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要么狠,要么忍/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女儿,应当是被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才对,即便她死了,汝南王如此爱她,身为一国皇帝,怎么可能会让他们的女儿流落在外?

何况,景媃即便死了,整个景氏家族护着,景阳王府堂堂一个异姓王府,还护不住她?她怎么也不至于流落异国,成了楚国的郡主吧。

可是,按照宁国夫人所说的,楼月卿从小就来到楚国了,七岁就成了宁国公府的女儿,这是怎么回事?

楼月卿没说话。

眼帘垂下,掩去眼底的刺痛,没有回答。

如果,她没有香消玉殒,那么,自己应该怎么也不至于沦落至此,那些恶毒的人心,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那些血腥和噩梦,她本来不需要去承受的。

慧极必伤,盛极必衰,好像,说的就是她吧。

见她不回答,楼茗璇继续问道,“她怎么死的?你父皇应该······”

楼月卿打断她的话,淡淡的问,“你跟她们,是何关系?”

楼茗璇竟然认识他们,倒是让楼月卿十分诧异,一个楚国将门嫡女,而景媃虽然出身王侯世家,却从小长在江湖,他是北璃位高权重的王爷,往来不败的汝南王。

楼茗璇愣了一下,也不打算隐瞒,面含淡笑,缓声道,“景媃救过我的命,而汝南王······倘若不是因为他心里那个人是景媃,我一定会做他的王妃,北璃的战神王爷,丰神俊朗,文武双全,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夫婿?而我,不过也只是一个同样有着仰慕之情的痴傻女人罢了!”

只是,优秀如他,心里只藏得下一个人,眼里除了景媃,再也容不下旁人了。

她那么骄傲,即便得不到,也不可能去抢,何况,景媃待她如妹妹,景媃那么爱他,而自己,只是晚了一步,就晚了一辈子。

所以她回来了,如果她想,她完全可以去争去抢,可是她选择了放下,回到楚国,拒婚,被下旨修行,所有人都觉着她疯了,放着太子妃的身份不要,放着京中的荣华富贵和权力不要,一辈子在这里熬着。

楼月卿闻言,突然笑了,略带讽刺道,“幸好你没有嫁给他,否则,又该多一个因他而死的无辜女人了!”

楼茗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楼月卿,想不明白,楼月卿这句话从何而来。

楼月卿冷冷一笑,继续道,“在他身边的女人,要么狠,要么忍,狠的代价,就是手染鲜血不择手段,忍的下场,就是非死即残,谁也逃不过!”

女人的斗争,本身就如此,何况,是为了她们共同爱着的男人!

曾经的汝南王,后来的贞顺皇帝,确实是有让女人为了独占他而不择手段的资本,何况,皇后之位只有一个,帝王的宠爱只有一份,谁不想要?

楼茗璇闻言,久久不语。

景媃如此高傲,最不喜欢勾心斗角,也不喜欢宫廷的斗争,性格直爽,自然,就是后者。

何况,她那样的人,如何承受与其他女人共享夫君?

楼月卿看着楼茗璇,微微一笑,轻声道,“姑母很幸运,不需要如她一般红颜薄命,即使被圈在这个地方,可以无畏无惧,无忧无怖,可以活着,真好!”

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事情,比得上活着最重要。

楼茗璇看着她,眼神复杂,思绪不明。

楼月卿轻声道,“母亲什么都不知道,请姑母莫要与她说出此事,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她护我十年,从来真心待我,知道太多,总归不好!”

宁国夫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没问过,也没查过,对她真心相待,呵护关怀,可她的身世,总归不是一般人家,而且所牵涉的,是北璃的政权。

看着楼月卿走回静心斋的背影,楼茗璇立于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楼月卿走进宁国夫人的房里,慎王妃不在了,宁国夫人靠在那里闭目养神,好像是在等她一样,她一进来,宁国夫人就睁开眼了。

楼月卿坐在她面前,替她拉好被角,莞尔笑道,“母亲怎么自己一个人?舅母呢?”

宁国夫人道,“她昨儿夜里陪我到很晚,未曾休息好,我便让她回去休息了!”

楼月卿闻言,轻笑道,“那我陪着母亲!”

宁国夫人含笑看着楼月卿,拉着楼月卿的手,目光温和柔声道,“也好,在这儿陪母亲一会儿,下午就回京吧!”

如今已经是快午时了。

楼月卿一惊,“下午?为何?我还想在这里陪母亲几天呢!”

她打算过两日再回去的,顺便看看宁国夫人和莫离的伤势能否一起回去,回京养伤总比在这里好。

宁国夫人拒绝,“不用,母亲打算在这里养伤到好为止,你身子不太好,住这里也不妥,等莫离好些了,在派人把她接回去,我就不回去了!”

一回去,怕是日子就不清净了。

如今在这里不被打扰,可回去了就不一样了。

“那我在这里陪母亲,不好么?”

宁国夫人闻言,笑了笑,随即轻叹一声,轻声道,“比起母亲这里,府里更需要你!”

她自然也希望楼月卿在这陪着她,但是,如今宁国公府不能没有做主的人,她不在京中,楼奕琛也不在,楼奕闵是宁国公府的二少爷,但是,除了这个身份,毫无任何官职爵位,府里的事情还能应付,外面的事情就无法应付了。

楼月卿有郡主的身份,只要她在,谁也不敢对宁国公府做任何事情,毕竟楼月卿的手腕,大家都是见过的。

楼月卿自然是明白了宁国夫人的意思,也不坚持了,“那好,我下午便回去,明日再来!”

宁国夫人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明日也不用来,这路途遥远的,你失血过多,还是在府里好好养着吧,过几日再来也成!”

女子来月事,最容易疲累,楼月卿又是失血过多,肯定是更累。

楼月卿点点头,“有闲暇就来!”

宁国夫人满意了,“这就好,想来这几日,你也不会空闲时间!”

楼月卿起码这几日都不会有空闲的时间出来了。

楼月卿不说话了。

敢情宁国夫人是想让她去处理京城里的那些麻烦事儿?

坑女儿的啊啊啊啊!

宁国夫人忽然想到什么,忽然认真的看着楼月卿,沉声道,“对了,卿儿,母亲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要老实回答!”

“嗯?”怎么忽然这么严肃?

宁国夫人继续认真道,“你答应母亲,一定要如实回答!”

楼月卿没吭声,看着宁国夫人,显然是被宁国夫人忽然的严肃惊了一下。

半响,在宁国夫人恳切的眼神之下,楼月卿颔首,嘴角微扯,“母亲问吧!”

不管问什么,她应该都能说就说。

宁国夫人想了想,问道,“摄政王昨日与我说起,你体内有寒毒,你老实告诉母亲,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染上寒毒?这到是怎么回事?当年斓曦只是与我说你身子弱,可是寒毒的事情,却从未与我提起,你告诉母亲,为何会如此?”

楼月卿抿唇,被宁国夫人握着的手,忽然一缩,眼底慌乱的看着宁国夫人,抿唇不语。

她的表情落到宁国夫人眼中,宁国夫人有些急,继续道,“母亲不在乎你究竟是什么人,也不在乎你来自于何处,可是卿儿,母亲很在乎你,你该是明白,你可以瞒我一切,可你的身子状况,你不能瞒我!”

楼月卿的不简单,她一直都知道,虽然不懂斓曦是什么人,可是,斓曦对楼月卿如此在意,甚至用命来护着,斓曦是什么人宁国夫人自己都猜不出来,可是,武功高强,医术高明,且身边那么多手下,肯定不是一般的大夫。

她不在乎楼月卿来自于何处,不在乎这个女儿的存在是否会危害到楼家,她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护着这个女儿,所以不担心这些。

只是楼月卿的身子,她却总是不清楚。

容郅说她身体里有寒毒,那岂不是······

楼月卿沉默,不知道如何作答。

见她还是不说,宁国夫人急了,“卿儿······”

楼月卿低声道,“六岁那年,遭遇追杀,掉入冰湖中,所以不慎染上了寒毒!”

宁国夫人闻言,脸色大变,“六岁?被人追杀?为何?一个孩子,谁会······”

再狠再恨,也不至于对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下毒手吧,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要追杀一个孩子?

即使是狠如元太后,对容郅当年也没有直接杀了,而是想要控制而已。

楼月卿柔柔一笑,看着宁国夫人轻声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母亲一样,会对年幼无辜的稚子手下留情!”

宁国夫人一惊,看着楼月卿,没说话。

楼月卿看着宁国夫人,眸中带着一丝笑意,道,“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从一开始就做您的女儿,这样,就不需要承受如此跌宕起伏的人生,也不会让那么多人因我而死!”

她只是身不由己的生在那个地方,生做那个身份,就注定了一辈子都要承受这样的罪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尊贵,宠爱,是要付出代价的。

宁国夫人一脸心疼的看着楼月卿,忽然拉着她抱着在怀里,手轻轻的拍着楼月卿的背。

“你现在可不就是母亲的女儿么?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一个六岁的孩子都要赶尽杀绝······

她没有问楼月卿究竟是具体为何被追杀,楼月卿既然点到为止,就是实在不能说出来,既然不能说,她何必逼问?

······

下午未时末,楼月卿踏上了回京的马车。

从普陀庵回京城,本来骑马需要不倒半个时辰就可以,即使是坐马车,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但是,因为楼月卿身子还没好,莫言又还有些内伤未愈,所以马车走得很慢,走了大半个时辰,刚走了两里路。

楼月卿拿着一本离开时楼茗璇送给她的佛经,有意无意地翻着,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莫言看着她,含笑道,“主子既然不想看,怎么拿着看?仔细伤眼睛!”

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也不知道能看到什么内容。

楼月卿莞尔,轻声道,“姑母亲自抄写的经书,我倒是想看看字写得如何,内容不看也罢!”

她对佛门的那些圣言佛语毫无任何兴趣。

不过,字写得不错。

莫言忍俊不禁。

拂云却开口问道,“主子可有猜测过此次事件何人主使?”

楼月卿经书一合,把经书递给莫言,随即看着拂云莞尔一笑,“你觉得呢?”

拂云摇摇头,想了想,道,“属下不敢肯定,不过有件事情,也许和夫人被伤一事有关!”

“何事?”

拂云回话道,“前段日子就发生了,晋州那边陆续失踪了不少百姓,都是年纪十八到五十的壮年男子,可是百姓报案,却都被压了下来,全都不了了之,甚至引起了一阵轰动,摄政王派了宁国公去查案,宁国夫人就遭遇了这样的事儿,属下觉得,两件事必有关联!”

闻言,楼月卿十分惊讶,拧眉看着她,“那为何我不知道?”

这种事情,竟然没有人告诉过她!

拂云眼神微闪,不语,倒是莫言,低声道,“原本也没有在意过,只是最近一个月闹得有些大了,才引起朝廷的重视,可这件事情一直和主子没有关系,我们便没有让主子受打扰!”

楼月卿的身子这段时间都这样,情况不佳,这种事与楼月卿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楼月卿没有必要知道。

闻言,楼月卿眉梢一挑,悠悠道,“晋州······我记得晋州乃楚国金矿最多的城池吧?”

楚国晋州,聚集了楚国最多的矿山。

拂云颔首,“确实,听闻素有楚国第一皇商的郭家,发迹于晋州,源于金矿,当年就是因为将祖上的几座山挖出了金矿献于朝廷,被封为第一皇商,如今,整个晋州以及周边的城池,都是郭家的盘踞地,在楚国各地,都有生意,足以看成富可敌国!”

也正因为如此,郭家也算是楚国南方的望族,虽为商人,却足以只手遮天。

何况,这个郭家,可不简单呢。

楼月卿忽然眯眼,语气意味不明的道,“郭家?我没记错的话,元丞相的那位夫人和英王妃,是郭家女吧?”

“好像是!”

对于这些命妇的姓氏,一般也不会太在意,所以拂云有些窘。

楼月卿没好气的看着拂云,鄙视了一眼,随即道,“能够让两个女儿都嫁进王侯之家为正妻,一个一品诰命夫人,一个王妃,郭家可真不简单啊!”

莫言看着她,含笑道,“主子既然不想看,怎么拿着看?仔细伤眼睛!”

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也不知道能看到什么内容。

楼月卿莞尔,轻声道,“姑母亲自抄写的经书,我倒是想看看字写得如何,内容不看也罢!”

她对佛门的那些圣言佛语毫无任何兴趣。

不过,字写得不错。

莫言忍俊不禁。

拂云却开口问道,“主子可有猜测过此次事件何人主使?”

楼月卿经书一合,把经书递给莫言,随即看着拂云莞尔一笑,“你觉得呢?”

拂云摇摇头,想了想,道,“属下不敢肯定,不过有件事情,也许和夫人被伤一事有关!”

“何事?”

拂云回话道,“前段日子就发生了,晋州那边陆续失踪了不少百姓,都是年纪十八到五十的壮年男子,可是百姓报案,却都被压了下来,全都不了了之,甚至引起了一阵轰动,摄政王派了宁国公去查案,宁国夫人就遭遇了这样的事儿,属下觉得,两件事必有关联!”

闻言,楼月卿十分惊讶,拧眉看着她,“那为何我不知道?”

这种事情,竟然没有人告诉过她!

拂云眼神微闪,不语,倒是莫言,低声道,“原本也没有在意过,只是最近一个月闹得有些大了,才引起朝廷的重视,可这件事情一直和主子没有关系,我们便没有让主子受打扰!”

楼月卿的身子这段时间都这样,情况不佳,这种事与楼月卿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楼月卿没有必要知道。

闻言,楼月卿眉梢一挑,悠悠道,“晋州······我记得晋州乃楚国金矿最多的城池吧?”

楚国晋州,聚集了楚国最多的矿山。

拂云颔首,“确实,听闻素有楚国第一皇商的郭家,发迹于晋州,源于金矿,当年就是因为将祖上的几座山挖出了金矿献于朝廷,被封为第一皇商,如今,整个晋州以及周边的城池,都是郭家的盘踞地,在楚国各地,都有生意,足以看成富可敌国!”

也正因为如此,郭家也算是楚国南方的望族,虽为商人,却足以只手遮天。

何况,这个郭家,可不简单呢。

楼月卿忽然眯眼,语气意味不明的道,“郭家?我没记错的话,元丞相的那位夫人和英王妃,是郭家女吧?”

“好像是!”

对于这些命妇的姓氏,一般也不会太在意,所以拂云有些窘。

楼月卿没好气的看着拂云,鄙视了一眼,随即道,“能够让两个女儿都嫁进王侯之家为正妻,一个一品诰命夫人,一个王妃,郭家可真不简单啊!”

------题外话------

我今天拉肚子拉到虚脱了,躺了一天,码了很久才这点,后面一段明天改回来,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