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教导大嫂/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莞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挑挑眉,“你说呢?”

蔺沛芸拧眉。

不是钟月月的阴谋,那是谁?

谁会想如此害楼家?

堂堂一个开国名将的世族,深受皇恩,地位尊崇,谁有那个胆子敢暗害楼家的人?用着如此阴谋,要知道,如果暴露了,那是死罪。

谋害当朝大将,罪同谋反!

蔺沛芸没回答,楼月卿也不觉奇怪,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窗台外面,缓缓开口,“楼家自开国以来,就一直手握重兵,历任皇帝虽然一直对宁国公府恩宠不断,然而狡兔死走狗烹并非没有道理,四个开国大将,如今只剩下宁国公府依旧鼎盛,就连辅国公府也在走下坡路,如果不是因为如今皇上无心朝政,摄政王殿下手下留情,其实,被碾碎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闻言,蔺沛芸脸色一僵,白了白,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有些不敢相信,辅国公府也会别摧残么?

辅国公府虽然已经慢慢退出朝堂,可是,在这之前辅国公府的鼎盛虽不及宁国公府,也是地位尊崇的国公府,开国功臣之后,蔺家家大业大,旁支不少,即使没有兵权,可是蔺家有许多族人为官,想要除掉辅国公府,怕也是不容易吧。

看着蔺沛芸,楼月卿缓缓分析着道,“楚国四大开国功臣,如今只剩下两个,如果不出意外,下一个目标,就是楼家和蔺家,辅国公也是因为懂得个中利害,所以这几年慢慢退出朝堂,以保全蔺家,可是摄政王殿下和太后不和,朝臣们各自为政,辅国公府在楚国也是一门望族,总归躲不掉,何况如今两家联姻,早就已经绑在一起了,太后对宁国公府势在必得,日后朝堂的争斗,不管结果如何,楼家如何,蔺家也就如何,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所以,蔺沛芸就算做不到宁国夫人那样不惧一切,起码,也绝对不能有任何心慈手软。

宁国公府一旦出事,辅国公府也必然受到牵连,甚至慎王府估计也会受到影响,家族联姻的好处是将几个势力绑在一起,然而相继而来的,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以后宁国夫人若是不在了,谁能保证日后的当权者不会因为忌惮宁国公府而对楼家下手,届时什么事情发生,蔺沛芸如果总是如此看不清事实,那么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蔺沛芸闻言,袖口下的手紧紧拽着衣袖,面色紧绷,思索了许久,才开口问道,“所以,我该怎么做?”

楼月卿分析的这些利害她并非听不懂,可是以前母亲总说宁国公府繁盛百年,没有一个家族能比得上,自己嫁进来,这辈子只要尽心伺候丈夫,为楼家生儿育女便是本分,只要宁国公府不倒,谁也不会敢对她不利,可是,好像楼月卿想告诉她的,和母亲曾经教导的,不一样。

看着她,楼月卿笑而不语。

蔺沛芸想了想,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楼月卿,脸色变了变,不确定的问,“难道这次的事情,是太后?”

楼月卿颔首,“是!”

蔺沛芸脸色一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

怎么可能会是太后?

太后一直以来都是很宠信宁国公府的啊,而且,这种事情太后敢做?要是传出去,太后的威严恐怕荡然无存,皇家的颜面也会随之丢尽。

这种事情,太后怎么会做?

楼月卿道,“太后和摄政王殿下不和,摄政王手握大权,如今楚国大部分兵力都在摄政王手里,即使是不在他手里,也都是效忠于他的,太后想要从摄政王手里夺权,必然要有倚仗,宁国公府背后的四十万大军,就是她想要算计的东西,如果她得到了宁国公府的兵力,即便是摄政王权倾朝野,怕是也有所忌惮,甚至受到威胁,所以太后必然会不折手段把四十万楼家大军囊入手中!”

还有一件,就是楼家手里的丹书铁券。

那件东西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太后必然知道,如果楼家的兵马和那道太祖皇帝留下来的丹书铁券落入元太后手里,一切后果不堪设想。

楼家的四十万大军,说白了,就是保皇军,只效忠于当今皇上,所以楼家世代不可结党,不能叛主,所以,历代皇帝都极其信任楼家。

可当今皇上无心朝政,最是信任摄政王,甚至把所有政权兵权全都交给摄政王,所以宁国公府才会偏袒于摄政王。

蔺沛芸不解,“但是这和这场阴谋有何关系?太后既然要拉拢,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算计楼家?”

如今一切都真相大白,岂不是太后的计划要落空,甚至适得其反?

太后不可能这么做吧。

楼月卿淡淡的说,“那是因为于熏肚子里的孩子,是元家的种,如果这次的事情不被发现,大哥真的碰了于熏,你就会被查处无法传承子嗣,而于熏的孩子,就会是大哥唯一的继承人,你说,若是这样,结果如何?”

蔺沛芸如果生不了孩子,于熏的孩子就是大哥的继承人。

闻言,蔺沛芸一惊,“我明白了!”

一旦那个孩子成为楼家的继承人,以后整个宁国公府,就是元家的傀儡!

天哪,若是没有被发现,这个阴谋成了……

元家的孩子继承宁国公府,那么这四十万大军,轻而易举的就是元家的了,谁也不会知道这样的阴谋,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楼家都不会有好下场,如果此事当真成了,自己就是楼家的千古罪人!

怪不得母亲对这件事情默认,怪不得夫君宁愿看着她如此也不阻止楼月卿这样待她,怪不得楼月卿对于她之前的表现如此生气,难怪于熏必死,原来竟是如此一桩阴谋。

想起钟月月当初被执行家法,蔺沛芸看着楼月卿拧眉问道,“那二弟妹又是怎么回事,既然是太后的阴谋,那你为何还说那件事情是她做的?”

之前楼月卿可是对着所有人说是钟月月心生嫉恨而对她下手,意图谋害夫君,既然这一切都是太后的阴谋,这和钟月月有什么关系?

“从一开始,她就是太后安插进楼家的棋子,而且,如果没有她于熏又如何收得到太后的指示给你下药?既然她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闻言,蔺沛芸沉默。

确实当初钟月月是太后赐婚嫁入宁国公府的,当初记得她的母亲还曾说过,这个妯娌乃皇家赐婚,即使身份不如她,也万不可起了冲突生了嫌隙,钟月月的姐姐乃贞妃娘娘,自己要对她宽厚一些。

如今看来,太后的赐婚,并非好意,而是要算计宁国公府。

想了想,楼月卿笑道,“忘了告诉你了,等会儿管家就会派人把她送回钟家,以后,她的死活,就和宁国公府再无任何干系!”

蔺沛芸一怔,“送回钟家?”

楼月卿点点头,“二哥已经写了休书!”

蔺沛芸目露震惊,钟月月要被休了?

看着蔺沛芸,楼月卿微微抿唇,思索少顷,才轻声道,“她只是一个棋子,没了利用价值,就只能被舍弃,可是大嫂,你不一样,你是大哥的妻子,大哥心里有你,或许你不明白,大哥所有的视而不见,都是为你好,他喜欢你的善良,如果不是因为楼家,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让你知道这些阴暗和危机,他可以把你护在身后,不让你受委屈,可是背后的刀,你挡得住么?”

楼奕琛绝对有足够的能力护得住蔺沛芸,可是,在这危机四伏的楚国都城,多少人忌惮着宁国公府的尊荣和鼎盛?他护得住她一时,如何护得了一世?

他是沙场将军,不可能一辈子在她身边。

蔺沛芸紧紧咬着唇畔,显然楼月卿的话,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这些话,确实是说到了她的心底,她不想成为夫君的后顾之忧……

目光直直地看着蔺沛芸,语气生冷的说,“你可以善良,你也可以心软,没有会怪你,毕竟人性本善,确实难得,可是大嫂,如果你看不清事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继续的优柔寡断,你就等着以后,整个宁国公府,楼家四十万大军,你的娘家,还有以后你的儿女,全部来为你的善良,你所谓的仁慈,一起下地狱!”

并非她危言耸听,而是朝堂之争,本该如此。

生在这样的家族,所谓心慈手软善良贤惠,都不过是自寻死路。

蔺沛芸身形微颤,看着楼月卿嘴唇发抖,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些问题,她从未想过,如今,楼月卿道出种种弊端,她才从中惊醒,没错,确实如此,这次的事情自己侥幸没有出事儿,可这样的家族,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下次,以后会不会有更严重的事情,会真的如楼月卿所言,会危害到整个家族……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如此严重。

楼月卿站起来,“我该说的,也已经说完了,其他说的再多,也都是废话,你好好休息,想想我的这些话,想出去了就出去,对了,蔺夫人很想你,明儿你若是身子无碍,该回去看看她!”

说完,楼月卿离开了。

蔺沛芸端坐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回到揽月楼,就看到莫言在等她。

见她回来,莫言急忙过来。

“主子!”

楼月卿挑挑眉,“怎么了?”

莫言看了一眼楼月卿身后的听雨,听雨了然,点头退开,莫言才低声道,“方才华云坊那边传来消息,接到宁公子的信,宁公子已经从姑苏城出发,不日将抵达楚京!”

闻言,楼月卿神色一变,拧眉问道,“什么?”

宁煊来这里做什么?

莫言又低声道,“而且一起来的,还有仇俨!”

楼月卿拧紧眉头,看着莫言,沉声问道,“仇俨?他们怎么会一起来?还有宁煊好端端的,为何要来楚京?”

仇俨来倒是不奇怪,只是宁煊来做什么?他是姑苏城主,通常情况下,是不能擅自离开姑苏城的,并非有仙灵,而是姑苏城那个地方,是几国必争之地,一旦离开姑苏城,便是离开了固若金汤的保护,若是遇到刺杀可如何是好?

当初老城主就是因为怕自己和师父到处走会出事儿,才那么快退位,把姑苏城交给宁煊就到处走了,而宁煊则是因此鲜少离开姑苏城,即便有事外出,也必然是暗中出行,可是跑到楚京,简直是给自己寻麻烦。

莫言即刻硬着头皮认错,“是奴婢的错,当时主子昏迷被摄政王带回去,奴婢想到当时您身子似有寒毒发作的症状,便私自传了消息回姑苏城给圣尊,飞鸽传书快,想必第二日便已经抵达姑苏城,宁公子来,怕也是因这件事情!”

她知道寒毒发作的话,莫离肯定也是束手无策,所以才擅自做主……

“你……”楼月卿看着莫言有些气恼,“……简直胡闹!”

说完,想都没想,快步走进揽月楼阁楼,疾步上楼,走到桌案前,拿着纸笔就当即快速的写了一张纸条。

莫言随之跟上来。

这件事情她确实做的不对,可是当时主子身子发冷,她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如今宁公子已经出发了,来的途中必然是隐秘踪迹,也来不及阻止了,只能作罢,等着宁公子来了。

楼月卿很快写了一张纸条,卷好,塞入一个小竹筒里,交给莫言,沉声道,“传去姑苏城!”

莫言接过,点了点头,只是拧眉道,“可是宁公子已经出发了,如此也来不及了!”

楼月卿缓声道,“他来了我自然会想办法让他不受干扰,只是师父如今怕是在担心我,她内伤也不知好了没有,我就怕她这个时候自己跑来了,你也真是胡闹,就算我这个时候寒毒发作,师父受了内伤,如何能帮得了我?”

压制寒毒,即便是端木斓曦无恙之时也都很吃力,如今如何能帮得了她?

她的寒毒,可是被内力吸收在体内的,压制她的寒毒,就等于在压制她的内力,即便是在之前端木斓曦武功最强的时候,都并非易事,何况端木斓曦几年前就费了一般的内力给她封印了寒毒护了心脉,本就武功大不如前,否则,凭她的身手即便是再厉害的人,也不至于把她打成内伤。

莫言闻言,方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低声道,“是奴婢思虑不周,请主子责罚!”

楼月卿闻言,没好气得看了她一眼,倒是没多生气,而是喟叹一声,缓声道,“去传消息吧!”

责罚是不可能的,何况,莫言确实是关心则乱。

“是!”

莫言退了出去。

楼月卿才坐在书案后面,揉了揉脑仁儿,有些无奈。

看来忙完这里的事情,她得回姑苏城一趟,不然,不放心啊。

这么想着,楼月卿缓缓靠着椅子眯了眯眼,眉头紧蹙着,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感觉到什么。猛然睁开眼,看着面前如魅似影般不知何时进来的人。

一身墨色锦袍的男人。

楼月卿猛然站起来,有些无语的看着前面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错,眼前站着的,就是容郅!

容郅站在书桌对面,静静的看着她,一双魔瞳晦暗不明,仿若死水般望着她,薄唇紧抿,面无表情。

看到她站起来一副见了鬼似的样子,摄政王殿下嘴角不着痕迹的扯了扯,不过没有回答。

楼月卿被他看着,有些不自在。

这厮的眼神,总能让她感觉自己是被他惦记上了的,虽然貌似,真的如此。

他不说话,她也懒得开口,就这样,他看她,她看地上。

半响,她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口时,他老人家终于开口了,“身子好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