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摄政王都要负责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太阳下山了,斜阳金辉倾泻在城门口,不少人进进出出,可是,却全都被缓缓往城门口而来的队伍震慑到了。

竟然是王骑护卫!

作为楚国都城,邺城门口此事人来人往,城门外还有些茶水棚和小摊贩,如此一看,倒是一片祥和,城门口受着许多士兵,因为如今并非特殊时期,所以进出城门口都不需要检查。

远远地就看到王琦护卫围着一辆马车缓缓前来,因为走得很慢,所以这边的人提着脖子眺望了许久,还以为是摄政王殿下的王驾,可是摄政王殿下移向都是骑马出行,少有坐马车的,且几个时辰前王骑护卫出城并未看到摄政王殿下的身影。

所以,城门口的守将有些琢磨不定来者何人。

马车缓缓逼近,门口的人正打算跪下行礼,毕竟王骑护卫护送着的,除了摄政王殿下,好像还没有过别人。

可是在他们正欲行礼之际,楼月卿忽然来开前面的帘子,看了一眼城门,再看看天色,眉头一蹙,把帘子放下,又坐了回去。

看到她,所有人都大惊。

竟然是宁国公府的卿颜郡主!

王骑护卫竟然随身保护着卿颜郡主?他们眼花了么?

天哪,之前就都在议论摄政王殿下对卿颜郡主动了心思,不喜把人抱回了摄政王府,如今流言还未平息,只保护摄政王殿下一个人的王骑护卫,竟然护送卿颜郡主回京?如此,岂非验证了那个流言?

谁不知王骑护卫个个骁勇善战,都是高手,都只听摄政王殿下一个人的命令,除了摄政王殿下,从未见过王骑护卫保护过别人,今日竟然护送卿颜郡主回京,可见摄政王殿下对这位郡主该有多重视。

莫非摄政王殿下真的要娶宁国公府的女儿?

楼月卿放下帘子,拧紧眉头。

如今天色不早了,到家里估计也快天黑了,只是本来还打算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一趟慎王府,看来是不行了。

莫言见楼月卿有些愁眉,不由得轻声问道,“主子可是打算去接灵儿?”

外面天色已经将近天黑,起慎王府接人的话,又要蹉跎不少时间,楼月卿摇了摇头,“不用了,先回府,明日再去接她!”

要是去王府,指不定慎老王爷又得唠嗑一阵子,总不能在门口接人就走吧,与其如此,不如明日再去吧。

莫言看着躺在中间的软榻上,依旧昏迷着的拂云,不解,“那拂云如何安排?是要送回华云坊还是······”

因为拂云昏迷,所以楼月卿和她换了位置,直接把中间的软榻给她躺着了。

楼月卿想了想,道,“算了,把她带回宁国公府吧,如今众目睽睽送她回去也不合适!”

而且人还没醒,这样送回去指不定也照顾不好。

如果这样直接把她送回华云坊,那岂不是昭告天下,华云坊和她关系匪浅?

虽然她也不怕暴露这点,但是,毕竟没必要暴露就不要暴露为好。

马车缓缓驶进城门口,忽然外面嘈杂声传进马车里,楼月卿侧耳一听,竟然都是议论她被王骑护卫护送回来的各种谈论声,还有猜测她和容郅的关系的声音。

如今她和容郅的关系,早已成为这繁华都城的百姓们的饭后谈资了,想必她在摄政王府住了一日一夜,估计早已被传的不清不白了。

她不怕被人抹黑,也不怕名声尽失,只是和容郅一起,那就有些脱离她的掌控了。

没必要解释,但是却总有些触动。

那个人,不是别人啊······

抵达宁国公府门口的时候,估摸着是早就收到了消息,管家已经在等着了。

马车停下,楼月卿走出马车,早就等候着了的听雪和听雨急忙走过来扶着楼月卿下马车。

紧接着莫言也下来。

楼月卿站好对着听雪听雨轻声道,“把里面的那个姑娘扶到揽月楼去,给她换身衣裳!”

两人微微颔首,“是!”

说完就去马车上扶人了。

楼管家走上来,看着楼月卿脸色不好,有些担忧,“郡主脸色如此差,可是身子有恙?可要奴才去请太医?”

楼月卿一路上都如此,所以并未注意,“不用!”

楼识有些犹豫,“那您手上······”

楼月卿手上的伤很明显,毕竟被包成那样。

楼月卿摇摇头,“小伤,不碍事!”

说完转身看着薛痕,低低一笑,“有劳薛将军,请回去替我向摄政王致谢!”

本来应该是改日登门致谢的桥段,却活生生变成了传达谢意,薛痕闻言,眼观鼻鼻观心,作揖颔首,“属下自会向王爷转达,既然郡主安然回到宁国公府,那属下回去复命了!”

“慢走!”

薛痕想······他什么都不想了!

转身走了几步,他忽然转头,对着楼月卿恭声道,“王爷还让属下转告郡主,如今宁国公府多事之秋,这段时日郡主若是出门,切记带着护卫,以防万一!”

楼月卿颔首,“我晓得!”

薛痕也不再多言,翻身上马,驾马离开。

王骑护卫的人也都随着离开。

本来热闹的宁国公府门口,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楼月卿提步走进宁国公府,边走边问楼识,“这两日府中可有什么事?”

她已经不在府中两日了。

楼识恭敬回答,“回郡主,其他事情倒是没有,只是大少夫人听说夫人在普陀庵伤了之后,想要去探望,只是之前郡主下令不许她出来,所以身子又病倒了,今日方请了太医来看,说是心情郁结难解!”

那就是心病了?

楼月卿微微抿唇,“她想清楚了么?”

关了几天,不知道想通了多少事情。

楼识拧眉道,“看样子,大少夫人并不懂得郡主的意思,香兰说大少夫人这几日夜夜难安寝,吃的也不多,还问了好几次二少夫人如何了,想必是那件事儿吓得生了惧意!”

她并不懂得楼月卿当着她的面杖毙人,让她受这些恐惧是为哪般,也不知掉楼月卿为何要让她禁足。

想必还以为楼月卿要为难她呢。

如此,确实难以支撑这个家族。

闻言,楼月卿脚步一顿,嘴角微扯,有些讽刺道,“就这点胆子,若是把宁国公府交给她,估摸着熬不过三个月!”

见点血就睡不着?

这点胆子怎么跟皇家那些人周旋?皇家的人都是从死人堆里挣扎活下来的,算计人心的那一套,蔺沛芸如何扛得住?

如今元太后对宁国公府的心思,以及京城各大家族想要取而代之的心思,蔺沛芸这点心性,只有等死的份。

楼识沉默。

楼月卿又问,“景玉轩那边如何了?”

楼识想了想,回答道,“二少夫人虽然醒来了,可是知道自己的状况之后,深受打击,今儿太医来诊治,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竟口不择言的辱骂二少爷和您,只是二少爷不曾计较,不过钟家的事情,她尚不知情!”

也不知二少爷是何意,对这件事情三缄其口,也勒令景玉轩的人不要跟她说,所以,迄今为止,钟月月还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死了,家族生了变故。

闻言,楼月卿嘴角微勾,看着楼识,意味深长的说,“既然还不知道,那就告诉她,死了弟弟,作为姐姐,该伤心一下,不是么?”

既然楼奕闵不爱这个女人,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奴才明白了!”

让钟月月知道,估计并非坏事。

楼月卿也没什么事情要问了,就淡淡的说,“行了,你去吩咐厨房准备晚膳,半个时辰后送到揽月楼!”

“是!”

楼月卿带着莫言回揽月楼。

一路上遇上不少侍女,都对她恭恭敬敬,且有些恐惧。

看来发了威,当真是沦为恶魔形象了。

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下,径直走回揽月楼。

回到揽月楼,听雪好像知道了楼月卿来了月事,一应事务全都准备好了,所以,楼月卿就去沐浴了。

与此同时,慎王府,麒麟园。

麒麟园后面,是一个花园,花园里面修葺着一个湖,彼时天边的彩云倒映在湖面上,形成一番别样的景致。

微风拂过,湖面上的荷叶随风飘荡,湖水因此泛起阵阵涟漪,带着湖边的柳枝也随之晃荡。

湖边亭子里。

灵儿闪着大眼睛看着石桌上的棋盘,再看看两边正在对弈的俩人,愁眉不展。

看不懂······

黑子一下,顿时胜负已分。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看着眼前镇定自若好似胜败都由他掌握的某人,没好气道,“不懂尊老!”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慎爷爷也从未爱幼!”

说完,转而看着小丫头,略略蹙眉,从容问道,“想学?”

小丫头本来念着她家姑姑,可是看着两人下棋,就把姑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直炯炯有神的看着两人下棋,虽然看不懂,却目不转睛,看了有半个时辰了。

“嗯啊!”小丫头小鸡啄米的点了点头,随即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了,果断道,“等我回家我让姑姑教我!”

“你姑姑······”

摄政王殿下还想说什么,老王爷开口了。

“你小子还未曾与老头子解释呢?如今外头这流言蜚语。你打算如何处理?我那宝贝外孙女以后怎么嫁人!”

容郅来了半个时辰了,外面无人知道他来了,因为他独自前来,直接轻功一跃,慎王府的暗卫虽然都不错,可是他想躲开安慰,不算难事。

一来这里,老王爷就拉着他过棋瘾,连闹别扭的小丫头也不哄了。

棋下了那么久,才想起这茬事儿?

摄政王殿下懒懒的抬眸看了一眼老王爷,“那慎爷爷想让孤如何处理?”

若非老头子三催四请让他来慎王府,摄政王殿下是不打算来听他啰嗦的。

若是别人,他理都不理,只是这位不同,也算是他半个恩师,自然要尊重些。

老王爷闻言,不高兴了,“卿儿那丫头本来就身子不好,如今这些流言蜚语一出,估摸着嫁人就难了,你竟然还问我如何处置?你这小子是不打算负责?”

如今谁不知道,楼月卿在摄政王府这么久,该有的名声,可都没了······

所以作为罪魁祸首的摄政王殿下,理应负责任!

闻言,摄政王殿下眼观鼻鼻观心,端起前面的茶杯轻抿一口,随即眼皮微抬,故作不解,“慎爷爷的意思,是想让孤为她觅一门亲事?”

“那是自然······等等,也不是······”

不是为她觅一门亲事,是你负责······

摄政王殿下看着老王爷一副语结的模样,眉梢微挑,一脸惋惜道,“可是孤政务繁忙,无暇再去充当月老,所以,慎爷爷的意思,就算了!”

说完,嘴角不着痕迹的扯了下,薄唇微抿。

老王爷自然是瞧见了容郅那细微的表情,也不罗嗦了,当即一拍桌子,“哎,老头子才懒得跟你卖关子,你说吧,你到底娶不娶那丫头?”

他就是打算让容郅娶了楼月卿!

一直以来,整个京城中那么多青年才俊,他最满意的,就是容郅了。

只是慎王府和皇家本就同出一宗,让容昕嫁给容郅是没可能的事情,可如今楼月卿回来,老王爷怎么看都觉着这两个郎才女貌啊。

自家两个孙女,自然都不能随便嫁,所以容昕如今十六岁,却还未给她定亲,就是因为没有满意的。

而楼月卿一回来,这一直满意着的容郅不就派上用场了么?

起初害怕强行撮合会适得其反,这不,两人一直以来各种交集,啧啧,缘分这东西可不就是这样来的?

如今两人都传出了各种粉色留言,直接水到渠成的天作之合啊。

摄政王殿下笑了,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王爷,一副慵懒的样子,缓缓开口,“哦?原来慎爷爷是打算让孤自己娶了郡主?”

老王爷没好气的看着他,两撮白胡子一抖一抖的,“那不然呢?你如今都把她闺誉损坏了,莫不是还不想负责?”

且不说毁了闺誉,就算是没毁,也别想赖着!

反正这京中的那些小丫头片子,也没哪个能够配得上摄政王府的身份的,哪个丫头片子能比得上他家的?

他老头子的孙女和外孙女可都是样貌才情皆是上乘!

摄政王殿下倒是没吭声。

老王爷怒了,“你还真不打算负责啊?”

这不就是默认?

容郅嘴角一抽,看着老王爷,什么想法都没了。

以前就听说慎老王爷年轻就是个暴脾气,也只有当时的王妃能治得住,后来王妃去世,连皇帝他都敢各种不给面子,可偏偏这位忠心耿耿,性子直率些无伤大雅。

如今他就是沉默了下,这位老人家性子够急的。

老王爷才反应自己这本性又犯了,表情收了收,端坐着,一副老者的样子。

刚才都是错觉!

灵儿支着脑袋鄙视他,“幼稚!”

老王爷瞪她,摄政王殿下轻笑。

“小丫头,谁给你说这俩字的?”

小孩子竟然懂得幼稚这俩字的意思?

小丫头一脸无辜的就把姑姑出卖了,还连着把自己黑了一把,“姑姑说的,灵儿无理取闹的时候,姑姑都说灵儿幼稚,刚才太外公的样子可不就是和灵儿一样儿么?”

得,她也知道自己有时候是无理取闹?

这两天在这里无理取闹的不少了!

摄政王殿下笑意渐深,看着老王爷,语气平和的开口,“慎爷爷如此,倒是和这小丫头有伴儿了!”

老王爷想······

这时,一个暗卫闪身进来,是慎王府的暗卫,对着老王爷禀报道,“老王爷,方才得到消息,郡主安然回京了,是王骑护卫护送回来的,如今已经回到宁国公府了!”

闻言,老王爷脸色恢复了正经,松了口气,摆摆手,“下去吧!”

暗卫闪身离开。

老王爷老练的眼神看着一脸神情自若的容郅,疑惑,“你竟然派人接卿儿回来?”

摄政王殿下颔首,目光坦诚的看着老王爷,意味深长的答曰,“自然,既然孤不得不负责,她便是孤的王妃,如此岂有不护着之理?”

不管楼月卿昨夜所表达何意,他既然下定决心要娶她为妻,那么,就一定要做到,喜欢和不喜欢,不重要。

虽然好像,并非毫无感觉。

老王爷满意了。

容郅的意思,是早就打算娶楼月卿了?

如此,他的各种游说其实都是多此一举?

看着老王爷一脸满意,摄政王殿下悠然道,“不过,若是郡主得知慎爷爷如此为她考虑,估计不会开心!”

那女人一心想要远离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外公早就把她许给了他,估计高兴不起来,他倒是很好奇,如果他要娶她的事情传出去,她会是什么反应。

“有何不高兴?”

摄政王殿下没回答。

而是开口道,“郡主的婚事,慎爷爷怕也是做不得主的,毕竟清华姑姑和楼奕琛都还在!”

所以,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别说楼月卿那里怎么搞定,就说宁国夫人和楼奕琛的性子,怕是就算圣旨赐婚,要是不满意,该拒婚还是拒婚!

老王爷不讲道理,什么都是理,当即很不要脸的说,“这有何?乐瑶还不是我做主嫁出去的?她的婚事都是我说了算,何况她的女儿!”

说着,想起一茬,又一个炸毛,“还有楼奕琛那小子,他还敢跟我翻天不成!”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