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你不能杀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沛芸轻咬下唇,顿了顿,随即抿唇低声道,“没有!”

亏待又如何?委屈又如何?

没有人会为她做主,母亲纵使对她极好,也不可能为她责罚自己的女儿,夫君也不可能惩罚自己的妹妹,府里的事情他们不会不知道,可是什么都还是没变。

看着蔺沛芸一副自觉委屈却又不敢直言的样子,楼月卿目光转向地上跪着的香兰淡淡的问,“你可知道,编排主子,在宁国公府是什么下场?”

闻言,香兰身子一阵颤栗,咬着唇,不敢回答。

楼月卿缓缓开口,“重则杖毙!”

香兰身子一颤,抬眸看着楼月卿,脸色煞白,眼中充斥着畏惧和惊恐。

蔺沛芸也是脸色一变,正要开口求情。

楼月卿的话堵住了她的求情,“轻则二十杖!”

香兰嚅了嚅嘴唇,身子一软。

二十杖……杖毙,她刚才的话,可不是轻的,编排郡主,就是死罪!

蔺沛芸闻言,想都没想,就跪在楼月卿面前,急声道,“郡主,我知道香兰方才口不择言说错了话,可她是为我好,求你放她一条生路吧,你要打就打我,是我不好,求你饶她一命……”

她的下跪,让楼月卿脸色一沉,十分难看。

听雨看着楼月卿,再看看蔺沛芸,脸色有些急切,大少夫人这是疯了么,她越是这样,郡主就越生气,为了一个侍女下跪求情,如此不知身份,只会让郡主更加恼。

蔺沛芸的求情,让香兰很惊讶,“小姐……”

蔺沛芸继续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想如何待我我都没意见,请你饶过我的丫鬟,我愿代她受过……”

香兰与她一起长大,让她如何能看着香兰去死?

熏儿只是母亲临时送给她的丫鬟,她都无法承受看着熏儿去死,如今若是香兰死了,她恐怕此生难安。

楼月卿脸色阴沉的看着蔺沛芸,眼底一片冰寒,在她话没说完,时,就漠声开口,“起来!”

语气中,是压抑的怒气,眼底,是浓浓的失望。

她想要做什么,蔺沛芸根本就不曾想过,只是一味的觉着自己不喜欢她所以为难她,从来不曾想过其他。

这样的心性,难怪宁国夫人不放心。

善良无错,蔺沛芸的善良在这些世族里面难能可贵,可是,若是太过不知轻重,就是愚蠢!

蔺沛芸一怔。

楼月卿转头看着听雨,淡淡的说,“把大少夫人扶起来!”

听雨颔首,上前把蔺沛芸从地上扶了起来。

蔺沛芸不解地看着她,她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冷冷的看着她,冷声问道,“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为了一个丫头,给我下跪?大嫂,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蔺沛芸脸一僵,“我……”

她没想这么多,她只知道,香兰不能死。

楼月卿拧紧眉头,看着蔺沛芸这个样子,既失望又无奈,咬牙道,“你是宁国公府的夫人,以后,更是楼家的当家主母,可跪天地,可跪天子,可跪祖宗,可跪父母,但是,从来没有沦落到拿自己的尊严去跪自己的妹妹!”

还是因为一个侍女,就算可以理解她的所作所为,可是,蔺沛芸这么做,实在太心软。

指着地上的香兰,楼月卿淡淡的说,“你可以为她求情,我也不曾直言要她的命,可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跪,我可以现在就杀了她?”

闻言,蔺沛芸脸色白了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跪下求情也错了么?

她真的不懂,楼月卿到底想要做什么,好像她怎么做楼月卿都不会喜欢一样。

见她如此,楼月卿阴沉的脸色一缓,淡声问道,“你再想一想,我若要杀她,您该怎么做?”

说完,楼月卿静静的看着她。

蔺沛芸拧了拧眉头,轻咬着唇,低头沉思。

看着香兰,犹豫不语,眼底划过一丝纠结和迷茫。

香兰跪在那里,提着心等着蔺沛芸的回答,又害怕也的回答又会惹怒郡主,不仅自己性命不保,小姐也跟着遭殃。

郡主的性格当真是阴晴不定。

沉默了许久,蔺沛芸忽然抬眸,看着楼月卿,犹豫了下,轻声道,“你不能杀她!”

闻言,楼月卿神色一怔。

听雨嘴角扯了扯,缓了口气。

楼月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香兰,再看着蔺沛芸,淡淡的问,“你在说一次!”

蔺沛芸以为自己说错了,可是看着楼月卿的脸色,想了想,还是坚定的开口,“你不能杀她!”

楼月卿闻言,想了想,脸色有所缓和,看着听雨,淡淡的说,“把这丫头带下去,好好教教她规矩!”

听雨轻轻点头,“是!”

蔺沛芸和香兰都不解的看着她,蔺沛芸以为她想要处置香兰,脸色有些难看。

看这个蔺沛芸一副怕她杀了香兰的样子,楼月卿脸色沉了沉,淡淡的说,“你放心,我对你这个丫头的命,不感兴趣!”

说完,楼月卿绕过她,走进暖阁里面,坐在刚才蔺沛芸所坐的软榻的另一端,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听雨连忙拉着地上一脸惊魂未定的香兰出去。

蔺沛芸看了看楼月卿,再看看出去的听雨和香兰,咬了咬牙,往回走了进去。

看着楼月卿径自喝水的样子,蔺沛芸有些踌躇不安。

不知道楼月卿又想如何。

“郡主……”

楼月卿放下杯子,抬眸看着她,轻声问道,“身子好了么?”

闻言,蔺沛芸颔首,“已经无大碍了!”

看着她一副差不多算是伏低做小的小媳妇儿样,楼月卿嘴角抽了抽,淡淡的说,“你站着做什么?自己的屋子,难不成还让我请你坐下?”

啊?蔺沛芸一怔,看着楼月卿的脸色,速记哦了声,走到刚才她的位置,缓缓坐下,有些拘束。

以前刚进府的时候,她不曾如此拘束过,甚至面对楼月卿从来不曾有过疏远的感觉,如今,却竟生了恐惧。

她本以为这个小姑是个性情温和与人为善的女子,不曾想竟如此铁血手腕,说把人打死就把人打死,半丝情面都不留。

钟月月是她的二嫂,她都尚且不顾及,自己这个大嫂算得了什么?

自动忽视蔺沛芸的那副模样,楼月卿问道,“大哥给你来过信了吧?”

蔺沛芸点点头,“嗯,夫君来了信,让我好生养着身子,多思无益,还……”

没兴趣听她汇报似的语气,楼月卿缓声道,“来了信就好,证明大哥是真的心里有你,也很关心你!”

如果不在乎不关心,楼奕琛自然也不会写信给她开导她,这种事情在所难免,楼奕琛最好的方式就是任其发展,可是还写了信给蔺沛芸,虽然没看,楼月卿想想都知道会写什么。

不管这件事情,是为她好,可还是不忍心让她伤心,所以还是关心了。

蔺沛芸看着她,动了动嘴,“郡主……”

楼月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轻声问道,“大嫂,你怕我么?”

闻言,蔺沛芸本想摇头,可是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有一些!”

“你不该怕我!”看着蔺沛芸说完这句话,楼月卿顿了顿,随即又道,“你该做的,不是惧怕任何人,而是要让那些觊觎宁国公府的人,想你怕我一样怕你,甚至,畏惧你,而你,不该存在任何恐惧!”

蔺沛芸闻言,眉头一蹙,看着楼月卿,有些茫然。

却好像,有些听懂了楼月卿的意思。

楼月卿解释道,“因为只有惧怕了,才不会存在任何掠夺抑或者毁灭的心思,就像母亲一样,即便身为一个女人,不管面对谁,都无所畏惧,甚至,连死都不曾畏惧过!”

蔺沛芸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楼月卿,“所以,你想让我和母亲一样?”

楼月卿莞尔一笑,低声道,“这倒不用,母亲如此,是因为她没有依靠,父亲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不在她身边,除了她自己,谁也护不住她,可是你不同,你还有大哥,所以,你不需要和母亲一样,可是,你也绝对不能软弱,因为软弱,会害死人的!”

宁国夫人的强悍和坚强,只是因为除了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所以,她别无选择,可是蔺沛芸还有楼奕琛,只要楼奕琛心里有她,就不可能让人伤害她,可是女人的战场,不是楼奕琛一个男人可以防备的了的。

蔺沛芸沉默。

楼月卿的意思,她听出来了。

楼月卿想了想,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你被下麝香,熏儿珠胎暗结想要混淆楼家血脉的事情,究竟是谁的阴谋?”

蔺沛芸抬眸,“不是二弟妹么?”

眉梢一挑,“她?她没这个脑子,也没这个胆子,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钟月月尽管真的恨楼家,也不敢这么做,如果不是元太后叫她做,她是不敢的。

闻言,蔺沛芸不解,“那是谁?”

之前楼月卿处理的时候,不是说了是钟月月设计的么?因为这件事情,还给她动了家法,现在估计人还在躺着呢,怎么入金又说不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