以才能够勉强接受。

母妃最喜欢的就是莲花了,喜欢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高雅淡泊,不喜争艳,而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楼月卿闻言,眉梢一挑,看着庆宁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有些疑惑,不过没有多问。

庆宁忽然开口,“你身子不好,想必也累了,我让人送你回水阁休息!”

楼月卿没有多说什么,微微颔首,跟着一个丫鬟,走回了早上出来的水阁。

庆宁见她走了后,才轻呼一口气,走到一边的亭子里,坐在那里。

花姑姑走来,站在她身侧,手覆在她的肩头,轻声问道,“怎么了?”

庆宁咬着唇,抬眸看着花无言,轻声道,“花姑姑,我又想起她了!”

花姑姑一阵沉默。

眼底划过一抹痛色,转瞬即逝。

咬着唇,庆宁苦苦一笑,“你说为何会如此?我除了她的画像,连她真正的样子都不曾见过,却从未有过一刻忘记过那种执念,想起她,我就恨,恨先帝,恨父王,恨元太后,恨元家那群冷血无情的人!”

若不是他们,母妃不会那般受尽屈辱,最后含恨离世,她不会如此折磨自己,而容郅,也不会命运多舛,生来就受尽痛苦和折磨。

花姑姑眼底划过沉痛,看着庆宁的眼神充满心疼,“芸儿······”

庆宁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出生到如今,她一直陪在身边,如何不懂得庆宁为何如此?

自小便被指责生来克母,自懂事以来,无时不在自责自己害死了自己的母妃,可是,一次意外,真相陡然铺开,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那种恨意,无可替代。

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庆宁握紧拳头,望着皇宫的方向,沉声道,“我如今就放不下两件事儿,郅儿一直一个人,如今有了楼月卿,或许以后都不会再一个人了,我已经放心了,可是元家······如果我看不到元蓉下地狱,看不到元家毁灭,我死不瞑目!”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题外话------

此乃一更,二更会很晚,大家明天上学,就别等着看了

我的债主们,晚安!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