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容郅,不要招惹我!/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恨么?

好像,一直未曾有过。

从记事开始,他就在宁国夫人膝下,不管什么时候,宁国夫人都对他尽心尽力,甚至从不曾有过亏待,除了宁国公的爵位不能给,其他的,什么都给了他,而且也给了他足够的自由,不会因为身份和家族束缚他,作为一个嫡母,宁国夫人已经极好,他心里,实在无法去怨恨。

目光诚挚的看着宁国夫人,楼奕闵平静道,“母亲待我如亲子,从小到大,孩儿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母亲多虑了!”

宁国夫人淡淡一笑,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或许你不恨,可是琦儿心里如何想的,我看着她长大,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是恨我呢,恨我当年冷眼旁观她的生母被杖毙,恨我给不了她嫡女的位置,十六年的养育之恩,竟然败给了那些人的挑拨离间,想想都可笑!”

十六年的养育,在楼琦琦心里,竟比不得外人的挑拨离间,如此,和白眼狼有何区别?

她自问,从不曾亏待过楼琦琦,可是,这两年楼琦琦越来越让她失望,虽然没有做什么对楼家不利的事情,但是,心思不纯,总有一日会成为宁国公府的祸患,如此,只有将所有可能对楼家不利的因素全会扼杀在萌芽之中,即使是杀了楼琦琦,她也不会手软。

楼月卿自己都知道自己并非楼家的女儿,但是,却不会做任何对楼家不利的事情,相反,宁国夫人很相信楼月卿,相信那个孩子绝非冷血之人,而楼琦琦,作为楼家的女儿却因为别人的挑拨离间,因为一些自己都不清楚的真相,就心生怨恨,枉费当年她苦苦哀求老夫人让楼琦琦出生。

楼奕闵沉默少顷,随即缓声道,“这些并非母亲的错,是二妹自己不知真相,所以才会被人利用,母亲其实可以与她解释清楚,或许,琦儿还能回头!”

当年楼琦琦的生母做了什么,楼奕闵是知道的,当时他已经六岁了,亲眼看着楼琦琦出生那天,老夫人下令,将楼琦琦的生母,宁国夫人的贴身侍女锦云当场杖毙,当时楼琦琦就被宁国夫人抱在怀里,其实早在锦云怀孕之时,就该一碗堕胎药和鸩毒了结了她的命,叛主,在楼家是决不能容忍的,老夫人一辈子强势,又极其偏爱宁国夫人这个儿媳妇,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子,所以,老夫人想要直接处死锦云,却被宁国夫人保了下来,可是一直都不曾有妾侍庶出的宁国公府,忽然不仅多了一个生母不明的庶子,还多了一个庶女,已经弄的京中议论纷纷,楼琦琦的生母自然是不能活。

所以,孩子一生下来,当即杖毙,那也是锦云自己的选择,为了给孩子一条活路,她除了死,别无选择。

而她的死,换来了楼琦琦在楼家堪比嫡女的优渥待遇,也是值了。

楼琦琦自出生以来,所享受的待遇么,都是宁国公府嫡女所得的,虽然比不得楼月卿如今的好,那也是因为楼月卿毕竟是一品郡主,待遇,可是比嫡女还要高。

可是,她不知足,也怨不得别人。

宁国夫人嘴角微扯,淡淡的说,“不必了,闵儿,你跟她不同,虽然你也并非我的儿子,可是你的娘亲,是个好姑娘,你也从来没有让母亲失望过,把你留在身边,母亲从未后悔过,可是琦儿,母亲后悔了······”

当年的一时心软,终究还是留下了个祸患。

想到这里,宁国夫人微微抿唇,沉声道,“希望她以后嫁入西宁郡王府,好好做她的西宁郡王妃,若是她再不知足,那么,就不要怪我容不下她!”

楼奕闵没说话,只是,楼琦琦会知足么?

她自以为自己装的天衣无缝,只是她从不知道,她的那些心思,最多就只能瞒着她自己。

宁国夫人看着楼奕闵,温和一笑,轻声道,“好了,索性母亲如今也无大碍了,你早些回去,如今卿儿不在府中,你大哥也在晋州未回,总要有个人看着家里,所以,别在这里逗留了!”

楼奕闵闻言,想了想,站起来道,“那孩儿先回去,明日再来看母亲!”

确实,如今府中连一个可以做主的人都没有,虽然一直都是管家掌权,但是,两个少夫人和一个小姐都在管家也做不得多少主。

“去吧!”

楼奕闵也不再多留,毕竟外面天色已晚,说完便走出去了。

容郅回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亥时了,水阁内灯火通明,可是,却十分寂静。

容郅站在水阁,蹙了蹙眉,随即负手走了进去,可是,当看到趴在桌案前谁的不省人事的楼月卿时,容郅还是脸黑了。

拧紧眉头走了过去,站在桌案前,看着楼月卿趴在那里睡的安稳的模样,再看看她手里拿着的一本兵法书籍,剑眉一蹙,有些不悦。

就这样趴在这里睡了?这女人是白痴么?

等等,她怀里那团毛茸茸的玩意儿·····

摄政王殿下伸手一揪,窝在楼月卿腿上,被外袍遮住了大部分身体的小狐狸就这样被提了起来。

小狐狸一惊,立刻醒来,“嗷嗷······”

挣扎两下,看到是自己的主人,它就狐狸眼瞪着容郅,不吵了。

主人,你提着我做什么?

容郅懒得理它,嫌弃的瞄了一眼,就直接丢了出去。

“嗷嗷嗷·····”凄惨的狐狸叫声响彻殿内,小狐狸睡眼惺忪的这样被丢了出去,直接砸到了某个装饰的大花瓶里,火红色的毛团消失在了花瓶口。

随后更加凄惨的叫声从花瓶里传出来。

楼月卿被吵醒了。

拧了拧自己的脑仁儿,缓缓睁开了双眸,当目光触及容郅阴沉的脸色时,楼月卿一惊,忙的站起来。

扯了扯嘴角,楼月卿问道,“你······你回来了?”|

容郅看着她,面色有些阴沉地问,“怎么睡这里?”

四面窗户都开着,夜风吹进来,连旁边的帘子都被吹起来,这么凉,她就这样趴在这里?身子还要不要了?

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看着她如今脸色有些白,容郅就不悦。

本来脸色好了不少,现在又白了。

啊?楼月卿懵了一下,随后不由有些不自在,低着头缓声道,“我只是看书不小心睡着了!”

她手里,还拿着那本兵法。

容郅蹙眉,从她手里接过一看,竟然是他珍藏的兵法书籍?

眉头一挑,看着楼月卿,面无表情的问,“你哪拿的?”

这是许多年前,慎老王爷送给他的,乃千年前元朝开国大将完颜将军所撰写的兵法,其用兵如神,从无败绩,被世人称颂为战神,只是后来狡兔死走狗烹,被满门抄斩,这本兵法,就是他所撰写。

当年老王爷很喜欢这本书,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送给了他,不过他也只是看过几眼,然后就放起来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藏哪去了,这女人哪寻来的?

楼月卿撇撇嘴,“小狐狸给我的,我觉着有趣,就看了,难道是王爷珍爱之物?”

其实她有看过这本书,千年流传,自然不止一本记载,不过当权者自然也不会留下这样的书籍,所以,如今存在世上的,怕也没几本了,她年幼的时候,接受的是皇家教育,接触过不少关于治国之道和用兵之道的书籍,其中就有这本。

那位完颜将军的战术,确实很厉害,她也极其喜爱。

闻言,容郅悠悠道,“倒也不是,这是你外公送孤的,你若喜欢,便拿去吧,只是你一个姑娘,怎就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

女子不都是喜欢那些诗歌书籍的么?兵法都是男人会喜欢的东西,里面讲诉的任何一个谋略,都是鲜血的堆积。

女子喜欢的,不都是闺房绣花,或者诗词歌赋这些玩意儿么?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那王爷觉得,我该喜欢什么?”

容郅倒是没回答,她会喜欢什么?他看不出来。

楼月卿也不掩饰,言简意赅,“我喜欢杀人!”

容郅呼吸一滞,凝眉看着她,眼底晦暗不明。

看着容郅一脸晦暗不明的模样,楼月卿嘴角微扯,“王爷呢?王爷最喜欢什么?”

容郅目光直直地看着她,不答反问,“为何喜欢杀人?”

杀人,总得有理由,她一个姑娘,一个出身高贵,身边不缺人保护的人,为何会喜欢杀人?

楼月卿抿唇,“杀人需要理由么?”

容郅魔瞳微眯。

她这句话,看似无心,实则包含许多意思。

究竟要到什么地步,才能够有杀人从不需要理由这样的认知出来?

谁都不喜欢杀人,曾经,他也不喜欢,可是皇家的人,谁的手是干净的?想要活着,想要脱离别人的控制,就需要不断杀人,所以,他杀的人,不在少数。

为了楚国的安定,为了江山稳固,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人,已经数不胜数了。

可她呢?她生在宁国公府,有爱她的母亲,疼她的兄长,不需要为了活着手染鲜血,不需要背负罪孽和耻辱,为何她却身染寒毒,有这样不该有的想法?

容郅看着她,紧抿着唇,忽然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楼月卿一怔,不语。

容郅又问,“忽然如此直白,想说什么?”

她刚才的那两句话,状似无意,可是容郅不傻,她一向能搪塞的时候,从来不会说实话,以往都是如此,总喜欢寻个理由拉开话题,方才的两句话,若在以前,她绝对不会说出来。

闻言,楼月卿笑了,笑的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容郅,她忽然走到他面前仅仅两尺的距离,仰头看着他,“王爷以为,我想说什么?”

垂眸看着她,摄政王殿下没回答。

楼月卿弯唇一笑,说,“今晚王爷离开后,我冥思苦想了许久,总算是想到了一个能够解释王爷突然间如此待我的理由,王爷想听么?”

所以,她之所以没有进去休息,就是等他回来。

太过无聊了,才让小狐狸找了本书给她看,仅此而已。

容郅闻言,目光微沉,“你说!”

楼月卿垂眸笑了笑,随后,看着他的眼睛,面色一变,恢复以往的肃穆,淡淡的问,“我可以认为······你喜欢我么?”

言罢,她紧紧看着他,平静的脸色,看不出在想什么。

容郅沉默了。

他喜欢么?

想娶她,只是一开始庆宁的一个提议,觉着她与记忆中的那个小姑娘很相似,到后来的下定决心,她很合适。可是,他喜欢与否,他没想过。

楼月卿见他没回答,不由得挑挑眉,“容郅,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容郅看着她,面无表情,语气清冷的问,“很重要么?”

闻言,楼月卿眼底一沉,别开目光,淡淡的说,“不重要!”

他问,“既如此,为何还问?”

楼月卿没回答。

为什么要问?

其实她也不知道,只是今夜想了许久,从上午在上面发现那个玉佩开始,她就总有些心神不宁。

容郅对她,态度过于奇怪。

好似很纵容一样,此前,从未听说过容郅对别人如此,他也不像是会随便谁都会如此纵容的人,那么,如此待她,原因不多。

可若是有了那种心思,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

她在摄政王府住了一日,那么,往后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

抬头看着容郅,楼月卿咬了咬唇畔,眼底一片清明,缓缓道,“容郅,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说完,绕过容郅,欲离开。

擦肩而过之际,手臂忽然被人拉住。

她脚步一顿,侧目看着他,静待下文。

容郅身形一转,看着她,许是被她方才的话所惊到了,拧紧眉头看着她,薄唇紧抿,却不说话。

她咬牙道,“容郅,不要再靠近我,以后,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祸害任何人!”

说完,伸手,扳开容郅的手,转头,缓步走向水阁门口。

如果没有一身病痛,如果她还是那个受尽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女,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帝女,那么,她也许不会害怕。

不用害怕死亡,不用畏惧失去。

被暗卫拦下,楼月卿一点也不惊讶,不过暗卫去禀报没多久,回来后就放她走了,楼月卿拖着疲乏的身子,走出了摄政王府。

如今已经是亥时,外面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一整条街道过去,几乎没有人影,今夜有些凉,所以,那些酒楼店铺的旗牌迎风飘荡,在夜色中尤为恐怖,还好月色不错,还有几天就是十五了,天空中悬挂着弯弯的钩月,倒是可以看清路面。

这里去宁国公府距离很远,摄政王府和宁国公府分别在邺城的两个不同的方向,所以,要是这样走回去,怕是要走很久,可是她已经感觉力不从心了。

走了一下,楼月卿就寻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了。

她身上还穿着一身单薄的蓝色衣裙,在摄政王府里的时候,还不觉得多难受,可是,现在出来,就有些凉了,再加上本身就是月事期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啊切!”

容郅在水阁待了许久,连李逵走进来,走不曾发觉。

李逵却沉声道,“王爷,如今天色这么晚了,宁国公府离王府那么远,郡主身子不好,穿得那样单薄,这样回去么,怕是不妥!”

闻言,容郅眉头一蹙,想起她现在穿着的,是那套蓝色的简便裙装,今日本就有些凉,她体内寒毒,又来那个东西······

想到这里,容郅猛然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题外话------

嘿嘿嘿,······

十二点之前二更,大家上学上班的,就别等了,明儿再看,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