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替她出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默了默,摄政王殿下颔首,“嗯!”

楼月卿微微蹙眉,所以,容郅一早就知道她会来?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看出来了她想做的事情?

他是想做什么呢?

抿了抿唇,有些不确定的问,“王爷想拦我?”

总不能看着她杀了容菁菁吧,虽然他之前说了让她处置,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他怎么说也是个摄政王,而自己想做的俄式扰乱朝政,让朝中大臣反目,这样与楚国有害无利,如此,他完全没有道理帮自己。

容郅闻言,面色微动,缓缓启唇,与其略显清淡的反问,“孤为何要拦你?”

楼月卿一怔。

容郅看了一眼拂云,淡声道,“这里没你的事儿,回去吧!”

拂云哪肯?动也没动,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楼月卿,“主子……”

主子在这里,她怎么可能离去?何况,这个摄政王什么心思还不清楚,把主子留在这里?她死也不要!

她的迟疑,令容郅脸色微沉,骤然划过一抹不悦。

楼月卿感觉到他动了怒,才对着拂云缓声道,“你先回华云坊!”

拂云闻言,有些担忧,“可是主子……”

楼月卿道,“摄政王不会对我如何,你先回去,不必担心我!”

她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容郅不会对她如何,所以,还是先让拂云离开比较好,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可难保不会因为不悦而对拂云出手,自己又没武功,拂云打不过他,所以,还是赶紧让拂云离开比较好。

拂云不太放心。

即使是夜色朦胧,楼月卿都能看得到容郅沉下来的脸色,感受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浓浓不悦,楼月卿转头看着拂云,道,“赶紧回去!”

拂云无奈,只好离开,只是一步三回头,极不放心。

这让摄政王殿下想起前几天晚上,乞巧节那天晚上,自己和她独处时,让她的那个侍女离开,那个侍女也是一步三回头I,好像自己会对楼月卿做什么一样。

看着她离开,容郅目光投向楼月卿,缓缓开口,“你的这些丫头,挺有意思!”

还好是她的人,若是别人这样,他早就弄死了。

楼月卿闻言,浅浅一笑,“不及王爷有意思!”

摄政王殿下没说话,这时夸他还是损他?

楼月卿看着容郅,缓声问道,“王爷在这里等臣女,所为何事?”

大半夜的,如今都亥时了,大家伙都该睡了,这厮大半夜的在这里特地等她,总不会是闲得无聊的吧。

容郅没回答,而是问道,“你来所为何事?”

楼月卿抿唇,没说话。

她是来杀人放火的。

容郅也没逼问,反正她想做什么他也知道,所以,回不回答都无所谓,瞅了一眼不远处的大理寺监牢,转头看着楼月卿开口道,“走吧!”

说完,自己提步走向大理寺监牢,楼月卿却是原地未动。

看着容郅,她站在那里,没跟上。

走了几步,摄政王殿下回头看着她,月光下,楼月卿一身简便黑色衣裙,仿若和夜色融合在一起,即使是夜色笼罩,他还是能看的很清除她的五官轮廓,本来精致的容颜,更是在月色中增添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这样的她,更添一抹神秘。

失神,仅仅是一刹那。

“怎么了?”

楼月卿摒了摒神,旋即开口,“天色不早了,臣女先回去了!”

容郅一怔。

楼月卿行了个礼,转身。

可是,刚走了两步,手腕就被扯住了。

惊讶的看着闪身过来站在她身边拉着她的男人,楼月卿不知道如何反应。

不过下一刻,整个人就被他扯到怀里,随即感觉到他的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然后,脚下一空,竟被他带着脱离了地面。

许久没有清醒情况下被轻功带过,楼月卿下意识的就扯着容郅的身子,防止自己掉落,飞了一会儿,人就站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脚触地,楼月卿还没反应过来,紧紧拽着容郅的衣领,绷紧了神经。,心口怦怦直跳,好似心脏快要破体而出了一样。

而她之所以紧张,并非因为飞了一下,而是被抱在怀里。

好像长这么大,被男人抱过几次,都是同一个人!

容郅……

容郅低头,目光直直看着紧紧拽着他的衣襟身子紧绷脸色木纳的女人,嘴角微扯,温和地看着她。

看似心冷,实则对情之一字高无防备心,这样的她,确实是和平时不一样。

好似每次接触,她都如此不知所措,虽然他也不懂这些事情,可是她好似更加不懂。

脑子空白了一会儿的楼月卿,这时才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拽着的是容郅的衣襟,而自己,就这样被他搂在怀里。

脸色微变,连忙松开手,想要从他怀里出来,可是容郅的力气实在是惊人,她竟如何都难以撼动。

有些恼意,瞪着他,“放开我!”

因为身子贴得紧,她还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容郅好像时刻周身都散发着暖意,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扑鼻而来,属于男性的气息萦绕,让她特别不适应。

除了他,好像还没有和任何男子如此接触过。

容郅挑挑眉,放开了她。

火光映衬下,容郅如剑的眉毛挑了挑,绕有意味地看着她,好似在笑。

等等,哪来的火光?

楼月卿推开了他的怀抱,才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是哪儿?

怎么好似城楼?

周边都摆着火盆照明,不过却空无一人,所站之处旁边便是一间殿宇,而另一边则是犹如城墙上的墙体,一排火盆摆在那里,燃烧着火光。

而那些仿佛城墙的墙体外面,竟然可以看到万家灯火,大半个楚京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地方?

见她疑惑,容郅出声解释道,“这里是章华台,乃楚京中最高的地方!”

闻言,楼月卿了然,章华台乃楚京中最佳赏月场所,据说先帝在位时,每逢中秋国宴,总会在章华台下面大摆筵席,而这里,就是赏月的地方,也是楚京中唯一一个可以俯瞰大半个楚京的地方。

站在这里,万家灯火就这样在眼前,确实是一番美景。

不过……

拧了拧眉头,看着他不解的问,“王爷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今儿不是中秋,也并非十五,这月色虽好,臣女却无赏月的雅兴!”

这个地方,除了赏月,好似也无其他用处。

总不能站在这里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吧。

容郅没回答,走到墙边上,看着外面。

楼月卿蹙了蹙眉,走过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神色一怔,脸色微变。

“着火了?”只见那一片万家灯火中,正在燃着熊熊大火,照亮一片民宅。

而且,那地方不是……

大理寺监牢!

虽然距离远,可是楼月卿还是看得出来,那熊熊燃烧着火焰的地方,正是大理寺监牢,方才她打算去的地方。

怎么起火了?

想到真么,楼月卿猛然看着容郅,狐疑的问,“你放的?”

她虽然打算去杀人放火,可是,好像还没付诸行动吧。拂云也离开了,总不能她的意念强大到这个地步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身旁的人。

容郅却摇了摇头,看着她,缓缓开口,“孤一直与你一起!”

所以,不是他干的!

不过,也只是不是他干的,是不是他指使的,不需要问了。

楼月卿嘴角抽了抽。

这厮竟然派人把大理寺监牢烧了?如此真的好么?他可是摄政王,就算行事风格再如何狂妄不羁,也得顾及一下自己这个身份,烧了大理寺监牢,估计得死好多人,里面的人可不少。

难道真如他所说,她想杀人,他递刀子?

楼月卿抿了抿唇,“王爷为何要这么做呢?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不适合王爷做!”

他好歹也是一国摄政王,就算不能仁善治国,也不需要为她草菅人命,大理寺监牢里的犯人,不全是该死之人,她杀人,杀多少已经不在意了,可是容郅这样,死的都是他的子民。

容郅好似看出了她的心思,沉声道,“里面除了容菁菁,就只剩下几个死刑犯人!”

大理寺监牢并非什么人都关在这里。

刑部天牢才是关押犯人的主要地方,而容菁菁身份特殊,所以才被关押在这里。

闻言,楼月卿了然,旋即挑挑眉,“所以,王爷实在帮我杀人?”

容菁菁是他堂妹,她想杀死,他不拦着已是稀奇,他竟然帮她杀人?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容郅沉吟半响,眼神凝视她道,“你想看到元家和英王府决裂,孤也想!”

虽然,这个理由,在他心里,并非最重要的,若非容菁菁胆敢买凶杀她,他自然不屑用一个女人来挑起事端,想让英王府和元家决裂,办法多的是,只是一直没这个心思而已,反正一个英王府,不成气候!

只是薛痕说了,若非王骑护卫及时赶到,她的侍女中了毒,另一个之前又被王府的暗卫打成内伤,她根本逃不过,若非他察觉不对派了人去,两批杀手,她焉能活着?

如此,如何能忍?

她想让容菁菁死,他就帮她,这种事情,不该她一个女子来做。

楼月卿笑了笑,“王爷如此,倒是好手段!”

她怎么忘了?

容郅是一个政治家,站在他的立场,英王府和元家决裂,正合他意。

一个容菁菁算什么,在江上面前,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人,且并非无辜之人,自己自然不会感到可惜。

容郅看着她,打量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楼月卿,你并非无依无靠之人,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做,也不该你来做!”

他也好,抑或者宁国公府的人也好,都不会有人让她受委屈,所以,她不应该手染鲜血,不该什么都自己扛。

想不明白,宁国夫人爱女如命,楼奕琛也极其宠她,出身高贵,本该是温室的花朵,却成了带刺的荆棘。

她受了委屈,她的母亲兄长都不会善罢甘休,宁国公府足以让她得到最好的优待,谁也不敢小瞧了她。她却什么都自己扛着。

闻言,楼月卿眼中略过一丝诧异,随即莞尔,“那王爷觉得,我该做什么?”

容郅看着她,倒是没回答。

楼月卿浅浅一笑,看着远处已经正在扑灭的火势,缓缓一笑,“不过说的也是,原本打打杀杀,是男人的事情!”

自古以来,不都如此么?

可是她不需要依靠任何人,除了自己扛着,她不知道谁还能保护她,宁国公府能护着的,也只是如今的她,以后呢?

谁能护着她?

看了一眼远处的熊熊大火,楼月卿想了想,抬眸看着容郅,忽然问道,“王爷是想说,你也可以成为我的依靠?”

所以,才为她杀人出气?

------题外话------

今天八月十八,在我老家,这是个盛大的节日,热闹程度仅次于春节,俗称岭头节,所以,我过节去了,你们凑合看着,明天看看能不能来个爆更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