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两批杀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人脸色一变。

拂云不顾手上的伤,掀开帘子一看,脸色立即就变了。

“不好,是杀手!”

马车外面,已经被不下二十个黑衣杀手围住了,个个都杀气凛然,手握着白晃晃的刀,全身都裹着黑衣,露出一双眼睛。

闻言,楼月卿脸色一沉。

拂云对着莫言沉声道,“莫言,你留下,保护主子!”

“好!”她有内伤,出去应付也不现实。

拂云交代了之后,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根鞭子,一个利索的动作,跳下马车。

马车内,听着外面传来的厮杀声,楼月卿掀开帘子一看,只见不管哪个黑衣人想要靠近马车,都被拂云的鞭子抽开。

拂云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马车上,所以,一时间黑衣人都在攻击马车,而拂云也在集中全力把所有靠近马车的黑衣人全部挡开。

拂云武功不弱,所有她身边的人,最基本的,就是要会武功,其他都是次要的,且个个都武功不弱,可是,拂云在对付这些人,竟有些力不从心。

忽然有一个黑衣杀手举着刀就往马车上掀着帘子看着的楼月卿砍过来,可是拂云反应过来,在刀还没砍到的时候,鞭子一抽过来,直接圈住黑衣人的脖子直接把人拖过去,倒地,喉咙一圈红色血印,血液不停地漫出,喉管断了。

直接就这样断气了,而拂云不知怎的,忽然就有些吃力,踉跄一步,喘了几口气。

楼月卿眼神微眯,拂云这是因为受伤了?

莫言也顺着楼月卿的目光看去,看到拂云的手上箭划伤的伤口处,竟然流出了黑色的血迹,脸色微变,“主子,剑上有毒,拂云中毒了!”

楼月卿闻言,看着拂云,神色一怔,确实,箭矢上有毒!

拧紧眉头,楼月卿忽然想到什么,竟然一个弯腰从坐着的软榻下面拿出一个小型弓弩,还有一把短小的箭矢。

莫言一惊,对啊,她怎么忘了?主子放了一把弩机在马车上?

因为她身子弱,所以,以防万一,就制了一把小型弩机放在马车上护身,不需要多大的力气,但是制作精美,能射出不下三十米的距离。

很适合现在的楼月卿。

只见楼月卿动作熟稔的把箭矢装进弩机里面,随即掀开帘子,看着拂云已经很吃力,地上死了好几个黑衣人,而她,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了。

可是,那些黑衣人的注意力已经从马车这里转移到她的身上,打斗的地方也逐渐离马车。

用力地一鞭子挥出去,直接把一个黑衣人的脑袋都扯断了,可是拂云突然不知怎么的,忽然一阵晕眩,一个踉跄,身子一软,握着鞭子的手一阵发抖。

一个黑衣人见状,急忙挥刀就往拂云身上砍去,忽然一支箭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破空而来,直接射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脖子处,随之穿透,射到了他身边的一个黑衣人心口。

两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瞪着眼轰然倒地。

见状,剩余的近十个黑衣人都不可置信,顺着箭矢的射出方向看来,看到楼月卿正蹲在马车帘子下面,手里拿着一直弩机,正指着他们的方向。

黑衣人全都立即反应过来,全部有些忌惮的看着她,将注意都转到她身上。

几个黑衣人壮了胆子,红着眼就握刀砍过来。

拂云也反应过来,看着楼月卿,可是嘴唇却已经发紫了。

她想站起来挡住那些杀手,可是都站不起来。

楼月卿动作迅速的连射了几箭,那些杀手全都震惊的看着楼月卿手里的弩机,不敢再靠近。

看着黑衣人都犹豫着不敢上前,楼月卿才看着拂云急声问道,“没事吧?”

拂云摇了摇头。

她只是感觉全身无力,所以跟本站不起来,只能瘫在那里,她知道,她中毒了。

楼月卿拧紧眉头,正打算把箭射出去,可是忽然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传来,远远看到一群人骑着马往这边来。

随即几根箭矢破空而来,直接把剩余的黑衣人全部射杀了。

一剑毙命,可见射箭的人全都是箭法精准。

楼月卿诧异的看着由远及近的那群人,一怔。

王骑护卫!

这些是王骑护卫?

虽然距离有些远,可是楼月卿视力极好,看清是谁,就心下一松。

管不得那么多,见到黑衣人全都毙命了,楼月卿把弩机一扔回马车里,下了马车,跨过地上那些尸体,走到拂云身侧,蹲在她面前,伸手就打在她的手腕上。

“吁!”一声,带着王骑护卫的薛痕勒住缰绳,身后的十多个王骑护卫也立即勒紧缰绳,翻身下马。

走到楼月卿身旁不远处,作揖行礼,“参见郡主!”

楼月卿给拂云诊脉,眼神一沉,没顾上薛痕,当即沉声道,“是蛇毒!”

箭上竟有蛇毒!

还是剧毒!

莫言走到楼月卿身旁就听到这句话,当即脸变,而拂云替你我跟,倒不吃惊,她知道自己中毒的时候,就判断出了是蛇毒。

而且是剧毒,如果是普通人中毒,或许早就死了,只是她们本身就吃过不少抗毒丹药,一般的毒都对她们起不了作用,这次的,是要命的剧毒。

她能够撑那么久,已经是极限。

如今,只是强撑着没有昏过去。

楼月卿没有犹豫,伸手拔下头上的银簪,往自己的手掌心一划,顿时红色的血液漫出。

莫言一惊,连忙。拉着楼月卿,不可置信的问,“主子,你做什么?”

楼月卿没理她,把手直接放到拂云嘴边,沉声道,“喝下去!”

拂云摇摇头,“不······”

她不能喝。

楼月卿眉头一拧,不管拂云的拒绝,手上的血已经漫出来滴落在地上,她一咬牙,扶着拂云,弄开她的嘴,直接把手里的血液喂进拂云的嘴里。

“主子······唔······”

把流出来的血液喂进拂云的嘴里,拂云只能咽下,可随即身体一震发抖,当即昏迷过去,她放下拂云,随即往身上的衣裙扯下一块布,把自己的手包扎起来,脸色已经极其苍白,对着莫言沉声道,“扶她上马车!”

莫言点点头,把已经昏迷的拂云扶了起来,往马车走去。

楼月卿才看着薛痕,嘴角微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薛痕恭声道,“回郡主的话,王爷怕有人行刺郡主来逼宁国公回京,所以派属下前来清理回京的道路,以免宁国夫人的意外在郡主身上发生!”

宁国夫人那里行不通,所那些人必然要再次对宁国公府下手逼楼奕琛不得不放下晋州的案子回来,而楼月卿,就是除了宁国夫人之外,最好的对象。

如果宁国夫人之后,楼月卿又出事,楼奕琛自然就算是事情再急,也不可能会无动于衷,果不其然,王爷猜对了。

只是,这里的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

闻言,楼月卿了然,可略走近一步,眉头一蹙,不解得问,“你们身上为何会有血腥味,可是受伤了?”

薛痕和几个王骑护卫身上都有些血迹,只是和衣服的颜色混在一起,看不清楚,但是,却又很浓的血腥味。

薛痕拧眉道,“回郡主,方才在前面已经解决了一群杀手,只是不知为何这里还有!”

他们在前面清除了一群杀手,所以,才慢了些。

楼月卿出了普陀庵之后,莫铨就飞鸽传书通知了王爷,王爷因为有些紧急政务需要处理,进宫了,就派了他来,因为前面处理了一群杀手,才会如今才到。

闻言,楼月卿很诧异,“前面也有?”

薛痕回话,“是,而且不下三十个人,个个武功高强,且都是死士,最后两个都是吞药自杀的,如今尸体还在那里!”

楼月卿自然是震惊的。

一路上潜伏两批人要杀她?究竟是谁?

如果有一批是和害宁国夫人的人是一伙的,那么另外一批又是何人?

而且方才这些人的身手并非十分了得,如果不是拂云受了伤中了毒,不用多少时间就可以全部杀了。

根本算不得武功高强,而薛痕说前面那些人武功高强,谁不知道王骑护卫的人个个都是高手,薛痕都说那些人厉害,那么绝对不是和这些人一样。

薛痕看着楼月卿脸色苍白,不由得即刻道,“郡主脸色不太好,属下护送郡主回京!”

楼月卿摇摇头,“等等!”

说完,走到一个尸体旁,缓缓蹲下,一手扯开了他脸上的黑布,显现出一张脸来。

脸上一道疤极其明显。

楼月卿站起来,看着薛痕低低一笑,“可否请薛将军帮我个忙?”

薛痕立即道,“郡主请吩咐!”

楼月卿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淡淡的说,“给他们搜身!”

这些都是男人,她亲自来好像不太合适。

薛痕闻言,有些吃惊,不过并未拒绝,当即吩咐手下给迪尚德尸体搜身。

莫言放好拂云之后,下马车人走过来,看着楼月卿脸色又白了,不由得有些担忧,“主子本就失血过多,给让拂云喝了这么多血,您······”

楼月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她的命比我的血重要!”随即又道,“何况如今在这里还有别的办法么?”

她自小服用过无数种药,毒药也好,解药也罢,都被吸附在血液里,她的血,自然也可以解毒,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她的血所带来的折磨。

即使是拂云,都昏迷了。

莫言无言以对,只能扶着楼月卿看着王骑护卫的人爱给黑衣人搜身。

果然很快,就搜到了东西。

一堆木质的牌子,上面刻着一个令字。

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

莫言看着这些木牌,有些惊讶。

“是天机门的人!”

不过这些都是普通天机门的人持有的木令,身份的象征而已,毫无任何作用。

薛痕倒是有些惊讶,“天机门?那不就是江湖杀手组织天机门的人?”

他对这些并不懂,因为平日里对于这些事情,都是冥夙在处理,大不了还有一群人管着,他只负责随身保护王爷。

天机门乃江湖上的一个杀手组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天机门内杀手众多,每个人都有一块代表天机门的木令,只有有一定身份的人才是金牌,而这些,只是普通杀手。

楼月卿嘴角微扯,淡淡的说,“他们不过是天机门最基层的人,估摸着根本不知道我身边的人会武功,所以就派了普通人来刺杀我,既然是用剧毒,那么,就是想要我的命,我倒是好奇了,究竟是何人,竟然雇凶杀我!”

那一箭,就是想要她的命,为了以防万一,还涂了剧毒,若非拂云挡着,箭射中她,一般情况下,肯定是活不了的。

只是那些人肯定是不知道,楼月卿身边的人是会武功的,也不可能知道,即使她中了箭,只要不是致命的地方,单凭蛇毒,根本就要不了她的命,最多就是让她身体再多吸收一种毒,那也无济于事。

不过,竟然有人如此迫不及待,在这个时候想要的她的命,且还是买凶杀人,想来买凶之人也是个没脑子的。

只是想要她的命而已,什么都没考虑到。

那就不可能是元太后或者是那些想要逼楼奕琛回京的人,那就是她得罪人了?

天机门接的生意,她想知道是谁,可就简单多了。

看了一眼莫言,莫言见状,立即明白,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薛痕看着楼月卿,再看看一副了然于心的莫言,立即道,“郡主放心,此事属下自当禀报王爷,王爷会查清楚!”

楼月卿淡淡摇头,“不用了,替我多谢摄政王殿下,不过这件事情不用劳烦他!”

且不说与她想要远离容郅的决定有冲突,这件事情本身也不至于劳烦他费心,自己可以处理掉。

何况,她不想欠他人情。

薛痕想了想,道,“那属下送郡主回宁国公府,虽然两批人都解决了,但是以防万一,属下护送郡主回京!”

楼月卿蹙眉,这厮的意思是,她很招人恨?两批人要她的命了,还没够?

薛痕见楼月卿没吭声,硬着头皮继续道,“宁国公传信回京,请王爷务必保护好宁国公府的家眷,这也是属下的职责所在!”

楼奕琛在外是在为朝廷查案,且是摄政王殿下派他去的,保护他的家眷不受伤害,是王爷该做的。

而且,虽然如今王爷未曾坦言,但是,这位郡主既然得到了王爷的关怀,那么,即使王爷如今不开窍,但是这位早晚估摸着都是自家王妃。

既然是王妃,那也就是主子,保护王妃,实乃王骑护卫职责所在!

楼月卿看了一眼莫言,再看看自己。

拂云也昏迷不醒,确实没法子驾车了,只能点点头,“有劳薛将军了!”

薛痕亲自驾着马车,王骑护卫前后护着马车回京,倒是保护的密不透风。

马车走了许久,薛痕忽然停下来。

楼月卿感觉到马车停下,掀开帘子,看着外面,“怎么了?”

她本身流了血,又是月事期间,如今在马车上坐了许久,有些不适,所以问话的声音轻缓无力。

薛痕沉声道,“郡主,方才便是这里,可是才没多久,尸体全没了!”

马车前面是一片空旷的平地,一边是悬崖,另一边是山坡,而方才他们就是在这里把那群蛰伏的杀手一网打尽,因为担心楼月卿,所以杀了人就奔向普陀庵方向,尸体并未处理,如今却全部消失了。

楼月卿扫视了一眼现场,虽然没有尸体,可是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且若是仔细一看,还能看得到地上的血迹,虽然被处理过了,可是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能想象方才这里经历了一场厮杀。

嘴角微扯,缓声道,“自然是被处理过了,否则把尸体留在这里,难不成还要给人查找证据的源头?”

尸体,也是会说话的。

不管遮掩的有多好,只要细查,尸体上的很多东西,都可以查到他们来于何处,那些人既然是不想楼奕琛查到太多,自然不会给他们查到更多的源头,毕竟,在杀手身上找到一丁点证明他们来自于晋州或者是其他地方的证明,那就是一种致命的证据。

莫言问道,“主子可要下去看看?”

楼月卿闻言,扫视了一眼现场,道,“没什么好看的,先回京吧!”

下去看也看不出什么了。

那些人可不像天机门那么没脑子,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

天机门的人想必是不知道她身边的人会武功,以为万无一失,毕竟刺杀一个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的病弱千金,简直是易如反掌,能够派出那么多人,想必是买凶之人花了不少银子,可是,他们掉以轻心,所以不尽人死了,还留下了那么明显的证据。

而这些人,和那些势力有关的,自然不会轻而易举的留下任何对于他们不利的证据,所以,毁尸灭迹,不奇怪,若是把尸体留在这里让官府的人来查,谁知道会不会查到什么。

毕竟如果真和宫里那位有关,她可是知道自己不简单的。

不过楼月卿倒是很好奇了,她惹了谁?竟让人买凶杀她!

------题外话------

谁买凶杀人呢?

嘿嘿嘿······

摄政王没来,时不时很失望,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