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你想杀人,孤为你递刀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闻声一怔,随即想了想,微微颔首,“好多了!”

心底有些疑惑,他来做什么?

她以为,经过那天晚上她的那些话之后,他就不会再来找她了,没想到,才那么两天过去,这位爷又来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却并未开口说什么。

容郅看着她一副对他的到来一点都不欢迎的模样,脸沉了沉,径自走到不远处的桌边坐下,想自己倒杯茶,可是别说茶,连水都没有,容郅放下手拿起的水壶和杯子,转头看着她。

“孤要喝茶!”

楼月卿站在原地,本来正在想着怎么样把他尽快轰走,冷不防的听到他的声音,抬眸看着他,随即拧了拧眉头。

触及她皱着的小脸,摄政王殿下悠悠开口询问,“怎么?不会?”

楼月卿默了默,旋即摇摇头,“不会!”

会也不给你泡!

闻言,摄政王殿下点点头,沉声道,“那好,孤下去唤丫鬟来泡!”

说完,站起来打算走下楼。

楼月卿一惊,忙开口,“等等!”他下去?那等下别说下面的丫鬟们,整个宁国公府都知道摄政王殿下在揽月楼和她幽会,到时候,可真是泡在水里一万年都洗不清了。

摄政王殿下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她,“怎么?”

瞧着他一脸懵然的询问着她,楼月卿特别想拿起桌上的砚台砸过去!

楼月卿忍着要把这个“登徒子”杀人灭口的冲动,扯了扯嘴角,笑着道,“王爷稍等,臣女这就去给王爷泡茶!”

容郅闻言,垂眸,一抹笑意划过,不过转瞬即逝,面色恢复如常,坐在方才的位置上,看着楼月卿缓声道,“去吧!”

楼月卿暗自咬了咬牙,绕过桌案,冲着容郅微微屈膝,才转身下楼,准备泡茶去!

容郅在她下去后,紧抿的薄唇微微勾起,低低一笑。

就喜欢看着她闷着气却忍着不发的样子,不再是以前的疏远淡漠,也没有以往的静如死水,极好!

目光环视一圈这个宽敞的阁楼外间,四下布置极其雅致,不算奢华,却也可以看出居住的主人是个对事物要求极致的人,因为无一不是精致名贵。

忽然目光一顿,看着不远处的屏风前面,置放于地上的软榻前,搁置着的一架古琴,神色幽深,站起来,缓缓走到琴架边上,凝视着这架琴,拧眉。

她会弹琴?

指腹轻划在琴弦上,一阵悠扬婉转的琴音响起,一听就知道,这架琴绝非普通凡品,每种琴弦所发出的声音是不同的,只有上好的天蚕丝所制,才能有如此宛转悠扬却清晰悦耳的琴音。

琴身乃上好的楠木所制,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光滑干净,无一丝泥尘,看来每日都有被擦拭。

楼月卿很快就上来了。

端着茶上来,一上来就看到容郅站在琴边上,她脸色不太好。

刚才在下面吩咐丫鬟准备泡茶工具的时候,下面的丫鬟本来就很疑惑,她平时这个时候是不喝茶的,而且还煮了一壶茶,本身就有些不对劲儿,忽然间冷不防的上面传来一下子琴音,虽然就是一下下,可是那么悦耳的声音谁没听见?那群小丫头看着她的眼神都特别奇怪,小丫头在下面玩着,听到了还问一句,谁在弹琴啊……

于是乎,人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奇怪。

上面没人啊,怎么琴声就传出来了呢?莫不是闹鬼了?

小丫头好奇想跑上来,楼月卿急忙让听雪把她抱走,给她上来还得了?那大嗓门的,等下整个宁国公府都知道自己房里有人!

想到方才的一幕,楼月卿看着摄政王殿下的眼神有些不善,把东西放在桌上,闷声道,“王爷就不能好好坐着么?”

非要乱碰,引人猜想。

容郅挑挑眉,这火气?

楼月卿没搭理他,径自泡茶。

拿的是她珍藏的大红袍,所以泡着极其认真。

很快,一杯上好的大红袍就泡好了,楼月卿将茶弄好,坐在那里,没吭声。

茶香很快飘散开来,浓郁的茶香弥漫,容郅闻到这股味儿,走了过来,看着她坐在那里,再看看已经泡好的茶。

摄政王殿下自然是不客气,坐在她对面,掀开茶杯盖子,嗅了一下,略略蹙眉,“太烫!”

说完就把被子放下,没动了。

楼月卿很想把桌上的一壶开水泼过去。

拉着脸,看着他,楼月卿笑眯眯的问,“王爷怎么过来了?这大白天的,就不怕被发现?”

这楼家的守卫果然是不行了,竟然让他就这样潜进来,跑到她这里,方才下面的莫言自然发现了有人在上面,只是见楼月卿没异样,就知道没什么危险,就没怎么着。

容郅挑挑眉,显然没在意楼月卿问话的重点,而是挑挑眉,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悠悠问道,“郡主的意思是说,孤白天来不得,晚上倒是可以来?”

楼月卿一噎,看着他,瞪了一眼。

落在摄政王殿下眼中,倒是有些像是在害羞?

真稀罕!

心下一阵混乱,楼月卿拧紧眉头,看着容郅,咬牙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容郅,我的话,你都忘了么?”

不要来惹她,不要靠近她,这些话,他都忘了么?

容郅看着她,没说话。

认真的看着她,确切地说,是看着她的眼睛,仿若想要将她看透,这种眼神,楼月卿很不喜欢,很快就别开脸,心里有些紧张。

她一直都知道,容郅于她而言,和别人是不同的。

她有一种预感,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她也许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不通究竟为何,她明明不是一个轻易动心的人,因为顾忌太多,也有太多的恐惧,她很理智,却终究还是慢慢的,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他的靠近,是一种毒。

也许,她真的不该来到楚京这个地方。

想到这里,楼月卿缓缓站起来,看着容郅淡淡的说,“王爷如果没事,还是回去吧,臣女还有事,先去忙了!”

说完,打算转身下楼,不想再与他单独相处。

可是这样一来,本来刚才一直没有被容郅看到手就这样落入容郅眼里,包括那只缠绕着白色纱布的左手手掌。

容郅蹙眉,忽然站起来走到她这边,在她还未曾反应过来之际,拿起她的手一看。

确实是受伤了。

脸色一沉,“怎么回事?”

她手里怎么会有伤?

如此近距离一看,才发现她脸上抹了一层胭脂,并非方才所看到的那般红润,手里触及的她的手掌也是有些凉。

刚才他还真没看出来,她竟然抹了东西,把脸色给掩盖了,他就觉着奇怪,怎么前两天还病恹恹的,如今就毫无异色了。

他忽然走过来,楼月卿想远离都不行了。

他这么一问,楼月卿一顿,看着他,没回答。

容郅扯开了她手里的纱布,手掌心处一道几乎横跨手掌心的疤痕就这样映入眼中,因为伤口已经结痂,所以除了一道疤痕,手掌没有肿,只是纤细的手指透着丝丝凉意,让容郅忍不住有些怒意。

本来就失血过多,还受了伤。

不悦地看着她,拧眉质问,“谁伤的?”

难道是昨天回来的时候伤的?薛痕为何没说?

楼月卿咬了咬唇,把手抽了回来,看着伤疤已经结痂了,倒也不在意纱布被扯开了,将手收回袖口中,淡淡的说,“我自己划的,与他人无关!”

容郅拧眉,显然对她的话有些疑惑,“昨天伤的?”

点了点头,楼月卿没吭声。

见她没回答,容郅又问,“疼么?”语气中,包含着点点关心,连他自己也不甚察觉。

楼月卿没有回答,而是有些不解地看着他,看来昨日对于她割手喂血救人的事情,薛痕没有跟容郅说,倒也还好,自己的血里有毒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也不好。

看着她,容郅忽然道,“容菁菁已经被抓了,你想如何处置孤都没意见,可是楼奕琛去查之事,你不要插手!”

闻言,楼月卿有些惊讶,“你让我不追究母亲受伤之事?”

微微颔首,“这件事情不简单,涉及朝政,这也是楼奕琛的意思!”

宁国夫人受伤之事,本身就是那件事情的背后之人打算抑制楼奕琛的一步棋,一旦楼月卿插手,不管她是否能够保护好自己,他也好,楼奕琛也好,都不希望她扯进其中。

闻言,楼月卿莞尔一笑,眼底却是全无笑意,看着容郅神色认真的说,“王爷和大哥所谓的朝政,臣女不懂,可是,母亲受伤,莫离身上那些疤痕,王爷让我不要计较,我可能做不到,请王爷恕罪!”

就算涉及朝政又如何,她从来不是那种可以一笑泯恩仇的人,别人欠她一样,她就得要那人百样还!

宁国夫人受了伤如今还不能下床,莫离身上的那些疤还不知能否祛除干净,仅凭这两点,幕后之人不管是谁,她都不可能善罢甘休。

容郅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缓声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楼奕琛不会善罢甘休,孤也不会让那些人逍遥法外,只是你一个姑娘,这些事情,不该是你来处理!”

明明有母亲和哥哥护着,没有必要自己处理那么多事情,因为这些事情本身就不简单,她这么做,只会把那些人的矛头指向她自己。

即便她有能力护着自己,也不该承受那么多。

楼月卿抿唇不语,容郅的话她自然听得懂了,她上有母亲护着,下有大哥宠着,在常人眼里,该是无所忧虑才对,或许在容郅眼中她也不需要做那么多,只是,有些事情,有些人,是她不能触碰的底线。

容郅忽然淡声道,“还有,以后不可再伤了自己,你的身子如何你该清楚!”

想必是今日要去看老王爷,这女人才用胭脂掩盖脸色,如今时间久了,看着就有些不好了,特别是他们如今站的那么近,更是能看得出来。

她这几天失血过多,怎么可能会好那么快,就算喝血也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简直是不要命了。

楼月卿特别想说一句她的身子如何跟他有什么关系,可是话到嘴边,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真是疯了!

想到什么,楼月卿看着容郅,扯了扯嘴角问道,“王爷今日为何要把娴雅郡主抓起来呢?难道薛将军未曾告诉王爷,此事臣女想要自己处理?还是说王爷把她抓起来,是以为想要护着她?”

如果人在大理寺监牢,她想要私自处理怕是不可能了,毕竟大理寺人那么多,且又是元家的地界儿,想要进去把人除掉,怕也是有些难度的。

大理寺卿乃元家二房元祥,与元丞相乃异母兄弟,也是当今皇太后的弟弟,容郅的舅舅,不过好像和元丞相兄弟间不睦,但是这高门大院里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楼月卿身子已经不如当年,当年的身手就算是铜墙铁壁,她也绝对可以来去自如,杀个人算什么,可如今不同,所以,容郅如果想护她一命,把容菁菁抓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护?”摄政王殿下眉头一皱,好似有些嫌恶的模样,淡淡的说,“孤为何要护她?”

无关紧要的人,护她做甚?

楼月卿懵了,嘴角抽了抽,“她可是王爷的堂妹!”

所以,不应该是护着的么?

闻言,摄政王殿下剑眉拧紧,沉着脸道,“孤没有妹妹!”

他承认的兄弟姐妹,除了皇上,就是庆宁,其他的人,即便是那些同父的兄弟姐妹,他都没什么感觉。

何况是一个堂妹!

“所以?”楼月卿挑挑眉。

他道,“你想如何便如何!”

楼月卿眼角微缩,眯了眯眼,随即似笑非笑的看着容郅,“王爷的意思是,任凭臣女处置?”

任她处置的话,那也就是说,她想让容菁菁如何就如何?这样的话,他恐怕要承受很多骂名吧。

容郅不置可否的微微颔首,“嗯!”

楼月卿有些惊讶,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他不只会背上骂名,英王爷也会心生怨恨,对他没有半分好处,而且,他以什么心态这么做?

只为了让她出气?

微微抿唇,看着容郅沉声道,“我会杀了她!”

如果是想用一个容菁菁来测她,那就错了,她不会手软。

颔首,不惊讶,“孤知道!”

所以,是想帮她把矛头引到自己身上?就算容菁菁死了,是死在容郅抓捕之后,那么,不管容菁菁怎么死的,那就是容郅的事情,没有人会怀疑她……

想到这里,楼月卿咬着唇畔看着容郅,极为不解,“容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完全不需要多此一举,我想杀她,有的是办法,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就算英王府知道人是她杀的,她也不在乎。

可是,容郅不一样,他不仅是容姓皇家的子孙,更是楚国的摄政王,这样做于他,不但没有任何好处,还会有不少麻烦。

皇家争权,容不下手足或不足为怪,可是一个连自己的堂妹都容不下的男人,如何治理江山?

容郅凝视着她,忽然道,“楼月卿,你要杀人,孤不介意为你递刀子!”

语气一顿,在楼月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道,“或者,替你动手!”

声音低低沉沉,却能撩人心弦。

楼月卿脑子咋然一片空白,看着容郅,久久不能回神。

他什么意思?

心口一阵猛烈的躁动让她呼吸都有些不稳,眼神慌乱的看着容郅,仿若什么东西打破了心口的防备,扰乱了她的心神。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好像一潭一直平静波澜不惊的湖水,突然串进了几条小鱼,在里面游串不停,再也平静不下来。

在她的记忆里,从没有过一个人能像容郅这样,即使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一句简短的话,都能牵动着她的情绪,简直是疯了!

心脏强烈的跳动仿若下一秒就会破体而出一般,让楼月卿忍不住捂着心口,退后了一步,终究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绕过容郅,慌乱的跑回房间。

房门赫然合上。

容郅立于原地,一动不动。

面色不明,眼底一片幽深。

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勾起。

既然下了决定,她只能做他的王妃了,那么,她,也只能沦陷在他这里,只能为他心动。

楼月卿,你逃不掉的!

靠着门,身子缓缓瘫落在地,楼月卿甚至能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早已不受她的控制了。

仅仅因为他的一句话么?

也许不是的,因为,这种感觉,在摄政王府的那天晚上,种种尴尬和接触之时,就曾经出现过。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如此待她,即便曾经在那个异世的三年里,那个要与她成婚的男人,也没有如此对过她。

一直以来,以为不会有任何人和事,可以搅乱她的心神,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舍弃什么,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她如此无措,可如今,仅仅是他的一句话,她就只想着逃避。

容郅,或许,当真是她的劫数,十一点年前就已经注定的。

------题外话------

昨儿断更了,这种心痛,真的是……

明天打算万更,嗯,对,没错,万更,看看郡主怎么收拾渣渣,看看摄政王殿下如何护妻,哈哈哈

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再放慢点……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