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殃及池鱼/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做事隐蔽一些,也不至于这么快被查出来,让他们连想办法兜着的时间都没有,如今倒好,被楼奕琛几天就查的清清楚楚,甚至到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挡的地步,兹事体大,想必摄政王那里已经有了结论,想要帮郭家脱罪,是不可能了,只是,得赶紧想办法把英王府从中抽出来,置身事外吧。

摄政王是不可能饶恕郭家的,这时毋庸置疑的,只是会不会株连英王府,就得看自己如何做了。

如今可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英王妃闻言,即刻站起来跪在英王面前,低声道,“王爷,郭家此次犯下滔天大罪,臣妾知道已无力回天,可是还请王爷从中周旋,想想办法好歹让郭家不至于诛九族啊!”

因为突逢失去女儿的噩耗,如今郭家又传来这样的消息,英王妃脸色很是憔悴,若非经历了不少风浪,估计直接病倒了,如今,也只是强撑着罢了。

若是真的诛九族,她嫁入皇家,自然是不在株连范围之内,可是,郭家家族庞大,族人不下一千人,遍布晋州以及晋州附近的城镇,若是这些事情当真,全部都不能活,如此,实乃冤屈。

因为郭家嫡系一脉所做的事情,就牵连整个郭氏家族,确实是无辜了,她知道,嫡系一脉这次是咎由自取,肯定是救不了的了,可是,旁支实在是太无辜了,若是可以,当真是不希望死那么多人。

她的哥哥,造孽太多,她也没想过救他。

英王爷摇着头叹息道,“本王已无他法,如今只能看看元丞相如何处理了,这件事情,元家估计如今也是为此在想对策,元家不会看着郭家灭亡的!”

元家在这件事情中,可是息息相关的,如果郭家不保,元家怕是要遭受极大的损失,所以,元家自然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就看元丞相如何做了,不过,如今一个钟家就让太后身受桎梏,怕是对郭家也束手无策了吧。

太后被皇上下令软禁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何况如今钟家之事就已经看得出来,摄政王是不可能对太后一党之人手下留情的,钟家没了,下一个就是郭家,只要元家孤立,想得到什么,也不过是镜花水月了。

坐在下面的英王世子面色阴沉,目露凶光的道,“父王,菁菁因为宁国公府的人才出的事,而郭家也是因为楼奕琛才会出这样的事情,楼家那些人简直欺人太甚!”

如果不是因为楼月卿,容菁菁也不至于死在大理寺监牢,而郭家的事情也是楼奕琛多管闲事查出来才会让郭家大祸临头,楼家那些人,可真是与他们犯冲。

这些年来,一个宁国夫人就从来不把英王府放在眼,凡是都压着英王府。

英王闻言,没吭声,脸色也不太好,没想到这次容郅派楼奕琛秘密楚京,就是去晋州,当他们知道的时候,楼奕琛已经在晋州秘密查探出了不少东西,如今,奏折怕是已经呈进宫了,摄政王不久之前召见几位心腹大臣,想必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如今,怕是已经定罪了。

这件事情关乎国政,容郅不可能善罢甘休,如今只能想办法把英王府抽出来,置身事外了。

没想到楼奕琛竟然那么快就把事情查清楚了,容郅把最信任的楼奕琛派去晋州,就证明这件事情容郅很重视,英王府虽未曾插手参与此事,可是一直以来知情不报,也是罪无可恕,他能做的,就是赶快去求摄政王,求皇上饶恕英王府。

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走进来,行了礼禀报道。

“启禀王爷,方才宫里传来消息,摄政王下令郭氏所有族人全部入狱,已经令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少卿处理此案,还让慎王爷彻查所有涉案官员!”

闻言,英王爷脸色大变。

英王府和世子也震惊不已,那么快?

竟然让慎王来查此案,那岂不是……

谁不知道慎王爷为人如何?他来查案,一切依照国法,怕是很难善了……

凝重的申请沉思半响,英王才淡淡的说,“下去吧……”

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处理,甚至十分棘手。

侍卫急忙退下。

英王妃看着英王,“王爷……”如今得赶紧想办法啊,摄政王都已经下令缉拿郭家忍了,再不想办法,可就完了。

英王淡淡的说,“本王如今也无办法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慎王与他素来政见不同,立场也不同,想让慎王手下留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希望这次知情不报仅仅是查出来知情不报,而不会因为两家姻亲而被牵连,知情不报最多降爵,可若是参与其中,怕是英王府也保不住了。

英王妃闻言,还打算说什么,可是看到英王爷极尽不悦的脸色,只好做罢,“……是!”

如今郭家如此,她自然不能再让英王爷心生厌恶,否则,别说她自己,她的儿子都要出事。

只是,如何甘心?

郭家造孽,那也就罢了,这么多年她一直吃斋念佛从不愿意去参与娘家的事情,也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当作不知道,所以,一直以为如此就能安然无恙,可是,才几天呐?她的女儿死了,郭家没了,下一次又是谁?

郭家的一些事情,她并非不懂,只是从不知道郭家到底忠于何人罢了,如今,不管忠于何人,下场都是无法改变的了。

贴身丫鬟将英王妃扶起来,正打算离开,一个身穿着白色麻衣的丫鬟匆匆跑来,“王爷,王妃,出事了……”

屋内几人脸色一变,出什么事了?

……

楼月卿腿脚不便,所以自己一个人在园子里的亭子里面坐着,而灵儿则是自己在老嬷嬷种的菜园子里跟着嬷嬷捣鼓着,今日天气有些阴沉,所以几个丫鬟跟着老嬷嬷在园子里种菜,而楼月卿腿不太舒服,只能坐在门口那里看着。

看着灵儿天真的笑容和清脆的笑声,楼月卿心情都好了不少。

灵儿两手都是泥,袖子被挽得老高,淡粉色的衣裙上面沾满了泥土,可是却一点都不介意,蹲在一片菜园子里和老嬷嬷说着什么,笑得极为开心。

听雪和听雨还有在这里照顾老管家和嬷嬷的两个丫鬟都各自在忙,也都含着笑意。

就是这样的无邪,如此的熟悉,却又无比陌生。

楼月卿看着灵儿,不知为何,真的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个活的无忧无虑的自己。

年幼时,哥哥们宠爱,父皇溺爱,还有皇祖母的纵容,把她捧在手心里,她也如这般开心过,眼底心底,从无任何忧愁。

可是,那样的天真,仿佛是一场梦。

莫言端着茶走出来,放在她身边的桌上,轻声道,“主子,喝点茶水润润喉!”

楼月卿点点头,接过杯子,轻抿了一口,随即放下杯子轻声道,“你也坐下!”

莫言点了点头,坐在楼月卿对面。

她们之间是主仆,然而一直以来,楼月卿并未拿她们当下人,也不喜欢她们太拘束,所以她们也鲜少会客套。

楼月卿轻声问道,“宁煊什么时候到?”

“若是不出意外,最早也得明日!”

从姑苏城到楚京,日夜兼程也得三日,那夜里传信去姑苏城到现在也已经四天过去了,宁煊若是接到消息就立刻赶来,明天就能到,按照他的性格,定然是日夜兼程。

闻言,楼月卿微微颔首,“也好,明日直接从这里去普陀庵探望母亲,估摸着回来就能看到他们。”

这里索性也没什么事情,若非今日腿脚不便怕去了宁国夫人又要难受,估计她今日就去了。

朝堂的事情,闹得再大也与她无关,反正如今她是没什么事情的,等仇俨一到,就有事了。

敢算计她,谁也别想逃过。

莫言莞尔,不语。

楼月卿忽然问道,“对了,晋州那边如何了?”

莫言抿唇忍着笑意,“郭家这次怕是一个也别想活了,莫殇在琅琊峰赶不去,竟然传了信让那边的人去做了,怕是户部的人赶到的时候,郭家库房要空了!”

琅琊峰在魏国和璃国的边界,肯定赶不去的,不过碧月宫的手下遍布四国,晋州那边自然也有人,莫殇自然是不可能放过敛财的机会,所以,一收到消息,就传信让晋州那边的人前去把郭家盗了。

郭家的库房,可谓富可敌国,若不是一直没必要,单凭郭家那点守卫,拦不住莫殇。

楼月卿淡淡一笑,“随她去!”

只是到时候郭家财产少了一大半,那位爷肯定知道是她做的。

莫言抿唇一笑,莫殇估计乐坏了。

楼月卿看着园子里其乐融融的一幕,没有再说话。

莫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随即凝神,“对了,主子,这次去姑苏城,可要带上灵儿?”

这丫头如今粘着楼月卿越发厉害了,留下确实也不妥,因为孩子是她要留下的,她若是不想回来了,怕是灵儿就尴尬了。

宁国公府就算不会委屈她,这孩子心里估计也不会好受。

闻言,楼月卿黛眉紧蹙。

------题外话------

今天实在是没时间码字,明天看看情况。

关于开群,我忽然想到,没开群你们在评论区催更我还能视而不见,要是开了群,在群里近距离催更,我招架不住哇……咳咳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