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总要习惯/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普陀庵昨夜里发生的事情,一大早就在楚京闹得沸沸扬扬,宁国夫人重伤,根本不能带回来,不仅是楼奕闵去了普陀庵,慎王爷也亲自前往普陀庵,就连宫里的皇上也派了人带着太医前去,一时间到处议论纷纷,而昨夜楼月卿被摄政王带回王府的事情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所有的议论声都是围绕着宁国公府的。

只不过,外面的这些流言蜚语,并未曾有一个字传进摄政王府。

早朝刚退,顺德公公就来请容郅前往宣文殿。

容郅放下手里的政务,当即前往宣文殿,踏进宣文殿,就看到容阑和太医都在那里。

容阑穿着一袭白色锦袍,温润淡雅,坐在那里跟太医正在说话,太医是太医院院正,一名须发都雪白的老头子。

容郅目光微沉,缓缓走过去,站在容阑前面微微颔首,“皇兄!”

容阑看着容郅温润的笑道,“七弟来了!坐吧”

一直站在那里的老太医急忙行礼,“老臣参见王爷!”

“起吧!”

容郅淡淡的说了句,随即走到容阑所坐的软榻的另一端坐下,随即看着容阑,语气平缓地问,“皇兄有何事?”

容阑这才面色严谨,沉声道,“不是朕有事,是陈太医刚从普陀庵回来,清华姑姑的情况不容乐观,朕便让过来商量如何是好!”

闻言,容郅剑眉微挑,转而看着陈太医,淡淡的问,“伤势如何?”

陈太医回话道,“宁国夫人被烟熏了,如今尚未醒来,且当时火势猛烈,屋檐的柱子砸下来,伤及内脏,情况并不乐观!”

容郅脸色一沉,“还有呢?”

陈太医继续道,“还有一个侍女为了救夫人,被柱子砸伤背部和腿,还被烧伤了脸,如今虽然醒来,却伤势严重!”

说来,那个侍女倒是忠心,据说昨夜里火势极大,根本不能靠近,暗卫长被宁国夫人派出去了,其他暗卫皆被引走,若不是那个侍女不顾性命的闯了进去,宁国夫人怕是命都没了。

而那个侍女,是郡主身边的人,恰巧在那里的。

容郅沉默不语。

昨夜冥夙已经说了,那个人是楼月卿的贴身侍女,只因为楼茗璇身子忽然不适,楼月卿让她去普陀庵诊治,竟然恰巧救了宁国夫人。

若是她知道宁国夫人和她的侍女都受了重伤,想必会一刻也呆不住的要离开王府的吧。

容阑见容郅沉默,便吩咐道,“陈太医,你先去太医院准备好所需药品,即可带去,务必要治好宁国夫人!”

与其一顿,又道,“还有那个侍女,也不可懈怠,如此忠诚的侍女,倒是不多见!”

陈太医共生行礼,“是,那老臣先告退了!”

太医一走,容阑看着容郅,温和一笑,淡淡的问,“朕听闻你昨夜把楼家那丫头带回去了?她如何了?”

容郅回神,回道,“无碍!”

闻言,容阑不着痕迹的舒了口气,淡淡的说,“那就好,如今宁国公府这样,她若是出事,可不是什么好事!”

宁国夫人出事,楼月卿再出事,乱的,是楼家军的军心!

如今楼奕琛不在,楼家就相继出事,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抬眸,看着容阑,容郅语气平淡地问,“皇兄认为,这件事情与谁有关?”

目光沉着,看不出情绪,可是,看着容阑,却无比认真。

容阑闻言,倒是沉默了。

不用去查,不用揣测,无需求证,他都知道,是谁做的。

容郅沉声道,“孤才让楼奕琛去查晋州之事,清华姑姑就出事了,若非巧合,那便是蓄意,他们如此做,目的再明显不过,就是逼楼奕琛回京,皇兄觉得,此事与谁有关呢?”

目光中划过一丝苦笑,容阑脸色有些僵硬,看着远处的墙面上的龙形雕刻,淡淡的说,“七弟想说什么?”

他的母后,早已一身罪孽,他也不想再包庇,只是,作为儿子,他不能看着她死,所以,他和容郅的兄弟之情,因为他的母后,早已不再如往日般。

他们兄弟俩只相差一岁,一起长大,感情十分好,可是就在十二年前,一切就变了。

皇位也好,权力也罢,他都可以不要么,但是,母后的命,终究不能不管。

容郅闻言,面色淡漠的看着容阑,语气寡淡的道,“昨日楼奕琛传信来告知,失踪人数已经将近一千,这些人活着也还好,若是死了,百姓无辜,总要有人为这些人偿命!”

这些并非私人恩怨,而是关乎国政。

若是那些事情当真属实,闹大了,岂非让整个楚国沸腾?

容阑抿唇,不知如何开口。

容郅的意思,他并非不懂,这件事情,有必要去做下这些事情的人不多,而且能够在晋州只手遮天的人,并不多。

容郅忽然站起来,“臣弟还有政务处理,就先离开了!”

说完,不等容阑开口,他就大步离开了。

容阑也没有想要留下他的打算。

容郅一走,容阑就自己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宫殿里,沉思。

处理完宣政殿堆积的政务,容郅就出宫了。

楼月卿很无聊。

所以就摸索着水阁的格局,那四个丫鬟好似消失了一般,并不在水阁中,楼月卿待着实在无聊,就在水阁转悠。

水阁看着没有那些华丽的宫殿般奢华,但是,所有的装潢摆设,竟然都是最好的材料,整个阁楼的地板都是暖玉铺成的,即使赤脚站在上面,都不会觉得冷。

即便是一个花瓶,都是不下千年的古董,且价值连城。

不由得暗自咂咂嘴,这厮也太会享受了,不过并未曾过多惊讶,这些东西,又不是没见过。

一楼转完了,站在楼梯那里,踌躇了许久,终于踏上了实红木打造的楼梯,一步步走上去。

看完了赶紧下来,他应该不会知道!

二楼的格局,比一楼简单多了,就是一间空旷的大房间,屏风隔着浴池,到处垂吊着黑色绣着华丽暗纹的龙帐,到处摆设着的东西都是井然有序,室内弥漫着一股龙涎香,透着男子独有的阳刚气息。

偌大的墨玉床榻上面铺着的,也是黑色的被子,好似未曾有人动过一样,整齐无比,床榻对面,是一张桌案,只是这张桌案上面不死下面的桌案一样堆满奏折,而是除了几本书和笔墨纸砚之外,什么都没有。

许是悬挂着夜明珠的关系,可以看出,这里所有的摆设,都偏向于黑色。

楼月卿挑挑眉,走向屏风后面,入目的,是一个足以容纳二十个人的浴池,并且竟然是温泉!

嘎嘎······

楼月卿凝眉,这座阁楼二楼,四下全是湖面,哪来的温泉水引进?

蹲在浴池边,伸手探了探,水是温热的·······

楼月卿正在出神,突然一个响音响起······

“嗷嗷嗷·······”

是那只小狐狸?

还有,好像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她立刻站起来,转身走过去,只看到书案后面的书架前,火红色的小狐狸正在抱着一个盒子叫着。

楼月卿看着小狐狸抱着盒子一副炸毛的样子,再听着它如丧考妣的叫声,呼了口气,四下望了一下,放下心来。

走过去在小狐狸垂丧着脑袋的时候,直接伸手在它的小脑袋上戳了几下。

小狐狸被人碰了,立刻受了惊吓一样把盒子一丢,蹦开直接蹦到不远处的龙帐那里,抱着黑色的布一脸惊吓的看着戳它的人。

“嗷嗷嗷·······”

主人不在,竟然有人在这里?吓死宝宝了!

楼月卿嘴角一抽,看着小狐狸的眼神都不怎么对劲了,什么胆子?

容郅哪寻来的小狐狸?忒逗了!

不过,这个盒子是什么鬼?

刚才想必是小狐狸不小心弄掉下来的吧,看这样子,盒子上面竟无一丝灰尘,想必是经常擦拭的东西,不过里面是什么呢?

楼月卿狐疑的捡起来,盒子有两只手掌平摊那么大,还挺厚的,一看就知道这个盒子是檀木所制,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彼岸花图案,估计是被人经常拿着,所以刻纹有些自然了。

楼月卿秉着一丝疑惑,上下研究着盒子,盒子只是简单的扣起来,所以不难打开,楼月卿轻拧了一下,就打开了。

“噔······”一个清脆的响音,是暖玉地板和玉佩相撞的声音。

楼月卿一惊,往地上看去,随即,目光微顿。

那是一块白里藏红的羊脂血玉打造成的玉佩,雕刻的不算繁琐,可是,却能看得出来,这块玉佩乃上好的玉石打造,十分贵重。

把盒子放下,立即拿起地上的玉佩一看,脸色大变。

玉佩后面,雕刻着一个正楷大字—玥!

玥······

没错,就是这块玉佩,怎么会在这里?

小狐狸立刻跑过来,爪子一横过来,直接把玉佩从楼月卿手里抢走,然后一个弹跳,直接跳上了书架上,紧紧抱着玉佩,一双鎏金色的狐狸眼瞪着她。

怒叫几声,“嗷嗷嗷嗷······”

不许碰主人的宝贝!

楼月卿回过神来,看着小狐狸爪子紧紧扣着的那块羊脂血玉,脸色煞白煞白的,随即转身,却忽然脚步一顿,震惊的看着站在楼梯口的男人。

容郅魔瞳微眯,看着一脸慌乱的女子,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看着容郅阴沉的脸,楼月卿脸色有些慌,“我······”楼月卿不知道怎么解释,不经他同意就上来这里,不知道他会不会发怒。

容郅看着她一眼,再看看不远处书架上的小狐狸,微微抬手,“过来!”

语气平缓无波动,听不出情绪。

小狐狸立刻蹦过来,站在他手上,然后献宝似的把怀里的玉佩交给容郅。

“嗷嗷嗷!”

容郅看着那块羊脂血玉,脸色不是很好。

伸手,接过,将玉佩握于手心,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抬眸,看着楼月卿,他脸色倒是没有方才那般不悦,而是缓声问道,“身子可还有不适?”

楼月卿一怔,以为他会生气······

“好多了,那个······我······”

她可是不经同意闯进了他的房间,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谁知摄政王殿下好像知道她想说什么,沉吟一下,随即淡淡的说,“无妨,总要习惯的!”

总要习惯她的存在,毕竟已经下定决心选了她,那便不会轻易改变。

“啊?”习惯?习惯什么?

容郅不打算多加解释,而是缓缓走近她,随即摊开手掌,让她看里面的那块玉佩,挑挑眉,“这块玉佩,你见过?”

说完,眼神紧紧地锁着她,静待她的答案。

如果楼月卿注意看,还可以看得出他眼底的一份期待。

楼月卿被他这么一问,当即脑子一顿空白,眼角微缩,微抿着唇,随即抬眸看着他,答道,“不曾!”

她的回答,容郅显然不惊讶,嘴角微扯,倒是没说什么。

楼月卿挑挑眉,“王爷很喜欢这块玉佩?”

容郅闻言,想了想,平静道,“倒也不是,只是当初意外捡到,一直没有机会归还!”

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把玉佩交还回去。

楼月卿闻言,沉默了。

原来是被他捡到了······

容郅没再看着她,而是把小狐狸放下,随即走到那边,倾身捡起盒子,把玉佩装回去,放回书架的第四层,随即走到她身侧,淡声道,“下去吧!”

“哦!”

容郅走下楼梯,楼月卿随之跟上······

普陀庵今日重兵把守!

因为宁国夫人遇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容郅派人通知驻守平城的楼家军副将莫铨领了一千人将普陀庵守的水泄不通,莫铨乃楼家心腹,宁国夫人受伤,自然是尽忠职守的守着普陀庵。

慎王带着慎王妃一大早就过来了,而楼月卿昨天半夜听闻消息就赶来了,看着太医们进出着,宁国夫人伤势却无一丝好转,个个心急如焚。

比宁国夫人伤的还要严重的莫离,如今却清醒过来了,可是因为伤的严重,根本下不来床。

拂云已经陪了她一夜,给她输送了不少内力养伤,因为看她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敢把楼月卿的事情说出来,就怕莫离一个心急,就这样跑回去。

因为昨夜里火势太大,若是莫离自己一个人,是伤不到她的,只是宁国夫人就在里面,她不可能不救人,就泼了自己一盆水跑了进去,用身子护着宁国夫人,所以被砸伤得十分严重,她受的外伤比宁国夫人重多了,只是她毕竟内力在身,宁国夫人养尊处优多年,自然比不得她,当即昏迷不醒。

半边脸包裹着白色的纱布,身上穿着单薄的里衣,可是背部和腿上却透着一丝丝血迹,莫离脸色苍白,因为受伤严重,所以只能靠着床榻不能下来。

看着外面天色已经是下午,可是楼月卿迟迟未出现,莫离才察觉不对。

按理说这里出那么大的事情,连慎王府和宫里都惊动了,楼月卿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却一直没来,倒不是想让楼月卿来看她们这样子,而是楼月卿的性格,不可能不来,莫离当即看着坐在榻边的拂云,沉声问道,“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昨夜拂云竟然是第一个赶到的,这本就有些不对劲。

拂云的身份不能轻易泄露,这种事情发生了,怎么也不能是她第一个来,可是,她却第一个赶到了。

若是正常情况下,主子定然昨夜就可以得到消息,那么,按照她的性子,昨夜里就该急着赶来了,毕竟不只是她伤到了,宁国夫人也重伤,她不可能不管,可是直到现在,楼奕闵来了,慎王夫妇来了,宫里人也来了,楼月卿迟迟未来,莫言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拂云就知道,瞒不住。

轻叹一声,无奈道,“算了,也瞒不住了,主子昨夜身子有异样,莫言说好像是寒毒作祟,后来主子昏迷在街头,被摄政王带回王府,如今情况不明!”

------题外话------

那块玉佩······嘿嘿嘿,知道那个字是什么意思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