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摄政王殿下的暗卫/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想过这次离开不再回来了,只是并未曾多想,只想远离这里,远离容郅,可是,其他的事情,好像从未想过。

这个孩子当初是自己想要留下的,所以,以后也是自己来照顾才行,宁国公府虽然承认了她,可是灵儿如今这么依赖自己,自己也不可能舍得丢下她,可是,带着她,也不方便。

而且,她到底能不能真的放下这里的所有离开楚国,都还是未知数。

心里很明白,郡主的身份也好,楼家女儿的地位也罢,都不重要,可是,宁国夫人护她多年,一直盼着她平安归来,如今才回来这里几个月,若是离开,宁国夫人必然会伤心,而且,离开这里,她不知道还能去哪里,还有什么地方,是于她而言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除了楼家,还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让她依靠的地方?

灵儿除了她,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除非……

看着莫言轻声道,“你让拂云派人去查一下,灵儿的父亲是什么人……”

闻言,莫言有些惊讶,“主子是想把灵儿送回她父亲身边?”

这倒是十分惊讶,若是之前楼月卿要把灵儿送走,那倒也是合理,可如今这孩子在楼月卿身边时间也不短了,而且和楼月卿感情十分要好,楼月卿看似冷淡,可心底是个重情的人,她会舍得么?

楼月卿不置可否,含笑道,“如果她父亲可以信任,把她送回她父亲身边,是最好的选择,她已经没了母亲,不该没有父亲,我虽能护她安好,不会委屈了她,可我终究与她无亲无故,没有任何人足以代替至亲,我也不行!”

就算如今灵儿在她身边无忧无虑,她也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护着灵儿,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和事伤害到她,可是没有至亲在身边的那种失落,如今灵儿不明白,日后总会知道。

莫言看着楼月卿,忽然问道,“可是主子,你舍得么?”

其他都不是问题,寻找灵儿的父亲也好,护着她也罢,都不是大问题,可是,楼月卿舍不舍得,才是最重要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楼月卿对谁如此上心过,可见楼月卿真的在意灵儿,把她送走,舍得么?

楼月卿棱唇弯起,目光转向略带自嘲,幽幽道,“我舍不得的人事物多了去了,还不是……全部都可以舍弃……没有什么是我舍不下的!”

所以,把灵儿送走,最多就是失落一些,仅仅是失落于她而言都是难得的,以前做出任何舍弃的决定的时候,她尚且连一点失落的情绪都不曾有过。

莫言看着楼月卿的神色,有些心疼,“主子……”

楼月卿看了一眼莫言,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才缓声道,“寻找她的父亲估摸着也需要一段时日,去姑苏城也要不少时间,带着她不方便,先留给大嫂照顾吧,等把莫离送回去再说,希望尉迟晟把我要的东西送来,否则,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北璃宫廷里有一种祛疤膏药,名唤凝脂玉露,是已故皇太后,曾被专宠二十多年的温贵妃年轻之时制作的的东西,祛疤效果极好,虽然祛疤的东西她并非弄不到,只是凝脂玉露的效果她曾亲眼所见,自然是更加相信。

莫离身上的那些疤,绝对不能留着。

尉迟晟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得到那些东西,毕竟是宫中珍品,即便是后宫的那些妃子想要,都不可能拿得到的东西,也不知道尉迟晟一个外臣,能不能拿得到,若是不能,她估计得另想办法了。

里面齐聚了上百种奇珍异草,配方除了皇祖母,只有一个人有,而楼月卿,是不知道的,毕竟她对这些事情从来不感兴趣,所以当年皇祖母教她们的时候,她没跟着学,倒是有个人学了精髓。

早知道当年就该学着点……

莫言浅浅一笑,“尉迟晟如今已经位列北璃右相之位,这点东西怕是也难不到他!”

当年楼月卿没有选错人,尉迟晟确实是个人才,派他去北璃,才没几年,就凭借自己的才华夺得文武状元,之后平步青云位极人臣,深受倚重,甚至还成了北璃唯一的异姓王景阳王的女婿,影响力可见一斑。

楼月卿道,“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虽然尉迟晟能否坐上右相之位,于她而言影响力不大,可是,总归有好处。

莫离不说话。

楼月卿看着她道,“你先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待会儿!”

老嬷嬷见她走路有些不自然,就问她是否受了伤,得知楼月卿崴了脚,什么也不让她干,她除了坐着,也不知道干嘛。

莫言站起来,颔首,“是!”

躬身退下了。

楼月卿紧紧看着园子里的一幕,眼角微软,嘴角微勾,笑了一下。

垂眸,看着地上,眸光微沉……

日暮西山。

楼月卿正在教灵儿练字,坐在园子里的亭子里,将灵儿抱在怀里坐在她的腿上,手把手的教她习字,楼月卿极具耐心。

听雪和听雨都在身边一直伺候着,斜阳倾泻在她身上,真个个人身上都笼罩着淡淡的光辉。

灵儿聪明,学什么都学的极快,所以,教她习字楼月卿没什么压力。

写着写着,莫言匆匆走来,在楼月卿耳边低语一番,楼月卿握着灵儿小手教她的动作一顿,然后把灵儿放下,让听雪听雨带着灵儿下去洗手准备去吃晚膳,才抬眸看着莫言,“当真?”

莫言颔首,“如今英王府和元家已经闹翻了,因为容菁菁的死,英王妃本就深受打击,去了元家之后,如今更是气急攻心昏迷在元家,英王爷方才传了好几个太医去了王府,怕是要病好一阵子了!”

闻言,楼月卿淡淡一笑,“死不了就好!”

英王妃确实不该死,毕竟是个可怜的女人,也没造什么孽,何况,她没惹到自己,所以,楼月卿并不像让她死。

想了想,又道,“想个办法,别让英王府被牵连了,元家肯定是不会有事的,英王府若是被牵连了,那就太可惜了……”

留着英王府,元家肯定更加不安,甚至,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就算这件事情元家才是幕后之人,只要皇帝还在位,只要太后还在,元家就不会有事,这种结果是必然的,所以,英王府也绝不能被牵连。

闻言,莫言低声道,“您放心,英王府不会有事的!”

楼月卿弯唇一笑,对此毫不担心,而是转而问道,“不过,元家那丫头,我该怎么处置好呢?”

竟然敢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她,虽未曾有什么事情,可这种事情,不可饶恕。

小小年纪,心可真不小,元家那些女人,果然就没一个心思简单的。

莫言想都没想,就道,“此女该死!”

竟然敢算计容菁菁来害主子,死,是必然的。

楼月卿似笑非笑的看着莫言,悠悠问道,“你知道她为何想要置我于死地么?”

莫言摇摇头,她也是想不明白,主子回京这段时间,也就在上次乞巧节的时候与她起了争执,可是,这点事情还不至于让元歆儿心生杀意吧。

何况,在此之前,就出了元歆儿怂恿容菁菁纵马的事情。

想不明白,这杀意从何而来。

楼月卿低低一笑,眉头轻挑,悠悠道,“容郅……确实有让女人为他疯狂的资本……”

所以,他对她的不同,让她被他的爱慕者惦记上了,甚至要杀了她。

莫言有些无语,“元歆儿仰慕摄政王?可这跟主子有何关系?主子又并非王爷的王妃,之前也不曾……”

就算暧昧,也不过是这段时间的事情,可是,元歆儿之前就动了杀机……

现在摄政王和主子的关系,确实有些暧昧,她看着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在此之前两人可都是规规矩矩的啊。

楼月卿看着天边夕阳,轻声道,“那是因为你不懂,女人对男人的占有欲……”

特别是嫉妒心。

她回京后,虽然和容郅关系不如现在这样让人看了就误会的,但是,还是有些不同,据说那位爷以前从不让任何女人靠近他,女人靠近他,没有一个活下来的,所以摄政王冷酷无情不近女色的传言非假,可对她却和他人不同,在邙山别院的时候,带着她共骑一匹马去平城,早已让人各种遐想,所以,元歆儿对她有敌意唯一的解释,就是容郅。

毕竟,容郅这种男人,可是最能让姑娘们动心的。

莫言了然的点点头,可是,顿了顿,却又狐疑的看着楼月卿,蹙着眉头问道,“主子的意思是,难道您懂?”

楼月卿看了她一眼,随后面无表情的转头,直接不想说话了。

莫言抿唇一笑。

即使是压抑着可是楼月卿还是听到了莫言的笑声,黑着脸横了莫言一眼,苒后站起来姿势有些不太自然的走向用膳的地方。

可是才走了几步,就听到莫言警惕的声音。

“谁?”

楼月卿脚步一顿,转头看去,只看到莫言忽然闪身跳上不远处的屋顶,一掌拍了过去。

很快,就听到打斗的声音,随即就看到莫言身边多了一个身穿黑色简便衣裙的女子相斗,屋顶直接塌了。

瓦砾坍塌的声音响起,两人打在了一起。

莫言武功不弱,上次在摄政王府受了内伤也是因为王府守卫森严,可是,如今已经好了,所以,内力也完全恢复了。

楼月卿眉头一拧,竟然有人潜伏在那里?

打斗声渐远,可是方才动静太大,屋子里正在准备晚膳的几个人全部出来了,都脸色大惊的看着屋顶上正在打斗的两人。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屋顶上,飞向了那边。

最担心的是老管家,看着那边两人消失在屋顶,回过神来连忙走过来,担心的问,“郡主没事吧?”

楼月卿摇摇头,看着她们道,“你们在这里不许出去!”

说完,不管腿不舒服,疾步走向外面。

她走出庄子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坡上,两个身影正在对峙,那女子手握长剑,而莫言,则是手无寸铁,落了下风。

莫言没有带武器,所以,明显落了下风,不过看着好像还没受伤。

楼月卿站在那里,看着两人,没有走过去。

莫言看着她,语气清冷地问,“你究竟是何人,潜伏在这里有何目的?”

这个人好像并非杀手,交手了一下会儿,莫言知道,这个人武功比自己强,但是却手下留情,否则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她武功在八个姐妹中,并非最好的,何况她内伤虽然痊愈了,可是还得注意。

既然不是敌人,潜伏于此有何目的?

那女子没回答,而是看到了楼月卿,收了剑打算走过来,莫言哪敢让她靠近楼月卿,闪身过来在楼月卿身前站着,挡着她,打算再动手。

“莫言!”

楼月卿叫住她。

莫言转头,“主子……”

楼月卿目光淡淡的看着因为莫言的阻拦停步在那里,一脸清冷的黑衣女子,对着莫言缓缓道,“退下!”

莫言闻言,犹豫了下,才躬身退下,站在楼月卿身旁,却目光警惕。

那女子才走过来,站在楼月卿一丈之外,便利落的单膝跪下,语气清淡恭敬的道,“属下玄影,参见郡主!”

闻声,楼月卿眉头一蹙,“你是何人?”

莫言也狐疑地看着她。

玄影回话道,“属下是摄政王殿下的暗卫,摄政王有令,命属下保护郡主!”

许是因为性格偏冷,所以本来长的极好看的她,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闻言,楼月卿拧眉,容郅派她来保护自己?这算什么啊?

这时把自己圈入他的世界里了?想到这里,楼月卿就不高兴了,看着玄影淡淡的说,“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替我多谢王爷的好意!”

他竟然派人来保护她?就算他对自己的心思已经表明了,可也不代表自己就要接受,何况,派一个暗卫来,自己做事情多不方便?

她身边不需要太多人保护,就算没人保护她,千钧一发之际,她也足以保护自己,只不过要承担代价罢了。

闻言,玄影头一低,缓声道,“郡主恕罪,王爷的命令属下莫敢不从!”

虽然不明白王爷为何让自己把手里的事情放下回京来保护一个女人,但是冥夙说了,卿颜郡主对于王爷而言极其不同,所以,自己必须要用命保护郡主方可。

诧异,却只能领命。

王爷的命令,何人敢违抗?

楼月卿目光一沉,容郅这算什么意思?

眯了眯眼,楼月卿目光不悦的看着玄影,语气微冷,“所以,就算我不愿意,你也不会走是么?”

玄影对于楼月卿的态度很奇怪,王爷的保护她竟然不要,不过,还是压下了心底的疑惑,低声道,“王爷有令,属下不敢违抗!”

楼月卿闻言,脸色一沉。

莫言看着楼月卿,动了动嘴唇,“主子……”

楼月卿看着玄影,不解得问,“他为何要派你来?”

玄影回话道,“最近京城乱,许多人对郡主虎视眈眈,王爷担心郡主在城外有危险,所以派属下前来保护!”

闻言,楼月卿默了默,随即问道,“多久?”

玄影摇了摇头,“属下不知,王爷不曾说!”

王爷既然让她回京,自然不可能只让她保护这一天两天的,不过看这位郡主的脸色,好像不太喜欢自己保护,那还是别多说了。

楼月卿看了一眼天色,再看看莫言,后者眼观鼻鼻观心,楼月卿叹了一声,淡淡的说,“既然如此,今夜你住在这里,明日我自己去找你家王爷,把你送回去!”

现在天快黑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楼月卿自然是不想跑回去,所以还是算了。

不过,让她把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放在身边,那是不可能的。

连宁国夫人给她准备的听雪听雨,楼月卿也只是府里的事情会交代一些,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是不让那两丫头知道的,以免节外生枝。

自然也不可能让容郅的人察觉什么。

闻言,玄影连忙道,“属下不用进去休息……”

楼月卿瞥了她一眼,“我不喜欢梁上有人盯着我……”

说完,让莫言扶着自己回去用膳。

玄影嘴角抽了抽,她这是被比喻成梁上贼子了么?

------题外话------

今天就这么多了,明天估计能早点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