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钟家不保(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月月在下午的时候,就被送回了钟家,带着一纸休书回去。

与此同时,京城中流言纷纷,楼家此次家门不幸除了这档子事,皆是因为皇太后所指使,派一个怀了元家子嗣的婢女勾引宁国公,在楼大夫人的饮食中下麝香,意图混淆宁国公府的血脉,好控制宁国公府,而钟月月,只是受太后指使,就在今日,被钟月月亲口道出。

流言不知道如何就传了出来,没多久,就在楚京蔓延开来,甚至愈演愈烈,皇家声誉一落千丈,再加上今日中午摄政王殿下下令缉拿娴雅郡主一事,一时间皇家不容功臣的谣言就传了出来。

太后要用元家的孩子来控制宁国公府,而娴雅郡主意图杀死卿颜郡主,百年将门世家竟被皇家如此算计谋害,甚至宁国夫人在普陀庵受伤之事,也被与这几件事情牵扯在一起,种种流言出来,皇家声誉一落千丈。

宁国公府百年将门世家,跟随太祖皇帝打江山,世代忠君,楼家军更是守护边疆,一直以来在百姓心目中都是朝廷顶梁柱的存在,如今却出了这些事情,自然闹得沸沸扬扬,而作为谋划的人,元太后声名一时一落千丈,威严荡然无存。

而这些消息是从钟家的女儿嘴里传出来的,钟月月当年又是太后赐婚,如此一来,更是让人怀疑太后的居心。

天家赐婚,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如此一来,太后被气病的消息也随之而来。

与此同时,彰德殿。

宫人太监摒着呼吸守在各个位置,不敢有任何动作,静静地候着。

寝殿内守着不少人,容阑一身白的绣着龙纹的锦袍,沉着脸坐在那里,静候太医诊治结果,而秦贵妃则是站在他身边,元皇后则是坐在另一边,贞妃站在下面,个个神色各异,太后病倒,于每个人的影响不同。

皇帝面无表情,看着并不紧张,只是置于膝盖上的手微微握紧,眼底有些晦暗不明。

从听到外面的那些流言开始,随即太后病倒开始,他就一直如此,不惊讶,也不心急,就这样静等。

秦贵妃立于他身侧,面色如常,也没有任何惊讶,只是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皇后和贞妃就不好了。

因为外面的事情与她们直接间接都有关系,皇后不说,就贞妃如今心里难安。

事情是由她的妹妹嘴里说出来的,如今闹成这样,钟家的下场,就看太后的意思了,所以,她焉能不急?

不管真相是否如此,可是闹大了,皇室的脸面肯定比一个钟家重要多了,如果太后震怒,以污蔑太后之罪治钟家的罪,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如此,钟家当真是无处伸冤了。

而如果太后出事,皇上也必然不会罢休,如今钟家能不能逃过厄运,就看太后醒来后是什么态度。

妹妹这次怕是真的留不得了,这段时间是怎么了,钟家屡屡出事,如今还大祸临头。

这一切,都是楼家那些人干的好事,而楼月卿,就是始作俑者!

很快太医就把完了脉走过来。

“皇上!”

容阑淡淡开口,“说吧,母后如何?”

陈太医恭声道,“回皇上的话,太后乃急火攻心,受了刺激所致,不久便会醒来,臣开几副药给太后调理一下,不过这几日怕是不能再受刺激了,最好让太后静养几日!”

其实就是心病!

闻言,容阑淡淡的颔首,缓声道,“既如此,传朕的命令,这几日谁也不许打扰母后静养,有何事就等母后好了再说!”

闻言,贞妃立刻跪下,对着容阑哭声道,“皇上,此事臣妾的妹妹绝对是被陷害的,钟家是无辜的,请皇上恕罪,饶恕钟家!”

说完,整个人伏在地上,阵阵颤栗,祈求之意再明显不过。

如今太后病倒,皇上的意思很明显,不让太后插手,而钟家,不管事情是否是太后做的,都要为这件事情买单,如果钟月月还没被休,那倒也罢了,如今钟月月已经被休了,她犯什么错,就不是楼家的事了。

不管是否太后指使,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太后是被污蔑的,而污蔑太后,就是诛九族的死罪。

如今太后昏迷,裁决一切的,就是皇上,如果是太后处决,太后也许会网开一面,可是皇上素来与太后不和,如此,怎会罢休?

钟家效忠太后,皇上不会容忍。

看到珍妃跪下,皇后也站起来跪下求情,“皇上,按理来说钟二小姐在宁国公府散出的消息,不管是否她本人说出来的,这件事情宣扬出来,宁国公府也是难辞其咎,而钟家怕也是无辜,请皇上明察此事!”

而且,她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宁国公府的人,就算犯了错,那也不关钟家的事情吧,毕竟,嫁出去了,哪有罪及娘家的道理?就算休了,那也在楼家做了媳妇儿,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就算钟月月当着丫鬟大夫的面说了出来,宁国公府若是不想此事闹大,大可先处理掉,可是,却任其事态蔓延,如今全京城都知道太后不容宁国公府,皇室名声一落千丈。

甚至,英王府和元家都因此被殃及,此事一出,宁国公府最得利。

看着两个女人跪在前面求情,容阑脸一沉。

秦贵妃浅浅一笑,轻声道,“皇上,虽然此事发生在宁国公府,消息也是因为宁国公府而散出去的,可不知者无罪,怕是这段时间夫人受伤,郡主遇刺,府里管不过来才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可就怪不得宁国公府了!”

宁国公府在楚国的地位,岂是一个钟家可以比拟的?

不管事情孰是孰非,钟家的下场都不会好。

何况,此前宁国夫人被人放火差点烧死,楼月卿被刺杀之事不是小事,楼奕琛在外替朝廷奔走,而宁国公府却在他走后陆续出事儿,而策划这些事情的人就是太后,皇帝若是不处置妥当,伤了君臣情谊,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个宁国公府,是十个钟家也比不上的,而钟家的主子,是太后。

太后势大,是皇上所不容的,太后可以收买人心,可以染指朝堂一些事情,但是,如果她做的事情危害到摄政王殿下的权力,那么,皇上就会制止,因为只有让太后被压制着,他才能保证摄政王不会对太后起了杀意。

若是有一日,摄政王殿下当真容不下太后,那么,就是谁也护不住了。

杀母之仇,还有体内的蛊毒折磨得近二十年,皇位的错失,摄政王如果一旦爆发,谁也护不住太后。

秦贵妃话一出,容阑本来还沉思着,随即看着她,目光幽深,意味不明。

秦贵妃面色恬淡的看着他,仿佛方才的话她一点都不介意会引发什么问题,说了便说了。

不管容阑认为是挑拨离间也好,抑或者觉得自己别有居心也罢,其实都不重要。

容阑目光看着她,忽然开口,“那爱妃觉得,朕该如何处置?”

闻言,秦贵妃扯了扯嘴角,“国有国法,臣妾不懂朝政,皇上觉得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污蔑太后固然有罪,可若是冤枉了人,那也不妥!”

真相如何,别说她,皇帝心里都很清楚,太后是否当真被冤枉,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不需要查。

容阑点了点头,温和一笑,“确实,爱妃既然都这么说了,朕自然不能冤枉了人!”

说完,转头看着迪尚德皇后和贞妃,淡淡的说,“皇后与此事无关,起来吧!”

元皇后微微颔首,被宫女搀扶起来。

贞妃抬头看着容阑,含泪欲泣的哀求道,“皇上……”

容阑淡声道,“贞妃既然已经进宫为妃,就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朕不希望后妃干预政事,你该和贵妃好好学学!”

这些事情分开的话都大部分与朝政无关,但是,合在一起,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每件事都在针对宁国公府,宁国公府的事情关乎的是国政。

钟家此次,是在寻死!

或者,有人容不下他们,把他们送上死路。

闻言,贞妃死死地看了一眼秦贵妃,眼中蓄满了怨毒,随即看着容阑还想说什么,“可是皇上……”

容阑打断她的话,“而且,不管钟家如何,你都是朕的妃子,所以,不该管的事情,最好别管!”

不管钟家如何,都不会牵连到她。

这件事后,钟家是留不得了!

闻言,贞妃脸色大变,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顺德公公小跑进来。

“启禀皇上,出事了!”

看到他进来,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他,容阑眯了眯眼,随意淡淡的说,“何事?”

“摄政王殿下下令,钟家教女无方,陷害太后,钟尚书被革职查办,已经派了禁卫军将钟家包围!”

闻言,容阑脸色微变。

容郅这是一定要除去钟家了?

贞妃立刻身形一软,脸色霎时苍白,随即爬到容阑前面,拉着容阑哭道,“皇上,钟家是无辜的,请皇上明察,钟家绝不敢污蔑陷害太后,臣妾的妹妹已经出嫁,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宁国公府,即便宁国公府休了她,可是宁国公府急于撇清关系,却罪不及娘家,与钟家无关啊!”

陷害太后,钟家肯定是逃不过,可是,这些事情本身就是太后所做,如今事情闹大了,一切都得钟家自己扛,这太不公平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都还不能承认这是太后做的。

太后就算犯了错,也只能让她们顶罪,只能悔恨当初不该为太后卖命。

如今只希望能够用钟月月的命,换取钟家满门。

本来以为一件已经过去的事情,却还是被闹大了。

秦贵妃笑了笑,“贞妃妹妹这是何意?难不成钟月月不是钟家的女儿么?”

不管发生在那里发生,钟家难辞其咎。

旋即低低一笑,无奈道,“何况,宁国公府被害了,差点就断子绝孙了,还要为了钟家的女儿犯的错承担后果?这天下哪有这等事儿?”

闻言,贞妃脸色一变,瞪着秦贵妃咬牙道,“秦贵妃,你少挑拨离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

容阑脸色一变,冷冷开口,“放肆!”

语气已经极其不悦。

贞妃后知后觉,脸色煞白,方才她怎么忘了,秦贵妃乃皇上的心头肉,自己这么做,无疑是让皇上更加生气,如此……

她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贞妃咬牙看着秦贵妃,看着那女子面色淡淡,仿若她的眼神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她就是这样,从来都是我行我素,可皇上宠着,谁也无法对她如何。

她就是故意说那些话,让她口不择言,皇上就会更生气,这样,自己的求情就于事无补,还会火上浇油,这个贱人!

秦贵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看着容阑缓声道,“皇上,臣妾累了,既然太后身子无恙,那臣妾先回去了!”

容阑闻言,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缓声道,“朕送你回去!”

秦贵妃蹙了蹙眉,“可这里……”

看了一眼地上的贞妃,再看看低着头的皇后,容阑语气轻淡的说,“母后既然无事,朕也不用留在这里,皇后无事便留在这里照顾母后,至于其他人,没有朕的允许,谁敢闯进来,全部处死!”

他本身身体也不好,所以,自然不需要侍疾,最好太后病倒期间,都不要来看。

太后是心病,需要静养!

皇后立即颔首,“臣妾定然照顾好母后,请皇上放心!”

贞妃还想说什么,皇后离了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贞妃只好忍着,如今皇上已经有了怒火,她说的越多,皇上越生气。

所有事情都不足以让皇上变脸,可秦贵妃的事情,即使是一件小事儿,也足矣让皇上雷霆震怒。

这就是区别。

容阑不再说什么,拉着秦贵妃缓步离开。

他走得不快,拉着秦贵妃的手,却很紧。

他们一走,皇后即刻让大家伙都退下,贞妃立刻对着皇后哭求道,“皇后娘娘,您一定要想个办法,救救臣妾的娘家啊!”

如今,只能求皇后跟太后说情,帮帮钟家了。

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贞妃,元皇后语气轻淡的说,“你先回去,本宫自会与母后说说,摄政王也只是将你父亲革职查办,并未定罪,你万不可再跟皇上求情,如此只会惹怒了皇上,得不偿失!”

只要秦贵妃在皇上身边,哪个女人的话皇上都不会放在眼里,任何求情,都毫无用处。

贞妃咬了咬唇,“可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

“贞妃!”皇后脸色一变,呵斥道,“回你宫里去!”

贞妃咬了咬唇,元家和太后做的事情,却让钟家来承担后果,她如何能承受?

皇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沉声道,“你若是管不住你自己的嘴,别说钟家,连你自己,都免不了一死,你明白么?”

钟月月管不住嘴,如今害了钟家,如果贞妃再管不住嘴,谁也救不了钟家,还要搭上她自己的命。

他们谁都知道是太后做的,可是,太后乃国母之尊,天子之母,绝对不能犯这样的错,起码,在百姓那里,要有个交代,谁让这件事情钟月月扯了出来?

宁国公府乃楚国顶梁柱,一直以来深受百姓用带,这件事情害了宁国公府,那就不是可以大事化小的。

之前楼月卿将事情压下,还以为可以就此揭过,可谁能想到,事情过了才几天,就闹成这样。

贞妃点了点头,“臣妾知道了!”

如此,只能从长计议了。

皇后面色稍霁,缓声道,“回去吧,等母后醒来,本宫自会与母后商议,你待在宫里,切莫轻举妄动!”

“臣妾告退!”

看着贞妃被宫人扶着出去,元皇后这才脸色一沉,严重划过一丝厌恶。

这时,一个宫人走进来,急声道,“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派了御林军将彰德殿包围起来了!”

闻言,元皇后脸色一变。

皇上这是打定主意不让太后插手此事了?

如此,钟家当真是保不住了。

钟家效忠元家,效忠太后,就算不及宁国公府,可也是管着兵部,钟元青乃兵部尚书,可是,如今,钟家不保,那兵部也就不保。

压下心里的燥意,元皇后淡淡的说,“本宫知道了!”

接着,寝殿内的元兰姑姑走出来,对着皇后低声道,“皇后娘娘,太后醒了!”

元太后昏迷了没多久就醒了。

元皇后眉头一紧,随即微微抿唇,走进寝殿内。

元太后靠着软榻,面色不太好。

想来是今日受了不小的刺激,所以面色不白,反而有些铁青。

她显然是小看了那小丫头的手段,竟然把这件已经过去的事情闹大成这样,让自己难以处置。

让她不仅要失去钟家,还要失去名声。

没想到,就因为宁国夫人受了伤,那小丫头就如此反击自己,钟家一旦保不住,那么效忠于自己的其他臣子必然也会因此质疑自己,如此,便再不会有忠心不二。

皇后一进来,就把外面的情况细细说来,愿太后闻言,本身铁青的脸色,已经难以形容。

一双凤眸蓄满了阴毒和杀机。

“楼月卿!”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